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金宇澄:1970年代的情人墙 | 一席·枝桠第二季 19、20

2016-10-28 金宇澄 一席 一席

【枝桠】第二季第5位访谈者 

金宇澄,共3集

今天推送第2、3集

第6位访谈者 何力

下周播出


219 1970年代的情人墙



我看了一个片子,这个片子是介绍上海外滩现在的新的景象。看完这个片子,我就觉得我们的城市规划也好,城市建设者也好,他就愿意把旧的全部拆光了,然后做成一个新的。那么上海现在的问题在哪里呢,那些有名的大楼,他都保护了,比如像外滩这一块。但上海外滩最著名的一个东西被完全推掉了,就是1970年代上海最有名的“情人墙”。



 

当时外滩的江堰边上有一道一米多的墙,很朴素的一道墙,墙外就是黄浦江。当时八十年代的年轻人都在那边谈恋爱,就这样一男一女一男一女,那个程度,真是密不透风啊。而且后头还有人等位的,如果前面两个人走了后面立刻有人挤进去——因为没有地方去啊。你想想看,当时的时代太贫乏了,大家没地方去,好不容易到了外滩,我总能靠在那里两个人讲讲话吧,而且因为大家都这样嘛。

 


好玩的地方在哪里呢,就是这些男女后面还有那种巡逻队员,现在怎么叫法我不知道。他们就站在后面看,比如说一个男的,他的手放在女朋友腰上,巡逻队员立即喊:“哎,手放下来,手放下来。”

 

我如果设计外滩的话,这段七十年代的情人墙,我绝对把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遗产。我们可以看到,在七十年代整整十年里边,有多少对上海男女是在这里谈恋爱,或者上海的下一代,是出生在这么一个环境里。哪怕现在它已经在水线以下了,或者是我们的地势不一样,哪怕在退潮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七十年代的情人墙。

 

我在旧照片里看到,1950年代外滩的江堰就是两个栏杆一个柱子,边上就是一把一把的椅子——那也应该保留一段啊,包括那些各式各样的码头。我到香港,看到香港的天星小码头完全保存了四十年代的样子:电风扇,非常朴素的门窗,走进去检票的地方,等等。

 

我的意思是说,除了有名的房子以外,我们这些旧的设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全部推掉了。所以上海外滩现在是一览无余,一直到董家渡,到了那儿你根本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城市,更不要说现在新的规划。

 

我最近到董家渡那边去过一次,我的感觉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包括董家渡,包括十六铺,他们过去那种旧建筑、旧房子,挤在一起的各式各样的民居,熙熙攘攘的,但是现在全部用最简单的方式把它推掉了。这么多年来,我相信各个城市都有,就是把一些过去的建筑全部推掉最方便,要把它维修起来是一个很烦的事情。

 

但是像台湾那边,它就不是所有的旧房子都拆掉。像美国,你要拆一个旧房子要通过当地一个委员会的许可,据说一些旧建筑,原来是黄颜色的玻璃现在换一个白的都不行。所以现在实际上城市的拆迁,它和这些真正懂得旧建筑价值的专家们是没关系的,因为专家们没有权利。

 

比如说上海的南京路,南京路原来是用铁梨木铺的一条马路。当时沙勋为了提高这条路的价值,就用了一种非常硬的木头把它铺成,那么这个地价立刻就上涨了。据说前几年只要挖南京路,还能够挖出这种木头来。




我有一个朋友收藏了好几块那种木头,可我就觉得几块木头放在一个橱子里面也不好看啊。如果我设计外滩,我肯定会把这些木头收集起来,在南京路的终点和平饭店这里,再做一个曾经的南京路的路面。这样大家可以看到,哦,这是曾经的南京路的路面。

 

我上次碰到王家卫导演,我说上海的旧房子拆得差不多了,那些有意思的房子尤其外滩,拆得简直……我说香港保护得好。王家卫说香港保护得也不好,我说再不好他把天星码头能够保护下来,我们上海做不到。

 

我们在旧照片里面都能够看到有一个一战和平纪念碑,是一个自由女神,张开两只翅膀。这个一战和平纪念碑,阮仪三教授也说希望我们上海能把它重建起来。因为当时中国是一战的战胜国,这个纪念碑上海政府也出了钱的。但是日本人进租界以后,就把它拆下来做子弹了。但这个基座一直在,到了1949年以后连基座也拆掉了。

 


上海的这些弄堂拆掉以后,你把门楼保留下来也可以啊。但是这么简单一个问题,我就觉得很多人到现在都不明白。他觉得这是一个有名的大楼,他会保护。但有时候很多普通的、带有过去痕迹的这些房子,你如果在一条马路上有那么一两间,立刻就使这条马路不一样。等于说我们在一个房间里面摆了一个旧的桌子,或者一把旧的椅子,这个房间的整个味道就会不同。

 

上海有一些媚俗的地方,比如武夷路上有一些领馆,像墨西哥领馆等等。在这条马路边的围墙上,居然用水泥做了大量的浮雕。这些浮雕都是一些戴着礼貌的外国人,小姐、牵着狗的绅士,就这种浮雕——这个是莫名其妙的的事情。

 

包括上海有几座五十年代的桥,像武宁路桥,苏州河上的桥,实际上五十年代盖的东西它也有年代特征的。结果都把这几座桥改装成现在巴黎的亚历山大桥,做成这种样子。非常土豪,一搞就是这样的。

 

我们刚才讲的也就是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在历史上一百年也就是半页纸了。可能到了3000年的上海,这些东西又恢复或者全部拆掉了。



220  我们的乡下不是这样的



有一个很有趣的节目叫《去到乡下住一晚》,我长期看这个,这个节目看得人太感动了。它讲的是什么呢,电视台邀请几个嘉宾,坐上火车出发,愿意到哪一站下就在哪里下来,然后去敲老乡家的门借宿。有时候也有人家会拒绝,但是总会很快找到一个可以让他住一晚的地方。当天晚上,主人就为他准备床铺,给他做饭。第二天起来以后,老乡给他做早饭,吃完早饭他就帮老乡去干活,干完活以后就跟主人说再见了:“叔叔阿姨啊,希望你们保重身体。”接着这个音乐就起来——到这个时候就非常感动。


 


这是为什么呢?就是说日本是通过这么一个节目,可以走到最边远最偏僻的小镇。但是只要打开人家房门,几乎和东京人的生活是一样的,从房间内景、吃饭,到整洁度、外头各种环境,可以看出日本的农村也是高度城市化。

 

那还有一个我会感动的原因是什么呢?有时候说到我们国家的问题,我们都会说哎呀我们人口多,我们怎么怎么样。但是实际上,日本它这么小一块地方有一亿多人口。经过二战之后,这么几十年的时间,它就可以做到那么一个地步。

 

我和上海纪实频道的编导也说了,我说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拍?但同时我和编导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乡下不是这样的。我们的乡下,你去敲门,说不定各种情况都会发生,而且室内的情况,可以说是完全和这个日本节目不一样。

 

我们的国家做到日本这么一个状态,不知道要多少年。我们现在都是、好像我们文学也是长期关注农村,农村淳朴啊农村怎么样。但农村有一些劣根性的东西,从来不被报道或者不被书写。因为我自个儿是过去有七八年的时间在东北,我非常了解我们本土的、可能现在也不能够说的一些情况。包括不讲卫生、不注意公共环境等等,尤其是乡下,外部环境和室内都非常差。

 
金宇澄在嫩江农场


当时的我,在冬天的时候替农场里的家属修炉子,所以每一家我都去过。你们都没见过,老乡家里一家子所有的衣服,都是一根绳子挂在上面,一年四季的衣服就挂一根绳子,家里简直站不住脚。小孩子拉屎拉在炕上,妈妈就是手一抹往炕下一甩。但后来听另外几个知青说就他们家做的油饼特别好吃,大家说什么时候去吃一趟,我说我绝对不会去。

 

这个我是印象非常深刻的,非常不注意卫生。而且就算现在我有时候看一些纪录电影,我们中国的农村,对公共环境都是不注意的。像西方,比如说奥地利,它甚至窗外都挂着花给外面人看,我们没有这个观念。所以经常看到一些文章,说中国人到国外买了一个别墅,把周围草地全铺了瓷砖,周围当地人就跑掉了。

 

这是一个要引起我们注意的问题,实际上,这在写作上也是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我们从四十年代一直到现在,文学的重点还是在农村这一块。所谓中国的乡土意识,中国的文化的灵魂在农村。我们措辞里面所谓故乡,就是“乡”这个字,家乡、故乡、老乡、乡亲,所以我们的根源就是在乡。

 

但是乡是怎么回事?乡实际和过去的乡绅阶级是连在一起的。我们几千年来的乡绅这一块,是文化的一个聚集点,或者说是一个核心部分。这个核心部分实际上在很多年以前,都已经连根铲除掉了。连根铲除掉以后,这个所谓的我们梦想中的文化故乡,自然它会流失掉。

 

所以我是觉得,我们农村现在除了这个政策上或者是教育上的(支持),我甚至认为应该把城市的一些各种文明移植到乡村去。而且应该是有城市的志愿者来想办法,到每一个村子做一些指导。就算你给他钱,或者是让孩子读书,孩子读完书他跑到城里来了,他就在家乡盖一个房子,人也不回去,就过年回去一趟,那对农村还是起不了作用。


金宇澄 | 就是这些毛茸茸的细节

崔健 | 为什么五官挪位地唱这首歌,是因为内心有需求

周浩 | 今晚就去看,看完你们三天之内的话题就是它

张大春 | 我对当代文学的看法是零


【枝桠】合集,请点击 阅读原文


一席|人文•科技白日梦

微信ID:yixiclub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