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陈纯:从任正非的访谈看中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每天这样做,腰椎间盘不突出!快来学学~

金色比基尼,性感大白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件首饰估计你们也猜不出是用什么做的。美金 | 梁鹂 一席第570位讲者

2018-03-26 梁鹂 一席 一席



梁鹂 当代首饰艺术家。

传统的首饰是一种经典的美,但是当代艺术首饰给我们更多的可能性。




当代首饰艺术

梁鹂


大家好,我叫梁鹂。在分享我的故事之前,我想请大家看两张图片。



和你们一样,第一次看到这个图片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在说什么,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很懵。后来我才知道它叫当代艺术首饰。


2003年的时候我移居到了瑞典,后来考入了瑞典哥德堡大学设计学院首饰专业。照片上那个建筑就是我的母校,这是它一百年前的和现在的样子。我特别喜欢这个建筑,在里面学习了七年的时间。


 

瑞典的首饰金属工艺传承和发展得非常好,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首饰金属工艺其实历史很长,里面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工艺,包括锻造工艺、铸造工艺、珐琅工艺,还有镶嵌工艺。

 

这是锻造工艺使用的工具,有不同尺寸的榔头,还有一些小的模具。我今天带了一件我在学习锻造的时候做的一个勺子,是银勺子。


 

金属特别有趣,它是特别有挑战性的一种材料。在锻造的过程中其实你在跟它对话,你要很温柔地对待它,不然的话它就不听你的话。所以锻造这个工艺特别有趣。

 

这也是薇薇安的一件作品,我也很喜欢。它就是通过锻造工艺做出来的。


 

中国的青铜器也是铸造工艺做出来的,现代的商业首饰也绝大部分是使用了铸造工艺。它先把蜡雕出你想要的那个造型,然后通过一系列的工艺流程把它转成金属。


 

珐琅工艺其实最早出现在俄罗斯。这是俄罗斯做的那种彩蛋,后来清朝的时候传入了中国,落地之后叫景泰蓝,传入日本之后它叫七宝烧。珐琅工艺其实就是运用珐琅的釉彩,在金属的表面做出非常多漂亮的颜色。


 

这三件胸针是日本的一位当代首饰艺术家做的。他就突破了传统的珐琅工艺的局限,让这个金属的表面呈现出现代绘画的那种色彩。


 

镶嵌工艺大家应该很熟悉,它主要是把钻石或者宝石镶嵌在金属上的一种方法。


 

我进入哥德堡大学首饰专业之后,首饰工作室给我们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专属的工作台,在学校学习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这个工作台前度过的。


 

这个项链是我在学习金属工艺的时候做的,它是用925银做的。我们学习金属工艺都是通过你自己去制作首饰,然后逐渐地训练和掌握所有的工艺。


 

当时我做这件项链的时候就用到一种焊接工艺,它是在高温的情况下把金属融合在一起。我记得因为高温,那个焊枪把我的眼睛熏得通红。这个项链做完是有500次的焊接。

 

后来我看到这件作品觉得特别震撼,为什么呢?因为它用的是电话号码本那种废的书,然后用一种纸雕的工艺把它做成一根项链,也是我特别喜欢的那种类型。



后来我就觉得原来你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做你想要的东西,不只是金属。

 

这是我的同学做的。他把卡纸剪成细小的碎片,然后再一点一点把它粘合在一起。我一看它们就会想起在瑞典海边岩石上生长出来那些小贝壳,或者是苔藓。


  

这个你们绝对想不到它是什么材料。


 

上面鱼鳞的鳞片是用图钉做的,它把图钉钉到一个皮子上面,这个皮子有弹性,它可以旋转起来。它可以佩戴在你的手腕上,是一个手镯。

 

现在大家都知道3D打印技术越来越好,很多首饰艺术家就用3D打印技术来做一些当代艺术首饰。这个就是3D打印做的。


 

这个材料大家应该看着很眼熟,就是贝壳。艺术家就是用这种贝壳,然后在上面开出一个嘴巴,是那种脸谱化的概念。你们有没有觉得它很像小黄人的表情?


 

这件首饰估计你们也猜不出来是什么材料做的,我之前问一席的策划,她们说她们也猜不出来。


 

这是用美金做的。就是把一摞美金用激光切割,把他想要的那一部分留下来,然后用金属把它镶嵌起来。你看这是项链,下边就是一个胸针。


 

后来这个艺术家的工作台上面就到处散满了美金的碎片。但是他很聪明,他没有用一百美金,用的是一美金。

 

我们都会把自己的相片或者是自己的小画镶在镜框里面,但是这件首饰是一个胸针。美国艺术家美兰妮喜欢用素描的方法把自己日常的一些动态描绘出来,然后把它缩小放在胸针的里面。



但是最有意思的是,她这些绘画素描都是用自己的头发一点点拼出来的。所以我每次看到这件作品的时候,都感受到女性那种很细腻的情感在里面。

 

我们看了这么多作品,我想说说什么是当代首饰。

 

当代艺术首饰和我们传统的首饰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在材料上是特别自由的。它不会刻意去选择一些贵重的金属或者是贵重的宝石,什么材料都可以被用来做作品。

 

另外它还强调观念的表达。也就是说我们希望作品里面能够表达你想说的东西,你的想法或者你的情感。传统的首饰是一种经典的美,但是当代艺术首饰给我们更多的可能性。

 

当代艺术首饰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学科和艺术门类,它的诞生和当代艺术有着密切的关系。上个世纪的6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败的德国人开始反思自己:我们这么有理性的民族,出了世界上这么多优秀的哲学家,为什么我们会做出这么非理性的事情呢?

 

其中有一位艺术家叫博伊斯就提出来:我们每个人是被社会塑造出来的,而我们每一个人也可以重新去塑造一个新的社会。所以他说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


▲博伊斯


但是我觉得艺术其实离我们挺远的,首饰却离我们很近。所以如果我们在首饰当中注入当代艺术的这些观念和方法,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首饰艺术家。

 

这个作品的作者叫欧托,他其实是瑞士人,但长期在德国生活。这是他早期的作品。他是一个金匠,是用传统的方法来做首饰的。后来他就把当代艺术的一些思潮观念注入到自己的创作当中。


这个首饰是用黄金做成一个空心的心型。大家都知道心代表的是爱情,但是你要去购买它的时候可以切开,想要多长就切多长,然后他去称重是多少钱。


 

这个作品叫作《一厘米的爱情》。也就是说我爱你有多深我就切多长,所以可以把感情物化了,感情有尺寸。


 

还有一位艺术家,它做了一个金属的胸针,可惜这个照片我没有找到。他在胸针上写了一句话:我的钻石比你的大。

 

这其实都是我们在购买首饰中会出现的一些现象,他们就是对这些现象提出了自己的一个讽刺。

 

丹麦艺术家蒂姆·布克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其实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授。他说如果我爱你,我就应该时时刻刻地陪伴着你。所以他把那个心做在戒指的里侧,然后你每次戴上它的时候,这颗心就不断地去摩擦你手指的皮肤。


他又用一公斤的铁做了另外一颗心,他说爱情有时候也是很沉重的。很多学生都特别地喜欢他的作品,尤其是我们很多中国的学生也很喜欢他。


 

路里·皮特,荷兰的艺术家。他是当代首饰领域里面的一个老顽童,因为他特别喜欢一些乱神怪力。比如说他会研究连体婴儿;跑到印度去研究什么炼金术;到中国来他就说我要去练气功,还有针灸。这就是他在中国的时候做的关于针灸和气功的一个作品。



这个也是他的一个作品,他自己用一些玻璃的材料做出的一个胸针系列。


 

这个图片大家能看清楚吧?我们把贵重的珍珠放再一个收垃圾的铲子里面,这是放错地方了吧?其实不是。他是视珍珠为粪土,他是想颠覆贵重的这种概念。


 

这个很像一个珍珠项链,但是它是由街上的路灯做成的,所以你们无法佩戴。这个艺术家就做了一系列这样的作品——无法佩戴的首饰。他希望颠覆佩戴这种观念。


 

这是我的好朋友玛特拉。她是现在瑞典非常有名的一个当代首饰艺术家。她小时候特别恐惧那些昆虫,我相信很多在座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验。


 

但是她觉得很奇怪,这种恐惧从哪里来呢?她看别的小朋友还可以玩,还可以养宠物,但是她自己一看到它们就很惊恐。她说我能不能改变?我想把这些负面的情绪变成正面的,我要把那些我不喜欢的东西变成我喜欢的东西。

 


这是她用真的蛾子做的首饰。


有一次她来中国,她说听说你们中国人吃虫子,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我就带她到北京的夜市去看,然后她就特别兴奋。因为她发现那些摊主把虫子拿竹签子串起来烤串吃。她特别开心,回去就做了这两件胸针。


 

我因为从小在西安出生长大,是一个在内陆长大的孩子,所以特别喜欢大海,后来去了瑞典之后我也住在海边。这片海就是位于瑞典的西海岸,它是我家门前的一片海,冬天的时候会结很厚的冰,我就在上面散步,有时候还可以看到一只鱼在里面冻住了。


 

这是我在瑞典的工作室。有时候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会看到草坪上有一些小鹿在吃草,中午,有时候会听见天鹅从屋顶上飞过。不是看见了,是听见了。因为北欧有一种天鹅,它的鼻孔在飞翔的时候会发出沙沙的声音,所以你有时候可以听见它们从你头顶上飞过。


 

晚上的时候我就会在草坪上躺着,因为周围都是海或者森林,没有什么人,我会躺在草坪上看星空,天空上经常会悬挂着一条银河系。

 

夏天的时候我就会和朋友们出海,是那种无动力的帆船,在海上漂泊一个多月。这就是那条帆船。


 

帆船里面其实像一个微型小公寓,你可以住在里面,可以做饭。晚上睡觉之前我就跳到海里面去洗个海澡。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十万年前其实是被冰川覆盖着的,冰川慢慢地退却的时候就把那个陆地岩石打磨得非常光滑,这些岩石在阳光的照耀下就有非常多丰富的颜色。


 

你远远地看着它们,它们看上去显得很冰冷又很坚硬,但是你靠近它,你抚摸它的时候,它是温暖的、是坚定的。后来我就尝试把这种感觉放在我的作品里面,我想试一下别的材料。

 

陶瓷这种材料自然而然地就进入了我的视野,因为它来自中国嘛,我对它有亲和感。但是我不会陶瓷工艺,于是我就去了陶瓷系,跟教授说我想学习陶瓷工艺。学了半年的时间,开始了我自己陶瓷作品的创作。


 

当时我自己做了一些小的工具,处理这些陶瓷的表面。这些陶瓷颜色是需要你自己去调制的,因为陶瓷在烧制的过程当中它的温度要达到1280度,所以那个颜色会变化,你必须做很多很多的尝试才能得到你自己想要的颜色。这个系列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做完。


 

这是我的另外一个系列的作品,它叫线条。因为我小的时候接受过一些国画的训练,会画一些《簪花仕女图》或者《清明上河图》的那种白描临摹本,所以我就对周围环境中的线条特别敏感。


 

比如说当飞机从天空飞过的时候留下了一条白色的尾线;冬天树叶落光的时候,那些伸向天空的树枝形成了一条条非常漂亮的线条;海面结冰的时候也会形成冰裂纹;还有就是植物干燥以后它的那些纤维就会突出出来,形成特别漂亮的线条。

 

线条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它其实是我们艺术作品里面提炼出来的一种绘画的元素。比如说它在国画当中描述的是一个人的衣服,那它是结构线,它表达的是那种结构;但是如果它是书法,我们中国的草书,那它表达传递的就是一种情感。


 

其实每次要说自己的作品的时候都蛮难的,因为创作作品是经过一个很长很长的时间,它中间发生很多事情和转变,所以你要用语言去把它描述出来就特别地困难。

 

尤其是我在瑞典的时候周围的人不是说荷兰语、德语就是说挪威语、 丹麦语,而且他们发音特别古怪,我都听不懂。所以我觉得我的作品就是我去表达自己的一种语言,我通过作品来跟别人建立交流。如果别的艺术家看到我的作品的时候,说,鹂,你的作品我特别喜欢,我就会觉得特别幸福。


 

我的名字里面有一个鸟字,那是因为我的父母亲他们希望我长大以后能够远走高飞,后来我果然就离他们很远。每年我回家的时候,我父亲就会把他收藏的石头拿出来给我看。

 

他说你看这些石头每个都不一样,形成它们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它们也会比我们存在得都更久远。他就会挑一件石头送给我,然后我带着它回到瑞典。

 

我想把我父亲对石头的这种感觉放到作品里面,然后我就把这些石头用金属把它覆盖起来,试图包裹住它。所以你们看到的就是金属包裹住这个石头以后留下的那个轮廓。


我很希望能够把父母亲还有我跟他们的感情包裹在里面,留下来。时间像流水一样不断地冲刷这些石头,然后又从它们身上流过,留下的只是我对情感的记忆。

 

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一席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推荐阅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