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继国家电网、中国移动报亏损后,中国石油报亏损217亿元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突发,香港刚刚传来的一幕,令人发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大事情的积累留下难忘,这个难忘会变成不舍,抵抗日常一地鸡毛的消磨 | 问答 梁老师的爱情课

2018-04-07 一席·万象 一席 一席


「万象」第一堂课《梁老师的爱情课》已经全部更新完毕,以下是最后一部分现场观众问答。


第二堂课可能是唐际根老师的考古课,也可能是王南老师的建筑课预计会在本月最后一周发布,请期待。


回看六节爱情课,请至文末 阅读原文




问题一:梁老师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刚才听您讲到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可能是成立家庭,但是如果自己对爱情的期望中,家庭占很大一部分,那应该怎么分辨这个期望是想跟她成立家庭,还是这份爱情是以成立家庭为基础的?


梁老师: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今天年轻一代和父母这一代,在爱情方面确实有巨大的差异。首先一点,我们中国的代际伦理是不一样的,所以中国人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什么可依靠的外部法则,因为中国父母是全心全意为子女的,为子女投入了自己的一生,所以要特别尊重父母的这种愿望和感情。


但另外一方面也要明白什么叫尊重。幸福是尊重的核心,你幸福了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而不是说照他说的办是最大的尊重。父母已经跟你有二十几年甚至三十年的差距, 他的生活理想,他对生活的定义,是那个年代的东西,而你还有这么长的时间要度过,你的一天又一天,你的一年又一年,要自己走过去,而父母往往给你的安排是让你一步就跨过去。


如果真正按照那个路子走,既取消了你的欣喜,也取消了你的悲伤,取消了你形形色色的喜怒哀乐、阴晴风雨,这样的话,生命就没意义了。哪怕我要受苦,我也要自己一天天去受。


我们对父母一定要谢谢,他们可能是我们最后的依靠。你在路上可能走得太辛苦、太艰辛、太坎坷,然后你回到父母身边能有最温暖的对待,但是独立的路一定要自己走。


什么叫独立的路,独立的路就是从零开始,一点点自己创造生活,幸福就在这个过程里面。


父母可能更重视家,但是年轻人来说,更多地是创造一个家,这个家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物质层面,一个是精神层面,如果没有爱情的话,精神层面无从谈起, 这个家就失去意义了。所以我觉得年轻人一定要特别坚定地站在自己的独立性, 站在自己的创造性上。

 


问题二我们走到社会环境里,身边接触的不完全是同龄人了,有时候可能会和与自己年龄差距很大的人产生爱情。在这种情况下,跟学生时代考虑和担心的问题也变得不一样了。比如对方比你大很多的时候,你可能会考虑到对方会不会先死,这样自己以后会很寂寞。像年龄方面的差异可能会因为爱情渐渐平息,但它还是存在的,应该怎么给自己一个比较好的交代呢?

   

梁老师:这个问题非常好。中国人是农业社会过来的人,生物的节奏影响我们的生命观,这个毫不奇怪,因为我们以前是种庄稼的,种庄稼的就是一年四季,从播种到收割,有一个自然性的节奏。

 

但是进入现代社会,我们对人的理解有一个变化。人身上是二元的,一个是他的生物性,就是他的身体,身体是会随着时间而变化的;另外一方面是他的精神,精神是没有年龄的。毕加索80多岁还拿着手电筒在黑乎乎的房子里面创作那种光画,非常孩子气,非常有意思。

 

一个人要明确一点,相爱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不管什么年龄,相互之间都可以获得情感。之前一个学生给我打电话,他特别苦恼,说他爱上一个女性,不知道该不该在一起。虽然前两天毅然跨过去了,但心里还是有疑虑。

 

因为他刚毕业,23岁,对方46岁。我问他,你为什么找她呢?他说因为在一起心里觉得特别地单纯,特别地温暖。那我说就在一起吧,你考虑那么多干什么。人一辈子有时候哪怕能够那么纯粹地过一天都很难得。如果说你跟一个人一年有时候胜于十年,这就是精神的感受。

 

中国人是从农业社会走出来的民族,我觉得特别地要强调,身体真的只是承载我们生命的一个平台,它不是决定性的东西,精神是永恒的。我向来不赞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句话。“死不带去”只是从身体角度讲,一个人他在文化上、艺术上、思想上传播的东西是永远存在的。我们今天还反复在读柏拉图、莎士比亚、曹雪芹、屈原,这些就是精神的东西,我们的生活就是在这个层面上。


而且很多东西是无形的,你有一份好的爱情,会带动一大片人,因为现在世界上很多人心里也渴望真爱,但是互相看不见,没有带动。有人真的能够实现它,别人一下就能看到,原来生活确实是可以这样的,互相就会输送一种能量。


所以我觉得这种精神关系,直接牵涉到我们的生命观,在这里年龄确实不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有的人把年龄邪恶化、伦理化,看见82岁的娶了一个28岁的,就一片哗然,不依不饶地一直在批判。这个很荒唐,这就说明对生命的理解实在不是在一个向度上。


问题三:我想问一个问题,其实每个人都是有自我的,有时候自我还会比较强,在面对爱情的时候可能会有冲突,两个人的性格或者是理想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彼此很相爱,但自我追求有些差异,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梁老师:差异肯定是不可消除的,但是既然两个人能走在一起,肯定还是有能够共振的部分、能够连接的部分,问题是怎么让这两个部分有一个非常好的平衡。

 

有些差异是不可能消除的,不可能消除肯定是不能在一起的,但现实往往就是完全不合适的两个人,他们一开始却会因为某一点走在一起,所以那个不同在后面会发酵,会不断地放大。


我们有时启动一个恋爱的时候,可能没有充分地注意到有些根本的不同。我是非常相信一点,恋爱是绝对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的,绝对不要期待我通过恋爱去改变一个人,那完全是幻想。


人的本性是不可改变的,因为那个东西是人家二十几年根深蒂固从细节里面培养出来的,你想指望在相遇的这么几个月、几年里面改变一个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另外一点,彼此是可以在互动中去协调的。真正好的恋爱有一个最大的指标,就是互相能为对方考虑多少。

 

很多人有一个错觉,就觉得我年轻我有缺陷没什么,我大了就会变好的。但成长是进化的,你如果二十二三岁就能成熟一些,你到了五六十岁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我们宁可要一种比较高水平的不成熟,但是不要在这些低级的方面去不成熟、去纠缠,这是对生命一个非常大的消耗。


可能所谓的个性冲突听起来是很大的命题,但实际上是在一些很琐细的、没有太多建设性的方面消耗。我们也经常跟学生说,有时候不要讲对错,其实那是一个误区,尽量不要在对错上去互相抵消,我觉得这样可能好一点。




 

问题四:老师您好,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被感动的爱到底能不能长久?第二个,如果一个男生觉得现任怎么都不如前任,然后去找前任了,前任就说那你可以和现任分手,但他又觉得不能辜负了现在的女朋友,处于一种矛盾状态。我想问,这两种情况能长久吗?谢谢。

   

梁老师:“感动”这个词比较模糊。我认为有两个词需要区分,一个是“心跳”,一个是“心动”。恋爱是一种心动,什么叫“动”呢,就是看到这个人以后,我的心过去了,移动了。“心跳”是觉得这个人很不错,但是心还在自己这里跳,心没“过去”,而“心跳”积累久了就变成“感动”了。

   

观众:我是说如果这个人一开始也没有看上对方,但是可能这个人对他很好很好,他被感动了)

   

感动还是要有一点点基础的,一般不会一点基础都没有。所以这个“感动”就是这样,一个男孩子拼命追一个女孩子,对她千般好万般好,最后慢慢积累出感动、温暖,慢慢构成自己的心情了,这种情况很多。

 

从我个人来说,我向来不提倡追出来的爱情,因为追出来的会掩盖很多东西。追有一点仪式感,有一点程序化,有一点外部的努力,帮对方干这样干那样,送这样送那样,在这样的过程里面其实内心的那种特质、那种自然的表达,在一起时那些相互的自然融合就没了。

 

钱鐘书讲中国历史上,只有恩情,没有爱情,追出来的爱情就是属于恩情型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用这个恩情一直走下去。

 

如果你比较传统,你会在这个路上走下去,但如果你比较现代,你还追求精神自由,还追求诗意什么的,那就问题大了。我自己还是比较倾向于现代型的,就是两个人很自然地,通过两个人共同地投入到一个喜爱中,彼此互相地不断了解,这样比较好。当然,复杂的三角比如说前任、现任,那更复杂,后面会专门讲


 

问题五:梁老师您好,您谈到孤独,我就想起前一阵看过一本书,日本的一个女作家上野千鹤子,她写了一本关于怎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老去的书。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也是一个独身主义者。

 

我的阅读经验很有限,但当时我就想,为什么我看到的第一个写这样一本书的日本作家不是一个男性。我又想到国内的很多公众号也好、文章也好,都是在教一个女人怎么样优雅地等待、优雅地生活,甚至优雅地变老。为什么没有文章教男性怎么红酒配电影、啤酒就化妆品,这是因为什么?


是女性的心理特点造成她们需要更多这样的表达,还是说男性女性在社会角色上、社会资源上有很大不同,所以会导致这样的现象?

   

梁老师:孤独对于男性来说,它的压力没有女性大。因为男性的很大一个生命构成是在社会空间,在这个社会空间里面,他的事业发展、他的社会价值,这些是他特别关心的,他政治性很强。所以在爱情这一头,他相应的比例比女性要小得多。而女性去找一个人的话,她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对女性来说,她是拿整个生命去投入到爱情里面,投入到家庭关系里面。美国社会学家就说,男性和女性在情感交往和生命的交换里面,如果男性是一美元的投入,女性就相当于投入了一万美元。


一个女性要投入进去的时候,她是特别谨慎的,要反复地斟酌考验,所以世界上都会出现女性要考验男性的事情。

 

现在很多女性干脆就选择孤独,如果找错了人反而还麻烦了,乌乌糟糟地在一起代价太大,还不如自己背着包去逛世界。我们越发展,女性的独立意识就越强,跟社会的对接面也越广,所以将来一个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多。


这种书为什么多呢?因为正好对应了这个趋势。在日本,现在独身女性越来越多,离婚女性也越来越多,所以如何把一个人的生活能够过得优美起来,过得好,就会变成一个全世界的话题。

 

而作为男性来说,虽然也有这些孤独的问题,但是它的替代性满足很多。比如说他通过自己的权力获得满足,通过自己的社会地位获得满足,通过方方面面获得满足,最后去获得一种对自己的肯定,总的来说,他的落脚点不是在爱情上面。

 

往后可能对一个人生活的向往会越来越多。其实从人类发展来说,真的不需要那么多人结婚。中国13亿人里面,只要有六七亿人结婚,然后一个人生两三个娃就可以了。以前13亿人一起生,一人一个娃,那么现在六七亿人结婚,一人生两三个就能抵消一些不结婚的人的数量。另外那六七亿就自己过自己的,也挺好的。


不必要焦急自己到底是属于结婚的那一半,还是属于不结婚的那一半,都很坦然,就看怎么过,我觉得这样是不错的。

 

 

问题六:梁老师,今天您讲到一个问题,当代人没有很多机会去经历一些大的风雨来考验爱情,但是也有很多爱情可能经历了那种大的动荡,反而在一地鸡毛里面崩溃了,想问问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梁老师:是的。我是觉得这样,什么叫爱情?爱情不是一种合理性,它归根到底是反理性的。对相爱的人来说,有时候就是一生中有几个点、几个片刻,让你永远不能放弃,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想起那个片刻,你心里就软了,心里就有不舍,这是大事情、大经历、暴风骤雨之中会建立起来的东西。

 

一地鸡毛的那种日常,确实会消解人的激情,消解人在爱情里面的那种炙热、热烈,在那种生活里面,一个人有时候可能会厌烦。但是在这个过程里面,如果他在内心深处已经建立起来一个不舍了,他就会想到对方的痛苦,会想到对方的困境,看到对方难过自己心里也会难过,这样就建立起一个通感。


人和人作为主体,彼此之间很难建立起一个心理互置,界限还是很清楚的,不能互相替代。但是在爱情关系里面,它有时候会建立起一个互相的不舍。

 

德国有一个家庭,他们家收养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11岁,还有一个女孩,后来他们自己又生了一个,一共三个孩子。


收养的男孩子特别捣蛋,有一次大冬天的时候,男孩子又闯祸了,那个爸爸就拎着他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用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罚站半小时,为了让他牢牢记住教训。

 

但是我就想,因为是养父,所以他从合理性上,要把这个孩子校正过来,要让他合理地成长,不能有这些怪毛病,从这个角度他就觉得可以这样做,他认为是对他好,是一种严厉中的慈爱。


但如果是亲生父亲的话,那就不一样了,明明知道严厉一点好,但是也舍不得做,那就完全不是按照这种道德来了。

 

爱情关系我觉得也是这样。明明看到你做得不对,或者你哪里让我生气,按道理我应该怎么样,但是舍不得,就是不想让你太难过,这样就建立起了一个爱情的基础。


所有分离的,都是要打破这个基础。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失去了不舍,或者我一直就没有建立起来这个不舍,那么这个分离就自然而然了。


很多时候,我觉得大事情的积累会给人点燃一些东西,留下难忘,这个难忘会转换成不舍,它会抗拒日常一地鸡毛的消磨。如果没有建立起那种东西来,可能在逐渐的消磨里面就会越来越溃败,越来越消散。所以我觉得两个人到底爱不爱,一定要内心深处做一个很深的体会才行。



第一课  初恋 分手


第二课  等待 错爱


第三课  前任 现任


第四课  孤独 创伤


第五课  边缘 发现


第六课  青春 探索


观众问答 第一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