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金承志:史诗般的魔幻嗓音什么意思呢?天崩地裂一样,因为它要表达你找不到钥匙的痛苦心情 | 一席第592位讲者

金承志 一席

金承志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艺术总监,青年指挥家。


这时候在上海有一个唯一没有开除我的合唱团,叫彩虹室内合唱团,因为这个团是我创立的。我开始去问我们的团员,你们觉得我排练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吗?或者说,你觉得这个作品应该怎么排?




演出曲目

· 我喜欢

· 白马村游记之榕树

· 白马村游记之村口迎佛

· 彩虹


可以被用心浪费的时间


2014年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有趣的一年,因为有四个合唱团突然之间跟我说,金先生,很抱歉,我们不能跟你合作了,因为你的排练手段太“野生”,“户外”,你好像在排练的时候只注重我们快不快乐,不注重能不能给我们带来进步。这件事情很可怕。

 

第二个可怕的事情,是我突然间写不出作品了,不知道该从何写起,甚至我的作品还被禁演。


第三件事,是我的家庭发生了一些变故,父亲不做生意了,所以我从一个贵公子坠入了凡间。开个玩笑。



那时候的我面临着很多不一样的选择。我身边的朋友、家人还有同学都建议我,你还是放弃合唱团出国吧,留学回来后可以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我觉得蛮好的,出国留学,做得好就回来当老师,做不好就开饭店。

 

但那一年的夏天,我们彩虹合唱团在台湾演出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在后台上洗手间时,突然听到了“砰”的一声,我赶紧往外跑,结果看见我们团的柳扬倒在血泊中。

 

因为这时候正好是黄昏,后台的灯还没有开,里面很暗,她下楼的时候摔倒了。她摔得很重,头破了,脚也扭伤了,身上都是瘀青。我们赶紧把她扶起来,准备先陪她去医院。

 

这算是演出当中的事故了,而且马上到我们演出了。我就去跟舞台监督说,可能我们没有办法上台。因为当时的编制是一个Chamber Choir(室内合唱团),大概有十二三个人,也就是说少掉一个人就可能缺失一个声部。这个缺失很可能使这个作品没有特色了,甚至是没有办法演出,所以我已经做好不上台的准备。


这时候柳扬突然回来了,头上贴了块纱布,说我要上台。柳扬是一个性格很强的女生,我说不过她,好在最后她没有留疤。这个时候我们的女生说,你脚肿了没有办法穿高跟鞋,我们也不穿高跟鞋了,全部赤脚跟你一起上台,所以我们就变成一个赤脚合唱团在台上唱歌。

 

我跟观众解释说,因为我们有一个女生受伤了,为了让她看上去跟我们一样高,所以我们所有人决定脱鞋陪她,观众用很热烈的掌声回应我们。


这件事给我一个思考,它是不是我做合唱团的理由?或者,这是不是他们坚持在这个团里面唱歌的理由?


 

带着这个困惑,我正好从台湾回到温州。那时候我父亲要养病,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就陪着我父亲上山了,在山上租了一个小房子。我父亲以前是做企业的,退休了以后他开始想试试看种田,结果一种不可收拾。我母亲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所以她一天到晚都在打扫房间。


这两个人很忙,我就跟自己玩。我去溪边,把脚放在溪水里面,喝冰镇啤酒,很快乐,也很胖,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爸每天黄昏的时候会回来,他会带一堆钓的鱼回来,有时也会把熟了的菜摘回来给我们吃。


晚饭过后,我们就在自己家门前支一个茶摊,路过的行人也好,过来玩的村民也好,都可以来喝茶。但是相比于村民喝的茶,我们家喝的茶会稍微浓一点。村民们是直接摘了茶叶,简单泡一泡就喝了,我们的茶发酵了就比较浓。


村民们喝完以后,第二天就到我们家门口骂街,说,我是八点钟就要睡的人,喝完你这个茶我三点钟才睡着,我早上五点是要去种田的。他们很生气,指着我爸说,睡觉很重要。

 

那时候我在旁边突然就笑了。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但是在城市中生活的我们,其实是觉得睡觉没那么重要的。


到了夏天,村民们会有一个祭祀活动,山下的人和四面八方的人会回到山上,大家在宗祠里面一起吃流水席。我跟父亲很好奇,说我们俩也去吃吧。我们交了钱去吃饭,大概吃了十分钟就吃饱了,站起来准备走。有一个村民问我,你下午有事呀?我说没事啊。

 

我发现村民很容易生气,他就生气了,说没事你吃那么快干什么?我说吃饭嘛。他说既然是节日,你就要慢慢吃,你吃这么快,你怎么知道什么味道呢?这好像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但我自己已经忘光光了。

 

我开始以非常慢的速度生活,开始在村庄周围散步。有天我走啊走,发现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在桥边荡脚丫。这个意境也被写到青年作曲家金承志的《泽雅集》里面,你们如果去听可以听到这个歌词。




《夕烧》

作曲:金承志

作词:金承志


也种些甘蔗

恰逢撤纱窗

邻家小妹 轻摇蒲扇

偶有个三两孩童

在桥边荡着脚丫

卷起裤腿 大口吃瓜


掠过的白鹭

青山 云霄

天边的夕阳

辉映在湖畔

湖畔 青草


田间的水稻

棚下 葡萄

树上阵阵知了

炊烟袅袅在树梢

那是这夏天的尾巴


也种些甘蔗

恰逢撤纱窗

邻家小妹

轻摇蒲扇

我看见夕阳在云端


看到这两个小朋友,我就说小朋友,这样很危险。他说,要你管。我说你父母很担心你们吧。她说,我快乐。她跟我讲的真的是这三个字,我快乐。那个小男孩又说,关你屁事。又说了一遍,非常粗鲁。


但我发现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可以自由支配的,而且很多时候时间应该用来被浪费。


下山以后,要过年了,我那时候正好在上海,住外滩附近的朋友就邀请我去跨年,是在外滩的一个酒吧里面。

 

大家都知道像我这么可爱的音乐家,耳朵是很敏感的,所以进入酒吧以后我的耳朵就不行了,要爆炸了。快到新年的时候,大家非常非常兴奋地倒数,Five,four,three,two,one,happy new year!


大家都很开心。桌子上有很多假的美钞,大家就往天空中撒,像冥币一样。然后我就站在一个离他们稍微有一点距离的地方看着,感觉像是一个外星生物在观察人类的生活。这种感觉特别地抽离,我突然有一种生理上的不适,就想回家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旁边有好多救护车。我以为这是外滩的一种习俗,喝醉了以后要打架,打输的人就被送进医院。但是第二天早上我从床上醒来,才看到新闻说外滩踩踏死了40多个人。朋友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我们楼上是天堂,楼下是地狱啊。

 

这件事情对我的冲击非常大,我觉得这个生活好像根本不是我喜欢的,也不是我要的。出国留学,好好工作,然后这样开展我的人生轨迹,不再去碰音乐了,这好像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做一个可爱的胖子,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2015年这一年我要试试看好好排练,如果可以排好,这个合唱团就很好。如果排不好,我就去开饭店。

 

这时候在上海有一个唯一没有开除我的合唱团,叫彩虹室内合唱团,因为这个团是我创立的。我开始去问我们的团员,你们觉得我排练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吗?或者说,你觉得这个作品应该怎么排?


 

这其实很不常见,因为在我们传统的思维当中,指挥很像将军,将军很少会去问士兵该怎么打仗,这就好比足球队的教练去问他的后卫,你能告诉我后卫需要注意什么事情吗?大家肯定会开始对他产生怀疑。

 

当时我们有几个朋友都是做指挥的,有一个评价说,金承志是指挥当中相声说得最好的。这句话就是说,你除了排练,其他都还好。所以我就跟我的团员说,你们骂我吧,当自己儿子一样骂。

 

一开始团员不适应,都不敢跟我提意见。到后面我得叫他们说轻一点,不要人格侮辱。这样一些意见给到我以后,我开始发现人要真诚面对自己的缺点。我去各个合唱团学习,经常会去蹭别人的排练,看别的团的指挥是怎么排练的。

 

有一段时间我会跑到其他合唱团去唱歌,我们的团员非常不满,说,你是我们团的指挥呀,你跑到其他合唱团去唱歌,就代表我们团比其他合唱团要差。我说,对啊。



我们从一种上下级关系,一种从上至下的压迫,从上至下的教育,变成了一种平级关系。这时候我就在想一件事情,我们都有过这样的体验,第四节课快下课的时候,突然数学老师推门进来,说再做一份试卷。


我跟你约定好的今天只上四节课,为什么最后要多出一节课来?我们的团员也有这样的感受。以前排练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发现还有东西可以讲,我就会拿出来说,又拖了十分钟。

 

这其实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就开始做计划。从乐季计划,一个音乐季要演什么,到每个月的计划,到每周要排什么,到每五分钟讲什么内容,都全部写好。到了九点的时候我就像鬼上身一样,突然之间谱子一合,一跳,就开始跑。

 

开始团员特别不适应,有的时候还在唱歌,就反应不过来,啊?结束了?再到后面大家渐渐习惯了,喔,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九点结束就九点结束,你不浪费我们的时间,那好,我每次都来,我也不迟到。

 

这种默契其实是渐渐形成的。指挥首先要尊重他们,他们才会尊重你。我就在想,我能不能给我们的团员多一点东西?比如我们的谱面会用到很多标记,渐强、渐慢、渐快等等这些意大利语或者德语的传统音乐术语。


 

我们团的团员很多都是没有经过音乐训练的,很多都不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对于素人来讲这些标记其实是蛮冷冰冰的,他们看不懂。所以我就自己设计了一大堆,几乎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标记。



 

我一个个解释给大家看,比如第一张图,史诗般的魔幻嗓音是什么意思呢?大家对《张士超》这首歌的开头会有一点印象,很响,一开始就跟天崩地裂一样。因为它要表达你的钥匙丢掉了,或者说你找不到钥匙的那种痛苦的心情。



比如说在《春节自救指南》里面的“都是为你好”,旁边写着“非常假惺惺地”;比如最近我写的那一首《小小火车》,就是《旅行者一号》,这里边我用了第一个表情术语,叫作像旺仔牛奶一样好喝,第二条叫旺仔QQ糖,到最后越来越开心的时候,就叫旺旺大礼包。

 

旺旺是什么样子?旺旺是这个样子笑的。当你想到旺旺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地嘴角就往上,很快乐的样子,所以这个其实是有提示作用的。

 

我们在排练中会有很多理性的思考。我也会告诉我的团员,哪一块肌肉要打开,怎么样唱,怎么做渐强,怎么做rubato(弹性速度),但同时要用一种更加贴近他们生活的语言来帮助他们,这样他们会更好地去理解。当然了,其他团可能就看不懂我这个谱子了。

 


这种不要脸的精神也体现在我的作品当中,我以前不是这样写的,而是遵循着在音乐学院里面的一种非常清楚的逻辑。当你有了乐思,那接下来要填充一些和声。和声填充完了以后,如果你写的是人声作品,你可能要先出一个人声谱,然后你还要把它变成有配器的,越来越复杂的,包括有无复调的。

 

这些设计完了以后,能保证你至少达到60分。但这有一个坏处,就是你可能会一直在60分附近徘徊,因为你满脑子可能还在想我该怎么细化我的技术。

 

我突然想起我第一次写作品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妈在浴缸里面放水,放了大概有五分之一左右,我就迫不及待想进去。一跳进去巨烫无比,我妈放的是几乎像开水一样烫的水。

 

于是我就这样在里面跳,一边跳一边唱歌,然后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阿西基那溜冰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首歌什么意思,可是直到现在我都能回忆起它来。每当我在做一件别人不能理解的事情的时候,这首歌就会像警报一样在我脑海里面环绕。

 

这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它是你创作的第一动力。在我写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个东西从脑海里面搬出来。

 

欧阳修说“马上、枕上、厕上”,我把它改成了高铁上、枕上、厕上。因为那个时候我出差经常坐高铁。枕上大家很好理解,那厕上呢?我在我们家有一个黄金风水位,我妈拖地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个穿着裤子坐在马桶上的男人,双眼眺望远方。

 

一开始她会被惊吓到,后来她也习以为常了,问我,在创作啊。我说,对,史诗巨著,请勿打扰。


我以前不在咖啡厅写作,我觉得著名作家在咖啡厅写作那些都是骗人的,这么吵,怎么会有人去写作呢?后来我离不开咖啡厅了。


我常去的一家咖啡厅大概就十平米左右,里面挤满了人。有一天中午我想去写点作品,进去以后只有一个空位了。我被一群音乐学院的女生环绕,被迫坐在了中间,然后她们就开始聊天了。

 

我经常提到我的耳朵很厉害,很敏感,声音一旦响亮了以后,我就会开始躁动。隔壁是一群白领,本来是各自聊各自的,结果一个人说这个明星出轨了,那边说他又出轨了,两边就开始聊。

 

大家形成了一个非常畅快的聊天环境,我被夹在中间。这个时候我想起我要写的一首作品叫《渡口》,《白马村游记》里的,本来是非常温柔的,要等待一个人回来的故事。

 

后来我突然之间觉得这些人嘴巴张大的样子很像鬼,然后我就想,要不写个鬼故事吧。这个时候开始,环境就慢慢慢慢变成了静音。这些女孩子们非常可爱,我就假想她们是女鬼。


 

咖啡厅的老板非常非常胖,声音非常浑厚,他讲话是“呃……”,我在想,他应该是划龙舟的鬼族,他可以“呃……”这样发号施令。然后我又听到咖啡渣倒掉的声音,“砰…砰”的,是很低的声音。我觉得这应该是龙舟上面的鼓点,“咚…咚咚咚…咚咚”。

 

这时候我发现整个环境都变了,然后我就开始笑,很开心。想象中的龙舟就在我眼前划过,我拿出手机赶紧开始记,把一大堆歌词记下来。记完了以后,把鬼故事写完,我站起来跟他们鞠躬说,谢谢。

 

这些东西其实在慢慢慢慢填充我,也慢慢慢慢地让团员对我加重了信任,所以我们之间的排练就开始进入正轨。我们的合唱团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所以我想让大家认识一些人。


下面要介绍的这位朋友叫许诗雨,我跟他大学二年级一起修一门合唱课,上课这一年,他经常坐我旁边一起唱歌,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五年了,突然有一天他出现在走廊里面说,承志,你现在在干吗?我说在排彩虹合唱团,你有兴趣来唱歌吗?他说,有啊。我跟他说了我们每周什么时候排练。他说,好的好的,我一定来。


▲ 许诗雨

 

当我们都确定了日程以后他跟我讲,但是承志啊,我不认识五线谱啊。我说,你当时不是跟我一起在合唱团里唱的吗?他说,我都是听你唱,我混的。


我赶紧跟他说,诗雨,是这样的,我看你也是成功人士,你挺忙的,我们每周排练都很辛苦,要不你别来了。他说,没关系,我每周都能来。他就真的每周都来。

 

有一天他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承志,我辞职了。我说你辞职干什么?他说老板让我加班,今天晚上有排练,我就不加班了。他现在成为了我们的运营总监,在我们合唱团唱了三年。这是现在的他,可见男生要唱合唱,还是要付出一定的发际线的代价的。


 ▲ 许诗雨


下面这位朋友,他不一样,他12岁那年就秃了。2015年的时候,他在布达佩斯李斯特音乐学院读研究生,学钢琴的,他是我很多年的好朋友。我跟他讲,经纬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当我们的钢琴伴奏?然后他就从布达佩斯坐飞机到上海来参加排练,很猛。那一年如果不是他这样远程人道主义精神支持我们,我们都没有钢琴伴奏。


 ▲ 吴经纬


像他这样的人还有,比如说刘念。刘念是我们团著名的“高铁侠”,他的头发是我们当中保存得比较好的。不好意思,其实我应该先讲刘念,应该让你们看到一个头发渐渐变少的过程。

 

这位高铁侠他每周都要从南京坐高铁到上海来排练,其实也是非常非常辛苦的。除了他以外,还有好多同学和朋友。大家都以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全在上海,其实我们只是在上海排练而已,我们有南京的、苏州的、合肥的、杭州的、桐庐的,很多人从天南地北聚到上海排练。


▲ 刘念


除了这种五湖四海的连接,大家的工作也很不一样,团员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排练。

 


“变态”其实指的是像我、吴经纬、许诗雨这些,我们有一个族群,我们称自己为变态。剩下的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有歌剧演员、医学翻译、数据分析师、科学家等等,这些人的连接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充实。

 

大家想,如果这些人都在给我提意见的话,这个意见就不是单纯从音乐出发,他们会用自己本行业的思考方式告诉我该怎么做。比如说我们团有个成员叫严实,他之前来过一席,他是人类学博士。他比我早登台大概两年,在这里讲了很多人类学的知识,所以他每次都会用各种各样的角度来批判我。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过去了,很快就到了我们约定的时间,到了我在自己心里面说的,如果这个团没有进步,我就去开饭店的时间。2016年1月9号,我很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当时我们要演《双城记1》。

 

上半场跟下半场的曲目都有一些枯燥,我怕观众最后有点坐立不安,会睡着,我说那我写一个返场歌曲好了。写什么呢?我突然想到有一段很悲惨的经历,是跟在寒风中等待一个人有关的,我就把这个丢钥匙的故事写了进去。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可能知道,有《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落霞集》《泽雅集》《白马村游记》《我喜欢》等等,好多好多曲子被上演,我们团也逐渐地被人知晓,开饭店这件事情就被我无情地搁置了。

 

我在自己七周年音乐会的卷首语上写过一句话,我说,我不喜欢合唱,我觉得合唱这件事情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喜欢的是这群人,因为他们教会我什么是合唱。

 

下面有请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 表演曲目:

《我喜欢》《白马村游记之榕树》《白马村游记之村口迎佛》《彩虹》



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5月20日,它是一个表白日,或者是可以跟你喜欢的人分享一些心情的日子。我们在这里献给大家一首作品,叫《我喜欢》。

 

谢谢大家。

《我喜欢》


作曲 : 金承志

作词 : 金承志


我喜欢暖冬的太阳

我喜欢初春的青草

我喜欢午后的庭院和一旁发呆的秋千

我喜欢仲夏的冰沙

我喜欢清秋的明月

良宵的夜空 漫天的星辰

我喜欢雨后的青蛙

我喜欢山前的杏花

我喜欢周三的傍晚被霞光亲吻的水族馆

我喜欢成群的野鸭

我喜欢凌乱的书架

清风的露台远处的灯海

我喜欢 走在无人的九十六号公路

我喜欢 木村拓哉长长的头发

我喜欢 无尽田野上奔跑的麋鹿

我喜欢 外婆门前的榕树

我喜欢母亲的便当

我喜欢父亲的胡渣

我喜欢八月的夜晚还在营业的游乐场

我喜欢放学的铃铛

我喜欢停电的夜晚

点一对蜡烛 在幽静的玄关

我喜欢 城市尽头那远远的青山

我喜欢 热气球飞上西边的天空

我喜欢 清晨的石板路

雾腾腾的早餐店 阿公的桂花糕

我喜欢 每一朵暮云 每一株绿树

我喜欢你 你应该 也知道

我喜欢你 你应该 也知道


《白马村游记》讲的其实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民国十三年,一个青年人在经历了他人生的挫折以后,路过一个叫作白马村的村庄。他在这个村庄里面度过了很多天,讲的是他自己跟自己对话、挣扎、救赎的故事。



《白马村游记》是一个套曲,有七首,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白马村游记》的第一首《榕树》和最后一首《村口迎佛》。谢谢。


《白马村游记 七之一 榕树》


作曲 : 金承志

作词 : 金承志

 

(民国十三年,余归家福建,途经浙西白马村,

逗留数日,遂成此作。)

 

小路旁 有一棵榕树

茂叶染绿晒网的蜘蛛

农家客 荷锄正起早

路过桥头尝几块豆腐

 

小姑娘 卷帘又拉上

着急换上新裁的春装

三五位 攀谈的棋客

树下摊开昨日的阵仗

 

大白马 铃铛阵阵响

孩童围着讨要马奶喝

去去去 老汉执鞭怒

你家大人下楼给钱啦

 

午后雨 泥地吭哧响

大大的榕树好似一叶华盖

白头翁 檐下梳毛发

浑身湿透 瑟瑟发抖

 

日将斜 飞鸟归山林

南风带来邻村的炊烟

夜深沉 江船一盏灯

窗外虫鸣 一宿好梦 


《白马村游记 七之一 村口迎佛》


作曲 : 金承志

作词 : 金承志

 

(半夜里他们叫声连连, 起初是害怕的。但是渐渐习惯以后, 就不怕了。这叫声由远及近, 火把也是越聚越多。阿大跑在最前头, 是祭祀要开始了。)

 

佛事官念白 :

大家人, 要注意 !

迎佛会, 六月七 !

四面神风, 八方先人。

齐聚白马, 就是能界 !

 

龙舟队员念白 :

空堂打钟, 七七四十九 !

雏鸟三千, 万里归一处 !

 

佛事官 : 一队 !

龙舟队员 : 诶!

佛事官 : 二队 !

龙舟队员 : 哦 !

佛事官 : 三队 !

龙舟队员 : 在此 !

佛事官 : 四队 !

龙舟队员 : 走来罢 !!

佛事官 :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行 ! 准备好罢没啊 ?

龙舟队员 : 准备好罢 !

佛事官 : 龙王今日要点兵诶 !

龙舟队员 : 划来啊 !

 

门前的走出快诶

后边的后边的跟牢快来

门前的走出快诶

后边的后边的跟牢快来

门前的走出快诶

后边的后边的跟牢快

门前的走出快诶

后边的后边的跟牢快来

 

门前的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走出快

门前的走快

后边的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诶

 

后边的跟牢快 (一二三)

跟牢快 (走快来)

跟牢快

跟牢快 (一二三)

跟牢快

跟牢快 (走快来)

跟牢快

跟牢快 (快来)

跟牢快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 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诶

 

顾远山呀顾远山

不如随众共贪欢

壶满酒 巾缠头

一夜鱼龙舞不休

 

龙王今日要点兵诶

 

门前的走出快 (一二三)

走出快 (走快来)

走出快

走出快 (一二三)

走出快欸

后边的跟牢快 (走快来)

跟牢快

跟牢快 (一二三)

跟牢快

跟牢快欸 (走快来)

走出快

跟牢快

走出快

跟牢

走出快

跟牢

跟牢

跟牢

跟牢

跟牢

跟牢

跟牢

跟牢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跟牢快

 

龙王今日要点兵

龙王今日要点兵诶

龙王今日要点兵诶

龙王今日

龙王今日

龙王今日

龙王今日

要点兵

要点兵

要点兵

要点兵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诶噻

 

四面神风 八方先人

齐聚白马 就是能界

 

啦啦啦啦啦 啦 (门前的走出快 ! 划来啊 ! )

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 (后边的跟牢快 ! 划来啊 ! )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一二三来啊 ! 一二三来 ! )

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 (抓紧来 哦 一二三来 ! )

啦啦啦啦啦 啦 (划来啊 ! 门前的走出)

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 (快 ! 划来啊 ! 后边的跟牢)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一二三来啊 ! 一二三来 ! )

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 (抓紧来 哦 一二三 ! )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划来啊 ! 一二三来 ! )

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


(全村人就这般围着篝火起舞, 我也不知喝了多少酒, 便倒在了草地上。醒来之后, 已是清晨, 发现身在渡口, 薄雾缠绕。村民们踪迹不见, 四周万籁俱寂, 毫无生气。难道说这几日之遭遇,乃是南柯一梦?只是这酒家送的葫芦儿却还在, 腰间悬挂。 )



接下来我们要演的这一首叫《彩虹》,《彩虹》是我们的团歌,我们一起把《彩虹》献给大家。我们同样是五湖四海、四面八方连接到一起的人。


《彩虹》


作曲 : 金承志

作词 : 金承志


我路过山峰

我遇见海洋

水晶斑驳海面上

七色的风帆


我枕着星河

我躺在云端

晚风呢喃青草岸

钟声吻霞光


啊啊 世界很大

有多少 日夜独往

啊啊 旅途漫长

共一曲 歌谣相伴


我走过 许多 地方

也一直 四处 张望

我不停 流浪 流浪

春的花 夏的雨

彩虹在天上


我走过 许多 地方

却不曾 回到 故乡

我不停 流浪 流浪

秋的夜 冬的雪

彩虹在天上


我走过 许多 地方

也一直 四处 张望

我不停 流浪 流浪

春的花 夏的雨

彩虹在天上


啦啦啦 啦啦 啦啦

啦啦啦 啦啦 啦啦

啦啦啦 啦啦 啦啦


秋的夜 冬的雪

彩虹在天上

秋的夜 冬的雪

彩虹在天上




谢谢大家,谢谢一席,喜欢我们的人请一定要买票支持。再见。





▼ 推荐阅读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