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8月1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电影是什么,说到底就是在问活着是为了什么 | 中村高宽 一席第614位讲者

中村高宽 一席 今天


中村高宽,导演


主人公已经离世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对我说,导演,这部片子也就到此为止吧。但我并不想就此结束拍摄。如果不能回答米特维尔先生去世后留下了什么,以及亨利米特维尔是个怎样的人物,我就无法完成这部电影。从那之后,虽然主人公缺位,我又持续拍了5年。



答案仍在追寻当中


大家好,我是中村高宽。我以前在中国留过学,但是回日本已经好多年了,汉语都忘记了,所以我从现在开始用日语演讲。


刚刚大家看到的是我的第二部影片《禅与骨》,这部电影2017年在日本公映。我的处女作是2006年公映的《横滨玛丽》,也就是说,在11年之后,我才有了第二部作品,有人称我是“十年磨一剑”的导演。


其实我1999-2001年曾在北京电影学院留学,当时我是一个留学生。17年之后,能来到这样的大剧场,以导演的身份和大家交流,我现在十分激动。


这是26岁的我。



那时我还很年轻,现在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我在留学时,同校的中国朋友常来宿舍玩,我们经常在一起聊电影。这是当时在北影留学生宿舍拍下的校园。



当时有位朋友问了我一句话,让我至今难以忘怀。他问我,你到中国来干什么?说实话,当时的我不知如何作答。


其实我自己也是有过一番思考才决定来中国留学的。在1997年,也就是来中国的两年前,我在松竹大船摄影所开始了职业生涯。



我是故事片的副导演,是最底层的无名小卒。我奔波在各个片场,慢慢地积累了不少经验,对电影有了自己的思考。对我而言,电影到底是什么?我想通过电影来表现什么?我开始思考这些问题。


在忙碌的生活中,在奔走于各个片场之时,在不断地思考中,我的心中燃起了一股冲动。形成这股冲动的契机之一,是中国第五代导演的电影。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作品正在日本公映,其中最有名的影片是陈凯歌的《黄土地》、张艺谋的《红高粱》,我也看了很多田壮壮导演的作品。而之前我看的都是美国电影、欧洲电影,都是一些简单易懂的片子,也有一些文艺片。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第五代导演的影片让我感受到了文化的冲击。其实说起来,这些作品应该没有投入巨资,对于曾经学过电影的我看来也没有多少先进的技巧,但这些影片却迸发着热切的激情和能量,深深地打动了我。当时我就想,如果有可能,当我思考电影到底对我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我想去这些导演曾经学习的地方去学习。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我的直觉。那时候我才24岁,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否去了中国就能找到答案,但就是想去,所以就去了。那么到中国后我都学到了什么?


当然,我学习了电影,但更多的则是体味到自己是一名外国人。作为一个日本人,我到底是谁?我是怎样的存在?我开始思考自我认同,还有我的国家和民族。如果你问我在中国留学的最大收获是什么?也许就是这种感受吧,我想这种感受现在仍然是支撑着我作为电影导演的根基。


留学快结束时,我举办了一次电影节,称作日本独立电影学术会,这是当时的宣传册。



举办这个电影节是因为我的留学生活接近尾声,我想向同窗共学的中国同学介绍时下的日本独立电影,我希望他们看到这些作品,从中能有所感受。我从日本拿到了15部35毫米的日本影片,在北影的电影院放映了一周,场场爆满。



当时发生的事我还记得很清楚。有一天张艺谋导演潜入会场,负责接待的就是我。让我来接待自己敬仰已久的张艺谋导演,我还是很紧张的。


举办电影节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就是通过电影节的放映活动,我和日本的导演们有了交流。当时我就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作为一个电影人和他们站到同一个舞台上。


我在中国留学了三年,回到日本之后,我制作的第一部影片是《横滨玛丽》,这部作品于2006年公映。



介绍一下这部影片。在我老家横滨,有一位浑身白衣的奶奶。50多年来,她一直站在横滨的街头,是一道奇异的风景。


第一次见到她是我上初中的时候,我走在街上,突然就看到了一个白色物体。我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它动了起来,吓了我一跳,我才发现原来是个人。说实话我很害怕,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看着。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奶奶是个名人。我上学时,同学们聊起玛丽都很起劲儿。大家都胡乱猜测,说什么其实她看起来像个女人,实际上是个爷们儿。还有人说,她那个样子只是伪装,其实是个有钱人,住在山上的豪宅里什么的。这些不知真假的传闻,这些流言,其实都是大家一同制造出来的。


在众多传闻中,有一个比较靠谱的版本,这是同学从爸妈那里听来的,说玛丽是个“潘潘女郎”。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潘潘女郎”,后来我才听朋友说,“潘潘女郎”是指二战后以驻日美国兵为对象的街娼。我这才知道,“潘潘女郎”是对以美军为对象的娼妇的蔑称。那时我觉得玛丽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再看到她时,她不再只是街头巷尾的一个传说,而是在真切的历史中存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