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驯养「乳胶人」成为女仆的 “林夕” 又卷土重来了?

宁波80万绿帽事件,婚纱照都拍好,女主角同时出轨十几个男人!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再度来袭:诸多类型女优排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5月23日 上午 12: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人类在喜马拉雅制造的可见污染越来越多,今天我要讲的是我们根本看不见的污染 | 王小萍 一席第765位讲者

王小萍 一席 Today
 
王小萍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
 

我们使用摩托车、烧秸秆、排放污染物,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些污染物沉降到冰川上会加速冰川的消融;我们使用很多杀虫剂来保证粮食和蔬菜产量,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它会毒害远在千里之外的西藏的野生鱼类。

 




在喜马拉雅寻找污染物
2020.05.10 北京
                        
 
大家好,我叫王小萍,来自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喜马拉雅寻找污染物的故事。
 
对于喜马拉雅和青藏高原,我们所熟知的是它是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碰撞的产物,但是我们不太清楚的是,其实青藏高原还是一个大的抽气机。由于它海拔高,可以接受更多的大气辐射,所以它上空的大气就受热蒸腾、向上运动,在地表形成了一个低气压的空缺,吸引着低海拔的暖湿气流向青藏高原运输。
 


低海拔的暖湿气流运输到青藏高原之后,就形成了冰川。目前青藏高原有大约四万多条冰川,也被称为亚洲水塔。长江、黄河,以及很多跨境的水系,比如雅鲁藏布江-恒河水系、澜沧江-湄公河水系都是发源于青藏高原。青藏高原其实是我们亚洲几十亿人民的水源地。
 
我们对于青藏高原有很大的好奇心。下面这个图是电影《攀登者》的剧照,故事的原型是1975年的珠峰测高。目前珠峰测高已经进行了两次,分别是1975年和2005年。


我非常有幸参加了2005年的中国第四次珠峰地区综合考察,负责的是大气环境方面的工作,其他同事主要负责登顶和测高。现在是2020年,正在进行珠峰第三次测高。
 
无论是人类对于高山的征服,还是对未知的探秘、对水源地的保护,人类在喜马拉雅的活动越来越剧烈了,产生的垃圾也越来越多,这是我们肉眼可以看到的污染,但事实上还有很多我们看不见的污染存在,这就是我今天要分享的故事。
 


早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科学家就在南极的企鹅和北极的北极熊体内发现了大量的DDT。科学家觉得非常奇怪,南极和北极应该是世界上最后的一片净土,应该非常洁净,为什么在那个区域的高等生物体内还会有这么高含量的污染物呢?
 


这类污染物被称为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科学家发现它具有长距离大气传输的特点。它可以受热挥发进入大气,在大气中进行传输,然后冷的时候它又可以沉积到地表,这样它就在大气里完成了一次跳跃。

当温度合适的时候它可以再次挥发进入大气,再进行一个长距离迁移,然后再沉降。它在地表的运动就像一个蚂蚱一样在不断地跳跃,跳的过程就相当于从热的地方向冷的地方迁移。
 


地球上哪里冷呢,自然就是南北极。我们知道雪花有六个瓣,是一个多孔状的结构,所以降雪的过程就可以捕获这些大气中的污染物,最后让它从大气沉降到南北两极,这也就是为什么南北极会发现污染物的原因。
 
青藏高原也叫第三极,它和南北极一样,也是非常地冷、有很多的降雪。而且它还是一个大的抽气机,不断地抽吸着南亚次大陆的暖湿气流,那么大气环流给青藏高原带来了什么呢?为了进一步的研究,所以我们就必须到风来的地方去。
 

到风来的地方去
 
我在第三极建立了大气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观测网络。这个网络目前包括青藏高原、尼泊尔、巴基斯坦,覆盖了大概300万平方公里。而且还有五条跨境断面,从南亚国家一直做到青藏高原,海拔跨度超过了5000米。
 


那么我们怎么做观测呢?我们依赖一种观测装置,它的外壳是铁皮状,里面有一个蓝颜色的柱芯,可以吸附大气中的污染物。300万平方公里的观测网络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每年我们都把这个网络往前拓展五六个观测点,这样积累了十几年,一直在不断做这个工作。
 


我的同事跟我开玩笑:“你的采样装置挺简陋的,一看你就没什么钱!”我和他也开玩笑说:“我就打算用这个破铁筒子打江山了!”最开始工作的时候都没有太多经费,我们甚至都负担不起租车的费用,我们就采取了一步一挪的方式,坐着公交车、带着我们的采样器一个县一个县地去布点。

有的时候采样器也会放在当地老乡的院子里,或者是房顶上,我们会留给老乡200块钱做看护费。有的老乡也不要我的钱,说你肯定是想做点事情,否则的话你不可能大老远跑到我家里来,这样也给我们节约了一些经费。
 
最开始几年是我自己在跑,后来我招了一些研究生,我和研究生做了分工,一张地图分两半,我跑北边、他跑南边。这样我们就慢慢地形成了300万平方公里的观测网络。
 
基于这个观测网络,其实我们前几年并没有获得有效的数据,因为这个采样器在野外使用的状况并不是很好。野外的地形很复杂,有平地,也有斜坡。而且这个采样装置放在野外会超过一年的时间,有时候就被风吹歪了,这样更加影响内部的风场变化,使得采样效率变得不稳定。


随后我们就对这个采样器进行了改进,虽然这个采样器是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发明的,但是我们还是很大胆地进行了改造。主要是在底部加了很多的导流片,然后在导流片上又补充了很多的导流孔,这样既能使气流进入采样器装置之内,也能够降低地形以及斜放和悬挂对采样效率的影响。

我们目前在尼泊尔、巴基斯坦和青藏高原的大气中都检测到了DDT,在空间分布上也都呈现了南部高、北部低的趋势。在尼泊尔和印度交界的边境地区,我们甚至观测到了目前全球最高的大气DDT含量青藏高原南部大气中DDT的含量高于北极一到两个数量级,这说明对于青藏高原来讲,DDT的输入不容忽视。
 


我们对尼泊尔进行了进一步的详细的研究,发现DDT主要存在于蔬菜种植地和农贸市场中,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所以我们对南亚的DDT使用进行了追踪。
 
疟疾是印度夏季的主要疾病之一,DDT可以杀灭疟疾传播过程中的媒介——蚊子,因此为了防治疟疾,需要持续地使用D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