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陈曦:五官里哪个最重要

2015-10-30 陈曦 一席 一席

从《西湖醋鱼》卡喉的胖皇帝,《冬至》中隐忍彷徨的女人,到《芒种》里罚站的孩子,独立动画人陈曦与安旭的作品总有浓浓的中国气质。在分享做动画造型的经历时,陈曦说,“人脸上最有表现力的部位实际上是眉毛。”
好歹留下眉毛
陈曦

刚出道在一个动画公司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们领导跟我说,诶,陈曦,你那个造型怎么画得挺好的,你看一般都是有专业的美术背景的人才能把造型画好,你没有学过,没有受过科班的系统的训练,为什么你的造型能做得好呢?


这个问题我开始没太在意,后来时间长了,我就琢磨了一下,我觉得可能跟我小时候学书法有关系。这个是唐代一个著名书法家,柳公权的《神策军碑》,当然还有《玄秘塔碑》。后来呢,我记得我学书法的时候,我们老师说,你应该看一个字写一个字,不能看一笔写一笔。为什么这么费劲呢?如果要是看一笔写一笔的话,你就抓不住这个字的神。


不光是柳体,后来我临了一些别的帖,发现不同的人写出来不同的字都有不同的味道,可能看到字以后,能够感到一种好像人的气质在里面。我记得有的书法家说,字实际上就是填空,因为你在很小的一个空间内,就是有微微小的一个变化,字出来的那个神态就不一样。





这种东西可能和日后做动画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你要画一个人的像,必须要熟悉这个人,因为你熟悉的时候,你才能画出他的神气。这个是我们后来的同事,几个人的造型,一开始呢我是用勾线上色的方法来画,最后这张没有线条,我是纯粹用色块画的,然后用一些几何图形拼出来,虽然手法不一样,但是神气还是在的。






这个是纪连海,我很喜欢这个老师,因为他那样子给我很大的震撼:




我做了很多个片子里面的造型,发现了挺奇怪的一件事:如果这个片子里有一个人物有原型,这个人物可能就会很生动,如果没有原型的话,可能造型就显得很苍白。你应该在心中想一个你身边的人,而不应该有就简单的一种概念在里面。


这个是我做的6个短片的主要的人物造型,涵盖好多时代的故事。这些服装和东西可能因为有人日用,千锤百炼,都是最合理的,最美观的。我不认为现在我有能力设计出当时的一种东西,能够更美观更实用,所以一般我都是找到一些资料,然后直接用这些资料里的这些设计来做我的造型。





画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做一些小小的微调。在造型当中,主要人脸上有五官,这个五官的位置有一点点小的变化,可能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就是所谓这个人物活不活。比如左边这个人,好像就五官比较集中,它这是一种感觉,右边这个人呢是五官比较放开,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根据不同的需要做不同的人物。


在做造型的时候,可能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到这个人的气质,这样呢这人才有神。我找了两张图,比较好的说明这件事。上面这张图是清末的时候,一个外国人画的中国人,就是Chinese mandarin(中国官员),虽然穿着中国的衣服,我怎么看我觉得这都不像中国人。无独有偶,下边这张图是清末的时候,中国人画的一个美国的惊险小说的插图,我觉得这怎么看也不像外国人,也不像欧洲人,还是中国人的味道。这两张图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看起来挺好玩的,但是恰恰说明了,如果做一个造型的话,你应该理解这个人,才能做出有你想要的那种味道的造型。





可能所谓的这种味道,这种感觉,就是我在做造型的时候需要抓住的一个东西。这个就是我的一个片子,叫做《霜降》。在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就想,能不能多找一些图片资料,然后对这个人物的大概的样子做一些好的构想。右边第二个是这个片子里比较重要的一个角色,他是一个老的民间艺人,画内画壶,是一个民间艺术家,他的腿有残疾。


后来我做这个人的时候,就参考了两个人物,左边这位是沈从文先生,右边这位是张乐平先生。当时我在做这个造型的时候,我脑子里立刻就想起了这两个人,大概那样子,有点发胖,然后坐在椅子上,带着眼镜,虽然表面上微笑着,但是内心里头有太多的故事。




这个人是一个反面角色,是一个比较凶狠的人。一般的情况下,我们做凶狠的人都喜欢把他画成眼珠很小,这样人好像显得很凶。




后来我看到这张照片,它是一个斗牛的样子,就被这个牛的眼睛给震撼了,因为这个牛其实它是在拼命,而且是以命相搏,很血腥。它眼珠很大,但是看起来很空洞,我觉得这个透着另外一种残忍。后来我决定这个人物要做成大的眼珠。




这是另外一个角色。就是右边这张图是一开始的样子,一开始呢,我把这个人的脸部做了很多圆型的设计,哪儿都是圆乎乎的,做完以后我觉得还不错,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还是有一点不太舒服,后来呢改成左边这个样子了。左边这个样子可以看到她的下巴是尖的,所以圆和尖是要搭配的。




在做造型的时候经常会有这种体会,有时候觉得,诶,不错,可能稍稍一调,之前觉得不错那个造型就没法看了。另外,在做造型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找一种异样感觉,比如说我做一个民国时候的一个片子造型,一个民国的人,和现在一个拿iPhone的美女的样子肯定不一样。后来我找了这张照片,这是一张上海名妓的照片,这个里面应该都是当时最美的花魁,但是我看起来好像没觉得太美,甚至有点恐怖的感觉。但是呢,照片看多了,那个时代的人看多了,你会感受到一种那个时代的人的味道、气质。我觉得很难说那个不美,但是很可能只有看多了才能知道,所以我可能不太喜欢千篇一律的那种脸,看一些老的照片啊,看一些不一样这种人的味道,虽然也许不美,但是可能能发现另外一种味道,一种异样感觉,那么可能能够拓宽一点我眼睛看到世界的感觉。




所以我在做后面的一个作品的时候,就看了大量的老的照片。这个作品就是「处暑」。这个片子大概是讲上个世纪40年代上海的一个故事。当时做这个片子的时候,也主要是受到一个照片的影响,因为我看到一个照片,我会想象,这个人在拍照的时候什么样子,是什么感觉,他的家庭是什么样的,他的生活,他的处境什么样,会引起很多联想,会有很多的那种非常激动的想法。后来根据这个做了《处暑》这个片子。





在做造型的时候,我发现了挺奇怪的一件事儿。我一般在做造型之前会想象一个人的样子,比如说我原来觉得孔子一定是一个很瘦的老头,周游列国,然后丧家犬,可能是很落魄的样子。后来我第一次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有点大跌眼镜的感觉,这个是很雄壮的,这个样子完全不是我想象的样子。但是如果仔细地再琢磨琢磨,我发现,看过很多孔子像啊,至圣先师啊,都是这样子的,比较接近真实的或者至少是过去时代人们心中孔子的样子,后来我一下有一种感觉,就是和我的原本的一个概念就被打破了。




其实我想想可能对每一个人都是有概念的,比如说是一个知识分子,我们想象的是一个瘦弱的,带着眼镜,梳着分头,大概那个样子,比如说一个老板,一定是脑满肠肥的,然后戴一个豪华眼镜,大概这样子,但可能现实当中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就像看到这个孔子像一样,他可能现实当中这个样子,可能跟你的观念是正相反的,但如果看到这个现实中的样子呢,对这个人物的理解可以更立体,一下觉得这个有一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这样这个角色可能更生动。


这张据传是刘松年画的,叫做《中兴四将图》,是宋朝的画。四个比较大的人物就是那四将,四个比较小的是他们的随从。然后我们看左数第二个那个人,那个人是岳飞,我看到以后,我觉得也真是不可思议,我原先觉得都是岳王庙里那个样子,因为这是宋人画的,所以这个可能比较接近当时的样子,所以一下对这个人物有一个立体的理解,原来岳飞是这个样子。包括左数第五个人,第五个人是韩世忠。韩世忠原来在戏曲小说里都是一个粗豪的大汉看起来也文质彬彬的,后来我有了这些感受以后,做造型的时候,我觉得可能就想的东西比较多了,比如说要打破一些观念啊,比如说能够在造型上有一些原型啊,或者考虑一些人的味道在里面。我做了一点点小的研究,人的脸部当然最生动,最有表现力,塑造人物最重要,那么人的脸部呢塑造人物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五官,鼻子可能不太重要,表情里头,除非鼻孔能够翕动一下,没有太多的用处,主要是眉毛,眼睛,嘴,这几个东西很重要。




后来我就想,到底五官里头哪个最重要,哪个表现力最重要,是眼睛吗?比如说暗送秋波呀,顾盼流连啊,这些都是眼睛,但是好像眼睛并不太重要,因为好像没有眼睛,这个人也照样有眼神。比如说我们看一下,其实我们有很多造型都是一个黑团团,但是好像这眼睛还很深邃的样子。





我后来发现,好像动画做人物一般都是很卡哇伊的,很搞笑的,但有时候很困难,比如说做一些自闭的人啊,或者内心很阴沉的人,很难表现。后来我发现,可以没有眼睛,或者眼睛涂成黑团儿,这样人可能就显得比较阴沉。看来眼睛不重要。有的作品可能把眼睛去掉,或者把帽子遮住眼睛,也可以做造型。后来我想,那还剩什么呢?还剩眉毛和嘴。那么哪个重要呢?可以试一下啊,如果去了嘴的话,这个人还有感觉,我们大概还能看到这个人有一点神态在里面,所以我这回的题目叫《好歹留着眉毛》,还是应该留下眉毛。





其实这件事好多做造型的人探讨过,就是人脸上最有表现力的部位实际上是眉毛,具体说还不是眉毛,是眉骨,眉毛后面那层。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一个著名的黏土动画叫《无敌掌门狗》,因为他可能早期技术原因吧,做黏土的原因,它这个角色没法做眉毛,所以他把人的眉骨专门给做得非常非常突出,人的所有的表情都是通过这个眉骨来表现的,所以呢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另外,同样还是这个造型,左边这张图呢是一个没有边线的,右边这张图是有边线的,虽然画面完全一样,但是有边线和没边线那个画面,那画的感觉、味道是不一样的。左边这张呢,画面的神态趣味都在这个色块当中,右边这个可能就在线条里头,所以线条能够蕴含神态,能够有神游行出入。没有线条并不是没有神,它的神就蕴含在了色块当中,用岳飞的话来说这叫「存乎一心」。这个例子呢就特别能够说明问题。




除了材质以外,小的道具对人的影响也很大,比如说左边的这张图是它正常的样子,中间这张图是戴帽子的方式,比如说这帽子压住了眼睛,这人就显得比较憨憨笨笨的,但是右边呢,这帽子如果斜戴的话,可能这个人就显得相对比较俏皮。


说到造型,我觉得我比较喜欢的是传统的中国动画里的造型。我最喜欢《大闹天宫》里的造型,因为那里的造型是一个著名的民间美术大师张光宇先生做的,他本身民间美术的功力非常深厚,而且《大闹天宫》又参考了中国传统美术的精华,就是传统的戏剧。这张是二郎神,这是我觉得除了孙悟空以外最好的一个造型,因为他把眼睛竖起来了,我觉得是一个挺大胆的设计,因为一般的人眼睛是横的,在戏曲舞台上人眼也不可能竖起来,但是他做了一个竖起来的设计,整个这个人的气质就全都出来了。也可以看他身上的这些道具,都是传统戏剧。他又进行了高度的概括,而且概括得非常好。




上面是《大闹天宫》里面哪吒的造型。我小时候老分不清《大闹天宫》里的哪吒和《哪吒闹海》里的哪吒,后来一想原来是这么回事,就是在《大闹天宫》里哪吒是反面角色,所以设计得比较凶,在《哪吒闹海》里呢,哪吒是一个正面角色,一个高大上的样子,眼睛都像大英雄一样。后来我做了一个比较,我觉得还是上面这个哪吒比较可爱,肥肥白白的还很凶恶,像一个熊孩子一样。





在国外的造型里,我比较欣赏皮克斯的片子,因为它的造型都是普通人的样子,好像你身边就有这样的人,而且都不是特别美型的那种人,都有一点缺陷,都是普通人,有亲切感,好像在那个造型上还对这些人有一些自嘲。包括一些配角,这些配角可能非常有力量。一般的人可能不注意配角,其实我个人认为,配角的设计对于一个片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能够看出功力的。




这个是一不太成功的一个例子。这个名字叫《鲨鱼总动员》,据说当时这个片子它的所有的脸都是真人的脸,然后贴到了鱼身上,它没有利用这个鱼本体的结构,而把一个人脸完全安到上面。




据说游泳有三个境界,就是一开始你刚学游泳的时候,你一到水里以后你就往下沉,就要沉底儿了,第二个境界是,可能你会游泳了,你怎么也沉不下去了,只有到了第三个境界,就是你真正会游泳,你能够想浮起来就浮起来,想沉下去就沉下去。我觉得造型也大概是这样,比如夸张变形是做造型的很重要的一件事,一开始学造型的时候,可能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能够大胆地去夸张,但是做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不夸张就不行了,就好像就不会做造型了,只有到了第三个境界,就是你可以认真的随心所欲的发挥的时候,你可以想夸张就夸张,想让它很写实就很写实。

做造型很像一个片子的演员,一般我都是先做造型,把造型做出来以后,比较满意的情况下,好像有一个你喜欢的人陪着你,然后这样我可以做后面的动画,后面很漫长很枯燥的工作。这就是我大概做了十几年动画,做造型的一点心得。
「好歹留下眉毛」20150823·上海
陈曦是一席第311位讲者
微信:yixiclub
微博:@一席YiXi
官网:yixi.tv
淘宝:一个礼物by一席
合作:yixitv@vip.163.com

点击图片查看相关推荐

Tango:无厘头与无意义



刘健:一个人的动画电影


点击
阅读原文
获取更多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