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今天,我们要“狠狠”感谢特朗普..!(深度好文)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心事戏中寻:台湾的京剧新美学

2015-11-14 王安祈 一席 一席


从5岁到57岁,王安祈见证了台湾京剧几死几生,少有戏迷如她一般,听戏的年龄和生命年龄一样长。2002年,台湾大学戏剧系特聘教授王安祈接受了国光剧团的邀请,出任艺术总监。“我们想要借着一些人性更深刻的刻画,把台湾对古典戏曲美学的打造,做到更深刻,挖掘出一条新的路。”
心事戏中寻
王安祈

【步步娇】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 整花钿
没揣菱花,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醉扶归】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

艳晶晶花簪八宝

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

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非常高兴在这边能够跟各位朋友见面。我是一个在大学教书的人,教了快三十年了,标淮的书呆子,你要我在这边好像演唱会一样,我实在是相当的不自在。


我一方面在台大戏剧系教书,另外一方面我在国光剧团担任艺术总监和编剧。刚才的表演就是我们国光剧团几位美丽的旦角儿,一位刘珈后,一位凌嘉临,还有美丽的笛师,庄雯雯,为各位表演的《牡丹亭》的游园的部分。那么这样的一个中国古典戏曲对我而言,真的是情之所系,典藏于心的,所以我一辈子就很喜欢这些东西,所以我今天跟各位要来聊一聊,要分享的,其实就是我自己看中国古典戏曲的心事,「心事戏中寻」。

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戏的呢?各位不要以为我这么大年纪好像喜欢戏就是应该的,其实不然。在我小的时候,台湾看京剧的人已经很少了,它都已经快没落了,快消失了,可是没有想到,我到这个年龄它还在,所以我们实在也有够努力的,才能够让它撑住。如果问我的戏的爱好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说是从娘胎里面带来的,因为我母亲很喜欢,所以她在怀孕的时候就一直听广播电台,听收音机里面播放的京剧。我记得我是五岁的时候,听到第一张京剧的唱片,而我听的很认真。《罗成叫关》,那么听了这个戏以后呢,五岁的小孩,我体会到了人生有一种情感叫做「悲怆」,所以我就知道,我们人的精力很有限,我们每个人能够体会的悲欢离合很有限,可是要看戏,因为戏里面可以开启我们的人生,开启我们情感的面向。


我在台大中文系,从大学部读到硕士,读到博士,这段过程中,大家都知道,中文系同学要读很多古文,这些古文对我而言是古典文学素养的一种修为的过程,可是有一些文章,就是有很多哀悼文,祭悼文,譬如说,我不晓得各位有没有背过韩愈的《祭十二郎文》,袁枚的《祭妹文》,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还有《刘子厚墓志铭》,这些文章都是很棒的。可是呢,我自己如果情感上没有共同的体验的话,我就觉得我需要一个东西来助兴,那么我用什么呢?我就听京剧。那么我选择的是哪一段京剧呢?是《孙尚香祭长江》。

各位都知道,孙尚香是刘备那个政治婚姻的妻子,可是孙尚香很喜欢刘备,虽然他们的结婚是被动的,然而他们却不能够一直在一起。结婚以后,他们只短暂地相处在一起一阵子,后来孙尚香就一个人在她东吴的娘家,每天望着四川,在想着刘备的消息,想着他们的儿子阿斗的消息。后来终于盼来了消息,结果这个消息是,刘皇叔,刘备,在白帝城死了。孙尚香去到了长江边,设祭长江岸,举目望西川,她对着四川的方向痛哭一场,然后自己投江自尽。所以这台戏叫做《孙尚香祭长江》。这张唱片我听的觉得非常感动,不仅听到了夫妻情,而且听到了卷起了整个三国蜀汉末路的悲情,一边听,这些《祭妹文》呐,《祭十二郎文》呐,所有的墓志铭就统统会背了。所以,京剧对我而言,是一种情感的启发。

所以我就很想要看新编的戏,我想从一台一台新编的戏里面去寻找一种新的情感,不是什么王宝钏,薛平贵这些,而是一种全新的情感。我记得我是十四岁的时候看到了一台新戏,那个戏我就很感动,它演的是《李娃传》,李亚仙跟郑元和的故事。这个李亚仙,李娃,是长安城最有名的妓女,那天她休假不上班,就自己跑到名胜地方去游玩,到曲江去玩。她一路走着很开心,很放松,结果忽然觉得有人跟着她。各位想想,一个妓女,如果觉得休假的时候还会有对象,还能够赚钱,本来应该很开心的啊,结果她没有,她的这一段是这样写的:


绣鞋踏破红杏雨,

绦裙低拂绿杨烟,

好风光美景色眼前涌现,

枉教我朝朝歌席上,

夜夜舞尊前,

行行不觉长堤遍,

一霎时撞见个谁家少年。


撞见的谁?而后我觉得他在跟着我,是吗?我要再探测一番:


我这里再把花阴串,

他那里亦步亦趋柳径穿。


对,他是在跟着我。那么换了别人就会很开心啊,可是这台戏里写的李亚仙却是这么想的,她说:


少年乍识春风面,

墙花路柳总鲜研,

多情反被无情谴,

没乱里恼煞我李亚仙。


为什么她觉得很烦恼,为什么一下子觉得很难过呢?如果是一个火山孝子送到门前应该很开心呐,有钱赚呐。结果不是,她是觉得,他真的是一个乍识春风面的少年,他不知道我是什么墙花路柳,所以他付出了这么多的真情,可是他怎么知道我们这个行业是个无情的行业,他今天是妄自多情了。


我看这台戏,看这几句词,我好感动啊。那时候大概就是国中二年级,我觉得感动极了,我觉得开启了我对爱情的一种体验,也可以说开启了我一种情感的性灵。那时候我那么小,十四岁,台上的演员十六岁,我们什么事情都不懂,可是就是这几句词让我们知道,真正的爱情是要怎么样呢,要为对方着想,要体贴对方,站在对方的那个角度来想。所以,我要讲这个例子的意思就是,京剧对各位而言可能是个很陌生,很遥远的一个古老的一个艺术,可是对我而言,它不是那个漂亮的衣服,也不是打得很激烈的这洋的一种武打场面,它对我而言最大的意义就是,它开启了我的情感的面向。所以后来我自己在从事编剧工作的时候,我也就非常希望我能够开创出一个一个新的不同的人物的情感。


你看这个戏,《三个人儿两盏灯》,这三位女主角统统都是唐代后宫冷宫里面的宫女,所以她们的人生是毫无出路的,是封闭的,是没有未来的,是冰寒的。



所以这三个人怎么办呢,她们当然就相儒以沫,发展出了一种同性的情感,所以我为你点朱唇,我为你理云鬓,我为你簪花环,我们揽镜互照,你的心事只放在我的心里,就这样相儒以沫。而这个相儒以沫的同性的情感,到头来是超越生死的。




这张照片是那个时候是还没有Facebook跟WeChat的时候,这个是我们流行的部落格。那时候有一位同学就把这个照片放在部落格的首页,她就用了一段唱词。最后两句,从今生死与君共,一点忧欢三人同。那么我想这样一个戏,《三个人儿两盏灯》就是一个我带着我的学生,我们想要在京剧这么古老的艺术里面开发出一种现代人比较能够接受,能够了解的一种情感,一种新的情感,这是我后来创作的时候的一个目标跟体验。




我刚才说,我小的时候,京剧已经没什么人看了,所以从小就在一种很寂寞的状态里面成长,一直找不到跟我有同好的一些同伴。不过,还好有另外一样兴趣在当时是全台湾流行的,就是我年纪的小的时候,全台湾的人都在看香港的黄梅调电影,所以这个片子,我想也许各位年轻,没有看过,可是现在电视上还时常在那边播,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这个是1963年,民国五十二年,在台湾真的是非常非常流行,如果各位,你问你的爸爸妈妈或是爷爷奶奶,当时看了大概有十遍,二十遍,三十遍的人,都很多,所以那个年代成长的人几乎人人都会唱,所谓,远山含笑,春水绿波映小桥,就是凌波反串扮演的梁山伯,她出场的时候的那段唱,几乎所有的人统统都会唱,什么楼台会的,我为你泪连连呐,什么终宵哭泣到天明,这样的。


所以,黄梅调电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时候全台湾人共同的记忆,而凌波当年这个戏走红以后来到台湾,1963年,她下飞机的时候,把整个台北变成了一座疯人院,变成一座狂人城,当时全台湾的人都跑出来迎接她,这个场面的盛大壮阔,远超过前不久来台湾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所以大家都说,凌波真的是征服了台北。所以她当年的走红让(梁祝)梁兄哥这样的一个称号,一直到现在她的称号都还在,大家都记得她,梁祝四十年,梁祝四十五年,梁祝五十年,大家都在做这个纪念。




所以梁山伯祝英台是我们很熟悉的黄梅调的一部电影,台湾的歌仔戏也演它,也是歌仔戏里面的一个传统的老戏。可是台湾的歌仔戏演它的演法跟这个不太一样,很好玩的,他们的十八相送是可以从台北送到台中再送到高雄的,很有趣的一种歌仔戏所表现的一种在地的情境。所以你看,歌仔戏也有,各地方戏也有,音乐剧,电影,统统都来讲梁祝,而我在国光剧团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只有一个昆曲,昆曲还没有做过梁祝,所以,2004年的时候,我们就推出了一部昆曲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为什么我想要推出昆曲呢,刚才各位看的,国光剧团的刘珈后跟凌嘉临,她们表演的就是昆曲的《牡丹亭》。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扇子,水袖,这种表演就是中国古典戏曲,最美的表演,所以,如果梁祝用昆曲来演,那个十八相送,两个人一起下山的时候,扇子,水袖,绝对可以表演出很多漂亮的身段。而这个戏呢,在台湾演过好几次,后来我们新得到一位演员,这个戏演的就更多了。新得到的这位演员他原来是北京人,他是在北京学昆曲的,后来去到美国演了十年的昆曲。二十八岁到美国,三十八岁,我把他请到台湾来。看这个昆曲里面的小生是很粉的,所以一个温宇航扮演的牡丹亭里的柳梦梅,是非常有书卷气,而且粉粉的。




他在美国演了十年,后来来到台湾,来到我们剧团以后,我们就想要开启他的面相,更开启他的演技,所以呢,给他做了很多不同的一些造型,来重新打造他。像这洋的一种造型,在传统戏曲里面是蛮另类的。这台戏也就是《水袖与胭脂》




这个也是,他是穿绿衣服的这个,另外的那位是我们的首席老生唐文华。你看到京剧里面的甩法可以做出不同的姿态,那么整个的表演也就不一样了。




这也是唐文华跟温宇航,温宇航是站在后面的,跟他当初演那个书生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这个是我们两周前才刚刚演完的《十八罗汉图》这一台新戏的一个剧照。




这个同样是《十八罗汉图》,他跟魏海敏这一对姐弟恋的情感。




我们还曾经推出过一次《埃及艳后》。魏海敏演的京剧的埃及艳后,温宇航在哪里呢?在后面,后面那个是屋大维,不是安东尼,演安东尼的是前面的那个盛鉴。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一个造型。后来他又演回梁山伯祝英台的时候,这才回到他原来的书生本色。而祝英台呢,我们为她找到了她的同窗。梁祝同窗三年,而我们为温宇航找到的同窗,是他自己在北京一起学戏学了八年,十年的同窗,魏春荣。所以他们的默契,你感觉他们演的时候呼吸都在一块儿。



而这个戏在台湾演的相当受欢迎以后,很快的,11月的13号、14号,就要到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去演出,所以很希望这个戏北京的观众也能够喜欢,而且我们为了配合昆曲,昆曲的一种如梦似幻,缥渺的情感,所以后面我们特别给它编了一台,做梦,痴梦乍醒,这样的一段剧情,就是在楼台会之后,祝英台做梦,梦到了梁山伯,他们两个人一起为对方穿起了嫁衣,穿起了结婚的衣服,而后在梦中,好像他们可以结合在一起,可是一醒,一切都不对了,马文才的花轿已经来了。



这个是梁祝,这也是我在国光剧团打造的一台戏,可是这个戏跟《三个人儿两盏灯》不太一样,这是一个我们比较熟知的故事,情感上也是比较传统的故事,可是因为大家都很熟悉了,我们就来发挥它的身段唱腔之美,可我更努力想要做的,还是开发一种新情感。所以《三个人儿两盏灯》我们谈了一个同志的恋情以后,后来我们做了一台戏,就是张爱玲的《金锁记》。


因为《金锁记》大家都熟了,所以由魏海敏来饰演,我相信可以挑战我们的整个台湾京剧的新美学。各位看到这件绿色的衣服,在京剧舞台上很少人用绿色的衣服,可是这个服装设计师很大胆地用了这个颜色来塑造《金琐记》的女主角,曹七巧。




这位服装设计师是黄文英,她是侯孝贤导演长期合作的服装设计,美术设计,她为侯孝贤导演设计的《海上花》,当年得过亚太影展的最佳美术设计奖,最近的《聂隐娘》也是黄文英设计的。黄文英是我很早期的学生,后来她成名了,得了亚太影展的奖以后,有一次碰到我,她就来认我,就叫我老师,然后她就跟我说,我当年上了你的戏曲选的课,哎,我就竖着耳朵听啊,我想听她讲说,上了你的戏曲选的课以后我就喜欢上戏曲了,结果不是,结果她说我就喜欢上服装了,然后我就到美国去学服装了。好吧,我想也好,你去学服装得大奖,最好,那你既然都认了我这个老师了,我就请你回来,为我们的京剧做一台戏吧。果然她就把《金锁记》打造出一个非常特别的色彩。而黄文英这个服装设计,跟我们的导演李小平打造出了这洋的一个舞台上的景象,看起来好像金碧辉煌,其实却是残破寥落的。




你看这张照片,是从那个翼幕边上往台上拍的,曹七巧端坐在台上,他这洋拍过去的,所以这个服装跟整个人的表情的效果非常非常的漂亮。而这本是魏海敏的传记书。




这套服装也是黄文英设计的。这个曹七巧到最后,所有的灵魂都从躯壳里跑出来了,都没有了,人只剩下一滴清泪冷如冰,这个神情,跟这样的一个服装,跟这样的摄影。




这个《金锁记》是一个很难编的戏,所以,如果我们只是按照剧情去把它编一遍的话,那看起来跟八点档也差不多,可是张爱玲美,美在文字的意象。你读那个《金锁记》,读张爱玲的小说,每一页翻过去,你都觉得好像看电影一洋,都好像有画面你就觉得好像可以直接搬上舞台,可是等到你真的来编,就发觉自己上当了,那些文字好难编。所以要如何呈现张爱玲文字里美丽的意象,我们就必须用这洋的一个主要的风格。


各位看这张主视觉。魏海敏扮演的曹七巧手里有一把扇子,扇子里还是她所扮演的曹七巧。当然,在那个年代,不可能是魏海敏自己拍了一张照片做她的扇子,可是这张主视觉就定调了,也就是我们用的不是写实的方法,而是一种时空交错,虚实迭印的方法。




这个故事我想各位都很熟悉,我很简单地说一下,就是一个贫穷人家的女孩子曹七巧,她自己选择嫁到大宅门里面,嫁给他们家老二,姜家二爷,而这个二爷是个瞎子,又是个瘫子,这是她为了要钱。所以《金锁记》,黄金枷锁,自己套上。可是嫁过去以后,她的情感无所寄托,那么她就在大宅门里把她的情感寄托向老三,可是这个老三轻得跟什么似的,他只会嘴巴甜,哦,二嫂,带着这个耳环好漂亮,二嫂穿着这个衣服好漂亮,可是七巧真的要跟他说一些心事的时候,他立刻就闪人了。所以,曹七巧的情锁,也是自己套上去的,可是也没有着落,结果她扛着金锁,情锁,两层枷锁,不仅把自己困煞了,而且那个黄金枷角把她周围的人全部也都劈煞了。


这个照片,我们就看到打麻将,我们这个戏可是在李安的《色戒》之前哦,不是学那个。我们在舞台上打麻将,打麻将里面其实它是为了调情。各位也可以看到黄文英的服装设计跟我们导演李小平整个的视觉的调度。




而后三爷结婚了,而曹七巧对着这个虚拟的半截的镜子,审视着自己老去的容颜,然后想着,三爷跟三奶奶在洞房里要成婚了。



而后她假想着,三爷要开始解开三奶奶的这个扣子的时候,她假想着她的手伸过去握住了三爷,可是她不是要对三爷说话,她是要对三奶奶新娘子说话。她对新娘子说,三奶奶你嫁过来了,你可得把三爷留在家里,可别让他出去花天酒地,你可得长长久久地留住他,哪怕你们两个相爱也可以,只要他留半丝真情给我,我就够受用了。



你看曹七巧这个心有多卑劣,人家结婚,她心里面这么想,这颗心有多卑劣,是一个全然不值得同情,不值得原谅的曹七巧,却值得为她做一台戏。而张爱玲特别会写这种人物。


各位看到这个人物,她离开我们很久了,可是大家一定不会忘记她。《半生缘》的女主角是吴倩莲,男主角是黎明,男配角是黄磊,梅艳芳演的是女主角吴倩莲的姐姐。你看这一张照片,半阴半阳,那个灯光,跟梅艳芳很特别的这张脸。她是一个妓女,然后她牺牲了自己的青春供给妹妹读书,结果妹妹有了爱情以后,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喜欢她妹妹,所以她就安排了她自己的丈夫强暴她妹妹,希望把她的丈夫留在家,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思,这就是张爱玲特别会写的。




各位看张爱玲这张典型的照片,多漂亮,翘起来的下巴,跟这洋的一个漂亮的腰身,可是你看她多厉害,她的眼睛里有多少的傲气,她不是用温柔敦厚的眼神来看,她是用非常尖刻的眼神看到你的内心。




张爱玲笔下这样的一个一个人物,包括《半生缘》的姐姐,包括《金锁记》的曹七巧,都是不值得同情,不值得原谅,可是值得我们为她写一台戏。而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想要借着一些人性更深刻的刻画,能够把台湾的京剧,台湾对于古典戏曲的美学的打造,能够做到更深刻,挖掘出一条新的路。所以,国光剧团努力在做的是台湾的京剧新美学,我们很希望能够让这样一个古典的戏曲长长久久地留下去,而且希望更多的年轻的朋友,一起来加入我们的阵营。心事戏中寻,我就把我自己的这个心事跟各位做半小时的分享,很谢谢各位。

「心事戏中寻」20151101·台湾
王安祈是一席第329位讲者
微信:yixiclub
微博:@一席YiXi
官网:yixi.tv
淘宝:一个礼物by一席
合作:yixitv@vip.163.com

点击图片查看相关推荐

蒋晟:为佛造像




金宇澄:繁花



点击
阅读原文
获取更多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