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透图哥|王林清的最新消息:一封举报信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枝桠】战马:木偶的呼吸

2015-11-25 枝桠 一席 一席

8年前,南非的Adrian Kohler和Basil Jones用木偶创作了一匹会嘶鸣、会呼吸的战马,登上英国国家剧院的舞台。 此后《战马》在十余国巡演,几乎包揽全球知名戏剧奖。【枝桠】第34-36集,来自掌上乾坤木偶剧团创始人Adrian和Basil.


34 木偶的呼吸



当我们在博茨瓦纳生活的时候,Adrian去了南非的约翰内斯堡,他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来自西非马里的木偶,当我看到这个马里木偶,我突然真正明白了木偶艺术的可能性,因为它就像一件活动的雕塑,很瘦很优雅,就像一件会动的非洲艺术品,我突然就明白了木偶可以是什么,不像艺术的世界,艺术的世界里挤满了人,竞争非常激烈,我就是觉得木偶的世界里还有很多空白,我们可以在那里发挥创意,大展拳脚。




在排练的初始阶段,这部戏一点都不行,我们有一个知道如何唱歌的歌唱家,我们也有操偶师,这场面太复杂,我们无法将一切统一起来,我们不知所措。直到我们意识到当歌者呼吸的时候,我们需要让木偶也呼吸,这样,两者就能统一起来了。但是歌者从来都是被训导要隐藏自己的呼吸的,他们飞快地呼吸一下,紧接着就继续唱歌,所以当他们呼吸时,我们必须非常仔细地盯着,确保木偶的呼吸和他们一致,突然,戏就活了。




35 我们是在表演自己


1985年,我们创作了一个讲述两个女同的故事。两位主角由于是同性恋,知道受人压迫是什么感觉,她们是白人,她们在自己农场里藏匿了一个黑人社会活动者,警察要缉拿这个黑人,他们也开始在种族隔离制度之中挣扎。做这部剧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我们这么做是疯了,成年人不会来看木偶戏的,但结果恰好相反,这部戏为我们打开了门,因为那部戏我们结识了肯特里奇。这是我们的第一部同性恋题材的戏剧。


他说,没人知道作为同性恋,活了一辈子是什么样的,也没人知道他们老去时会发生什么,我会拿你俩作为这个故事的原型,于是他把我和 Basil 放进了戏里。我们制作了一对老年男性木偶,以及两个十八九岁的年轻男性的木偶,作为年轻和年老版本的我们俩。



36 你真的听到一匹马走路的声音



演员需要令观众相信这是一匹真马,他们触摸马偶时,感受到的是制作木偶的材料,却需要令观众信服,这是美丽温暖的马皮,鼓鼓的马腹。耳朵和尾巴要能够灵活摇动。马偶的腿着地的声音并不像真的马蹄着地的声音,但如果找准了节奏,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你就真的听到了一匹马走路的声音。



方励 李银河 Tango 鲁大东 止庵 林曦 战马团队...
一席新节目「枝桠」

观看全部视频请至优酷搜索「枝桠」
收听音频请至:
喜马拉雅 荔枝FM 考拉FM

网易云音乐 苹果podcast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