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六座格莱美奖得主Daniel Ho:从头到尾照顾好每个音符

2015-12-22 Daniel Ho 一席 一席
Daniel Ho是夏威夷最具才华的尤克里里演奏家,移居洛杉矶后开始他的音乐生涯,曾六度摘下格莱美奖,包括最佳制作人、最佳滑音吉他手,独奏专辑《Polani》则是第一张格莱美奖提名的尤克里里专辑。“当我写出我自己所相信的音乐,观众能有共鸣,能感受到诚意,所以这是我学到的很重要的一点。


乐在天堂
Daniel Ho
大家好,我是丹尼尔•何。我就只会这么点儿中文了。


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与大家分享我的音乐,讲讲我的人生旅途,是这段旅途把我带到了北京。不过首先让我为大家唱首歌,我写的这首歌讲述了夏威夷的生活,名叫《乐在天堂》。

夏威夷是一个美丽宜居的地方,但赚钱糊口并不容易,想在这里生存很困难。因为生活成本很高,岛上人经常要做两三份工作,才勉强能还清账单。而我离开了夏威夷,搬到了洛杉矶,洛杉矶也还可以,但夏威夷真是美,尽管生活不易也能接受,因为夏威夷有美丽的蓝天和怡人的天气,我们生活在天堂里。

「Living in Paradise」

Daniel Ho


Eating out one day, I heard somebody say,

“Gee, things ain’t like what they used to be.”

I work three times as hard, the car’s rusting in the yard

And my house ain’t worth half what it used to be

Things are changing all around, the market’s up, the market’s down

But hey we’re living in paradise and it’s cool, cool, cool, yeah

Oo-oo, Oo-oo, Oo-oo, I got the sun in my eyes

Oo-oo, Oo-oo, Oo-oo, dreaming on a clear blue sky

Oo-oo, Oo-oo, Oo-oo, I got the sun in my eyes

Oo-oo, Oo-oo, living in paradise

Downtown to Kapolei, on the H-1 Freeway

I’m stuck in a sea of lonely drivers

There’s so much fish in the sea, why then is there only me?

I wish someone would share this ride with me

Then I’d be in the carpool lane, cruising by with the radio playing

The sun is out and I’m just along for the ride

I’m just along for the ride

Oo-oo, Oo-oo, Oo-oo, I got the sun in my eyes

Oo-oo, Oo-oo, Oo-oo, dreaming on a clear blue sky

Oo-oo, Oo-oo, Oo-oo, I got the sun in my eyes

Oo-oo, Oo-oo, living in paradise

Oo-oo, Oo-oo, Oo-oo, I got the sun in my eyes

Oo-oo, Oo-oo, Oo-oo, dreaming on a clear blue sky

Wow-oo-oo, such a clear blue sky

Living in paradise


我很小的时候就对音乐有了兴趣,可能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学风琴。



老师建议我尝试不同的乐器,看看我对每种乐器的感觉,所以我也弹过贝斯,太好笑了,那是我弹贝斯的样子,像脚踩踏板。



但我也学了其他乐器,比如古典吉他、钢琴、贝斯、打击乐还有声乐,但我没一样学得精。在夏威夷长大的人都会弹一种乐器,叫 Ukulele,这就是一把Ukulele,我学的第一首Ukulele歌曲叫做《献给安娜的歌》,是这样弹的:


Daniel Ho
「Song for Anna」

这就是我学的第一首Ukulele曲子,我那时七八岁,并且两年时间里我就只会这么一首曲子,甚至就这么一首曲子我都没有完全掌握,我只会前半部分,然后就翻来覆去地弹,我家人都烦死我了。我在家里走来走去弹这首曲子,我绕着圈子走,边走边弹一模一样的八个小节,因为弹Ukulele的时候可以边走动边练习,这是Ukulele的妙处之一,弹钢琴的话你可不能这样。我会穿过厨房然后沿着走廊散步,走廊尽头有一面长镜,我会抬起头弹着我的Ukulele,然后看着镜中自己在弹Ukulele的模样,我心想:「哇,我太酷了」,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想当音乐家,我不想当消防员或警察,我想当音乐家。

我八九岁的时候开始玩冲浪,冲浪又是一项夏威夷人都会的活动,我曾经一周五天都去冲浪,每天放学爸爸就带我们去冲浪。我冲浪冲得太多,晒得很厉害,头发成了橘色,是晒出来的橘色,身上也晒得很黑。我是广东人,所以我的皮肤能晒得特别黑,黑到晚上只能看见我的牙和眼球。

到了我上高中时,好几个乐器我都会一点,但没有一样精通,我非常幸运遇到了一位很棒的乐团指挥,他叫Ray Wessinger,他来自洛杉矶,退休前在全国广播公司NBC工作过,也当过米高梅的音乐副总监,在米高梅做了许多大型音乐剧,他和甲壳虫乐队合作过,也参与了许多的大制作,他还指挥过鼎鼎有名的Stan Kenton乐团。他很关照我,是我的指路人,他告诉我,“如果你想当音乐人,就要严格照我说的去做”,我也照他所说的做了。他说:演奏乐器不是你的长项,好吧,他说,要想充分发挥你的才能,就要学会作曲,也就是创作音乐,“这样你才能利用对各个乐器的了解,从作曲的角度结合这些知识”。我照做了。

这张照片是Ray Wessinger在指挥我们高中的大乐团,我高一时十四岁,那时已经开始给学校的大型乐团编曲了,我真的是乐在其中,所以这是我人生中的重要节点,我转变了方向,开始专注于成为一个作曲家。




写歌有很多好处,写歌不再只是演奏乐器而是创作音乐,第一个好处就是演奏乐器时你会更有策略,因为你了解自己的乐器在整首乐曲里与周围乐器的关系,比如你会想如果只有Ukulele和钢琴怎么弹,还是在管弦乐团或者是在有贝斯和鼓的乐团里怎么演奏等,你能理解自己乐器的功能、和声、旋律、节奏,所以学作曲能提升演奏的效果。


第二个好处就是你能领导乐团,因为你理解各种乐器如何配合,但是成为作曲家最重要的好处就是获得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指的就是原创音乐,你也可以发布原创音乐,不工作的时候也能赚版税,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被动收入”。作为Ukulele或者钢琴演奏者,我们去一场演出,去工作,去演奏音乐,然后获得那场演出的酬劳,第二天也可能还有演出要参加,所以这基本上是一种时薪制的工作,但是写歌的人其实休息时也能挣钱,这真的很棒。

所以我从学生到专业人士的转型就是在洛杉矶完成的,高中毕业后我就去了洛杉矶的音乐学院,在格罗夫音乐学院主修电影配乐作曲。1990年大学毕业后,我建立了一家出版公司,叫做Daniel Ho Creations,开始出版音乐和原创作品,在六年的时间之内我就挣够了开唱片公司的钱。

开唱片公司后,我获得了许多工作室经验,比如演奏、录制、混音、母带后期制作,还有平面设计、唱片封面制作、PS,以及生产的经验,比如了解制造唱片和磁带有什么生产制造的要求,还学了一点营销,但是也是在那时我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叫做“Daniel Ho作品集”,这也是我所创立的公司名,那时候你们大多数人还没出生。


我生命中第二个转折点就是遇到Lydia,那时我才知道和优秀的人一起工作是多么有价值,协同效应能完成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时她在法学院,所以她文笔极佳,她对摄影也很有眼光,还有敏锐的商业意识,她还得了一种病叫做OCD,也就是强迫症,你们知道这是什么病吗,就是对任何事都要求完美,所以她做的事都是绝对完美的,和我习惯的行事方式完全相反,我一直以来都比较马虎。


实际上我和Lydia从来不吵架,因为她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我们已经默认是这样。那时我们就结婚了,然后一直在一起。在我们过去的十年中,从2005年到2015年,我们成功获得了6次格莱美奖,以及各个音乐类别的14次提名。




大家别忘了,所有的录音都是在我家完成的,我们把这些CD存放在车库里,我们用一台小小的苹果麦金塔笔记本电脑出版书籍,我们做了很多事,而且只为自己工作,一切都靠我们两个人,我们的工作量很大但是也很有趣,因为每件事都需要创意,无论是视觉、声音还是视频等等。


这里有些图片,是我们出版的书籍、歌曲集以及音乐辅导书,但是这些书在中国都找不着,不过我希望某天中国能出版。




格莱美奖帮助我们打造了自己的品牌,很多人让我们帮他们录音,所以我们得到了很多跟他们共事的机会,其中有个项目就是这张叫做《Kai Palaoa》的唱片,是一张海洋保护的公益唱片。这张唱片里,我写了一首原创夏威夷滑音吉他曲,叫做Kai Palaoa,夏威夷语的意思是“鲸鱼之海”。




这个东西就是夏威夷滑音吉他。我开玩笑的,这是一把中国广州制造的雅马哈(吉他品牌),不管在哪儿总之是中国厂家,这是一种美妙的乐器,夏威夷滑音吉他采用了传统的演奏方式,定弦的方法是开放定弦。我尝试着找到一种独特而艺术的吉他声音,后来摸索出了自己的滑音吉他定弦法,叫做G Kilauea定弦法。我不会讲太多音乐的专业内容,我的定弦法是将底下的三根弦调低一个全音,这是吉他普通的定弦方法,而我的方法是把这三根弦调低一个全音,所以现在的调子是 D G C G B E,这种方法给演奏者很多空弦,事实上弦乐的演奏的核心就是要利用尽可能多的空弦音,因此我们弹吉他时会用特定的调子,比如 E A D G,而弹Ukulele的时候常用 C F G,因为乐器调了音,所以我们弹的调子是 A D。

在这首歌的主题中我运用了和声元素,构成音乐的三元素是和声、旋律、节奏,这首曲子的主题偏重音乐中的和声元素,而且我在主题中用到了最不和谐音程,有人知道音乐中的最不和谐音程是什么吗?答对了,就是半音。半音听上去是这样的,你们能感受到那种不稳定的节拍吗?这就是不和谐的声音。

而音乐中最和谐音程是同音,你们可以感受到这种声音非常流畅优美,而这种声音有点难听。但在和弦当中半音可以变得很美妙,所以我用半音代表人类,人类与海洋和海洋生命的关系,我们没有保护好海洋和其中的生命。我用了和弦作为背景使半音变得优美,和弦也象征着希望,代表我们未来能做得更好。你会发现这首歌的旋律起起伏伏,就像在海里遨游的鲸鱼。希望你们喜欢。

「The Whale Sea」
Daniel Ho

我人生中第三个重要转折点是遇到风潮音乐,我们是通过格莱美奖认识的,风潮音乐想要融合不同岛屿的文化,台湾岛跟夏威夷岛,风潮认为来自全台湾岛的、夏威夷岛的,甚至远至复活岛的澳大拉西亚人,他们的文化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的长相、音乐、语言等等方面都有相似之处。

数年前风潮第一次邀请我去台湾,见过了许多原住民部落,那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体验。我们合作出了一张专,叫做《吹过岛屿的风》,我在项目中的角色就是将台湾原住民的音乐带到台湾岛的海岸之外,带到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我因此学习了许多关于原住民文化和族群的知识,所以那是非常棒的体验。

我之前说过,优秀的同道人之间能形成协同效应,能产生完成伟大事业的正能量。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和风潮音乐一起,我们的三个项目获得了三座台湾金曲奖,以及两次格莱美提名。左下角你们可以看见,这位接受奖杯的超级明星是 Judy(吴金黛),正是她在颁奖典礼上介绍了我。




我想给大家弹一首《吹过岛屿的风》的专辑同名歌曲。这张照片是台东的稻田,这是我们在台湾岛上的第一站。




在这首歌里我尝试去表现风吹稻田的感觉,那种风拂动一丛丛稻子的感觉,旋律时停时走,有时用了同音,有时用了对位法,所以你可以感觉到旋律在对位法中交织,以及乐句的走势等。


Daniel Ho

「吹过岛屿的风」




我为这个项目写的另一首歌叫做《阿美族回旋曲》,这首歌更加突出音乐中的旋律要素,歌的主题非常简单,只包含三个音符,是这样的,是不是挺无聊的,我用了A小调写这首歌,A小调简写拼法是A-M-I-N,之所以用这个调是因为阿美族的拼法是A-M-I-S,我觉得这么安排非常巧妙。我试着用Ukulele的不同部分来弹奏这个主题,每次都有变化,每次你听到主题时我都在用乐器上不同的部分弹奏,听上去略有不同。


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一位叫季·拉黑子的阿美族雕塑家,他有着就像李小龙那样强大的人格。为了在音乐中体现他的力量我用了所谓的「琶音」,也就是把一个和弦分解成单独的音符。现在为大家演奏《阿美迴旋曲》。


「阿美迴旋曲」
Daniel Ho

我在世界各地的演出中,常表演一首我在音乐学院期间写的《凤梨芒果》,非常简单,只有三个和弦,G、C和D,这首歌变成了学Ukulele的必弹名曲。我给大家弹一弹这首歌,同时给大家看一点世界各地的人们弹奏这首歌曲的视频。

「Pineapple Mangle」

Daniel Ho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E ‘ai i ka hua ‘ai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Hala kahiki, manako
E ‘ai i ka hua ‘ai
Everybody!
Pineapple mango
Pineapple mango
Pineapple mango
Pineapple mango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点我的人生哲学和对音乐的体会,那就是,当我相信我所做的音乐,对音乐充满激情的时候,我才能收获最大的成功,在音乐道路的早期有人告诉我要像这样或那样写歌,因为那种歌真的很流行,有人觉得做音乐就要“像泰勒•斯威夫特那样写歌”,“因为她有首歌刚刚火了一把,我们得用那种节奏”,但那样做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当我写出我自己所相信的音乐,观众能有共鸣,能感受到诚意,所以这是我学到的很重要的一点。

第二点就是对每个音符都要认真,无论强弱快慢,每个音符都有其在音乐中的地位,甚至两个音符之间的间歇都很重要,演奏音乐时要有信念和目标。

最后一点就是要从头到尾照顾好每个音符,要理解作曲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作曲是音乐的一部分,就是创作有趣味、有结构、有主题的优美的音乐,用乐器弹奏或者演唱也很重要,音乐就是要表演出来,并且以自己设想的方式表演出来,了解如何录制和调试音调,以及在录制、混音和后期制作时,如何令音乐更加优美。有了这些领域的专业知识,你就能自信地创作出体现自己真正意图的音乐。


我觉得音乐的快乐和生命的快乐是相通的,对我来讲就是早上醒来以后,循着当天的灵感做事,不管是作曲、练习还是打盹,如果我还是很累,就会睡个回笼觉,我觉得这就是生活在天堂,就是保持简单的生活方式。

今天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因为我是百分百的华人,但我生长在夏威夷,又在洛杉矶度过了大部分时光。我的祖父母在我很小时就过世了,我不会讲中文,也不认得在中国的任何亲戚,也不知道我具体来自中国的哪里,正是音乐将我带向了世界,又带回了中国,今天对我而言就像是回乡,所以要感谢你们,谢谢一席让我有机会与大家分享我的音乐,谢谢所有观众的聆听。


我想最后再给大家表演一首歌曲,这是我钢琴专辑中的一首歌,叫E Kahe Mālie,夏威夷语的意思是“轻轻流淌”。


「E Kahe Mālie」

Daniel Ho




「乐在天堂」20150706·北京
Daniel Ho是一席第304位讲者
微信:yixiclub
微博:@一席YiXi
官网:yixi.tv
淘宝:一个礼物by一席
合作:yixitv@vip.163.com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推荐▼


爵士阿布


点击
阅读原文
获取更多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