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钱学森回国真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20日 上午 4: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俞敏洪:艰难环境中,你的成长速度会更快

丹顶鹤 2022-06-18 00:00 Posted on 美国

关闭

俞敏洪:艰难环境中,你的成长速度会更快

华尔步行街  2022-06-17 22:48


编者按:

经历了裁员、撤校的谷底后,俞敏洪迎来逆转。近日,新东方以董宇辉为代表的几位老师彻底出圈,而“全网最有文化的直播间”甚至带动了新东方在线股价大涨。这场绝地求生的“再创业”故事,不管是对擅长输出关于梦想和奋斗价值观的俞敏洪,还是关注新东方的外界旁观者来说,都没有令人失望。


俞敏洪曾以“创业维艰”为视角,揭开创业路上的困难与困惑。彼时,新东方还在高光时刻,如今虽然稍显落寞,但他对自我性格、经历、公司创业基因的深度剖析,也让人侧面理解了他带领新东方逆袭路上所作的决定。以下内容摘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 俞敏洪亲述新东方创业发展之路》(中信出版集团)。

我的个性如何成全和阻碍了新东方的发展

通常来说,个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们是不太容易克服个性中坏的一面的。

我来分析一下我自己的个性。我个性中好的一面还是不少的,比如比较坦诚、积极向上,比较合群,喜欢和大家打交道,脾气比较温和,也比较善于宽容和谅解别人,别人得罪我的话,不会天天想着要去报复。同时,我也比较大方,有利益的话愿意和别人分享。如果我口袋里有1000元给大家分的话,我觉得我自己留100元就差不多了。

摄影:《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就像钱币有正反面一样,个性有好的一面也就有坏的一面。我个性中坏的一面就是:我比较软弱,不愿意跟人硬碰硬;有的时候不能坚持原则;还容易过分宽容,比如员工、合作者犯了错误,我却不愿意严厉指正,最后使他的错误越来越过分;我的和气、合群等特点也容易导致权威不足。权威在某种程度上来自别人对你的恐惧和距离感,但是我身边没有任何人恐惧我,也没有人跟我有很强的距离感,这最后就变成了权威不足,以致有的时候我发号施令,下面的人不听。

当然这也涉及我个性中的另外一个弱点,那就是我做事有时会瞻前顾后,明明自己认为决策是对的,但考虑到其他人的情绪,我的推动力不够,就导致新东方的很多变革速度比较慢。

一个人个性中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是很难拆分的,也会互相转化,好的一面过了头往往就变成了坏的一面。但分析清楚自己个性中的弱点以后,你就可以想办法去规避它。比如我不太善于劝退员工,或者说直接开除他们,因为我不愿意面对冲突,那我就可以让新东方的人力资源负责人,或者新东方高级管理干部中比较强势的人去帮我做这样的事情。

直到今天,新东方很多事情的成败和我的个性、性格依然是密切相关的,这也就意味着新东方能发展到什么样,都会带有我个性的影子。因此,我需要不断地历练自己的个性,让自己好的一面发扬得更好,坏的一面得到更好的改善,或者说是规避得更好,这也是新东方未来发展的一个要素。

所以直到今天,我依然还会去历练我的个性,同时也努力争取扬长避短。

所谓的“历练个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于有些你不愿意面对的东西,要想办法去面对,因为你不去面对的话,这件事情就永远留在那儿,永远也解决不了,到最后甚至会发酵,会越来越麻烦。如果我历练成了快刀斩乱麻的个性,再跟我的个性中好的一面结合起来,那么新东方的推动力、发展力可能会比现在好很多。

总而言之,每个人都有不断完善的空间,我也不例外。




新东方的人为什么会有创业基因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的教育领域,新东方的人出去创业的是最多的,而且成功率也是最高的。从罗永浩做锤子手机到李丰去做峰瑞资本,到李笑来的比特币,到沙云龙的朴新教育机构,再到陈向东的跟谁学等。据统计,从新东方出去做创业公司的,不管是跟教育相关的还是无关的,公司做得相对比较出色的已经有200家左右。这就涉及一个话题:为什么新东方会有那么多人选择创业呢?我觉得这跟新东方的基因相关。

因为新东方最初的基因就是创业基因。关于新东方最著名的故事就是我从北大辞职出来创办新东方的故事。最初,我之所以选择留在北大教书,不仅仅是因为北大是一个好地方,更重要的是因为我选任何一个工作都要过朝九晚五的生活,我对这样的工作和生活有一种天生的抵抗心理,希望自己能够自由地安排时间,也许那样会更加劳累,做的事情更加辛苦,但是我心甘情愿!一个人心甘情愿地干事情和被动地干事情,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理状态,其驱动力大小也完全不同。

所以,我本人就是这样一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在新东方跟我走得近的人,尤其是新东方的中高层管理干部们,一般来说都会被我的这种自由思想影响。这种影响让他学会一种突破,产生一种不愿意循规蹈矩地去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这样一种愿望。

同时,我在新东方又非常鼓励冒险精神,这种冒险精神逐渐也会跟创业连在一起。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原来的两个助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我的保安,他们都是从部队转业来的,本来没有创业的想法,跟着我工资收入、各方面待遇都不错,但是这两个助理现在都去创业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逐渐被我的冒险精神影响了,尽管他们是从部队转业的,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生活的冒险和突破还是我比他们走得更靠前。

他们看着我到一所一所大学,一家一家创业机构去演讲,不断地鼓动大家突破自己的生命极限,努力让自己的生命过得更加辉煌。到最后,他们都觉得跟着我当助理当一辈子很不辉煌,所以要自己创业。他们其中一个回家乡做了一家大型农业公司,另一个到草原上做了一个度假村,接待四方来客。

这毫无疑问就是我的冒险精神带领出的新东方人。另外,新东方经常会搞一些活动,比如徒步翻山越岭,到草原上去骑马喝酒,到沙漠中去徒步,去高原上体会高原的风情风貌,到国外各种文化古迹去体会别人的思想和风情。这些不知不觉地扩大了人的眼界,让人从内心产生一种不愿意平凡度过此生的想法。

如果一直在新东方干的话,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个很平凡的工作,从具体工作看的确是平凡的,但是新东方所有人联合起来做成的这项培训事业却又是不平凡的。于是,就有人想:我为什么不能去闯一闯?所以,不甘平庸就变成了新东方人的某种标志。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希望能独立地证明自己,就像刚才我讲的,我两个助理最后都创业去了,也是为了证明自己其实也是挺能干的,离开老板我们也能活得很好。这从本质上也是我欣赏的东西,所以新东方从来没有启动过竞业禁止协议。尽管不少人出去了,甚至干的事情跟新东方存在竞争关系,也有损我的利益,但我依然允许他们去干,依然抱着一种鼓励的态度。因为我觉得这是对一个人生命的承认,对一个人自由意志的承认,而自由意志和奋斗精神一直是我信奉的核心价值观。个人的自由以及个人的探索是大于一切利益的。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为什么新东方的人出去创业能成功,这跟新东方的基因是相关的。就像北大的自由精神、独立思考这些最核心的东西依然在影响着我的生命和发展一样。那么,凡是在新东方浸泡过几年的人,新东方的核心要素也都变成了他们生命的核心要素之一,使他们能够继续去探索自己的生命之路。




我的点滴成长

我是农民的儿子,经过三年高考进入北大,在北大努力学习,最后留在北大当老师,从一名普通老师变成优秀老师,后来又从北大出来做新东方,从零做起,把新东方做成了在美上市公司。这一过程背后的逻辑其实就是一种自我驱动,就是一个想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更能干、更有作为的过程。这种自我驱动就是人成长的第一要素。

第二个要素就是要敢于改变。改变自己,就是一定要进入某种新的环境,也就是要创造让自己能够得到锻炼和成长的新环境。

从我个人来说,我实际上经历了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其实,在20世纪90年代初,大学老师是一个非常荣耀的职业,我离开北大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当然也带有一定的被动色彩,因为当时北大给了我一个记过的行政处分,我自己不愿意在北大待了,才出来变成了一个个体户。

我当时出来的时候,中国还没有什么公司,也没有什么培训机构。在作为一个个体户的风风雨雨中,我开始不断地得到锻炼和成长,原来在北大的那种非常懒散的状态——早上睡到九十点钟起来,晚上一两点钟才睡觉,起来以后也不刷牙洗脸,就躺在床上看看书,到了上课时间拎个破书包到教室里走一趟,回来以后继续躺在床上看书的懒散状态,一扫而空了。

因为你发现自己像一只家养的动物被扔到了荒野中,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在荒野中饿死,要么迅速学会捕食猎物!所以,在艰难的环境中,你的成长速度反而会更快。

作为个体户生存下来以后,我想到的是一个更大的发展,这就像动物要扩展更大的地盘一样。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我要去寻找一些能够跟我联合起来做事情的人。个人成长和团队成长是完全不同的,个人成长可以随心所欲、心愿所到,快一点或慢一点,做错了或做对了都由自己负责。但是到了团队中,你就必须为团队负责,既要展示自己的成长速度,又要展示自己的眼光和威望。而且当面对一批老同学过来跟你一起合作的时候,如果这些做得不到位的话,就会令人失望,这个团队就维系不下去。所以,团队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促进你成长的要素。我在大学从来没有当过学生会干部或社团干部,但是十年后我开始要领导一群大学同学创业,那么对我来说,这又是一次领导能力的提升。

尽管中间有很多争吵,也有很多不一致的看法,但是最后我们仍然一起努力把它从合伙人企业,打造成了一个集团公司。而集团公司就意味着要有合理的公司结构来做事情,跟原来合伙人制的松散的结构相比是一次组织结构上的提升,所以这也是在组织中间的成长。

你在一个组织中间成长和你个人成长、与合伙人一起成长又是一个不同的概念,因为组织结构需要在法律、规则、契约精神,还有组织架构以及组织秩序中寻找你的领导点、你的布局,而且一个组织架构的形成直接决定了你是不是能够把这个组织带上更大的规模。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组织架构的成长是对我的再一次洗礼。就这样,我从一个很随意、很随便的人,逐渐习惯被组织约束,最后还具备了扩大组织和稳定组织的能力。

后来,新东方又变成了美国的上市公司,我也就又变成了美国上市公司的CEO和董事长。这对我而言又是一次质的飞跃。之前,不管是集团公司也好,还是个体户、合伙人也好,我都处在一种自我封闭的体系中,也就是只在内部运营,财务体系和人力资源体系不规范,也没人来监督。可一旦变成了上市公司,就要面对非常严格的法律法规了,犯任何错误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美国有一整套的规范体系。很多中国公司不愿意到美国去上市,就因为这套规范体系太严格,以至于很多人,尤其是一些有私心的管理者和创始人,觉得有点受不了,因为他们没法做手脚了。

但是我是比较容易接受严格监督的,因为我认为,在一个国际平台上做事情,虽然会面临很多约束,但是未来给你带来的舞台也一定是更加广阔的。所以最后,我选择了直面契约精神的挑战,把新东方坦然地放到全世界人民的面前。这个过程无疑也是我的成长过程:从一个比较土的中国公司的创始人发展成为一个受严格监督的国际公司的领导者,而且其间还要时不时地跟国际领域的人打交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毫无疑问我又进步了。

大家会发现,我的每一步成长都跟新东方的成长交织在一起,而且是一个交替的过程。新东方的成长是由于我的成长,而我成长也是因为新东方需要我成长,或者说是新东方的成长迫使我不得不成长,这甚至比身边有一个朋友不断敦促我更加管用,因为它跟我的命运、我的利益、我的发展息息相关。


我还想说的是,除了不断的成长,心态上也有很大的进步,知道了进退,而不是一味地往前。人在关键时刻,是要知道后退的。但所谓的“后退”不是能力上的退化,而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在成长过程中,我们要时不时地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给自己留有足够的余地,或者站在更高处、更远处、更广阔的境地来看待自己和企业的成长。通过这种后退,我们能够让自己的生命、思想和发展变得更加广阔。所以我说,懂得后退也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成长要素。

包括新东方上市以后,我很少去关注新东方的股价走势,而是关注公司更长远的发展,不以焦躁的心态来对待新东方所发生的事情,而是以退一步的心态去思考新东方的长远发展和未来,这就会使新东方走在更加正确的道路上。

直到今天,我个人还在成长,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成长,从研究各种商业案例到思考新东方未来更大的布局、更长远的发展,再到我自身知识结构的调整和提升。总而言之,只要活着,未来的路就会很长。人生是不可确定的,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总而言之,人生要做好两种打算:一种是长远打算,你活到100岁会是怎样的,这样的岁月你怎么去安排;另一种是每一天的打算,这就意味着即使明天已经不再属于你,你也不会为今天所做的事情而后悔,这就是一种长短结合的对人生的设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