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最高检 公安部:关于逮捕的新要求!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不按套路的特朗普“黑天鹅”,全球市场将如何走向?

2016-11-10 李海涛 长江商学院MBA 长江商学院MBA

| CKGSB MBA |

A World-class MBA Program for China Business



原文发表在财新网,并获得财新网首页、财新\观点首页、财新移动端首页的推荐。


2016年3月的美国《时代》杂志封面,

最后一格“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现在可以画上红钩了


在美大选前的各种评论报告中,金融机构分析师普遍认为,一旦特朗普“黑天鹅”落地,美股将至少下跌千点,美元大跌。昨天特朗普当选的消息一出,全球市场确一时为之震荡,也显示出全球投资者对于这一结果缺乏心理准备。

但有意思的是,从美股市场收盘来看,情况与之前预测恰为相反:美元涨幅超过1%,美股上涨,资金并未涌向避险资产,日元、黄金均有所下跌。特朗普版的“黑天鹅”就如同他本人一样有着强不确定性,不按套路,难以预知。但可以预见到的是,迈向“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以及整体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都将有所不同。

特朗普:使美国和世界变得不同
文/李海涛
北京时间11月9日,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终于尘埃落定,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多个摇摆州取得胜利,最终以274:218的超过半数选举人票出乎意料地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赢得本次大选,并正式入主白宫,成为美国历史上第45任总统。而在此之前, FBI宣布停止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之后,希拉里赢得大选的概率几乎达到90%。

受这一消息冲击,全球金融市场再次巨震。事实上,随着几个摇摆州的选情不断倒向特朗普,金融市场已经开始对这只“黑天鹅”做出反应。处于开盘时间的亚洲主要股市更是首当其冲,日经225指数单日下跌5.36%,台湾加权指数下跌2.98%,韩国综合指数下跌2.25%,恒生指数下跌2.16%,而避险资产例如黄金则价格跳升,反映了全球投资者对于这一结果缺乏心理准备。
 


图表1:处于开盘时间的亚洲主要股市纷纷收跌 

资料来源:Wind

 

为什么特朗普的当选对于金融市场是一个坏消息?

主要在于市场忌惮特朗普的不确定性。


从参加总统竞选的过程看,特朗普以其极端的言论和政策而出名,例如直呼“极端伊斯兰分子”、称美国应该“全面禁止”伊斯兰入境;再如特朗普曾宣称如果当选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架设高墙以组织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甚至有笑谈称特朗普上台利好美国上市的水泥公司因为修建这一高墙将耗费大量的水泥。这些言论一度为特朗普带来不少麻烦,例如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曾公开抨击特朗普称其言论会使整个国家陷入危险境地,法国总统奥朗德也曾对媒体称特朗普的极端言论“令人作呕”。

同时,在国内的一些政治议题上,相比其对手希拉里,特朗普政策立场极其保守,他反对堕胎、反对同性婚姻、反对废除死刑、反对控枪,总之正如特朗普自己所说,他并不是一个“政治正确”的政客,这种对于未来政策的不可预见性也是华尔街乃至世界范围内投资者担心的来源。

但事实上,这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最重要的原因是特朗普的背景使然,他并不是像希拉里这样的老牌政客,甚至连专业都谈不上,商人出身和缺乏政治经验必然导致了其竞选期间的出位言论。

同时这也是历史上所有候选人在竞选阶段所选择的“套路”,只有立场清晰的言论才能够吸引选民的支持。而当真正胜出成为总统之后,都不可避免地需要“回归现实”,将自己在竞选阶段的言论和主张进行修正。而美国的政治体制也使得无论哪一党拿到总统宝座,政治权利的相互制衡都保证了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的连续性,并不会有多么“离经叛道”的政策出台。而这对于特朗普而言也是一样,例如虽然在竞选和总统辩论中特朗普不断抛出对中国的负面言论,例如指责中国抢走了美国的工作岗位,指责中国政府操纵汇率,但同时其也表示要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从具体经济政策倾向上看,特朗普的经济主张未必差于希拉里。

※ 在财政政策上,希拉里主张“开源”而特朗普主张“节流”。希拉里主张增加政府开支和税收,向富人提高税率,例如将房产税从40%提高到50%,而特朗普则奉行减税政策,主张将现行所得税从7档简化为4档,提倡废除遗产税,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低到15%。从里根时代的经验看,减税政策能够最大程度地调动劳动积极性。

※ 而在福利政策方面,希拉里是高福利政策的拥趸,而特朗普则主张废除奥巴马的医改政策,同时严控药价。希拉里的高福利政策可能最终使美国变成类似于欧洲的高福利国家,而从欧洲的经验看,高福利政策并不总是更优的选择,相反地,高福利国家需要承担巨大的财政压力,同时面临民众工作积极性的减退,从长周期的视角看,并不利于经济的增长。

※ 在金融监管政策上,特朗普的主张比希拉里更加有利于金融自由化与金融创新。虽然华尔街支持希拉里,但事实上希拉里主张加强对于金融机构的监管,严厉打击影子银行类的借贷行为,而对于华尔街的巨头,希拉里主张拆分大型金融巨头,并要求向这些大型机构征收“风险费”,这一思路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奥巴马政府出台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相一致,这一法案也被认为是美国“大萧条”以来出台的最为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而特朗普则完全反对这一法案,主张放松金融监管。

※ 在贸易政策上,特朗普更加激进地推进贸易保护主义,这一点也被市场解读为特朗普的胜选将不利于中国。为保护传统产业和提供更多就业岗位,特朗普一直主张贸易保护主义,其明确反对包括TPP协议和NAFTA协议在内的自由贸易协议,甚至扬言要退出WTO。这也是其另一点“得罪”华尔街的地方,市场担心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这可能造成全球化进程的倒退。

但事实上,“孤立主义”并不源自于特朗普,从英国退欧公投黑天鹅开始,“孤立主义”的思潮已经开始蔓延,本质上是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经济不景气,民粹主义才得以兴起,进而逆全球化的浪潮开始出现。

然而,这种“孤立主义”的现象并非全无道理,当前全球化的进程需要思考,并作出调整和改变。美国作为过去全球化的最主要推动者,其所付出的成本是部分产业的外迁,特别是工作岗位的流失,从美国国内的情况看,其本国民众对于此并不买账,而这将造成美国国内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因此这种态势很难一直维持下去。对于美国和特朗普而言,如何在盲目全球化和绝对的孤立主义之间找到平衡点,可能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重要议题。

事实上,从这一点看,特朗普的上台对于中国也并不是那么负面,虽然可能在对美贸易方面受影响,但总体上看,中国对于美国的贸易伙伴地位仍然重要,如果美国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例如基建来提振内需,对于中国的原材料等商品的需求将有所增加。而TPP协议的可能流产让中国无形中免于某种程度上的贸易孤立。

同时,美国在亚太的战线收缩同样在亚洲为中国留出更大空间,例如中日关系、南海问题、台海问题等,预计中国的话语权都将大大增强,此外本届政府坚持的“一带一路”政策面临的压力也将更小。

更加重要的是,强调公平贸易对于中国而言并不全是坏事。借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常用的一句话:“打铁还需自身硬”。


对于中国而言,目前在对外贸易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并不是来自于美国的贸易封锁,而是在全球产业链条中的重新定位,如何完成从过去的低附加值、低端商品出口到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商品、技术、服务出口,要完成这一转变,产业升级势在必行,过去的贸易模式已经不能维持。


中国不应该再去计较如果TPP协议得以实行,会被东南亚抢走多少低端制造业的市场份额,而应该致力于自主研发与创新,例如高铁出海、核电出海这样的技术输出是难于受到简单的贸易封锁的。

可以发现,特朗普的一系列主张和前总统里根之间存在某些共性。在里根之前,前总统吉米卡特在政治经济政策上的碌碌无为和外交政策上的软弱无能已经让美国民众感到厌倦,已经陷入滞涨的美国太需要一个像里根这样对于前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强势、带着“经济复兴计划”而来的领导人了。

这一“经济复兴计划”从“供给学派”思路入手,通过减税刺激储蓄和投资;削减社会福利指出以减少赤字、提高政府管理效率;放款企业法规、鼓励企业积极投资;在货币政策方面紧缩货币供应量以抑制通货膨胀。在里根的一系列政策下,美国经济从1983年开始触底回升,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大大下降,美国全球霸主的地位更加稳固。

而在本次大选之前,就有媒体将特朗普与里根之间进行比较,从某些角度看,这一比较似乎有些道理,此时美国民众对于恐怖主义的恐惧也和彼时民众对于前苏联的核威慑恐惧如出一辙。

更重要的是,除了特朗普在减税、废除高福利政策、主张紧货币等有关“供给学派”政策上和里根的相似性之外,恐怕还有市场对于里根执政时期一路长牛的股市的怀念。

而从美国国内金融市场的表现看,似乎市场也开始认为这位美国的新总统带来的并不总是坏消息,虽然美股三大股指期货夜盘一度触发熔断,但美股却表现得好于市场预期,三大股指均小幅低开,此后走强,外汇市场的表现也趋于平静,早先大跌的美元指数翻红,重新站上98的整数关口位置。
 

图表2:道琼斯工业指数在小幅低开之后走强

资料来源:Wind




图表3:美元指数收复失地

资料来源:Wind


 

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在其任内美国是否会变得更加伟大尚未可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将使美国和整个世界变得不同。随着白宫迎来新的主人,无论美国还是整体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全球的投资人都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END


*本文原刊于财新网




李海涛博士是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出院长讲席教授和MBA项目副院长,拥有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他曾是密歇根大学Stephen M. Ross School of Business ,Jack D.Sparks Whirlpool Corporation 金融学讲席教授, 并曾在康奈尔大学约汉逊管理学院任教。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注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