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中囯制造很强?真相令人大跌眼镜!

中囯制造很强?真相令人大跌眼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26日 上午 6: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睁眼醒来,看到的却是女友被社会大佬欺负,卧底身份不能藏了!

探索者 Today

“好疼,这是什么鬼地方……”

刘浪睁开眼,只觉头痛欲裂。

他只记得,自己突遭几十名顶尖国际杀手的追杀,为防止手中情报泄露,毅然从大厦顶楼跳下,选择用生命捍卫使命和忠诚。

但不可思议的是,他并没有死,而是在这里醒来了。

“刘浪,你简直是个疯子,要钱不要命啦!”

正当刘浪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一个清脆地声音传来,接着一双修长美腿就映入眼帘。

美腿的主人是一名高冷范十足的美艳女子,白皙姣好地脸蛋上除了几分愠怒还夹杂些许地心有余悸。

明明萍水相逢,可当刘浪看见冷这艳美女第一眼,一些本不属于他的记忆就突然栩栩如生地浮现在脑中。

这些记忆告诉刘浪,这个冷艳美女叫林暮色,是自己的妻子!

这是怎么回事?刘浪顿觉错愕。

同时,他还发现,现在的这幅身体也十分陌生,分明是属于另一个人。

他当即推断,由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自己极可能是“借尸还魂”重生在了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体内。

林暮色以为面前这人还是自己的丈夫,看四周已经围了不少人正在指指点点,于是没好脸色地说:

“还不快走,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忽然让开道路,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子又走近了过来

“暮色,你可算来了!说起来都怪我,刘浪方才找我借钱,我担心他又要去赌,所以就没答应,哪成想他居然用跳楼来要挟,我这才通知你赶快过来,刘浪他……”

公子哥正看似焦急地说着,就瞧见了安然无恙的刘浪,顿时露出惊讶地目光,然后暗自咬了咬牙。

同样是通过身体里的记忆,刘浪也认得这公子哥,他叫王瑞,是本地享有盛名的富二代,还是这身体原主人曾经最好的朋友。

但在整理出关于俩人的记忆后,刘浪清楚地知道,事实绝非如王瑞所说的那样。

原先刘浪确实是个烂赌鬼,来向王瑞借钱也不假,但跳楼的举动却分明是王瑞提出来的借钱条件。

而原先那个刘浪由于欠了不少赌债,觉得横竖都是死,就狠心决定拿命赌一次,结果便输掉了这人生最后一场赌局。

然而,王瑞表现得情真意切,林暮色和在场众人对他的话都深信不疑,不少人还向刘浪投了去鄙夷地目光。

林暮色更是致歉道:

“王瑞,真对不起,刘浪又给你添麻烦了!”

“别这么说,朋友一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我也很痛心,就是苦了你了。”王瑞一脸同情道。

听到这话,林暮色也难掩悲戚之情。

自打丈夫染上赌博的恶习,原本还算富足地家境就一落千丈,不但败光了家底,还欠下不少外债,日子过得举步维艰。

但她没想到,丈夫竟会沦落到用这种讹诈手段朝别人要钱,不禁冷冷地瞪向还在检视着这幅新身体的刘浪。

至于王瑞,趁着刘浪还没将什么,就走过去丢给他两叠钞票说:

“这钱是给你的,今天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你好自为之吧!”

在旁人眼里这自然是王瑞的仗义之举,可刘浪却觉得王瑞分明是在用钱封口。

况且之前自己在当卧底时,几乎每日挥金如土,只有自己拿钱砸人的份儿,哪有人敢用钱丢自己,刘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根本不打算去拿那钱。

“怎么,嫌少?那你说个数,我这就再让人去取。”

王瑞见状笑着问,仿佛对自己的朋友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刘浪,你别太过分!”

林暮色也以为刘浪是这个意思,立马呵斥了声。

“没关系的,暮色,既然是朋友就该鼎力相助才是。”

王瑞豪爽地摆摆手,再次看向林暮色。

可正是他看林暮色时一瞬间散发的眼神,却被目光极为敏锐地刘浪捕捉出了一些端倪。

自古以来,兄弟反目,要么为利,要么为色。

王瑞十有八九属于后者,而林暮色自然就是诱因了。

不过,林暮色对此浑然不觉,还对王瑞表达着感谢和歉疚,在场其他人也直挑大拇指,对王瑞的义薄云天钦佩不已。

刘浪却出人意料地把钱丢还给王瑞,当众冷声说:

“少跟我来这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再跟我装大尾巴狼,小心我不客气!”

王瑞闻听脸色一沉,随即又痛心疾首地说:

“刘浪,枉我真心待你,可你却说出这种话,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与此同时,周围王瑞的下属们也开始七嘴八舌:

“这个烂赌鬼,用跳楼来威胁王公子借他钱,还这么豪横,脸都不要了!”

“亏王公子一直把他当朋友,他还反咬一口,简直忘恩负义、猪狗不如!”

“听说连他老婆都是当初王公子让给他的,可他对王公子这样不敬,呸!”

就连林暮色也忙说:“王瑞,你别往心里去,他肯定是摔糊涂了……刘浪,你够了,非要闹到众叛亲离才能安心嘛!”

王瑞则继续义正言辞道:

“刘浪,看在暮色的面子,我不跟你计较,可你要是还执迷不悟,别怪我跟你恩断义绝!”

“狗东西,还不滚!”几个王瑞的下属又嚷起来。

面对这一切,刘浪不为所动,报以冷笑走到王瑞近前附耳上去沉声说:

“我警告你,今后离我和我老婆远些,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你敢威胁我!”

王瑞想要发火,可声音竟不由自主有些颤抖,后背也直冒凉风。

他清楚感觉到,刘浪不像是虚张声势,过去那个废物好像突然有种极具压迫感的气势,如同是换了个人。

不过,刘浪也明白,王瑞这个伪君子城府很深,自己又是众人眼中的烂赌鬼,想揭穿他的真面目并不简单

所以,在发出警告后刘浪就转身离开了,王瑞也得意松了口气。

但发现刘浪留在地上的钱后,王瑞嘴角又泛起不易察觉地轻笑……

至于刘浪,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走出王瑞的公司,就思索起目前的处境。

过去的那个自己可能已经粉身碎骨,变回去几乎不太可能了。

经过缜密考量,刘浪决定就利用现在的身份暂时隐忍,并开始检索多出来的那部分记忆,帮助自己尽快适应现在这个身份。

可能是刚经过借尸还魂的缘故,刘浪觉得身体明显有些虚弱,就走进一家便利店,拿了些水和食物想补充一下体力。

可在付账时,刘浪发现,作为一个欠了一屁股债的烂赌鬼,自己身无分文。

刘浪从没这么窘迫过,面对店员投来的怪异目光,只好看向一边,那里正站着林暮色。

离开王瑞的公司后,她就一直跟着刘浪,只是由于也察觉出刘浪身上的异样,她觉得有些古怪就没敢轻易靠近。

直到刘浪朝自己求助,林暮色才无奈地走上前,有意背过身去掏钱付账。

刘浪明白,这显然在提防自己,不免心中苦笑,也只能佯装无视去到一边。

付完账,见刘浪一副看起来颇为没心没肺地样子吃着喝着,林暮色反倒觉得他这是恢复了“正常”,便再次面露不悦地埋怨道:

“你到底抽什么风,居然和王瑞都闹翻了,他可是你唯一的好朋友啊!”

“跟他做朋友,我还不如找条狗当朋友呢!”

狼吞虎咽之余,刘浪鄙夷地回答。

随后,他又不忘提醒林暮色:

“还有,你要多提防着点儿那家伙,我看他对你没安什么好心,没瞧见他看你的眼神跟发情地公狗似的嘛……”

林暮色还在把王瑞当成好人,听到这话自是又羞又恼,立马说:

“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王瑞说的没错,你就是无药可救!”

作为“烂赌鬼”,刘浪一时也确实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说辞,只好摆摆手:

“算了,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你了,信不信由你,吃亏的又不是我!”

“你说的是人话么,你……”

“啪!!”

气不过的林暮色直接一耳光过去。

“你这是干嘛?我明明是提醒你!”

没能躲过这一下地刘浪有点儿懵,心里更是直喊冤。

可随即,他就看见林暮色被泪水浸泡地双眼和不住颤抖地身躯,那是一种惹人怜爱地凄美。

刘浪明白,在林暮色眼中自己还是她那个丈夫,也是造成她一切痛苦的根源。

而在记忆里,俩人也曾拥有过甜蜜幸福的时光,共同许下海誓山盟,相约携手创建美好的未来生活。

可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没多久就已面目全非,只剩一段支离破碎地悲惨婚姻。

犹如亲身经历地感受,令刘浪内心也颇为不是滋味。

因此,看见林暮色悲愤地闭上双眼,刘浪也只有揉揉挨打的脸颊起身默默走开……

夜晚,回到家里。

一直呆在院子里的刘浪正望着满园杂草百无聊赖,忽听一声灵动地呼唤从背后传来。

“姐夫!”

回头看去,见林晨曦正用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瞧着自己。

跟林暮色相比,妹妹林晨曦要开朗活泼不少。

刘浪带着些许不自然点头应了下,林晨曦则笑盈盈地来到近前,还捧着一碗肉羹。

“都这么晚了,你还没吃晚饭吧?”

说着,林晨曦把肉羹递了过去。

“还是妹妹懂事啊。”

刘浪接过肉羹感动,也没多想,端起肉羹往嘴里送。

可刚吃一口,刘浪就觉得不对劲,这肉羹又馊又臭,简直像在吃屎,当场一口喷了出去。

这时,林晨曦后退几步,十分解气地大笑道:

“臭刘浪,让你害我姐生气,再有下次,我一定毒死你!”

“你……”

就在刘浪懊悔自己大意时,林晨曦已经一溜烟跑进屋子反锁了屋门,门里还传来丈母娘的谩骂和小姨子的讥笑。

刘浪这才想起,这个小姨子不但完全继承了丈母娘的泼辣刁蛮,时常还会戏精上身,原先那个刘浪就没少被她作弄。

曾经堂堂的王牌特工,如今不但成了人见人嫌地落魄烂赌鬼,还被一个小丫头戏耍,刘浪别提多憋屈了。

可刘浪终究不像这身体原先的主人,说什么都不愿意继续这般苟活,如何扭转现状就成了当务之急,否则自己迟早还是逃不开王瑞那个伪君子的算计。

更何况,刘浪也很想帮助林暮色那个不幸的女人重回生活正轨……



转天一早,林暮色强打精神准备去上班,刚出屋子就愣了。

只见杂乱不堪地院子一夜间竟整洁不少,明显经过了番打扫。

再往角落院墙看,只见刘浪正蹲在那儿焚烧杂草和枯叶,显然院子是他收拾的,林暮色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

等确认没看错,林暮色心头一颤,回想当初刚结婚时,尽管住在这老房子,俩人却十分珍视这座爱巢,一有闲暇便打扫和布置院子。

现在院子里还有许多那时俩人亲手栽种的花花草草,只是大部分早就枯萎了,像极了俩人之间的感情。

一番触景生情,林暮色再次皱起眉头,走过去冷声说:

“一大早这烧东西,万一着火怎么办!”

刘浪则嘿嘿一笑,用树枝拨开火堆底部,扎出一颗烤熟的马铃薯。

“没吃早饭吧?尝尝,这院子里好东西真不少。”

林暮色看着灰头土脸地刘浪,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没有接过来,只是说:

“昨天为你的事儿请了假,今天再迟到奖金就泡汤了,我已经已经被你害得够惨了!”

“别担心,从今往后我会承担应有的责任,保证不让你受苦。”

刘浪吹了吹烤马铃薯,一脸风轻云淡。

听到这话,林暮色笑了,却是苦涩地笑。

诸如此类承诺她已经听过太多次,最终也只是一次次次地失望,徒增伤悲。

因此,她让自己铁下心漠然地说:“我,不在乎了!”

只是,当林暮色决绝地走出大门时,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了出来。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等来到公司,林暮色又不得不面对来自工作的压力。

她就职于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销售副主管。

由于这两年房地产业趋于疲软,所以即便业务能力出色,可林暮色每天都还得拼了命工作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一上午不停歇地联系客户,午休时间林暮色才稍事歇息。

闭目养神了会儿,刚睁开眼,她猛然瞧见刘浪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

“你来这儿干嘛?”

林暮色不禁站起来身,生怕刘浪又是来要钱去赌的。

刘浪却乐呵呵走过去,把一个保温桶放在桌上说:

“我来给你送午饭,干嘛这么紧张。”

“你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我求求你,快走吧!”林暮色简直要气炸了。

可刘浪不紧不慢地打开保温桶说:

“你早上就没吃饭,饿坏了身子怎么办,来,坐下吃东西,这是我帮邻居清理了一上午院子才换来的炖乌鸡汤,趁热给你送来了。”

:“你说什么?你帮邻居清理院子?”

林暮色觉得难以置信,但香气腾腾地鸡汤摆在面前,刘浪看上去也确实比早上还要脏。

“怎么,难不成要我喂你啊?来,张嘴!”刘浪笑道。

林暮色这才回过神,立马退后说:

“刘浪,我真没钱,你还是死心吧!”

“我不要钱,这样,你把东西吃了,我立马走人,决不食言!”刘浪保证道。

“你不会是想毒死我骗保吧?”

沉默片刻,林暮色狐疑地盯着刘浪问。

刘浪差点气得笑出来,没想到在林暮色眼里自己的丈夫已经如此不堪。

但他也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转变心灰意冷地林暮色的看法,自然没那么容易。

所以,面对林暮色的抗拒,刘浪自己舀了碗汤,在林暮色的注视下喝起来,那津津有味的样子,引得林暮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就在林暮色正要放下戒心时,又有人走进了办公室。

来人是林暮色的上司,销售主管周经理,一个更年期提前的中年女人。

其人刻薄、吹毛求疵,对公司里年轻女人更是充满了敌意,尤其对天生丽质地林暮色更为甚之,处处针对挑刺。

要不是林暮色工作勤恳认真,在公司口碑极佳,恐怕早被她挤兑走了。

因此,一见她,林暮色紧张程度不亚于刚才刘浪的出现,急忙恭敬问候:“周经理好!”

周经理趾高气昂地用鼻孔应了下,就看见还坐在那儿喝汤地刘浪,没好气地说:

“林副主管,这是工作场所,不是你家,是不是太随便了!”

林暮色顿觉不妙,又埋怨地看了眼刘浪,怪他给自己惹了麻烦。

可没等林暮色道歉,刘浪就端着汤碗站起来说:

“现在是午休,这个时间吃饭没什么问题吧!”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副主管的老公啊!”周经理阴阳怪气道。

林暮色不禁脸颊发热,她知道自己丈夫名声在外,周经理更是没少人前人后以此嘲笑自己。

果然,就听周经理说:

“吃饭当然没问题,但这里是正轨公司,不欢迎那些不三不四的社会闲散人员!”

“打开门做生意就什么人都得接待,你堂堂一个销售部门的主管不会不懂这道理吧?”

刘浪慢悠悠地说道,还不忘呷了口汤。

见一个烂赌鬼这么跟自己说话,周经理气得额头青筋凸显,毫不客气地说:

“我们欢迎任何客户,但有些人也一个有自知之明!”

“哦?言下之意,我没资格当你们的客户喽?”

刘浪放下汤碗,斜眼瞧着面前这个刻薄地女人。


周经理没回答,但轻蔑地神情已经不言自明,转而又对林暮色拿腔作调道:

“林副主管,听说你把几个谈成的客户转给了两个我准备劝退的新员工,就算你想收买人心也用不着这样吧!”

“更何况,你自己这个月销售指标还没达成呢!不要仗着年轻漂亮就觉得可以为所欲为,我可不讲情面!”

“我知道了,周经理,您放心,我会努力工作的,我……”林暮色赶紧保证。

可话没说完,刘浪就又忽然插话说:

“不就是卖几套房子嘛,搞得那么一本正经,靠……”

“刘浪!”林暮色连忙喝止,生怕惹怒周经理。

可周经理已经再次转向刘浪,脸上带着讥讽说:

“不就是卖几套房子?口气不小,就好像你能买得起似的!”

“我?我当然买不起。”刘浪笑着摇摇头“不过,我敢担保,这个月我老婆一定会超额完成指标的!”

“你担保?你算个什么东西!”

对刘浪的一再冒犯忍无可忍,周经理终于高声怒道。

“别急嘛,不如就先定个小目标,二十套房,怎么样?”

说着,刘浪用两根手指竖起了“V”字,犹如在宣告胜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