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访朝全程,从未公开!

访朝全程,从未公开!

美媒: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已然失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10/26 GreatFire悬赏计划更新,增加前端项目!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28日 上午 1:0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门外9000人齐喊:请虎帅出山!岳父:谁是虎帅?穷婿默默站起身!

探索者 Today


“虎帅!狼国大军压境,边关告急!末将奉龙主之命,前来请您出山破敌!”

大街上,一位身穿戎装,铁骨铮铮,风尘仆仆的大汉单膝跪在地上,十万火急地请求。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却穿着一身地摊货,穷困潦倒,落魄如狗的男子。

“我已挂印多年,早已不再过问朝中之事,让龙主另请高明吧!”萧破天神情漠然,不为所动。

路过的人,都以为是两个神经病在拍搞笑视频,都吓得纷纷远离,不敢靠近。

“虎帅,狼王亲率三十万精锐进犯,西境已岌岌可危,还请虎帅以国事为重!大龙国除了您之外……”樊刚还在继续恳求。

“不要再说了!”萧破天大手一挥,打断了樊刚的话:“区区三十万敌寇,何足为惧?你们自己想办法破敌!我要陪我老婆去赴宴了,没空跟你墨迹!”

言罢,萧破天便转身骑上小电驴,一股溜烟跑了。

樊刚愣在原地,护国虎帅竟然已经结婚了?到底是哪家千金攀上了护国虎帅这等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啊?

三年前,护国虎帅萧破天功高盖世之时,却突然封金挂印,解甲归田回了老家南广城。

这是一个未解之迷,就连追随萧破天多年的樊刚也不知道其中原因。

……

楚家家宴,男女老少齐聚一堂,谈笑风生。

“来来来,菲菲,我敬你一杯。”

“陈公子,我也敬你一杯,多谢你助我家菲菲拿下这份合同。”

“这份合同,至少能为楚家带来一千万的利润啊!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餐桌前觥筹交错,一个个红光满面,口沫横飞。

今天楚家二小姐楚菲菲在未婚夫陈安康的帮助下,成功为楚家拿到了一份与星河集团合作的合同。这么高兴的事,当然要举办家宴,庆贺一下。

“不好意思,刚才有事耽搁了一下,让大家久等了。”这时,萧破天一边风风火火走进来,一边抱歉地说道。

欢声笑语,戛然而止。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几乎都有同一个疑问:我们有等你了吗?

萧破天入赘楚家三年,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只会吃软饭。

这样的窝囊废,没有人会待见他。

“你别自作多情了,难道你没看到吗?我们根本就没有等你!”楚菲菲的母亲蔡嫒冷冷地说道。

“你这个废物能有什么事耽搁,不会是你的小电驴坏了吧?”楚菲菲的弟弟楚飞扬笑道。

萧破天顿时有些尴尬,刚才只是出于礼貌,打声招呼而已,没想到这都能引来嘲笑。

好在,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一开口就被讽刺的场面。

他不想再自讨没趣,只好默默地坐在了一位拥有倾城之姿的女人旁边。

这位绝色倾城的女子,正是楚家大小姐,萧破天有名无实的妻子——楚雨馨。

楚雨馨,南广城第一美人,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

可是,三年前楚老爷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非要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楚雨馨许配给刚退伍回来的萧破天,并且让萧破天入赘楚家。

名动南广城的第一美人,竟然嫁给了一个穷光蛋,这无疑成为了南广城最大的笑话。

“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要乱说话,吃你的饭就好。”楚雨馨冷冷地小声说道。

“明白。”萧破天开始默默地吃饭。

想起刚才樊刚来找自己出山之事,他开始心事重重了起来。

外敌犯境,边关告急,国家危难,他身为护国虎帅,又怎能无动于衷?

萧破天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在座的人很快就将他当成空气,继续眉飞色舞,谈笑风生了。

“能与星河集团搭上关系,我们楚家挤身一流世家,已经指日可待了!”楚家家主楚老太太眉开眼笑地说道。

“是啊,还是我家女婿厉害,一出马就帮忙把合同拿下来了。不像有些人的女婿,只会混吃等死。”楚泽辉看了一眼一直低头吃饭的萧破天说道。

他是楚老太太的二儿子,也是楚菲菲和楚飞扬的父亲,与楚雨馨的父亲楚绍辉素来不和,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奚落楚绍辉一家了。

果然,楚雨馨以及她的父亲楚绍辉,母亲周丽萍,听到楚泽辉这样说,全都难堪了起来。

“爸,你怎么能够拿一个废物跟你的女婿比呢?”拿下合同功臣楚菲菲一脸得意,也趁机奚落一下萧破天。

“没错,陈公子出身名流世家,乃人中龙凤,不是什么人都能比的。有些饭桶,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我们楚家,迟早会被他坐吃山空!”楚老太太夸奖陈安康的同时,也不忘贬损萧破天几句。

陈安康微微一笑,说道:“奶奶过奖了。有些人出身贫寒,没吃过什么好饭,就让他多吃点吧,就当养一条狗好了,他吃不空楚家的。”

他早就看萧破天不顺眼了,就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竟然也能把南广城第一美人娶走,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在他眼中,楚大小姐无论是身材容貌,还是气质才华,都是全面碾压楚二小姐的。

如果不是因为萧破天这个好吃懒做的窝囊废把楚大小姐娶走了,自己又怎么会沦落到要娶各方面都逊色几个档次的楚二小姐的地步?

自古好汉无好妻,懒汉娶花枝。这句话看来真的一点也不假啊!

“对啊,反正我喜欢养狗,现在已经养了一只约克夏,也不在乎多养一条狗了。”楚菲菲跟着煽风点火。

……

众人唇枪舌剑,萧破天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楚雨馨见到自己的老公即使不说话也中枪,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难堪极了。

嘲笑萧破天,无异于变相嘲笑她,同时自己的父母也跟着受辱。

落到如今这种地步,楚雨馨只恨自己那位已故的爷爷。

三年前,萧破天退役回来时一无所有,而爷爷明知这种情况却还要固执地把萧破天招为上门女婿,逼自己嫁给他。

而且,当时萧破天一穷二白,连一场婚礼都办不起!

最让她不解的是,爷爷临死前还再三叮嘱她,叫她不要瞧不起萧破天,说萧破天现在只是虎落平阳,总有一天他会猛虎归山,享尽荣华富贵的。

还说到那时,她就能明白爷爷的用心良苦了。

可是,现在结婚已经三年了,而萧破天一直碌碌无为,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怀才不遇的人呀!

这个萧破天,除了人长得比较帅之外,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可长得帅有什么用?帅又不能当饭吃!

她越来越怀疑爷爷当初让自己跟萧破天结婚,要么是神经搭错线了,要么就是故意坑她。

“你们能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吃个饭?不就是跟星河集团签了一份合同吗,至于让你们得意忘形成这样吗?你们能不能有点出息啊!”这时萧破天终于忍无可忍了,很不屑地说道。

刚才樊刚来请他出山的事,已经让他内心起了波澜,脑海中全是金戈铁马,沙场点兵,伏尸百万,血流千里的场景。

而这些人却一直不停地吵啊吵,打断了他的思路,让他真的很烦。

萧破天的话一出,全场一片寂静。

没有人能想到,这个被指责多年从来都不敢顶嘴的窝囊废,今天居然敢顶嘴了!

而且一顶嘴,就说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

“你说什么?你这个窝囊废居然也敢骂我们没出息?”楚老太太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这窝囊废恐怕是不知道星河集团是什么样的存在,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

“告诉你吧,星河集团市值一千亿以上,乃南广城最有实力的企业。任何家族,只要能跟星河集团搭上一点关系,都可以飞黄腾达!”

“多少世家在星河集团面前,都得卑躬屈膝,因为它是南广城商业领域的帝王!”

“跟这个废物说这些干什么?他天天呆在家里做家庭煮夫,没见过世面,能指望他了解商界吗?”

面对众人的口诛笔伐,萧破天不想争辩。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只要自己虎归山,重掌兵马大权,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星河集团,就算是整个南广城,都得在自己脚下颤抖!

而就在这时,一位身穿戎装,全身带着肃杀之气的大汉突然火急火燎地闯了进来!

在场的人,除了萧破天之外,全都吓了一大跳。

这位大汉,正是之前在大街上请萧破天出山的樊刚!

“虎帅,敌军已兵临城下,西境已危在旦夕,龙主已亲诺,只要您肯出山破敌,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您。请您跟我回去吧!”

樊刚一闯进来,就无视众人的目光,单膝轰然跪在萧破天跟前,万分焦急地恳求。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这时,萧破天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站了起来,双手负于背后,颓废之气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霸气侧漏地质问:

“大龙国人才济济,猛将如云,难道除了我萧破天之外,朝中就无人能破敌了么?”

第2章

樊刚听到萧破天这样问,顿时大汗。心想,您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要是朝中有人能破敌,龙主又怎会派我千里迢迢来请您出山?

不过,这样的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虎帅用兵如神,威震敌胆,朝中无人能及。只要您出山坐镇,敌军必望风而逃,不攻自破!”樊刚声如洪钟,震耳欲聋。

众人听到樊刚这样说,又是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先退下,容我再考虑考虑,回头再议!”萧破天见到这里人多,不方便商量国事,只好让樊刚先回去。

“虎帅,您是国之重器,大龙国不能没有你啊!”樊刚见萧破天好像还在犹豫,便又继续劝说。

之前他在大街上恳求萧破天出山被拒后,马上就向上面汇报了情况。

可是上面马上又给他下了死命令,不管萧破天提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哪怕是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萧破天请回来!

不然,就让他樊刚提头来见!

樊刚吓得冷汗直流,知道萧破天去了楚家,他马上就又追了过来。

可是,现在萧破天好像还要拒绝出山,让他怎能不着急?

“够了!你到底烦不烦?回头再议!你没听懂吗?滚!”萧破天有些火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机密之事,太不像话了。

“是!”樊刚不敢再多言,马上转身,一阵风似的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地寂静,在场的人都已经呆若木鸡了。

过了好一会,众人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啪啪啪……”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鲜花和掌声,萧破天接受过无数,但是在楚家,还是头一次,这让他有些不适应。

“大家不必这么大惊小怪,我不做虎帅已好多年了。”萧破天一边缓缓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一边说道。

他心中简直恨透了樊刚,本想安安静静地当个窝囊废的,却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一闹,把自己的身份都暴露出来了,以后还怎么低调啊?

三年前他功高盖世之时,突然解甲归田,并不是因为要做上门女婿,而是另有不能说的原因。

不过,当他封金挂印回到南广城时,楚老爷子楚德望找他入赘楚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不是因为他贪图楚家的富贵,而是因为他要报恩楚雨馨和楚老爷子。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十几年前那个下着倾盆大雨的夜晚。

那一晚,他和母亲流落街头,母子俩躲在天桥底下,母亲正在发高烧,病得奄奄一息。

他身无分文,只能跑出路边不停地拦过往车辆,求他们施舍点钱,好送母亲去医院。

然而,他站在雨中,不停地哀求,却没有一个人同情,没有一个人愿伸出援助之手。

在他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一辆宾利停了下来。

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女孩撑着雨伞从车上走了下来,询问了情况,然后请求她爷爷把他母亲送到医院。

她爷爷不但同意了,还表扬了她。

这个充满爱心的小女孩,就是现在的楚雨馨。

那一晚,爷孙俩不但送了他母亲去医院,还付了所有药费,并且还给他一笔钱,让他照顾好自己的母亲。

这件事对他们爷孙俩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善举,但对萧破天母子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救命之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恩重如山!

也是那一晚,年少的他已对楚大小姐一见钟情,爱上了这个外表美丽,又充满爱心的女孩。但是他自知身份低微,不敢奢望太多。

后来他从军,立下赫赫战功,年纪轻轻就被封为大龙国第一护国虎帅,创下了一段军界神话。

四年前楚家曾经出现个一个巨大的危机,当时萧破天正如日中天,一句话就帮助楚家渡过了难关。

这件事,只有楚老爷子一个人知道。当然他也知道萧破天之所以会帮楚家,是因为当年自己曾经帮助过萧破天母子。

在萧破天解甲归田,无权无职之时,楚德望还坚决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女许配给萧破天。

因为他目光长远,预见到了萧破天这样世所罕见的将才,迟早会再受重用,前途无量的。

可是,楚雨馨与萧破天时隔多年后再次相遇,她早已经认不出萧破天了。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是当年那个自己曾经帮助过的男孩。

她帮助过的人那么多,萧破天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而萧破天也没有把这些告诉楚雨馨。他入赘楚家后碌碌无为,不是他不想干活,而是他不屑去干。

像他这种叱咤风云,一战定江山的人,又怎么会像普通人那样去上班干那些意义不大的小事?曾经统领千军万马的虎帅,难道要去做保安给人看门?

他觉得呆在家好好照顾楚雨馨,才是比较有意义的!

同时,他也在等,等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

正当萧破天陷入回忆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也装得太好了,我给你满分!这掌声,你值得拥有!”

萧破天顿时一愣,这什么情况?

“噗……我都快要憋出内伤了……哈哈……”楚飞扬率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虎帅,国之重器,大龙国不能没有你,这个戏演的实在太像了。要不是早知道你是个窝囊废,我差点都信了!”陈安康也忍不住笑了。

“萧破天,你演技这么好,不去做演员,真是太可惜了!”

“刚才那位大汉演技这么好,你花了多少钱请来的啊?还有,他穿的那套戎装,仿制得像真的一样,在哪里买的啊?”

“当了五年兵都没能混到一官半职的人,竟然也敢把自己装成什么虎帅,是想要笑死我们吗?”

没有人会相信刚才樊刚和萧破天说的话是真的,因为演得太夸张了。

他们都觉得,肯定是萧破天这些年来受尽了耻笑,所以故意请一个大汉来演一场戏,想让他们对他刮目相看。

结果只会适得其反,只会让他们更加看不起他!

“萧破天,我就问你,笑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笑死了我,以后谁来养你?”这时,楚雨馨也是忍无可忍了。

刚才见到萧破天和樊刚演得那么逼真,让她在那一瞬间都以为是真的,可是经众人这么一说,她顿时如梦初醒,原来是萧破天死要面子,故意找人来演的!

这让她对萧破天更加失望了,没本事就算了,还这么喜欢装。这样的人,自己还能对他抱什么希望?

“……”萧破天无法解释,不过,没人相信更好,他还怕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呢!

于是,他便顺水推舟,说道:“我就是想给大家增添点乐趣,助助兴。”

“胡闹!简直太放肆了!下次不许再叫陌生人闯进来了,要是偷了家里的东西怎么办?我们楚家,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的!”楚老太太怒喝道。

萧破天心中嗤笑,要是让你知道樊刚的身份,你整个楚家都会觉得蓬荜生辉!

别看樊刚动不动就对萧破天下跪,这樊刚可是三星战将!

只是萧破天的级别比樊刚更高,他不得不跪求。

“不好意思,容我再笑一会,哈哈……”

“哈哈……我快要笑出腹肌了!”

“萧破天,你干脆把姓改了,改成笑破天,会更适合你!哈哈……”

众人还在继续大笑。

只是吃一顿饭就受尽嘲笑,这时萧破天已经没有心情再吃了。

于是,他默默起身,离席。

然而,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当萧破天转身的时候,没想到楚菲菲养的那只约克夏就在脚下,一不小心正好踩中了这只宠物狗!

约克夏被萧破天踩中,顿时发出一声惊叫。

楚菲菲见到爱犬被踩,顿时怒不可遏。

“死废物,你眼睛瞎了么?居然敢踩我的狗,想死啊你?”楚菲菲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将自己的饭碗朝萧破天砸了过去!

萧破天听到背后风声,霍然转身,一拳击出!

“砰!”

飞过来的饭碗被萧破天一拳击碎了,但是碗中的米饭还是溅了他一身。

萧破天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踩到了一只狗,楚菲菲就拿碗来砸!

难道自己在楚家,连一条狗都不如了么?

萧破天再能忍,但也是有底线的。这一次,他真的怒了!

一股杀气骤然而起,萧破天目光如电,冷冷地盯着楚菲菲。

本来很多人还在为刚才萧破天的演技而大笑的,但是此刻笑声已经戛然而止。

因为萧破天此刻的眼神,是一种冷入骨髓的眼神。

没有人见过这种眼神,所有人都不寒而栗,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更没有人能想到,这个窝囊了三年的上门女婿,竟然会突然发怒。

他们甚至从萧破天眼里,看到了千军万马,血流成河的场面!

第3章

“萧破天,你要干什么?你没事吧?”楚雨馨见到萧破天好像要杀人似的,急忙上前拉住他。

萧破天见到楚雨馨靠近,杀气顿时消失了。

在楚家,只有楚雨馨能化解他的怒火了。

而且,现在自己只是平民百姓,还真不能当众杀人。

要是放在以前,有人敢这样侮辱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就算自己不出手,手下那些将士也会把她撕了。

因为,侮辱护国虎帅,就是侮辱国尊!

这时,楚雨馨又冲楚菲菲吼道:“楚菲菲,你太过分了!萧破天怎么说也是你姐夫,你至于拿碗砸他吗?”

见到楚菲菲如此过分,楚雨馨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虽然她并不喜欢萧破天,但也谈不上讨厌。

这是一段无感情基础的婚姻,虽然有名无实,但是这三年来,萧破天一直对她千依百顺,洗衣做饭,包揽了所有家务,任劳任怨。

正所谓日久生情,就算是养一条狗养了三年,也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人?

即使这不是爱情,但也有其它感情。

这时楚菲菲已经从惊骇中回过神来,见到萧破天眼中已经没有之前的杀气了,她便不再害怕了。

刚才一定是错觉,一个窝囊废,怎么可能敢凶自己?

而且,一个当了几年兵的人,能用拳头把碗打碎,也不是什么了不起事啊!

“姐,你老公踩到了我的狗,犯了错,就应该接受惩罚,不然他以后还是这么冒失。”楚菲菲理所当然地说道。

她从小被楚雨馨的光环笼罩着,而且楚雨馨一直都备受爷爷的宠爱,所以她一直都对这位姐姐充满妒忌恨。

直到三年前楚雨馨与落魄如狗的萧破天结了婚,爷爷随后也去世了,楚雨馨在家族的地位一落千丈,她才有了出头之日。

“打狗也得看主人,就算萧破天是狗,那也是我的狗,轮不到你来教训!”楚雨馨说道。

萧破天惊讶地望着楚雨馨,三年以来,这是楚雨馨第一次替他说话。虽然说的不太好听,但还是让萧破天有些感动的。

“呵呵,打狗看主人,那也要看这个主人有没有地位,值不值得给面子!”楚菲菲仗着自己刚签下了一份合同的威望,根本就不将楚雨馨放在眼里了。

“你……”楚雨馨气结。

“好了,只是砸一下而已,又不会死人。你们俩不必为一个窝囊废而伤了姐妹感情,快坐下来继续吃饭吧!”楚老太太见到姐妹俩争执,便开口化解。

楚雨馨见到奶奶如此偏袒,如此纵容楚菲菲,委屈的泪水噙满了眼眶。

楚菲菲见到楚雨馨被气哭,心中更是爽极了,得意之情洋溢于表。

而萧破天见到楚雨馨眼中含泪,心中顿时一酸。这三年来,因为自己的不作为,而她受的委屈,实在太多了。

“萧破天,你把地上的碎碗和米饭清理一下,别弄脏了地板。”楚老太太又开口道。

“奶奶,这种事让下人去做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让破天去做?”楚雨馨很不服,明明是楚菲菲弄脏的,为什么要让自己的老公去收拾?

“在我眼中,萧破天跟下人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不会干别的事情,让他清理一下垃圾又何妨?”楚老太太说道。

“雨馨,你继续去吃饭吧,我清理一下也没什么。”萧破天这么多年都忍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今日虎落平阳被犬欺,有朝一日虎归山,定叫你们悔恨终生!

正当萧破天拿来抹布,准备清理地上的米饭的时候,楚雨馨突然一声娇喝:“萧破天!你能不能有点骨气?能不能给我争点气?”

萧破天愣了一下,见到楚雨馨的泪水已经滑落脸颊,便把心一横,说道:“能!”

“那就别这么窝囊了!这些年我已经受够了,我不想再忍了!从现在起,我不想再被任何人嘲笑,我要你像个男人一样有尊严地活着!这个饭,不吃也罢,我们走!”

说完,楚雨馨便牵起萧破天的手,拉他走人。

“好!这三年,我只等你牵起我的手,便可以给你整个世界!从此以后,我会让所有人都对你卑躬屈膝!”萧破天郑重的对楚雨馨承诺。

楚雨馨顿时愣住,只见此时的萧破天就像是沉睡多年的猛虎突然醒来,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似的,霸气侧漏,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再次重现。

然而,在楚家人眼中,萧破天永远都是窝囊废,都对他的话不以为然,以为他又在装了。

正当萧破天准备跟楚雨馨走的时候,楚菲菲突然又说道:“姐姐你先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告诉你。”

“你还有什么事,快说!”楚雨馨气呼呼地说道。

“这个月26号,我和安康就要举办婚礼了。我记得三年前你和萧破天结婚的时候,都没有办婚礼,让我们楚家被人说了不少闲话。”楚菲菲说道。

“你想办就办,关我什么事?”楚雨馨没好气地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本月26号也正是你们结婚的纪念日。到时候我和安康会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这一次再也不能让人笑话我们楚家了,不然别人都会以为我们楚家穷得都办不起婚礼。”

楚雨馨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这个楚菲菲明知道自己当年没办婚礼,却故意选择在在自己的结婚纪念日那天办她的婚礼,这摆明了就是故意要让人旧事重提,揭自己的伤疤啊!

“女人这一辈子没能穿上婚纱做一回新娘,肯定是很遗憾的。所以,我想让你当我的伴娘。能做一回伴娘,也能弥补一些遗憾吧!这么好的机会,到时你一定要来做我的伴娘哦!”

楚菲菲戏谑地看着楚雨馨,把话说完了。

楚雨馨心中都快要气炸了,让自己做她的伴娘,分明就是想让自己难堪啊!

三年前结婚时没办婚礼,那是因为她本身就抗拒这个婚姻,觉得跟萧破天这样的人结婚太丢人了,不想再在婚礼上丢人现眼了,所以她就干脆不办婚礼了。

如果她想办,就算萧破天一分钱不出,她自己也可以出钱办。

不过,这辈子都没机会穿上婚纱做新娘,的确是她心中永远的遗憾,但她不希罕做别人的伴娘!

这时,萧破天突然语出惊人:“你姐已经和我结婚了,不适合做伴娘。而且,本月26号,我和你姐结婚纪念日那天,我会给她补办一场轰动南广城的婚礼。”

萧破天的话一出,又让整个楚家的人目瞪口呆,一地寂静。

接着,萧破天又说道:“我们的婚礼,将你比你们的婚礼隆重百倍。届时,她会成南广城最引人瞩目的新娘。所以,她没空给你做伴娘了。我老婆的遗憾,我自己会弥补她,不用你费心!”

从刚才楚雨馨牵起他的手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就已经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虎归山!

这三年虎落平阳,忍辱负重,他也是受够了!

如今西境风起云涌,正是虎归山,龙抬头,东山再起的最佳时机!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8小时后删除,请您收藏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