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那位“齐天大剩”姑娘,最后嫁给爱情了

2016-11-09 微故事文摘 微故事文摘

作者简介:猪小闹,初芒签约作者,简书推荐作者。职场白骨精,社会洞察者,情感疏导员。公众号:猪小闹一闹说(SWNZ520)



没向爱情妥协的姑娘,最后都嫁给爱情了。

“齐天大剩”白小琳同学,总在某个风高月黑的夜半时候,给我打来午夜凶铃:我说小闹闹同学啊,你每天弄的那些鸡汤啊,补药啊,我都干完了。还有你那篇鼓励中老年人去谈恋爱的,《什么年龄,可以不谈爱情》我也喝了。可是,我怎么就找不到爱的感觉啊!我是不是爱无能了,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啊?!

白小琳同学惊恐的说完,便“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掉了。

白小琳同学曾经跟我同学了八年,同居了六年,她一向如鞭炮似的嘴巴最让我惊惧。

因为她完全不顾人的死活,常常在午夜时分如贞子一样自顾自的嗨完,就“啪”的一声挂掉电话,完全不理这边一脸懵逼,话未喷出却被截断,噎到半死不活的我。

白小琳同学如今的年龄,以正常人生命七十多岁来计算,她都已经活了半辈子了。

女人活到她这个份上还没有嫁掉,既便她自身条件不差,吃饱了没事干的人们,也都个个视她如深井冰。

当然,白小琳同学本身就自带深井冰的气质。想当年,人们轮着番的给她介绍男票,别人兴奋说她好的时候她向来觉得莫名其妙,别人气馁说她不好的时候,她就会特别兴奋。

结果,她这些年的情史里,不是阴差阳错,就是阳差阴错。总之,任何时代她的相亲史,最后都成了一个字:挂掉!

白小琳同学是个幸运的人,她家里有哥哥五个,自己最小。五壮男之后的一朵花,父母拿宝一样的供养着。虽然家庭条件也不算特别富贵繁华,但其父母经商多年,在镇上住最高小洋楼的她,当年在我们那个鸟不生蛋的小镇上,无异于是公主一般的存在。

小的时候我们对她特别羡慕嫉妒恨,眼红她一个跺脚,高大帅气的哥哥就会跑来几个。更眼气她是学校里的名人,谁也不敢招惹她,便是再凶悍的男生,见了她,也都是低下了高昂的头。

白小琳同学那些年来不是没爱过,她爱的时候相当的凶狠可怖。

在中学的时候,当我们都还瘦干枯燥,她却如同白雪公主一般滋润美丽,爱上了同班同级容貌最美的那个男孩子。

那孩子是个穷苦孩子,小模样儿长的极是俊俏。那时候我们都看过《新白娘子传奇》,白小琳最爱COS的角色便是白娘子,于是我们把白小琳称作白娘娘,那孩子称作为许仙。

许仙跟白小琳同学恋爱了好多年。白小琳同学那些年来,尽心尽力的做着菩萨心肠的白娘娘,把家里能够装书包里拿来的,就都拿来了给自己的许仙,再把从自己嘴里抠下“辣辣条”,也都给了许仙。她彼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期盼“夫君”许仙能考个好大学。

许仙果然不负她望,那一年考上了清华大学。

在九十年代末期,穷乡僻野能考上清华的孩子都是神孩子。

许仙一跃成名,母校为他举办了庆祝宴会,学校的老师们,但凡是跟许仙沾过边的,都激动万分,各自争相恐后的把自己的女儿叫出来,说跟他认识认识。

许官人功成名就,白小琳自然激动的热泪盈眶。可她当时竟然没有看到的是,她自己的通知书上七门功课共计250分,上面分明写的就是“落榜”二字。

那年的白小琳亲自送许大官人去清华,许官人情深意重,信誓旦旦。

等我四年,我回来娶你。

哪知白小琳一等,便是八年。

许大官人因为成绩突出,四年之后拿了奖学金又去深造,最后深造到美利坚共和国,流连忘返,娶了一个洋妞。从此,许大官人一入洋门深似海,白小琳娘娘是路人。

白小琳同学从18岁到26岁,自许仙到清华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可是她还记得当年许大官人许下的诺言。

直到有一天,她的三哥拿出一大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有着大S身材的洋妞和洋化了的许仙紧紧拥抱,身后是蓝天白云和洋轮。三哥告她说:我的傻妹子,你还傻等呢,人家早就娶洋妻生洋子了。

白小琳镇定自若的一张张翻看,表情就跟没事人似的。

白小琳仔细的翻阅,像是欣赏一张张美景,嘴里还不时在嘟哝:美利坚有啥好,不就是天空蓝一些,白云白一些吗?看那洋妞,长的可真没我好看。

她三哥冷眼旁观,心里暗自嘀咕,妹子今天这是不正常啊,是吃过药了?还是药效太猛还没过?!

哪里知道这厢她三哥的心声刚完,那厢白小琳的药效便突然失效了。她忽然就鼻眼不分的嚎啕大哭起来,手指着三哥开骂:谁让你拿给我看的!谁让你拿给我看的!你就是看我不过眼,你就是不喜欢许仙,他说他会回来的,他说过的!

三哥被白小琳喷的一身狗血,白衬衫上糊满了白小琳的鼻涕与眼泪,胳膊上还被白小琳咬上一大排狗牙印。

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在白小琳面前提起许大官人,毕竟大家都还活的好好的,小日子幸幸福福的,谁也不会想不开去轻生。

但打那之后,大家都默契的想给她找个男票,前儿个大哥说,妹儿啊,有一个同学的舅舅的侄子老婆的弟弟,长的特别好看,跟吴彥祖没差别,人家说啊,特别的喜欢你,见到你就走不动路了,你就慈悲一下,普度众生吧?

昨儿个二哥又说,妹儿啊,前天二狗家来的客人,那个帅哥你看到没?帅不帅?帅不帅?!人家说对你一见钟情呢。

再一天三四五哥有意无意的带回家来一群壮男,壮男们个个貌美,口角含春,眉目传情,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白小琳在一波一波的美色诱惑面前,差点儿失态,眼看着自己就守不住贞洁,魔爪伸向美男们的PP上。

可就在关键时刻,白小琳同学掉了链子,伸向美男PP的手又及时的缩了回去。

就这样,白小琳同学在一二三四五哥的哀叹之中,一次次的错过本来已经到了嘴的美男。

白小琳同学有一段时间特别钟意相亲,她说,好有一种皇帝选妃子的感觉。

她还说,反正,别人没人敢说她不好,谁敢牙蹦半个不字,惹得咱娘娘不爽快了,就马上放出五位哥哥咬人,那滋味特别的酸爽。

一年年的相亲下来,白小琳同学“齐天大剩”的名声是流转在外了,可相亲的美男却一天天的减少了,她在别人的眼里也就越来越深井冰了。

小镇上的人们都说:白家那妞就是作死,从小到大都是作,相了几百回亲了,说是一个都看不上。也不看看自己三十大几人老珠黄的人了,还挑三拣四的,活该她没人要。

又有人说:她傻呢,还以为人家许家上了清华的那小子会回来,也不瞅瞅自己哪点能配得上人家,要不是她老白家底子厚,谁愿意跟她相亲啊。

还有人摇头叹息:要说这妞吧,虎是虎点,脾气是爆一点儿,便好歹样貌还是过得去的,可惜啊,一把年龄了,还没人要。

说这些话的人们都非常婉惜,恨不得立即唤醒白小琳,让她马上找个性别男的嫁了就得了。

白小琳倒是不甚在意,听到别人的闲言碎语,也当作没听到。她照样活的挺恣意妄为,该哭的哭,该笑的笑,看见美男她的口水也会忍不住的掉。

她26岁之后除了有相亲的爱好之外,就是独自出去旅游。

青藏高原她去了三次,白蛇娘娘出生的西湖她去过五次,雷峰塔被她踹了一百零八脚。她还在30岁左右的时候,用自己积累的钱,弄了一间浪漫的咖啡屋,美其名曰“娘娘嫁到”,自己动手调制各类各式的咖啡。

她先是请了一个女孩陪她一起玩,后来便请了十来位美女俊男伺候她,最后在县城里发展成了三家“娘娘嫁到”。

2016年她三十六岁,却完完全全没有人们传说中所期待盼望的,年老色衰、没有性生活滋润,成为一脸哀怨黄脸婆的白小琳。她还是过的那么任性随意,会在想起别人的时候,哪怕夜半的时候想起,也从来不会等到第二天才打电话。

前一段时间,白小琳似乎失踪了,因为她很久没有给我打来午夜凶铃了。

听人说,她仿佛恋爱了,男的长的像吴彥祖,年龄还比她小上五岁,那男的也上过清华,出过国,后来回到我们县城做农业科研。

告诉我话的人还说,不看好他们,主要那男的长的太好看了,又有文化,家庭条件也好,不知道县城里多少妖精眼巴巴的盯着他。白小琳年龄大,脾气大,胸却不大,又没上过大学。

那些日子,我都快忘了白小琳和她的午夜凶铃。

可就在前几天,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熬着夜用了六七个小时煲完一篇鸡汤,累的浑身酸痛,佝偻着身子刚独自抱着枕头当成胡歌睡觉的时候,“午夜凶铃”便又适时的响起来了。

迷糊之中,话筒里传来白小琳稀里哗啦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我亲爱的小闹闹同学,我要结婚啦!我TMD终于找到一个我爱的,也爱我的帅气男人结婚了!我从今以后要抱着我男人睡觉了,再也不会半夜骚扰你了。你是不是很伤心难过?!哈哈哈哈,么么哒!

我猛然在半梦半醒之中惊醒,看着手机屏幕上已经被挂掉的白小琳三个字,惊惧了好一阵儿,然后拥紧我怀里心爱的胡歌,又懵逼了半天。

尔后忽然想起一件快乐的事情,腹黑的笑,小样儿,你终于不再骚扰我跟我心爱的胡歌睡觉了 。



好闺蜜,好故事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