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关于备胎芯片,华为资深员工说了实话

日益伊-斯-兰-化的中-国-西-北-危-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回击恶婆婆的阴招

凌霜降 凌霜降

●最新连载●

《剩女危机》34

往期连载(剧情紧凑,请按顺序阅读

♡1 原配杀上门 ♡2恶心的猥琐男博士

♡3 熟女的诱惑   ♡4 危险的预感

♡5 前任的恶心礼物 ♡6 一墙之隔的偷欢

♡7 新欢的挑衅  ♡8 隔壁的撩人叫声

♡9撞破闺蜜与情人私会 ♡10新欢的妒忌

♡11前妻的恐怖包裹

♡12姊妹共享老公六年 ♡13日记的诱惑

♡14落魄的第三者 ♡15不想上位的三儿

♡16原配的狠手段 ♡17两个三儿的对峙

♡18原配的阴冷训诫

♡19出卖皮相的男人 ♡20前妻的报复

21气急败坏的三儿 ♡22被打断腿的情敌

♡23白小姐的致命密码

♡24被怀孕惊吓的小三♡25最亲近的背叛

♡26前任的诱惑 

♡27离婚后极速偷欢的女人

♡28向三儿求救的原配

♡29勇救原配的三儿 

30被关进疯人院的原配 31致命的妒忌

32准婆婆霸气击退渣前任 

33窥见他的黑暗过往

接上章 

面对台长夫人貌似优雅的质询,李晓峰否认了自己与上官静卉“私交不错”。否认之后,他有一点点觉得自己虚伪,他心里对上官静卉确实……但回头想一想,自己和上官静卉之间确实没有什么私下交情。况且,台长夫人这个电话很显然另有所图。他不想因为自己对上官静卉造成困扰。


挂了台长夫人的电话之后,李晓峰又接到了岳父的电话,岳父官做得大,却是个直爽的严肃人,他说的话也跟上官静卉有关系:“小杰呀,最近人事调动,我跟市台的人打了招呼了,那边刚巧有个总监空缺,把你手下的上官静卉小姐调过去做总监。”


李晓峰竭力扼住自己的惊讶,但还是没能阻止自己的一时失语。沉默了一会儿,他岳父又叮嘱了一句:“你有时间多陪陪小莉。”


小莉是李晓峰的老婆胡茉莉。提到他老婆,李晓峰忽然间就明白了岳父为什么特意打来这个电话。


胡茉莉这两年不知道怎么的,把全副的心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滴水不漏地力防他出轨,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必然不动声色地动作一翻。她从不在他面前闹什么,她只是极大可能地利用她父亲临退休前的那点权力和人脉,把她认为的出轨嫌疑人从他身边弄走。


李晓峰觉得无法忍受,却也无计可施。他只能尽量地保持正常上下班,保持习惯的做爱频率,保持正常的生活作息。他如果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他怕胡茉莉会因此疯掉。


但是,他舍不得让上官静卉走。他对她可以没有非分之想,可他喜欢远远地看着她工作的样子,也许只是纯粹的欣赏她,也许不是――他真没想过更深,他这一生,已经为胡茉莉折腾过一次了。不想再为女人折腾了。


李晓峰知道,岳父既然说出口了,上官静卉就一定会走。市台在城市的南面,经济发展比起北面较为落后,上官静卉过去是明升暗降,市台的一个总监,连省台一个首席记者都不如,更重要的是,那等于把上官静卉从生长了近十年的土壤上生生拔起,不由分说地移植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


上官静卉不是那种极能适应的人。


李晓峰盯着直播间的各种画画一言不发,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神一直跟着上官静卉。 

 

102


下班前一分钟,上官静卉接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对方非常客气地说派了司机在楼下等她,想请她吃顿饭。


上官静卉没来得及拒绝,那边便客气地把电话挂断了。紧接着,司机的电话就来了,非常有礼貌说就在楼下大门外等她,说是苏夫人有请。


苏夫人?


司机耐心又含蓄地解释了一下苏夫人丈夫的名字叫苏建伟,上官静卉有些愣,不会是……苏台长吧?


司机很诚恳也很殷勤,一口一个不管多晚都等着上官小姐。上官静卉也不好再拒绝,她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好为难一个司机。


吃饭的地点在一个高级的私人会所,外表看起来普通,但内部奢华有格调隐私性强的那种。等着她的是一名保养得当的中年女子,首饰戴得不多,但就算上官静卉不怎么懂,也知道不是便宜货。脸上的妆容也并不淡,衣服明显也是定制的高档货,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就是——官太太的气质。


上官静卉落座之前,快速地在脑子里搜索一遍,依然不能想起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理由和这样一个陌生的……呃,官太太吃饭。


“上官小姐你好。谢谢你愿意与我吃顿便饭。我是苏翼安的妈妈。”


“苏翼安?”上官静卉仍然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她印象中没不认识这样的人。


“他让别人叫他小安。这孩子长大之后,就不懂事了,整天和父母闹别扭。要不是前些天他说想到他父亲的单位来看看让他父亲给他开个入门卡,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做那样的工作。真是让上官小姐见笑了。”


再迟钝,上官静卉也总算确认了苏建伟是谁。她的顶头上司,单位的一把手,竟然是小安的父亲――难怪,省台这种保安是专门的武警部队的地方,小安竟然能自由出入。


可以想见,上官静卉这一顿饭吃得有多么的难受。苏夫人的话并不多,却很直接又明确地表达了一个观点:


苏翼安才二十三岁,不懂世间险恶,也不懂什么是爱情。望上官静卉能多多提点他。不要让他走弯路。


这样的饭,双方都吃得不多,听完了“教训”,上官静卉便要告辞了,苏夫人也未强行为难,临走的时候,还很是礼貌地加了一句:“上官小姐有若什么需要我们老苏搭把手的地方,请给我打电话。”


“谢谢苏夫人的晚餐。”呵,除了汇报重要工作开大会,上官静卉这样的小中层什么时候能有需要台长大人的机会,就是有,她敢随便开口吗?


“小安年纪小不懂事。望上官小姐多提点提点他。男人么,总归要拼一拼事业,太早儿女情长也不好。听说上官小姐还是单身,我有几个朋友,家里的公子也是单身,与上官小姐差不多年纪。什么时候上官小姐方便了,一起出来吃个饭认识认识。上官小姐不喜欢,多个朋友也好。你说呢?”苏夫人面带微笑,眼底却是藏得极深的轻蔑。上官静卉当然懂她只是客气话:““谢谢苏夫人帮我费心了。我晚上还要加班,就先走了。”


“好。上官小姐辛苦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上官静卉自然拒绝了司机的相送,与苏夫人见面已经够不开心的了,何必再坐在她司机的车里不开心呢。


最先知道发型师小安竟然是台长公子的人是钟萌:“我说上官,你交往的男人个个都不是小人物呀,纪司行是个神秘人物不说,欧阳磊据说是省政府某位人物的少爷,你这连个发型师都是台长少爷――我的天,你这桃花运走得真是硬气。在下佩服佩服。”


上官静卉连给她白眼的力气都懒得使:“喂,我来问你怎么办,不是要你怎么挤兑我的。把你当成朋友是我三十三年来所犯的最大错误之一。”只是这些男人,不管哪一个她都无福消受呀――除了如果拒绝欧阳磊会觉得有点内疚,毕竟欧阳夫人是那么单纯可爱的一个人……


钟萌却白了她一眼,知道她其实谁都不想选择。女人喜欢谁,心里都有数,问别人不过是走个过场,就像她差点儿悄悄地吊死在张大志这棵枯树上:“三个男人现在都是单身,三个都算对你有心,你随便嫁哪一个,都锦衣玉食前程无忧好不好。你随便选择一个吧,顺带也让我沾沾光。让苏与嫣知道一定会吐血的,老女人上官静卉不但遇上了纪司行那样的神秘大伽,三十三了竟然还能一次遇上了两个年轻有钱的准钻石男,欧阳磊是医生吧,小安现在虽然只是个美发师,但是有那样的父母,啧啧啧,你嫁过去也是少奶奶。妈的,羡慕死我了。”


“是呀。羡慕不死你。我遇到的都是准钻石男。你吐血吧你,你被张大志缠上了,你没机会了你。”其实上官静卉也清楚的,这种时刻,谁也不能帮她做选择,钟萌的作用也是互为损友,斗斗嘴皮子解解压得了。


“昨天我没答应张大志的求婚,他气得离家出走了。”钟萌眼底失落,耸耸肩装做不在意:“不过也好,我现在压力没那么大了。”


“你搞什么?”把人家搞离婚了又不和人家结婚,或者钟萌才应该是折腾高手。


“我说他其实不应该离婚。”


“难道你还想让他回头找我姐复婚不成?”按钟萌的性子,不无可能的。


“我是那么给他建议的。”钟萌果然是如此对张大志建议的。


“你特么的不想要张大志,你怎么觉得我姐就会把他捡回头?都说出轨回归的男人是掉茅坑里的钞票,丢掉可惜用着都恶心。你觉得上官静茵像那么缺钱的人?她之前是为了小志在忍,现在她还会忍?钟萌我告诉你,你再乱来,小心我姐削你。”上官静卉当然知道,她身边的人个个都不是省事的主儿。


“我只是建议,又没说一定要他回去复婚。我自己不想结婚呀。也许静茵会看在小志的面上……毕竟他们那么多年夫妻,习惯了。时间会治疗一切的。像我这样的贱人,就让我孤独到老吧。”钟萌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张大志居然离婚离得这么快这么干脆,更没算到张大志居然想和结婚。她真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悔死了。痛死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姐也许有新恋人了。我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爱折腾?他都为你离婚了,你结了不就完了吗?他有房有车有资产没老婆,不算太老,你们又搞了这么久,啥都熟悉了。多好。”上官静卉反正不太赞成姐姐复婚。


“但是他有儿子,有前妻呀。我不想做后妈,不想在静茵的阴影下生活。你知道,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张大志的父母和静茵的关系很好。你知道我的,我根本无法让自己进入那样的家庭生活。我不是奉献型的女人。你知道的吧?我这么自私,肯定不可能适应得了结婚后的家庭生活的。唉,我真是个贱人。”钟萌也就是在上官静卉面前完全放开了自己的内心:“我真的太贱了。”


“目前为止我见过的人是你最贱没错了。”上官静卉下断言:“你这样,张大志会疯掉的。”


“我道歉。”


“可惜警察不管贱人。否则抓你进去够你坐一百年。”


“与其让我嫁人不如让我坐牢。”


“人至贱则无敌。你当之无愧。在下佩服。”


“别说我了,让我贱死算球吧。对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小安呀。他不是要娶你吗?”


“别说我不想嫁给他,就是想嫁给他,看苏夫人这架势,我有毛病吗会上赶着?”


“我就是担心你傻呀。”


“你才傻。”


心里的事和钟萌说了说,上官静卉觉得心里的压力没那么大了。晚上回到家,她本来想找上官静茵说说这事,但打开家门就看到小安正在厨房里做菜,白清清在沙发上玩手机,上官静茵不见影踪,问白清清,只得了三个字:“不知道。”


上官静卉打了上官静茵的电话,上官静茵没接,回了个在忙的短信息。


吃饭的时候,上官静卉心情抑郁。白清清和小安有说有笑地想逗她开心,她忽然难以忍耐心里的无奈与厌倦,决定不再让这种情况继续,她放下碗筷,盯着小安说得很认真:“苏翼安,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我觉得很困扰。今天你妈妈来找我了。”


其实上官静卉还想说什么的,解释一下他不必这样之类的话。但小安在听到自己的全名之后,脸上的笑容凝住,然后看着上官静卉愣了那么三秒,丢下汤勺站起来就走了。


上官静卉没有追出去。小安若是真的执着,迟早都会受伤,长痛不如短痛吧。


“你不追出去吗?”白清清很好奇地问上官静卉:“他真的很喜欢你哦。我问他要不要和我上床,他不愿意哦。”不止是小安,喜欢上官静卉的欧阳磊,不知道身份前的纪司行,她都有去勾引过,她年轻美貌性感勾人,她在男人面前向来是无往不利的,可是,三个男人全都拒绝了她。让她不禁有种错觉――粘上上官静卉的男人都开始禁欲了。


“不用。”上官静卉话间刚落,便听到了敲门声,白清清很积极地站起来去开门:“小安哥哥不会舍得走的,我去帮你开门。”


上官静卉听到门开了,白清清却没像以往那样喊小安哥哥,她回头看过去,便看到了一身穿了一件麻灰西服外套,手里拿着一把粉色玫瑰的纪司行。


-本节完-

更多连载在本文开头的链接里,请按顺序阅读

婶儿写的更多好故事

欲望强烈的女人
偷窥放荡的女房客

浪子回头的前夫

两个民工的情与欲

婆媳配合战小三

被老板娘强睡的讨薪工

碎碎念

宝宝们!我是你们的婶儿凌霜降,今天的连载就到这里啦~右下角右下角~~赞一个给颈椎废掉仍坚持更新的你婶儿~今天周六,每周六照例发的甜蜜番外在三条哈,次条是为了公号发展的互推,推荐的是免费看故事的原创号,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关注与否哈~,周六啦要开心哦~么么哒~


买本婶儿写的书帮婶儿包养Z先生:


凌霜降

少女心与现实清醒共存的婶儿

 

愿晴空有见  愿安度一生

好故事|啃狗粮|特签书

 

左边关注右边赞赏,你们随意么么哒~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