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北京卫健委vs国家卫健委:我们该听说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平台裁员,“影视寒潮”的多米诺骨牌已被推倒

四月天 金牌经纪人 2021-12-29


本月初,爱奇艺传出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潮——裁员比例占总数的20%—40%。据36氪分析,按照目前的烧钱速度,其年底账上可能只有50亿人民币,甚至很难支撑一年的运营所得。



事件发生后,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很快影响到了整个行业。12月16日,曾经做出《奈何BOSS要娶我》等爆款甜宠剧的华晨美创制片人陈益韬发微博表示,自己制作的爱奇艺自制剧《风姿》在开机前两天,因为资金问题,突然被叫停。陈益韬透露前期的1500万垫资,和后续的违约损失,大约2000万都需要自己来承担,作为一家小型的制作公司,如此大的损失无疑意味着灭顶之灾。



被叫停的不仅《风姿》一个项目,据金牌经纪人统计,自爱奇艺裁员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行业的开机数相比之前明显下降,11月的时候有29部剧开机,12月截止26日,只有16部剧开机。很多影视和经纪公司正面临生存危机,腰尾部艺人也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压力。

 

中小体量网剧开机数锐减

 

长视频平台兴起至今,根据财报显示,在过去十年间,爱优腾三家视频网站烧掉了超过1000亿的人民币。

 

而被誉为 “中国版奈飞”的爱奇艺,从2018、2019和2020年的财报来看,分别亏损91亿、103亿和70亿,今年前三季度净亏44亿。



亏损的根本原因在于内容的成本过高。自2018年后,广电总局下发了“限薪令”,明确表示禁止网剧全部演员片酬超过总成本的40%,主演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但是剧集的成本并未有显著下降。视频平台在内容方面的投入仍然非常惊人。

 

缩减项目,降低成本,成为了整个行业都迫在眉睫的问题。

 

影视策划人谢晓虎明确表示,过去几年间,视频网站在中小成本(六七千万到一个亿以下)的自制剧的数量很多,但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后,他们意识到,投年轻人所好的青春、偶像、甜宠类的中小型网剧并不会对会员的增长和广告的收入产生太大影响,所以爱奇艺今年在裁员的同时,还明确表示要砍掉很多中小项目,把更多的钱放在头部项目上。


他还指出,因为三大视频网站降低了对剧集的投入,再加上1月底过年,大量的剧组不会选择跨年拍摄,所以12月剧集的开机数相比11月降低了13部。

 


阿伟是一家大的影视制作公司的选角导演,最近他也明显感觉到行业里开机的项目比之前少了很多,“视频平台不仅减少了通过的项目数量,已经通过的还会砍预算,剧集的制作成本也开始缩水。”为了适应大的环境,阿伟坦言,最近他们公司“把小项目都停掉了”。


电视剧制片人谢宁向金牌经纪人表示,爱奇艺不是个例,“腾讯也减少了内容投入的预算,三个月只过了两部戏。”在他看来,长视频的生存境况的不乐观,既有短视频的冲击,也跟剧集品质下滑,缺乏爆款有着直接的关系。“现在很多的剧,三集五集之后,就没有人看了,播放量下降,会员增长就会陷入瓶颈。广告又涌向了短视频和直播卖货,视频网站的广告收入降低了很多。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为了节约成本,现在视频网站把剧集的价格压低很多,“S级版权剧最多500万一集,而以前是700万一集。”

 

头部艺人影响不大,

腰部艺人接戏更难

 

平台方给的钱少了,剧集制作相应的也要压缩成本,作为影视剧制作的大头,首当其冲降价的就是艺人的片酬。

 

谢宁表示,头部的艺人还好,因为要靠他们卖剧,“比如像孙俪、靳东、赵丽颖等,肯定受影响不大,比较受冲击的是中腰部的演员。”



“因为中腰部的演员演主角的大多数是中小型项目,这些项目数量减少了,大项目里他们演的大多是配角,有较强的可替代性。”

 

谢晓虎也向金牌经纪人透露,视频网站缩减中小项目,一些经常在中小型的比如甜宠、青春类型的网剧中出演的艺人,可能会面临无戏可演的尴尬。

 

小叶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的经纪人,同时负责五个成长期艺人的经纪事务,当被问爱奇艺的裁员和缩减开支有没有影响到艺人接戏时,她回复道:“那还用问吗。”后面跟了一个流泪的表情包。

 

虽然小叶所带的艺人背靠影视公司,但是公司项目一直要求要用最好的艺人,而她所带的艺人普遍比较年轻,大体量项目中适合的角色非常有限,还是要在外面寻找更多机会接戏。

 

最近外面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据小叶反馈,本来冬天开机的项目就少,加之最近爱奇艺裁员缩减开支的新闻一出,“很多快开机的项目都暂停筹备了,包括已经定好演员的”。

 

小叶说以前最多的时候,一个艺人一周平均会有四次见组的机会,现在一个星期差不多能有两次,是过去的一半。

 


相比演戏机会的锐减,小叶说片酬方面倒不是很明显,虽然没有透露具体的片酬,但她表示小艺人到手的片酬本来就不高,经纪公司还要分成,如今行情不好的情况下,公司还会扣一部分的预付款,所以像家境一般的艺人,最近的心态还是有很大的变化,“会非常珍惜每一次机会,积极营业。”

 

那除了拍戏,艺人可以去通过做直播或者上综艺来增加收入吗?小叶表示:“之前公司不建议艺人去上综艺做直播,让他们专注演戏,因为只有艺人的作品出来了,自己本身有流量了,上综艺去直播才有意义和价值,才能赚到钱。”


现在整个行业经济形势都不是很好的情况下,艺人们如果接不到戏,就等于是没有收入。“没有流量就没有人请你去综艺,连网红都不如。”



另外一个经纪人千千也表示,目前开机的电视剧和网剧数量确实不多,更多的还是短剧的形式,并且她表示,未来形势会更加严峻,所以她已经力推自己的艺人去尝试优质的短剧。

 

至于没有签经纪公司的根部艺人,谢宁反而表示,影响不大,“他们可能就是一个打工者的心态,剧组管吃管住,三个月挣5万块钱也OK。”

 

金牌经纪人也采访了几位在影视圈打拼的个体演员,因为爱奇艺裁员的事情这个月才发生,所以有两位演员表示自己的工作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另外一位23岁的年轻演员透露,最近简历投给电视剧剧组之后,经常没有了下文,但是他表示,自己也在接触电影的项目,实在没戏可演的时候,就会去演舞台剧。

 

小体量影视、经纪公司入不敷出

 

相比艺人,在这波寒冬的影响下,影视公司和经纪公司面临的危机反而更严重。一家影视剧制作公司的C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爱奇艺裁员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影视公司对此的反应分两种,腰部的影视公司觉得天要塌了,踏实做优质内容的影视公司则处变不惊。


“现在下游的影视公司其实已经到了临界点,除了头部的几个公司,绝大部分制片人全部是背负担保和债务在跳舞,并且没有一丝话语权,还要对赌。2022年是关键的一年,一波制片公司倒闭和不怕死能够举债的新人入局的一年。”该CEO表示。

 

阿伟透露,小公司之所以扛不住这波风险的原因在于,原来都是平台方把钱给到制作公司去拍剧,现在是制作公司先拍剧,拍完平台再拿钱去买,“现在经常是制作公司也没有什么钱,制作公司经常跟平台签完合同之后,拿着合同去银行借款,用借来的钱拍戏,等剧播完之后,制片方再把平台给他们的余款拿去还银行,其实利润也不多。如果平台方不给结尾款,小的制作公司就被拖死了。”

 


对于经纪公司而言,这次也是不小的危机,谢宁说:“我听说有的经纪公司已经快不行了,有些已经解散了。”

 

他以某中生代腰部演员为例算了一笔账,“经纪公司主要赚的是提成,他拍一部戏四五百万,经纪公司提成百分之十,这四五十万还包含宣传费,还要给经纪人、宣传、助理开工资,一年从这一个人身上顶多赚一百万,这么多的人工费用,还要养那么多的新人,现在片酬一降,未来也养不起了。”所以一些还存活的经纪公司也开始考虑跟部分艺人解约了。

 


影视寒冬下,2022年对于影视从业者来说,注定是非常难过的一年。


不过这也并非全无坏处,随着大环境的优胜劣汰,影视行业的二八定律会越来越明显。虽然目前长视频网站在削减开支,但是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不会减少,所以能制作出优秀作品的影视公司和专业性比较强的艺人未来会发展得越来越好,演员的竞争也会变得前所未有的激烈,优胜略汰,希望经过这段阵痛期,国产剧的品质能够有一个比较大的跃升。

 

注:文中阿伟、谢宁、小叶、千千均为化名。


金牌经纪人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搜

新浪看点 | 新浪微博 


视频 小程序 ,轻点两下取消赞 在看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