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张文宏:全球疫情结束之日,便是危险降临我国之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无政府,有秩序。有政府,无秩序——布尔费墨和他的朋友们谈秩序

2015-10-12 布尔费墨 布尔费墨

有人说,有政府才会有秩序,无政府会混乱。首先,所谓秩序和混乱,都是无法客观衡量的,主观的直觉。你觉得有政府有秩序,我觉得无政府有秩序。第二,秩序不代表好,混乱不代表不好。你说纳粹集中营比中国农村集贸市场有秩序。但你并不能说前者好于后者。所以就算有政府有秩序,无政府混乱,so what?

每个人对秩序的理解不同。强奸犯认为,全世界女人都撅着屁股给他操才叫有秩序。税务干部认为,人民节衣缩食乖乖交税才是秩序。计生干部认为,把超生孕妇抓去堕胎才是秩序。拆迁办干部认为,群众把房子主动交出来才叫秩序。如果受害者有丝毫抗争,他们都认为秩序被破坏了!

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秩序不是我们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因为我们自由意志主义者主张维护财产权,而非秩序。如果一定要谈秩序的话,我们要的是维护财产权的秩序,反对侵犯财产权的秩序。所谓的秩序,在我们看来,并不能高于财产权,成为侵犯财产权的理由。

目前,全球吸毒人数已有近2亿人,毒品交易额每年高达5000多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额的9%,超过石油的贸易,仅次于军火交易,成为世界第二贸易品。——说无政府就是一片混乱,没有秩序,没有安全的人可以闭嘴了。政府禁毒才导致一片混乱,没有秩序,没有安全。

中央银行是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想搞乱社会,最方便的途径是使货币脱离黄金,并且采用部分准备银行制度。中央银行是20世纪的战争和混乱,社会主义上台,人民贫困的原因之一。废除国家发钞,废除中央银行,废除部分准备银行制度,人们才会获得稳定的经济增长和良好的社会秩序。

为什么有的人会把美国联邦政府在全世界的侵略、颠覆、屠杀、暗杀、发伪钞等等罪行称作“维持国际秩序”?甚至胡说什么美国联邦政府保证了国际贸易。通过贸易禁运和滥发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保证国际贸易?一个犯罪集团,被吹成维持秩序的警察,好坏不分。

说反了。黑户才是正常的社会秩序。国家的户口才是影响社会秩序的隐患。//@头条新闻:【新民周刊:“黑孩子”调查】单身妈妈刘菲将北京公安局房山分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房山分局拒绝为其子办户口的行为违法。刘菲在未登记婚姻生育孩子,因无力缴纳33万余元社会抚养费,8岁的孩子仍是没户口的“黑孩子”。记者发现,黑户日益成为影响社会秩序隐患。

问得好。所谓“收入分配秩序”根本就是抢劫。这是典型的语言腐败。//@胡释之 “规范收入分配秩序,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调节过高收入是否与保护合法收入冲突?合法的过高收入是否也要被调节?还是说不论来源是否合法,收入过高本身就意味着非法,不说要完全取缔但得被调节?调到多少算不过高了?标准谁来定?是否法定?

@香港的谭叔:#一课无政资#说一篇铅笔社文章。文篇题目是民国土匪征过路费。这种故事很早在欧洲已有。土匪关卡太多结果没人敢用。为了生存土匪只能减少关卡产生管理收钱秩序。当然有人会说政府制造秩序。但这些是分贼赃秩序。和社会秩序保护个人权利财产完全无关。文章只证明政府是抢劫犯,而不是社会秩序产生者。

@香港的谭叔:无政府资本主义并不否定社会需要秩序。相反无政府资本主义强调社会必须有秩序才能存在。问题只是社会秩序是否需要政府垄断来执行才能出现。无政府资本主义和有政府主义的分别不是社会是否需要秩序,而是社会秩序是否只能够由政府垄断来产生。这才是争论的核心。

@吉泽光喜:很多人都喜欢秩序,并且盲目的认为只要有秩序就是好的。但这里要指出的是,秩序分很多种,奴役的秩序,抢掠的秩序,战争的秩序,自由的秩序等,不是有秩序就好,秩序之中仍可选择,更不是有了奴役的秩序就不要其他秩序,我们总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创造秩序。

@歌罗曼:对侵权暴力和防卫暴力不加区分,笼而统之地说暴力不能具有竞争性,甚至把侵权暴力视为自由社会的运行基础,是认贼作父了。在自由社会,防卫暴力总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它是每个人的正当行为,而且是自由秩序的重要条件。而侵权暴力总是追求垄断性,但它并非自由秩序的基础。

NewmanLoathesU:无政府主义者从来不曾主张放弃对安全和秩序的追求。我们只是不相信可以用一个小政府的方案一劳永逸地代替长期艰苦的为自由与安全的斗争。世界如果有那么便宜的好事,人间天堂早就实现了。

“人们相信,如果没有大量的政府管制,社会将会堕入未开化的混乱状态。一个没有庞大官僚机构和高税负的制度并不是无政府的混乱状态。契约的规则,物权的保护,诚信的货币活动,自愿交易,必要的破产法例,就已能提供秩序和效率。”——荣·保罗《自由五十讲》

“法西斯主义是这样一个系统,政府将私营部门组成垄断联盟,集中计划经济以补贴生产者,褒奖维持秩序的警察国家,否认个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使行政国家成为社会的无限主人。这说的就是美国今日的主流政治啊。还不仅仅是美国。欧洲也是这样的。已经主流到让人们几乎无法察觉。”——卢·罗克韦尔:《美国是法西斯国家》

“资本主义蓬勃发展得最早、最活跃的地方,正是那些中央政府很薄弱,或不存在的地区:意大利城邦、汉萨同盟、十七世纪的荷兰邦联等。而最终通过两个途径,推翻或剧烈撼动了旧秩序的根基:第一 ,工业和市场沿着封建秩序的缝隙扩展。第二个更重要的途径是,一系列巨变式的革命。”——罗斯巴德《左与右:自由的前景》

“自由主义:希望之党,激进之党,自由之党,工业革命之党,进步之党,人性之党;保守主义:反动之党,渴望恢复旧秩序的等级制度、国家主义、神权政治、奴隶制和阶级剥削的政党。在意识形态谱系上,自由主义极‘左’,保守主义极‘右’。”——罗德里克·龙:《左与右:40年后”》

“由于保守主义者不相信抽象理论和一般原则,所以它既不理解一项自由的政策所依凭的那些自生自发的力量,也不拥有一个制定政策性原则的基础。在保守主义者看来,秩序乃是权力机构不断加以关注的结果;因此,为实现秩序这一目的,就必须允许权力当局根据特定情况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哈耶克《为什么我不是李子旸那样的保守主义者》


点“阅读原文”读上一篇文章《瓦特与知识产权——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第一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