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14日 上午 7:0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深夜小巷里,我遭遇了中国第一大银行的伏击

文冤阁大学士


写下这个标题,我自己都觉得这蝼蚁般的生活啊,是不是太册那黑色幽默了?


昨天上午,我发了一条微博:



对,是我一贯的风格,或许阴阳怪气,“但没有坏心”。全国各大银行,什么幺蛾子的英语,我们好学的网民没见过?



其实,本文开头两张工行的图,是我今年十月去上海外滩的中国工商银行(就是外立面有菩萨头像且鼻子部分在疯狂年代被砸坏的那家,解放前是日本横滨正金银行上海分店,现今地址为黄浦区中山东一路 24 号)兑换国庆纪念币时顺手拍的。



展板内容是便民标识,营业大厅内公开展示,绝非仅限内部高层传阅的机密文件。


至于我为什么要在双十一刚过就发,大概是闲得无聊,感觉好久没发,但现实又教会了我两样不能发——这也不能发,那也不能发——所以,只好发点这种不痛不痒的。


没想到,此举却触痛了这座中国乃至宇宙第一大银行的神经。


发完微博,我外出近 10 个小时,因忙于探亲、会友,下午才发现用于微信、电话的移动号码手机被打到没电。


充电后,我看到多条微信、短信,勃然大怒。


原来,工行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我单位的同事、前同事向我施压,要求我删除微博。甚至,他们的电话越过重洋,吵醒了在美国夜半酣眠的学长,要他促我删帖。


有一条微信称,我这条微博令上海工行炸了,某些领导要下台了。


一瞬间,地转天旋!我何德何能,竟成千古罪人?


领导为什么要下台?


根据另一条微信,是我微博发的照片里,工行便民服务项目表在“地图”二字上的中国地形剪影,没画全,缺了台湾和南海诸岛。



怪我?还是怪祖国母亲地大物博?地图画错了就急,英文写错了怎么不急?


展板挂在那里这么久,你们不急,我发了微博,你们就急了?


你们整座金碧辉煌的外滩近代历史保护建筑里,敢情是埋了爱国主义的地雷,专等我国庆七十周年来踩?


宪法第三十五条是写着玩的?我发微博,如有任何不妥,微博会删,会屏蔽,会限流。微博审查这么严厉,都任由我帖子存在,你们工行叫我删,依据是什么?


而几个小时之后,我即将知晓,工行的依据是什么了。


按工资水平尚属小无产阶级的我,大约 22 点 20 分走进老破小区门口,当即察觉有异样。巷子里外,散布着几张陌生而警觉的面孔!


我掏出钥匙、准备进楼的那一刻,他们如期聚拢过来。二男二女,两老两少。没错,他们就是带着世博会小板凳在此地辛勤值守等我夜归只为要删除微博的中国工商银行员工——出于礼貌,我没有要求他们出示工作证件,但其中两位还是自报了详细身份。



先是攀关系:“那个谁谁谁是我七大姑的八大姨,是你复旦的老师。”


我直接亮了底牌:“谁谁谁是教过我,不错。但他不知道我住哪里,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呢?”


另一位解释:“你是我们银行的客户,我们查了你的信息,才晓得你的住址。”


同一天里,我第二次被中国工商银行激怒:“我开立借记、贷记账户时,和你们签署的协议书上,明确允许工行未经我同意,就派人半夜来我家里堵门?这是滥用客户隐私信息,你们行规是不是允许,我不知道。国法断断不容!”


他们赶忙说,这是出于无奈,来这里,是汇报整改情况,让我“指导工作”,错误的展板已经撤下,换了新的上去,恳请我删除微博,以免被行内居心叵测之人继续利用。


▲ 98 年那场“很大的”抗洪,长者亲临现场,“指导工作”


我在外奔波一日,此刻精疲力尽,只想趁早脱身。身为前股东,我特意走到了小区两只监控探头同时覆盖的区域,简单陈述了意见:


第一、中国工商银行这种夜扰客户的行径,不惜踩踏社会主义法治的红线,是黑社会地下钱庄催收追数,和我对 601398.SH 的印象有点差距——中央督导上海“扫黑除恶”,最近在“回头看”,希望贵行有空也看一看。

第二、无论是英文错,还是地图缺,问题都在中国工商银行,不在鄙人。工行内,职工对上级领导负责,不是对我负责。故此,整改情况无须通知我,更无须夜半三更上门强行通知我。
第三、中国工商银行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多位并不亲密甚至从无私交的朋友、同事,谋求达成删帖之目的。我若答应,邦宪国法威严何在?我不答应,与那几位说客以后又如何往来?实质上,这是人情威胁、道德绑架,令我的外围人际关系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干扰和损坏,对我本人的生活也构成了骚扰。
第四、要说中国工商银行这样的大企业,没有宫斗,那我《延禧攻略》也白看了。但宫斗是内政,岂能嫁祸到我一介匆匆过客的头上?张三今天微博发两张照片,你们萧墙祸起。李四明天微信写一句评论,你们鲁难未已。那舆论的范围里,工行就成禁区了?这符合四中全会、一行两会关于金融改革的精神和要求吗?
第五、你们中国工商银行,今天一而再地侵犯我的合法权益。就此事,我保留向监管部门和新闻媒体检举投诉的权利。


这四位中国第一大银行的模范员工听完,均表示“说不过你”,确知回转我的心意太难,且时近午夜,便偃旗息鼓,收兵归去。


围解了。我回到家中,拨 95588 打通工行总行的客服热线,要求投诉。客服表示,现在已过投诉受理时间,但听完我的陈述,她说:“的确感到恐怖”,答应破例为我记录,并转交有关部门处理。


我又在网上搜到上海银监局的投诉方式,有趣的是,碰巧看到中国银监会官网 2016 年 5 月 20 日的一篇报道写道:“上海银行业纠纷调解中心理事长、工行上海市分行行长顾国明会上表示,上海银行业纠纷调解中心的建立,是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的重要抓手。”(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全文报道


我是 A 股二级市场金融板块的积极投资者,顾行长的大名当然不陌生。据今年 6 月 6 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商银行纪检监察组、上海市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顾国明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网上稍加搜索,不难发现,令顾行长更出名的是“潜规则女下属多达 32 人”的传闻。


在此,我奉劝中国工商银行的各位高贤,假若你们有精神上班专注宫斗,有气力深夜伏击客户,不如多想想,如何把理财产品收益率提上去,如何把股价拉起来,如何让客户排队时间缩短,如何让信用卡像其他银行那样享有哪怕一天的延时还款宽限期,如何将中国地图的疆域补全,如何将上海地图的比例调对——有朋友发给我看工行所谓的整改结果新展板,但我肉眼就能辨识出,长兴、横沙两岛在长江中的位置可能不对,崇明岛东侧画得或许也有问题。



拜托,你们做银行的,能仔细仔细再仔细点吗?


最后,我要对今天得知此事、担心我被工行雇凶打击报复的朋友们说一句谢谢。


如果下次,伏击我的,不再是工行员工,而是黑社会,我当然没有机会再写文章,再说几句难听而真诚的话了。我要去追随闻一多、李公朴先生了。



但如果能为中国法治的进步,为中国金融界的风清气正,做些贡献,哪怕仅一毫半厘,我死得其所。


届时,请把我这个世居北静安的小无产者在中国工商银行储蓄的所有人民币资产,尽管微薄,都替我衰病的父母缴纳党费,直至他们逝世。(如有可能,亦请党组织安排赡养。)我无法忘记他们从小对我的教育: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按:为保护隐私,所涉人物信息已酌情变改。


排版、配图:重光会王暖流


Scan the QR code to financially encourage the author, who is terrified by financial terrorism.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