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这种解压方式,常常被人误解为色情,但好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令人脊背发凉的日本恐怖案宗之“地狱屋案”,全国震惊!

2017-10-09 世界500强商务英语 世界500强商务英语

世界500强商务英语

爱英语、爱生活

微 信 号:english500

话说在1990年11月13日,日本新泻县三条市,在一名正读小学四年级的9岁女生放学回家的途中,突然从角落里跳出一个陌生男子,拿着刀子抵住她的胸口,男子威胁她如果大喊大叫或反抗的话就杀了她,少女只好听命走到男子的车边,被他推进汽车后备厢带走。

当晚近八点时少女的母亲一直没等到女儿回家的踪影,跑去派出所报警,但是经过长时间的搜查,少女依然下落不明。

而当少女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在9年后。绑架她的陌生男子是当时27岁无业的佐藤宣行,他一直把她禁锢在家里,直到2000年才被人意外发现。这起案件震动了整个日本,并被日本媒体称为“地狱屋案”。

年轻时的佐藤宣行

佐藤的家在离三条市50公里外的柏崎市,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他跟自己63岁的母亲住在一起,母亲住楼下,他住楼上,并且禁止母亲到二楼。而少女就是被带到他只有10张榻榻米(约16平方米)的房间里。

佐藤用胶布把少女的嘴、双手和双脚牢牢绑住,殴打她多达数十次,踢她的肚子并说:“你永远也别想逃走!”佐藤外出之前,就会把她严严实实地绑起来,以防逃走。有时还拿刀子抵住她的肚子,说:“要是你敢逃跑,我就刺死你!”如此不断反复地威胁她。

就是在这间屋子内实施的监禁

如果少女哭泣的话,他会毫不留情地往她的头和脸狂揍。佐藤还用电击枪对付少女,少女被强J时要是发出悲鸣或惨叫就会被电击,从此她承受这些痛苦的时候都不敢出声。

佐藤的居住环境极差,既无浴室也无厕所,也不让她洗澡,只拿一个塑料袋给她解决大小便。一年或两年才给她换一次衣服,都是拿一些偷来的衣服或者他母亲的旧衣给她穿。吃的只是一些煮熟的方便面,有时一天只给她吃一个紫菜三角包饭。她前8年接触外界的唯一途径就是一台破烂的收音机,而直到被禁锢的最后一年她才获准收看一些电视节目。但是如果她忘记给佐藤录制赛马节目,就会被电击。

在这样一个狭窄的房间里,少女和一个恶魔一起度过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受尽折磨、拳打脚踢以及性侵犯。而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00年的1月28日,佐藤的母亲觉得儿子行为怪异,就打电话向保健所求助,医务人员应她的请求去家里查看。打开佐藤房门的时候,看见一个身形瘦弱的女孩,这起禁锢案才被揭发。

日本警方搜查佐藤在新泻的住宅

警察立刻到达并拘捕了佐藤,随后把少女送到医院。少女在医院洗了这9年来的第一次澡。医护人员给她喝运动饮料,她嘀咕着说:“这是我人生中最好吃的东西了。”少女被绑架时的体重是46公斤,而9年后19岁的她还不到38公斤,严重发育不良,腿上没有肌肉,行走也相当困难。


少女获释后对警方说:“我很怕他,不敢逃走,到了后来连逃跑的能力也没有了。”然而,她所在的房间距离邻居的房子只有几步之遥,而房门从来不上锁。这些年来,只要她接近房门就会被佐藤拳打脚踢,已经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在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习惯性无助的症状,因为重复的惩罚而造成的听人摆布的行为,受害人因被虐打而早已对逃跑绝望,连房门都不敢碰触,因此这9年来,从未踏出这个房间一步。而佐藤的母亲则表示她对儿子禁锢女孩的事情一无所知,少女也表示从未见过绑匪母亲。

佐藤的父亲是柏崎市一家出租车公司的专务董事,与佐藤之母是再婚。佐藤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62岁了,而母亲是35岁。因为是老来得子,佐藤的父亲非常高兴,于是对佐藤都是予取予求,总是说:“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都给你买。”在这样的娇惯下,佐藤的性格越来越蛮横,他的反社会人格障碍也开始出现苗头。在上小学时,佐藤就经常被同学耻笑说:“你爸爸其实是你爷爷吧?”慢慢地,佐藤对父亲的态度开始变了,常常在家里发脾气、扔东西。高中的时候更变本加厉,痛骂母亲为什么跟一个老男人结婚,并且开始对年老的父亲拳打脚踢。

高中毕业后,他去市内一家生产精密配件的企业工作,有一次因为迟到被上司责骂,就再也不去上班了,关在家里不出门,父母怎么劝说都没用。他20岁的时候,已经82岁的老父再也无法忍受儿子的暴力,离家出走去住养老院,从此,佐藤就对老母宣泄自己的怒火,随意打骂她,并禁止母亲走上二楼。佐藤之母身上常常有淤青和伤痕出现,别人问起,她只是借口说摔倒了。所以佐藤禁锢少女的事情,他的母亲毫不知情是有可能的,另外也可能是她知道但是迫于儿子的暴力不敢出声。

在佐藤的身上,能很明显看出他的反社会人格障碍的症状。在犯罪心理学上来讲,不良的家庭教育方式对佐藤的人格形成有很大影响,父亲在他童年对他的溺爱,使得他认为自己想要什么都可以拥有。而后他只要不顺心,就会打骂父母,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在人际交往上,也无法和别人保持良好的关系,高中毕业后的工作也很快就放弃了,从此就过着宅在家里啃老的生活。而当他对女性有欲求的时候,自然也就不会想到如何以正常的方式去赢得女性的爱情。为了发泄自己的兽欲,他把目标定在了女童身上。在父亲离家出走后,母亲又对他敢怒不敢言,这样的环境使得他有条件可以禁锢女孩在家里。

佐藤被逮捕后,日本帝冢山学院大学教授小田晋先生为他做精神鉴定,经了解详情后分析他的犯罪心理,认为导致他犯罪的因素是:“闭居在家”“缺少父亲管教”和“习惯用暴力”。小田教授说,依他多年的经验,“恋童癖患者”的家庭环境都是如此,要么没有父亲,要么父亲的角色“形同于无”。佐藤的父亲年迈,无法管教他;母亲也迫于他的暴力行为言听计从,使他内心深处认定了“暴力可以支配一切”的想法。这样的人往往又很容易变成具有强烈的自我陶醉倾向的人,对强行挟持柔弱女童的行为不会产生任何的罪恶感。

在“挟持少女事件”中,犯人大多数属于“恋童癖患者”。“恋童癖”是一种对幼童会产生性兴奋和性冲动的特殊嗜好,以儿童为对象获得性满足的一种性变态。据悉,佐藤从来都没有跟成年女性有过恋爱关系,被逮捕后,警察盘问他为什么要挟持少女,他说:“我一直没有朋友,所以想要一个说话的对象,想和女孩子做朋友。我和她的关系不错,因为我们说话合得来,所以我觉得自己没有被讨厌。”可能是他的性格导致了恋爱的挫败,于是他将不会反抗的女童作为成年女性的代替品,当做了自己宣泄性欲的对象。同时他从小都是要什么有什么,造成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反社会人格障碍,甚至把少女因畏惧他而顺从的行为归为“谈得来”“关系不错”,足以显现他的心理变态。

日本民众不仅痛恨这个淫魔,也愤慨日本警方的无能。警方在这起“地狱屋案”上受到民众强烈的谴责和严厉的批评,因为佐藤在1989年曾经企图绑架另一个女孩而被捕,在后来的少女失踪时,他还在保释期间,但是警方却没有对他加以调查。在佐藤被提堂开庭审讯时,超过2200人排队等候进入法庭内的27个公众席旁听。而少女的父亲也在法庭里,用恨不得杀死他的眼神一直盯着他。 2002年新泻地方法院判处佐藤入狱14年。

根据日本一家周刊统计分析,过去10年中,日本各地发生的“挟持女童事件”中,越来越多的小学生成了主要的受害者。这是日本不得不重视的社会问题。而佐藤宣行将在2016年刑满释放,恋童癖患者除非是用电击刺激等厌恶疗法或者药物疗法,否则是无法治愈的,到时他重新进入到社会后,曾经被他禁锢9年的少女,她的人生会不会再起波澜,并且会不会又有其他的女童遭受他的毒手?这些都是日本警方必须考虑的问题。

日本这起“地狱屋案”在世界上保持着被害人被监禁时间最长的纪录,不少文学和电影都根据这个案件进行二次创作,甚至还催生了著名的《禁室培欲》系列的禁锢类电影。日本著名女性推理作家桐野夏生在2004年还根据这个真实案件写了小说《残虐记》,并获得了第17届柴田炼三郎奖,足见此案在日本的影响颇深。

还是那句话,这些类型的案件数目远超出你们想象,也远超过新闻传媒所报导。换句话说,当你们在看这篇报道时,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某栋房子里,可能就有一名无辜的女孩,被禁锢在不见天日的的地下室,每日受尽不人道的折磨…

图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