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这种解压方式,常常被人误解为色情,但好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她中年丧夫,51岁入狱,历经半生磨难,90岁却活成中国最精致的女人!

2017-11-08 世界500强商务英语 世界500强商务英语


世界500强商务英语

爱英语、爱生活

微 信 号:english500

时代在变化,但关于独立意识和女性觉醒的话题却恒久不变。除了时下为人津津乐道的都市女性罗子君,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民国名媛,中国最后一位真正的贵族,郑念。

中国版唐顿大小姐

郑 念

郑念,原名姚念媛,1915年1月28日出生于北京,一个民国北洋政府高官家庭。当时还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的她,就曾四次登上北洋画报封面,成为远近闻名的“风云人物”。

图:郑念

1930年,姚念媛因家里安排去了英国留学,爱上了同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郑康琪。虽然家庭坚决反对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但大小姐姚念媛是一位为爱皆可抛的人,执拗的性格非是郑康琪不嫁,父母也拿姚念媛无可奈何,就同意成婚。


1937年,等学成归国时,抗日战争已经爆发。动荡不安的局面下,两人一起南下重庆进了外交部,并被派去驻澳长达七年之久。


1949年之后,夫妇两人回到上海。


一座歌舞升平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外表华丽光鲜,脚下却是暗藏汹涌的无尽黑暗。


他们住在市中心绿荫中半遮半掩的三层小洋楼,有仆人数名,专门的厨师、管家,国内外银行都有存款,生活精致优裕。家里陈设明清古董,穿旗袍而不穿解放装,出门有车接送,喜好研究古玩,家里陈设全是明清时期的古董瓷器,朋友也以外国人居多。


而在当时偌大的上海滩,保持这种“解放前”生活水准的不过十来户。

图:郑念一家三口

前半生

拿 什 么 抵 制 无 常

1957年丈夫早逝,文革浩劫紧跟着,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因为她的留英学生身份,以及工作于外资企业。郑念沦为疯狂猜疑和迫害的对象,把她定为“英国间谍”。随即抄了她的家,让她经历了身心摧毁的漫长的监狱生活。


在臭名昭著的“第一看守所”里,七年里,她独自面对各种纳粹式的暴行——饥刑、铐刑、拳打脚踢刑和精神虐待刑,以至于遍体鳞伤。她咬着牙,抬着头不屈服任何屈打成招的行为。


福楼拜有句话:“一个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一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


在狱中,大部分囚徒都万念俱灰,狼狈不堪。但对郑念来说,不论身处怎么样的逆境,她依然把自己活得从容优雅。不能因为风吹乱我的头发,我却不去搭理;油污弄脏我的衣服,我却无视一切。那种经过岁月沉淀后的贵族基因,在她的身上展示得淋漓尽致。


她将原本就不多,甚至是吃不饱的米饭,每顿留有一些当浆糊用,将手纸一张一张地贴在沿床的墙面之上,这样她的被褥便不会被墙上的尘土弄脏


聪慧的她向看守员背一节毛主席语录“以讲卫生为光荣,不讲卫生为可耻”,以此借得扫帚将屋内打扫干净


她还借来针线将毛巾缝制成马桶垫给贮存水用的脸盆做盖子防灰尘……


在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不行,难以支撑站立,担心自己因为神志不清而让造反派有机可乘,甚至还自己编了一个运动操,恢复清醒状态。


就算是两千个日夜里双手被反扭在背后,手铐嵌破皮肤,鲜血直流,差点残废,她依然没有放弃。


她拒绝被释放,除非当局向她公开道歉。这种要求只能让专政人员感到好笑。他们当然永远也不会理解这种坚持背后的信念和价值观。


就在快要挨过这段时间的时候,却从看守员嘴里得知,女儿被红卫兵打死的消息。她痛到不能呼吸,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活着出去,去调查我女儿的死因,就算是她最后吐着鲜血肢体僵硬地趴在地上,我也要去看看那块沾满她鲜血的土地。

图:(左)女儿郑梅平,(右)郑念  

后半生

高 贵 女 王 遗 世 独 立


凭借自我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最终郑念在1973年无罪释放,当时她已经快60岁了。


命运把她的生活蹂躏成一张张皱纸,这位双鬓落雪的老人,却始终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高贵优雅。她计划自己的将来,希望能把剩下的日子活得更好。


1980年,她以看望在美国的妹妹的名义申请出国,虽然去美时已经65岁高龄,但郑念很快使自己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和环境:诸如高速公路上的驾驶、超市购物及银行自动提存款机。

图:郑念 

七十岁高龄的郑念,独居异邦,没了丈夫,失去女儿。孤寂的生活还常常伴着病痛,那是可以想象的艰难,即便那样,见过她的人,无不感叹她的美丽。


漫长的岁月里,唯有文字和痛苦的回忆与她作伴,她无比思念死去的女儿,和疼爱自己的丈夫。最后,呕心泣血地写下了震惊社会的回忆录——《上海生死劫》(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并在英美出版书籍,在1988年被程乃珊母女翻译,在大陆出版。

图:郑念《上海生死劫》封面 

八十岁她,依然精神抖擞地穿梭于各大高校做演讲,和学生们一起谈论东西方历史,同时也拿自己为蓝本鼓励海外游子努力学习。


她还是时常把“Let the past rest”(让往事过去)挂在嘴边,鼓励劝慰着世人。


九十岁的郑念,活脱脱得像高贵的伊丽莎白女王,无视岁月的痕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偶尔会去舞厅跳跳舞,满脸灿烂的笑容是她留给舞厅里那些绅士难以忘怀的礼物。她也会驱车前往郊区,欣赏美丽的自然风景,又或者是跟着年轻人一起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把每一天都过得充实无比。


郑念的往日今昔,很适合杜拉斯说过的那句话:


"你年轻时很美丽,不过跟那时相比,我更喜欢现在你经历了沧桑的容颜。”她把所有的痛苦和辛酸活成了一种生活的调味品,在她眼里,任何辛酸都比不过生死,除却生死一切都是小事。


就是这么一位坚韧高贵的女性,无情残酷的岁月没有把她击垮,反而让她变得容光焕发,在美丽中增添了一丝坚强与乐观。


无论是前半生的几经生死,还是后半生的遗世独立,这一生皆成传奇。



▼  ▼

一起来回顾

你是否还回忆得起那段歌词~

老歌不永老,经典永传唱~

老歌每天在这里回唱,经典再现~

每首歌都有一段故事

每天听听那些年传唱的歌曲~

光阴里,我唯独几个

你送我的CD,爱的唱片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