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张文宏:全球疫情结束之日,便是危险降临我国之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铅笔社个人总结三:2016,面对死亡的那一刻

2017-01-06 济朋 铅笔经济研究社 铅笔经济研究社

回顾2016,自己最震撼的是面对疾病与死亡,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无力与之对抗。感谢们让我看到了人的脆弱,更加懂得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之所以被震撼,除了身边家人和朋友的不幸,更多原因是自己也在鬼门关绕了一圈。

八月底开始就咳嗽,没当回事儿,工作忙,稍严重的时候就自己买点药对付一下。到了十月底发了高烧,去社区诊所检查完开点退烧药又好了,但是咳嗽变得异常严重,肺感觉烧到炸,已经影响了睡眠,身上还起了很多红点。第二天正准备去医院检查的时候突然自动流起了鼻血,心想坏了,免疫力肯定到低谷了。果不其然,医生说肺部有阴影,还比较严重,最轻是肺炎,肺结核的可能性占一半。

肺结核?就是我小时候在医院门口看到的大条幅得了肺结核不可怕,国家为你免费来治疗上面说的恐怖传染病?随手上网一查,肺结核的死亡率为50%,也就是说我当时的死亡率为四分之一。对于我这个号称把每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的乐观派来说,那一刻也是懵的:28岁的我还一事无成,有太多理想还没有来得及去挑战;2岁的儿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我正要开始补偿他之前一半时间都不在一起的遗憾;妻子和父母忍受了太多我的臭脾气,我正下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一刻有太多的遗憾可以数,有太多康复之后的决心可以下,而最切实际的就是尽快入院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第二天我住进了 RICU(呼吸重症监护病房),里面的病人基本都是只能躺着的,平均年龄比我都大五十岁,我仿佛看到了五十年后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还可以活到那个岁数。最小的一人看似比我爷爷小点,头发还有黑色,一聊才知道老爷子北京人,工作比我早近60年,已经80岁啦。他1955年参加工作,后来大跃进时997(早九点到晚九点,一周七天)工作甚至更长,每天12小时啊,这么一比我们现在抱怨的加班累就太不好意思提了。除他外一天时间内没听到其他任何一个病友说出过一句话,我仿佛体会到了死亡前可怕的宁静。

病房护士换班时交代了我的情况,特别强调要写遗嘱,接班的护士直感叹我太年轻了。此时戴着呼吸面罩的我望着扎了11个针孔的手,彻底进入了病人角色,心想遗嘱就遗嘱,护士也是为了我好,接着就开始在心里列提纲了。

第二天才知道护士说的是医嘱,就是根据病情对我各方面的指示,虚惊一场。也正是在第二天我换了普通病房,刚知道住 RICU 是因为普通病房没床位,那一刻病情似乎立即好了一半。更开心的是身上的红点确诊为自限性疾病玫瑰糠疹,不需要特殊治疗自己就能好。但十万分之一的患病概率提醒我没有什么不可能,再小的概率你可能轮上,只求确诊为肺炎就好,不要再扯什么幺蛾子肺结核,可惜结果还要等待几天才能出来。

新病房左床的病友四十多岁,聊天才知道居然是奥组委的,也是工作太忙耽误了治疗才进来的,但情况很乐观马上就能出院了。非常离谱的是当晚一位副市长居然来看望他了,后来他给我解释说申办冬奥会那阵他俩天天在一起加班到半夜,所以关系不错。

床的病友五十多岁,不爱说话,咳嗽得严重些,每天都是他妻子在这陪床。他儿子不争气,三十多岁也没媳妇没工作,每天几块、几十块的管父母要钱花。也正是他儿子让我时隔多年又见到了黑白屏手机与贪食蛇游戏。如你所料,这位病友每天仅有的话语内容都是在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吸烟数落不争气的儿子要他不要再惦记自己那套房子。没两天,这位病友的确诊结果出来了,肺结核。他必须转到专业治疗肺结核的医院去,临行前他问妻子去了那个医院自己还能回得来吗?妻子回答不知道。望着这个生存几率只有二分之一的人,我深刻体会到了疾病的残酷与死亡的无情,只要我能活下来,我会更加珍惜健康、亲情、时间。

在医院熬过了一周,诊断结果终于出来了,肺炎。那一刻,我获得了重生,再看什么都十分的顺眼。心想以后再也没有时间跟人吵架斗气了:我的命太贵,你们耽误不起。

出院已经两个多月了,我确实活得更有价值了:工作上我投入了职业生涯以来最大的热情,也因此鼓励了身边人一同来享受工作带来的乐趣;家庭里我承担起了更多父亲与丈夫的责任,温馨和睦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家人的理解与支持;健康上我办了之前无法理解的健身卡,瘦了15斤后身上的肌肉终于开始凸显。

新的一年已经到来,希望有了健康的相伴我能走的更远。2017,你好!

本文作者为铅笔社成员。他的微博号为:济朋。欢迎大家关注!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