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2021年“露奶装”火了,又纯又欲太好看了!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铅笔社个人总结四:2016年的几个知识收获

2017-01-09 江伊 铅笔经济研究社 铅笔经济研究社

       响应铅笔社的号召,做一个2016年的学习总结,也谈不上总结,只是对几个问题的思考。

一、什么创造财富

        人都追求财富,对于经济学爱好者的我来说,当然也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什么创造财富呢关于如何创造财富我看了三种不同的解释。

       第一种观点是劳动创造财富:中国传统社会认为交易是不创造财富的,因为交易双方物品没增加,交易只是转移物品的财富。马克思也认为一个商人花10块钱卖了进价只花6块钱的东西给别人,与小偷偷了4块钱一样,他只是转移了财富,并没有创造财富。一个工匠通过劳动将石头雕刻成艺术品,石头的价值随之提升,因此劳动创造财富。

       第二种观点则认为汗滴禾下土的劳动仅供吃穿,要创造财富须得大规模的分工协作。亚当思密举的例子:一个熟练工人如果走完每道流程一天生产不了几根针,但是通过分工协作,每个工人只专精一道工序,那么平均一个工人每天可生产两千根针。因此分工协作才能创造财富。

第三种观点认为交易创造财富:如果不交易,石头还是石头,针还是针,留在家中不能吃不能穿,卖不出去的东西就跟垃圾一样,并且多生产会造成多浪费,进而消耗财富。而一旦交易,虽然物品没有增加,但交易双方的幸福感却增加了。因此交易创造财富。

         似乎都有道理,我是按中国人大团圆思维方式想问题的,每样都好每样都加进来吧,也许财富的产生就是既要辛苦劳动,也要大规模的分工协作,还要达成与别人的交易。虽然粗糙,但也能解释中国的发展,中国传统的农耕文化将勤劳精神刻进了中国人的基因里,从苏联那里学来了高效的政党组织,对计划经济的反思使社会协作加入了市场的力量,中国的人口优势使协作实现了规模化。对外开放则拓展了中国与世界的贸易和协作。中国三者齐备如何能不富呢?当然中国在对外协作过程中学到的知识也是重要因素,中华民族确实是优秀的民族,我们热爱学习。

 

二、言论自由是个伪命题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我这种大中国杂合式思维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还是偏向于自由交易,交易自由。中华田园无政资派更是倾向于无限自由,他们觉得秩序是自发形成的,政府只抢劫财富,商人才创造财富,摆脱了政府的各种管制,人们的自由迁徙,自由交流,自由协作会拓宽交易的新边界,创造无穷财富。

       自由,这确实是个美好的词。但我们都请楚自由有其边界,以不伤害他人为限。肢体伤害容易辩别,那语言伤害呢?

       我曾想过一个问题:言论自由是否包含造谣与诽谤。很多人认为是包含的,有些人觉得要通过不受约束的言论自由提醒人们警惕政府不受约束的公权力。还有些人似乎认为这个世界里还是弱肉强食的规则,自由就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被谣言欺骗者都是活该。如果谣言尚可容忍,那辱骂呢?言论自由是否包含辱骂。有人给了我别的答案:言论自由是个伪命题,以产权者定义为准。这个答案我更为认可。如果你是在自己的房子里你爱骂谁骂谁。可是你跑到别人家里骂人那就是找打了。西方媒体的记者能骂总统,却不能骂自己的顶头上司和老板(如果他是自由职业者另当别论),甚至他们发出的文章也要经过老板审核过目,对不符合老板观点的文章会被枪毙。《时代周刊》创办人亨利卢斯是亲蒋介石的,他用蒋介石的头像做了十次《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但国民党军节节败退的消息他却不许手下发出来。这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以产权为限。

        产权是交易的前提,也是自由的边界。

 

三、权利是一束。

       既然问题引向了产权,那产权的界定当然也是我感兴趣的东西。李子暘先生在《权利是一束》中阐述了权利束的概念,权利可以分拆,你的房子,可以卖可以租,你租给别人可以要求别人不要太吵,这都是权利束的体现。权利可以交换,用苹果交换别人的衣服,也是权利的交换:使用苹果的权利和使用衣服的权利。

       权利可以交换,但前提是你拥有那项权利。那怎样确定这件东西是属于你呢?我们可以说,这是我花钱买的,我有发票。嗯,你是花钱买的,那怎么证明你花的钱不是偷的呢?我们说这是我上班挣的,我有上班打卡记录和公司发的工资条。劳动,劳动是确立产权一大标准。

       然而还是有哪里不对。

 

四、可疑的权利源头

       水库的欧神在文章中也这样提过“产权如何确立。奥派的答案是“以劳动仲裁”,好比这把木椅子是我亲手做 的,我就拥有椅子的产权。”

      欧神的底色有两个,一个底色是是奥派自由主义,另一个底色是马基雅维利的功利主义。这两个底色内在是有些矛盾的。正是因为他有着马基雅维利的现实功利主义,所以他没有沦为中华田园无政资乌托邦,他承认政府是必要的恶。但由于他奥派的底色又认为市场自由主义才是正道。他把公式简化为:抢劫与生产。也即市场生产财富,政府抢劫财富。财富最大化就是要最小的政府+最大的市场自由交易。

      这样的二分法很简单,也容易形成口号,但对我这种中华杂合式思维看来却是有问题的。当他提出上面那句话时,我留言问道:如果是在抢劫来的东西上进行劳动,这样的产权如何界定呢?现在中国的土地很多是当年打土豪分田地得来的,难道要将土地归还给原先帝制时代的地主们?欧神将我的留言选为精选留言,却没有给出回答。

      中国现在老百姓的土地当然不能还给土豪劣绅,我们也可以找到说词:那些封建地主兼并土地的手段也不光彩,很多也是依靠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而巧取豪夺来的。

       那美国呢?讲究契约精神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呢?美国是西方殖民者杀掉印地安人取得的土地,难道现在还给印地安人?并且移民们是不同批次进入美洲大陆,早期移民精力不足,圈出的土地被后期移民抢占不少。这个账又怎么算呢?

 

五、社会成本

      经过长期的驱赶,迁回,争论。美国政府认了,1862年美国颁布《宅地法》,默许了后期移民抢占的土地拥有产权,至少是部分拥有产权。

      如果说抢的东西就有产权,估计谁也不会认:这就是标准的强盗理论。

      可你要是说美国人应该全部搬出,把土地留给原住民印地安人,那恐怕也会被人说成是脑残吧。

      问题出在哪呢?这时我又接触到社会成本的一些概念:按成本低的来。

      要收获就要有付出,交易费用是经济学的一大概念。

      如果要让大部分人付出过大的成本,这样的社会无疑会崩溃,所以美国人既不会承认强盗逻辑也不会把土地还给印第安人。

 

六、政府是社会协作的一部分

       虽然有了交易费用的概念,但对如何降低交易费用却没有标准答案。

       2016年关于产业政策的张林之争引发各位经济学大牛纷纷站队。我是倾向于林毅夫教授的。市场经济的真谛是自由竞争,自由竞争下的纠错机制,会淘汰落后的公司、国家、乃至文明。张维迎教授把政府完全定义为破坏自由竞争的要素我认为是不正确的。  

       中国的地方政府之间有强烈竞争,官员为政绩、升官有搞好经济的动力。中央政府则要面对国际竞争,维护稳定,长足发展是共产党长期执政的合法性来源。

       当然,这仍是个没有解释力的答案,让竞争的胜者说话,就等于说,没有终极真理,只能根据现实利蔽做判断决策。

   

      结尾摘抄一段跟本文无关只是我今年看到的有意思的文字吧,出自陈平教授的演讲:

      “我要知道,大英帝国兴起的秘密是什么?经济增长的动力究竟是什么?霍布斯鲍姆告诉我一件令人震惊的事实,如果你想通了,你也就搞清楚了今天中国的地位。他说英国的高峰在1850年,英国工业生产占世界一半,但是不赚钱。我们今天的中国也一样,我们工业生产世界第一了,但是利润很薄。国内主流经济学说我们是什么“粗放增长”,应该输出低端制造业、搞高端服务业、搞金融等等,即使美国出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国内照样有一大批经济学家崇拜美国模式,要搞金融自由化,开什么玩笑? 我问霍布斯鲍姆,那英国靠什么赚钱?他说靠两样:第一个是控制海运,这海运是垄断贸易通道,没有强大海军不行,就跟美国今天要控制国际航道是一样的。第二就是金融。

英国1850年明白了这两条盈利的捷径,就开始强化这两条捷径,结果从那以后英国开始走下坡路。为什么?重复以前历代的金融帝国的老路,就是发展过度金融,输出制造业,然后国力衰落,输掉战争,当然也就输掉海运和金融的霸权。当然英国的衰落时间较长,从1850一直到一次大战后大英帝国才不行了,顶峰到衰落接近70年。原来我在2009年澳大利亚的国际会议上分析金融危机的根源是“美国病”,类似经济学熟知的“荷兰病”,即利润高的某个产业挤出利润低的其他产业。霍布斯鲍姆的故事让我明白,金融危机的根源是“英美病”,因为美国只是重复了英国金融霸权由盛而衰的老路。”        

 本文作者为铅笔社成员。他的微博号为:@大江_mg。欢迎大家关注!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