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最火top13】群众路线不能丢————9月29日兼论香港问题

大浪淘沙

公告:大浪淘沙即将迎来一周岁生日,感谢这一年以来朋友们对我们平台的支持,在未来一个月的庆生活动中,我们计划推出:特约作者合集;食品类辟谣合集、生活类辟谣合集;原创纪念视频;平台最火文章top27等。其中辟谣合集、特约作者合集已连载完毕,今日起开始更新平台一年当中最火的文章(按分享量计算),每次推送三篇,分九次推送。想知道平台最火的文章都有哪些吗?请耐心等待吧~————大浪淘沙编辑部


文/赵皓阳


昨日跟几位混体制前辈吃饭,聊及时事,空生不少多余的感慨。


先从全能神教说起。这个邪教的教义不可谓不愚蠢,但其组织架构不可谓不先进。这个组织设有“七长老”“九牧区”,从上至下分别为监察组、牧区(省级跨省)、区(地市)、小区(县、城市区)、教会(乡镇)、小组(或称排)。在发展教徒的时候是以七个人为一个单位,一个人先发展七个人,达到这个数目之后该组织自动分裂,另外的人再去发展,并与这个人单线联系,再达到七个人后周而复始。这个组织的人数就像细胞分裂一样几何式增长,在某些地区的势力非常恐怖。


有一次行动抓了某牧区一位中层干部,光这个人的手机就有几十部,而且绝大多数手机只有一个号码,全部都是单线联系。结果查到他这里,线索就断了。我听了这个心里百万草泥马呼啸而过啊,当年周公天才安排下一条钱壮飞—李克农--陈赓的单线,在顾顺章叛变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保存了党组织。我深深地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研究过党国的创业史。所以说这群人用愚蠢的教义糊弄普通老百姓,但是高层可绝对不蠢。


跟FLG不同,当年FLG创办的目的只是为了赚钱,结果没想到信徒狂热如斯。当初天津有个老教授,愤慨于FLG宣传得了病不让人吃药,练那啥就行了,于是在一篇报纸上发表文章怒而斥之。结果四个狂热的信徒看到这个直接闯进家里把这老教授活活打死了。天津警察自然按照正常的刑事案件处理了,结果全国的轮子都不干了,直接把北海南边围了个水泄不通,当时各长老是从地下通道走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之后看当时事态难以平息,只好把那四个杀人凶手先行释放。几个月后秋后算账,全国打击,FLG这才彻底走上了被西方反华势力收买的道路。


而全能神教不一样,这个教派创立之初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推翻当局的。(附新闻链接http://media.workercn.cn/sites/media/hbgrb/2012_12/25/GR0403.htm)如果不能及早掐死在萌芽之中,之后的祸乱不可想象。


我认为,邪教如此大规模传播,还有如此大的社会影响力,是基层党组织作用的缺失,是群众路线的缺失。


再说说前几天的莎车恐爆案。官方公布的伤亡数,很遗憾,只是平民(有没有水分我真不敢乱说),公职人员的伤亡没有统计在内。开始大约共一百左右暴徒分别袭击镇政府和公安局,同志们依靠建筑固守,并像武警、军队求援。结果,在武警增援的道路上,遭到了约两百到三百恐怖分子的伏击。对,就是围点打援你们没有看错。还好经过武警同志们的英勇奋战击退了所有的暴徒,但是公职人员与暴徒伤亡比例一比一,其中固守公安局的同志全部英勇殉职。


看能说明什么:第一,能够在艾力西湖镇这个偏远地区纠集起三百余人;第二,能有武装这三百余人的武器;第三,乡下肯定有武器库也肯定是外国势力的援助;第四,我们当年对日本鬼子和国民党玩的炉火纯青的围点打援恐怖分子也会,恐怕也是读过党国创业史的。


我想说的是敌人是邪恶残忍的,也是狡猾的,也是懂得斗争策略的。如果我们不争取群众,自然有人就会争取到另一边。


斗胆设想一下,经过莎车这事之后,就算有普通干部敢上街,组织上会不会同意?一个两个不敢,要多少人才敢?十几个人。怎么去,步行?可以配备装甲车。装甲车里可不可以执行群众路线?……政府机关、公安局重修,大量加固,配备重武器系统。说句难听的,这不是当年鬼子修炮楼么?然后呢?


能发动三百人,已经不是个小数目。


在西北许多地方,当地人有好事就要感谢真主,出了问题就骂政府。
说句狠话,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党的基层组织作用几乎完全没有作用。甚至有的地方党政机关……不说了,你们知道我提的是哪。


媒体总喜欢捡好听的说,有些事情还是要遮遮掩掩。譬如墨玉县那事,媒体不会报道,发动那三万人的不是党和政府,而是宗教领袖。


现在看看,大家上带着红袖标维持治安的,不都是白发苍苍的大爷大妈。不是他们闲的,咱们老了闲的也不会干这个,是他们经受过那个年代的熏陶与训练。十年二十年,当这一波人过世之后,谁还会替党国站街?我们父母?我们这一辈?我觉得不会。


再之前遇害的居玛·塔伊尔大毛拉。这位大毛拉当了三十年的国企工人,后来服从组织决定,转向宗教当一位阿訇,然后又三十年从阿訇当上了大毛拉。就说这样精耕细作、从基层培养出来的人,能不心向着党国么?


2010年这位大毛拉接受采访时曾说:“失业是一个大问题。南疆地区大企业很少,一般效益也不好。喀什1970年建立的纺织厂,有8000人。后来工厂倒闭了,工人都下岗了。许多这样的国营企业,能解决很多人就业的,后来都倒闭了。这样社会上闲的人多,没有工作干,坏事就多了。”


一声叹息。


但是现在党国总想着偷懒,直接联络上层人士,忽略底层。我只能说这是投机取巧,效果嘛,看看呆湾,我们在马娘娘和少数台商砸了多少资源和精力,结果呢?斗胆问一句,服贸通过了没?


不过现在,多多少少可喜的是,现在党和政府已经非常重视这方面的问题了,一些基层组织开始努力在新疆扎根,只希望这些干部们的安全能够得到保障。


当时说到了毛主席的老三篇之一——《愚公移山》,说来惭愧,我虽然通读过马恩列毛选,但是水平太差,囫囵吞枣不求甚解。我起初对这篇文章的理解是:愚公,劳苦大众,受到大山的剥削压迫,想移走大山但是不得其法;智叟,典型酸溜溜以及愚蠢的知识分子嘴脸;天神,伟光正的共产党,给愚公指明了一条先进正确的道路。


结果前辈听后呵呵大笑:“谬矣,甚矣汝之不惠。”正确的解释应该是,愚公是共产党——他要用自己去感动天神,天神代表劳动人民,是真正移走三座大山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早期共产党领袖都是清教徒式的模范人物,因为他们要以身作则去感动“天神”。这也是为什么如周佛海顾顺章这种追求生活享受之流无法在大浪淘沙始见真金中留存下来。


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共产党不做愚公,自然会有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或组织来做愚公,去感动“天神”。到时候,移动的大山就不知道是哪一座了。


--------9月29日更新--------

这两天香港问题闹得比较凶,正好又是跟这个话题一脉相承的,所以就在这篇文章下面更新。

从某种程度上讲,如今的问题也是当局在香港走“上层路线”而非“群众路线”的恶果。

其实就我在香港的生活经验来看,绝大多数香港人政治头脑都是十分幼稚的,今本上停留在我国八十年代末大学生的水平。

某香港local:“阿共仔太坏了,还是英国好,虽然是殖民地,但是我们有民主自由。”

我:“阿共仔为什么坏啊?”

某香港local:“不给我们普选!特首都是内定的”

我:“英国殖民你们的时候,你们选过总督没”

某香港local:“唔知啊,那时我还小”

……

而最近在社交网络非常流行的某香港媒体人梁某某撰文声称:“港英政府其实一直有打算在香港推行更多的XX管治,但是因为中国政府表明反对而没有推行。早于1956年时,周恩来便向英国政府提出不容许港人治港的改革,当时英国政府为免给予借口让中国政府提早收回香港,才没有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这话说得模棱两可十分聪明。事实上,当时英国在香港提出的是“民族自治”,并不是什么“民主政改”意图是改变香港租借的身份为独立殖民地,这样香港就可以在联合国“民族自决”框架的惯例之内,就算不能造成香港独立也会对新中国政府收回香港主权造成障碍,这当然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

香港在回归之前一直有“政治沙漠”的称号,意思就是经济虽然发达但是对政治的关注出乎意料的少。历史上香港唯一一次全民范围内的大规模政治运动还是在大陆文革的冲击下,当时被港英当局称为“左派暴动”,并以步枪子弹上膛招待。经历过60年代末的“暴动”,香港政府于1970年代初调整了政策方针,开始咨询华人的意见,逐步吸纳华人进入决策机制。70年代中香港地铁开始动工,廉政公署成立,开始实施九年免费教育,扩展公共房屋计划,皆为香港未来的“经济奇迹”奠定基础,使香港于1980年代初成为著名的“亚洲四小龙”。这说明什么?正确引导群众运动,对抗资本家寡头,可以有很大的积极意义。

而香港风起云涌的街头运动,也就是近十年之内,在刚回归之初,双方还是其乐融融的,香港人也很承中央政府狙击索罗斯金融风暴力挺香港的情。而近几年,尤其是开放自由行之后,香港这个事情说起来就是,陆客源源不断的去香港消费,最后钱多数却被几大资本家家族赚走,普通香港人根本分不到多少油水却要承担陆客大量入境给生活带来的各种不便。又由于几大寡头控制了香港政治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普通香港人几乎毫无民主权利可言,于是只好向陆客以及利用寡头实现在港统治的中央政府开炮。

在香港坊间,经常能听到这样的传闻,诸如某些个商界大佬联名送了一尊等身金佛给某最高领导人。就在去年,李嘉诚码头工人罢工,打出的口号是“十年未涨工资”,而这十年则是这些大资本家族借助大陆经济腾飞转的盆满钵满的时候。

这次香港人的政治诉求整体十分模糊,有很多是“为反对而反对”的群众混在里面。而上文中提到的梁某某的文章中,虽说夹带了不少私活,但其中提出一个观点就是“1200人的提名委员会中商界人士占比重过大”甚至还有“资本主义导致贫富差距过大”,可以与我上文所说的相互印证。

香港占中,从性质上看是小资产阶级的民粹主义运动。这种运动,从一开始就以抽象的自由民主为口号来争取实际对经济状况不满的香港劳动人民的支持,把具体的经济利益问题“提升”为政治道德问题,把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同大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与斗争,转化为表面的“民众”与政府的对抗斗争。这种无政府主义的行动,不仅是浪费能量,而且会极为有害。

总而言之,如果中央政府能够有效打压香港本土资本家寡头,把真正利益留给香港民众,可以很好地缓解政治矛盾。

而照现在的情况,有人调侃:到时候“共产党”联合“大资本家”镇压屁民,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大家好,我是赵皓阳。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们的平台,觉得看我的文章能够学到些知识,欢迎对我进行财政上的鼓励,我的支付宝530893309@qq.com,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微信支付。这对我也是一种激励与鞭策,不断推出更好的文章。希望大家支持我们,谢谢!



更多最火原创文章,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Read more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