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们这个时代的傲慢与偏见(二)

2015-09-07 赵皓阳 大浪淘沙 大浪淘沙



阅兵当天,我在朋友圈里发了这么一条


有一部分人就跟范玮琪晒娃微博下面的言论一样,什么不爱国啊,装X啊,标新立异啊,还有的人开始谆谆教诲阅兵几年一次多难得啊,你看整齐的咵咵咵是不是帅爆了啊。

我知道你们是好意,觉得阅兵挺好看想让我看看,但毕竟是站在你们的立场,没有尊重我的选择。我真的不喜欢看阅兵好嘛,看着像素状的色块匀速运动通过某一标的物,还伴随着无限循环的固定音乐,我是会犯困的好嘛,反正都是犯困,还不许我睡个懒觉嘛。

后来我又发了一篇这样的文章,主要反驳了一下有关抗战历史中各种荒诞不经的谣言,比如什么六十年过去了谁还记得,八百壮士跳黄河等等:


完了你看么,公众号后台又炸锅了,大致就是什么走狗啊,五毛啊,收钱洗地啊,还有些油头粉面的“理中客”们摇头晃脑的吟道“历史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啊” “谁是胜利者谁书写历史啊”。那群人压根不会去看你的文章的,不会看你引用了多少美国人的史料、日本当年的战报、国民党的嘉奖令等等,只会两眼一翻“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

更有人阴阳怪气的在我朋友圈下面评论,你刚说不喜欢看阅兵,又发这种文章,真是想两边都讨好啊。这部禁引起了我的深思,什么是“两边”,为什么要分“两边”,真的要站在“两边”的一边骂?其实为什么不喜欢看阅兵这种个人审美范畴的问题,非要和辟谣国粉编造的无聊谣言这种学术方面的求真一定要联系在一起呢?说白了还是:我喜欢的东西你必须喜欢——这是傲慢;我不喜欢的东西你也应该不喜欢,这是偏见。

最近发现大家在网上都喜欢划分派系,我估计主要因为大家都很忙,都喜欢在网上用标签类的归纳来处理人际关系。是五毛、是公知,先给别人贴个标签,再根据这个标签带有色眼镜审视你的一切言论、行为,任何不符合自己卑微三观认知的事情都要拿出来喷一喷,“哎你不是一个五毛么,怎么能批评XX呢,你可是要成为国师的男人啊”“夭寿啦,这个公知跳忠啦”……

就不能正儿八经的,实事求是的讨论一些问题么,很烦。

现在舆论割裂越来越严重了,不管是之前的庆安枪击还是最近的天津爆炸,两边的攻讦简直有如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且不同言论该屏蔽的也屏蔽了,该拉黑的也拉黑了,看自己身边永远是一片欣欣向荣,然后两派各自宣布自己取得了这次舆论争辩的最终胜利,皆大欢喜。

陈寅恪先生为王国维大师的纪念碑提了十个字:“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看现在网上许多人思想挺自由,精神挺独立,唯一就是想让所有人跟他们思想完全一样,稍有不和就开启喷子模式,之后老死不相往来。

正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现在网络舆论环境让我早就明白,扯自己的淡就好了,不要妄图去取悦任何人。

网上的纷纷扰扰看多了,用两个词形容一下当今的舆论环境,就是傲慢,与偏见。

傲慢源于自大,偏见源于无知。

(二)


现在看网上关于“老人”的负面消息有很多,比如说摔倒碰瓷啊,讹诈好心人啊,公交车强迫人让座啊,广场舞扰民啊……然后网上人纷纷感慨,老而不死是为贼啊,跟有甚者抛出了“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这种出身原罪论的观点,大致是他们出生环境是OOXX,他们生长环境是XXOO,所以他们注定是坏人,老了也是坏人。最要命的是这种荒诞不经的文章竟然获得了相当广泛的认同。

我想问问现在刷“坏人变老了”的年轻人们,你们还记得小时候,那时候互联网还没兴起,那时候我们还没掌握着社会主流话语权,是不是经常在报纸、电视、讲座中看到这样的言论:“八零后是垮掉的一代”“九零后成长于市场经济年代,又是独生子女,他们注定会balabala”?为什么现在看不到这些言论了,90后霸占了互联网,而80后则成为了社会各行业的中坚力量,于是风水轮流转,轮到“背负原罪”的老人们来受舆论的鞭笞了。

诚实的讲,校园暴力、制毒贩毒、交通肇事这些关于“年轻坏人”的新闻比例绝对不少于老年人,but who cares?还是公交强迫别人让座、广场舞扰民的新闻更能让人同仇敌忾嘛,反正我们还没到老了被年轻人戳脊梁骨那时候:“这是市场经济下,受浮躁互联网熏陶而成长的罪恶非主流一代人”。

说白了还是,傲慢,与偏见。

我来描绘一个非常有画面感的情节——一位年轻人在社交网站上吐槽“烦死我妈了,每天晚上跳广场舞,配乐还是那个《小苹果》,简直low到爆,这要让我同学看见多丢脸,还天天说我玩电脑,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早该被淘汰了”;与此同时,老妈一边擦汗,一边与舞伴们吐槽“我那个孩子真说不得了,天天玩电脑,玩个什么鲁啊鲁的游戏一天就在那不动弹,不玩电脑了就是看手机,就是现在那个低头族,也不跟家长交流,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我叫他出来运动一下还嫌我跳舞土, 你看那脊柱弯的,这一代人啊……”

(三)


曾记否,当年在美国的留学生出了不幸的事故,网易新闻的评论区,顶的最高的那几个大致都是“死得好,活该”“让你们有钱去美国,死了吧呵呵”“去美国留学的都是有钱人的子女,那些有钱人的钱肯定来路不正”

有些地方“仇富”,就有些地方“嫌贫”:

最近在朋友圈里异常火爆的一篇文章,叫《我拉黑了朋友圈里所有的穷人》,其实这篇文章是从微博抄过来的,原来文章的题目叫做《你弱你有理?》本来讲的是社会上不符合契约精神、违背基本道德的一些事,但是这些无良公众号为了更好地传播爆点,将题目改为了“穷人”,间接地迎合了当下对一些群体的吐槽,大致就是“你穷是因为你没摆脱穷人思维”“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最终导致了穷人-就一定是无理取闹之人-所以拉黑所有穷人,摆脱穷人思维,登上人生巅峰这样的奇怪逻辑。

又回到了第一条里贴标签的问题,那些为富不仁的是富人,那些无理取闹的人是穷人,但是能把“富人”和“穷人”都贴上“不仁”“无理”的标签吗?说实话,那些义愤填膺叫嚣着“拉黑穷人”的人有多富吗?我看未必。更多的恐怕是一种心理安慰。

(四)


“我不是地域歧视,但是河南真的出骗子”

“我不是地域歧视,但是上海男人真的小心眼”

“我不是地域歧视,但是东北人真的很粗鄙不堪”

这种话很常见吧?有没有想打他们的冲动?这种伪装公正的偏见对很多人来说,是深入骨髓的。我分析过网上许多地域攻击事件,起因基本都是这样的——A地一小撮极端的人会发表言论“B地人”如何如何,愤怒的B地群众在怒斥其人的过程中,肯定会捎上A地作为一个集体,本来应该是你这个人如何如何,结果变成了“你们A地的人如何如何”,结果无辜躺枪的A地其他群众又会怒而反驳:“你们B地人都如何如何”,于是乎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还清楚的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用人人网的时候,那个时候山东人民爆了北京四中吧,起因是有一个自称是北京四中的网民恶意攻击山东人,我当时说了一句爆吧的人也真是无聊之类的话,然后就有一位山东朋友路见不平一声吼,说我是说风凉话、假清高,然后应该是在他的老乡群里曝了我的人人地址,说我歧视山东人如何,然后我人人的私信就受到了众多山东老乡的“友好问候”。

信不信,我这篇文章,就因为讲了这么一段,肯定有人说我“故意讲山东人的坏话”啦“歧视山东人”之类的,我特此声明,我只是举一个事例而已,哪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人。

事实上,傲慢与偏见只是一个表象,深层次的是脆弱与敏感。面对茫茫烈烈的网络社会,每个孤独的人都想抱团取暖,都觉得抱团之外的人会不含好意,脆弱,所以表现出来的是极强的攻击性。

脆弱所以傲慢,敏感所以偏见。

(五)

要是问我知乎上最Low的话题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所有关于dota和LOL的争论。自古以来,打星际的歧视打魔兽的,打魔兽的歧视打dota的,而打dota的,把当年war3玩家用来黑dota的段子改造改造再用来黑LOL,真的是“傲慢与偏见”的典型代表。也是让人很无奈。

这说明什么,无论是看书、看电影乃至于打游戏,人们都要从中汲取优越感,我看的书就是比你逼格高,我看的电影就是比你文艺,我玩的游戏就是比你操作高端制作精美情怀十足。

无论是在现实社会还是网上,人们太渺小了,太脆弱了,所以渴求这种优越感、正义感、成就感,无论是给王师带路,还是给党国撑腰;无论是玩个游戏,还是看场足球;无论是批判别人圣母婊,还是标榜自己小清新……无一不过是寻求一种精神上的满足,而这种脆弱的优越感所对外表现出来的,是傲慢,还有偏见。

曾经,我也渴求这种优越感、正义感、成就感,但是现在,我的理性告诉我,这是虚妄的,你能做出什么实事来,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我在本系列第一篇的结尾,写了一个正能量故事,本文的结尾同样用一个正能量故事吧:

如果说知乎上最Low的争论是上述那个,那么第二Low的争论我一定投给中医和中医黑。这是另一个“傲慢与偏见”的典型代表。在一片压根不是专业医学生的中医粉、中医黑的相互攻讦中,我发现了@苏耷水 朋友的答案,节选如下:

真正的医者,不纠结于中医西医之争,医者关心的只是怎样有效的治病救人。我不懂医学,只会讲故事,我就讲我认识的一个不那么“中医”的老中医。我早前做了几年记者,认识一位退休在家的老医生。这位医生名叫张道顺,是原鹤岗中医院的副院长,老先生年轻时候跟临邑赵庄名医赵凤录老师学医,……我去拜访张道顺的时候,当时在那里看病的有一位董姓女士,这位患者在张道顺的诊所里住了5天。她说诊所每天7点钟看病的就排起长队了。到中午12点了病人还是不断的来,没有人有空做饭,于是董只好自己下手生炉子做饭。董女士在张先生的诊所里住的5天里,输了5瓶点液,拿了4瓶口服药,临走时又带上一大包药,顺带着还给自己女儿看病拿了一些药。一共花了523块钱,因为董女士做了5天饭,因此还少收了100元。董女士很惊讶药价为什么这么便宜,便问他药价怎么定的。老人讲就是药的进价加上小徒弟每月1000多块钱的工资和必须的耗材折进去,他身上基本上没有挣钱。同村的稍困难的,就不收钱了。这令董女士觉得张老先生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董女士讲她第一次来时,一位86岁的同村老妇人来看病,因为太瘦弱,小徒弟扎针扎不上,老爷子为了让自己手不哆嗦,跪在地上给扎上的。而且张道顺已经86岁了,还在半夜接急诊。有一次董女士发现老人没有像往常一样5点起床,一问才知道,是半夜接急诊,折腾了一个小时。张先生的徒弟讲:“老爷子习惯了,经常这样。这里离镇上太远了。”……最后他知道我要走了,认为我的身体还没有调理好,十分愧疚,给我拿了很多他自己配制的药带上。张先生没有指望我真的能帮上帮,他只是觉得我这个人和他挺谈的来。整个治疗,他没有收任何费用。

因为这个世界有恶意,所以善意绝不妥协


大浪淘沙

knowledgewealth

客观 理性 思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