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礼崩乐坏: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

2016-11-01 赵皓阳 大浪淘沙 大浪淘沙


(一)割裂的第一世界:孤立主义


美国大选演到这时候,真是一出活久见的好戏啊。

 

最开始两党候选人一出来的时候,我猜测川普是能得大位的,原因有二:第一,川普从初选不被看好,一路走到最终的大选,支持率是不断上升的,这个势头是不断往上走得,往上再冲一冲是有希望的;第二,就是川普的理念代表了这个世界的“大势所趋”:保守主义、孤立主义。

 

这个“大势”就是本文的主题,我们会慢慢分析。先来看川普基本盘的标签,基本是白人、工人、小企业主、低学历者、中老年人。一言以蔽之,川普支持者的特点很明显————在经济全球化中受剥夺感最强的人。

 

希拉里基本盘的标签也很明显,华尔街精英、黑人、妇女、拉美族裔、穆斯林、同性恋者……一句话也可以归结为:所有反对川普的人。希拉里自身特质本身就不强,只是一个所有反对川普人的最大公约数。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以50岁为界,越年轻支持希拉里的比例越高。以有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为界,文化程度越高支持希拉里的比例越高。

 

在美国的发展中,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使得资本跨国流通变得更加容易,这加剧了美国产业空心化,导致就业岗位的大量流失,本国工薪阶层的利益遭到了损失。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蛋糕越做越大,中下层人民也能分一杯羹,然而自08年以来经济波动剧烈,有愈发下行的趋势,这时美国内部的矛盾就显露出来了,川普只是一个代表而已。马克思评价拿破仑,“就算没有拿破仑,法兰西也会出现一个皇帝”,就是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新兴资产阶级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铁腕政权来代表自己的利益,而拿破仑只不过是被历史“钦定”的那一个他上台之后对外驱逐鞑虏、恢复高卢,对内确立民法典、打击旧贵族,还能勒马维也纳、传播资产阶级价值观,很好地完成了历史赋予他的使命。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川普的出现就容易很多了——历史走到这一步、经济周期律运行至此,保守主义、孤立主义势力如日中天,川普只不过是替他们发声的一个人。

 

一直以来,美国中下层白人群体,在政治上极度缺乏代言人和保护者。黑人、穆斯林、同性恋者都有自己的“政治正确”和话语权,然而白人中下层群体,就是我们上面说的川普的基本盘那几个标签,政治地位并不理想。更何况,他们在全球化中是受剥夺感最强的一批。华尔街资本家们可以通过全球资本市场运作覆雨翻云手赚得盆满钵满,跨国资本可以通过全球化利用不发达地区廉价劳动力和优惠税收政策,那么谁受损了呢,很明显就是本国的工薪阶层。可以看到,这一群人既没有政治地位又没有经济地位,川普的出现只是在经济危机阴霾之下中下层白人日久压抑的一次大爆发。

 

希拉里曾称川普的支持者们是“可怜虫(the basket of deplorables)”,于是川普的支持者们制作了一个视频“全世界可怜虫,联合起来(Deplorables Unite)”,用的是《悲惨世界》中那首著名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做背景音乐,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三十万。可以一窥川普基本盘的政治立场:

反全球化

反大银行

反克林顿

反索罗斯


反体制

“全世界可怜虫们,联合起来”

 

只能说可惜啊,四十年来左翼运动不兴,这些基本盘本应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盘,现在基本都倒向右翼保守主义了。

 

但目前来看,川普已经是极大劣势、无力回天了。根据最新民调(10月28日),川普已经落后希拉里六个百分点。


考虑到美国是选举人制,就是各州会把所有的票投给一个人,川普的劣势已经极为明显了,著名数据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com给出的预测是希拉里获胜的几率已经高达80%。如果不出现她暴病挂掉的意外(可能性还真不小),那我们基本上就能看到美利坚的第一位女总统了。

从上图中也可以看出,东西海岸跨国资本聚集地是希拉里的绝对支持者,而中部工农大省则是川普的铁票仓。甚至于,这与民主党、共和党传统优势州都有所不同,俗话说“亲不亲,阶级分”,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就在七月三十号的时候,川普还高歌猛进,民调就跟希拉里差了一个百分点,获胜概率甚至第一次超过希拉里:

为什么川普会从最接近的时候只跟希拉里只差了1%的民调到现在难以挽回的颓势,就是因为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三十号首次获胜概率超过希拉里,三十一号就在网络上跟“金星家庭”家属对骂,从此走上了支持率的血崩之路。在美国那些在战争中失去子女的家庭被称为“金星家庭”,以为金星家庭成员在民主党大会上指责川普,然后川普真是没事找事在推特上挑起骂战,问人家“你为美国做过什么”,那边理直气壮的回答“我为国家送出了自己的儿子!”这尼玛就很僵了是不是,然后川普就死皮赖脸的骂起来了,骂的还挺难听,这就坏事了。

 

因为“金星家庭”在美国传统白人中地位很高的,相当于我们国家对待烈属的感觉,看川普的基本盘,以中老年白人为主,美国军队在这些保守派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感觉这是民主之盾、自由之剑,普世价值的捍卫……大致看一下我们的父母、祖辈怎么看解放军的吧。川普不管怎么黑穆斯林、怎么黑拉美裔、怎么黑同性恋,他黑的都是“白左”的政治正确,这次他一不小心黑了“白右”的政治正确也就是自己基本盘的政治正确,崩盘也在情理之中了。

 

他的政敌肯定不会放过这一点,奥巴马说:上星期,我说过这个话(川普不适合做总统),川普不断地证明了这一点……川普攻击为我们这个国家作出如此非凡牺牲的金星家庭。他看起来没有对欧洲、中东、亚洲关键问题有一个基本的了解。这个事实就意味着川普对总统这个工作没有做好准备,这点很令人担忧。”

别说民主党趁机做文章了,就连共和党都不能给他站街。共和党大佬麦凯恩就说:“川普没有诬蔑美国人当中的佼佼者的权利。麦卡恩发表声明说,他绝对不能同意川普的相关评论,他希望美国人明白川普的言论并不代表共和党

共和党智囊团一位成员在纽约时报上发文说:“民主党向来被认为是代表知识分子的聪明党,共和党是代表愚民的傻党。共和党总统其实大都是绝顶聪明的人,但为了其选民基础也不得不装傻。共和党多年的反智主义终于推出了一个真傻的总统候选人川普。”——意思是说我们装了这么多年的傻终于得到报应了,出了一个真傻的候选人。

 

川普真是“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咬”,真可能是黑政治正确黑习惯了,顺手就把自己也黑了。所以说,黑点有没有无所谓,希拉里都黑成这样了,还不是民调领先。但是要明白自己坐在那里,黑自己这边的政治正确就是脑壳坏掉了。

 

看这次美国大选有多魔幻吧,一边拒绝提供自己的纳税单,一边拒绝出示自己的体检报告;一边公开散布“粗鄙之语”,一边在邮件里“大放厥词”一边说胜选了要修一座长城,一边说胜选了要公布外星UFO秘密档案……这次美国大选就有一个主题:“比烂”,你看希婆子都成这样了,民调还领先川普,就可以感受一下这次大选有多“烂”了吧。

 

这也就正好应和了本文的主题:崩坏。这只是全世界大崩坏下的一个小实例。

 

我们讲第一世界这个小节,用的定语是“割裂”。川普很大可能会选输,但是选输了也无所谓,因为这才刚刚开始。希拉里如果能上台,先不说她身体怎么样,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多少派利益等着她去平衡,她上台了经济就能好了吗?川普选输了川普所代表的利益阶层就不存在了吗?不可能。所以这次美国川普大输小割裂,小输大割裂,这种利益是无法弥合的。所以闹吧,造作吧,好戏才刚刚开始。

 

我们再来看一看另一个割裂:英国脱欧。

看上图,可以明显得看出,留欧派主要集中在哪里呢,首先是伦敦及其周边——跨国资本的集中地。换句话说,资本全球化中受益最大的地区。同理还有北部苏格兰,作为北海气田和重要工业化地区,也是从欧洲大市场一体化中受益的。那么脱欧派就好理解了,其他相对不富庶的地区,全球化跟我没啥关系——基本钱都被上层精英团体争去了,而我反而要承受全球化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比如中国廉价工业产品摧毁本地小作坊、小工厂、小品牌;比如工作机会被工资需求更低的、不需要社保等其他福利的、更肯吃苦加班的第三世界贫民抢走;比如要承受大量移民带来的市容、治安难题。这个逻辑是很好理解的,你把全球化、欧洲一体化吹得那么好,但是基本上都是“肉食者谋之,肉食者肥之”,我非但没有获利,反而承受了种种损失和不便,那我为什么不反对呢。

 

说白了还是一个资本主义永远无法解决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的问题。资本永远是贪婪的,永远是追求更高利润的,但是当它们围绕资本制定出这样一套吸血体系时,利益的分配不均必然会导致民意的反弹。我们可以看到,就在今年,就在西方社会,白人中下层工薪族已经用自己的声音对上层精英一如既往坚持的资本全球化、普世价值表达了最直接的反对——支持脱欧、支持川普。

 

在这样一种思潮之下,孤立主义、保守主义再次抬头,注意这个孤立主义还不能完全跟外交政策上那个孤立主义混于一谈,还包括排外主义、避邻主义在里面,就像欧洲不要移民、美国不要少数族裔。这个思想再往右一点,再极端一点,就是法西斯。

 

再来看看德国,想我默克尔大帝,后冷战时代西方最杰出的政治家,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灯塔,这次栽在难民上了。民调大跌,朝局动荡,执政十一年的默克尔下次选举极大可能性难以为继了。

 

默克尔大帝为啥要难民呢,她看得很明白,全欧洲老龄化加剧,德国人口增长率都是负的,必然要有新的劳动力填补进来。她在当初接受难民之前在国会演讲里说得很明白,说这一波难民能逃出来的,中产家庭占绝大多数,基本都受过不错的教育(至少是高中学历),有一定的技术基础,一个家庭从叙利亚逃到欧洲的偷渡费用,在几千到上万美元不等,真正的穷人出不起这个价钱,而出得起的能跑到欧洲来的,正好是可以为德国所用的廉价劳动力。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也说:“培训及就业是帮助难民融入社会的最佳方式,让来到德国的人们快速接受培训、进修并投入就业市场,这些德国可以办得到,如此一来,也能解决德国技术劳工短缺的大问题。”

 

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先不说难民带来的种种超乎意料的社会矛盾默克尔和他的幕僚认为“培训及就业能够帮助难民融入德国社会”——错了。为什么错了,法国、英国有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我管他叫做“移二代”问题,像巴黎这些大城市,市中心都是很乱的,治安也很不理想,有钱人都住在郊区——那里公园、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一应俱全,平日只是在市中心工作,跟我们中国正好反过来,我们是没钱的打工族住在市郊,用通勤时间换金钱。那么为什么市中心治安这么差呢,都谁住呢,黑人、北非人、吉普赛人、穆斯林——都是第三世界的移民,这些移民,注意还不是难民,到了第二代,都还没有融入欧洲社会,都还在社会金字塔的最底层苟且过活,成为最不稳定的一环。我印象很清楚,2014年元旦,法国内政部长很开心的告诉大家,我们今年总共才烧了1067辆汽车,去年烧了1193——足足下降了百分之十。

 

经常看到新闻一些中东移民后裔没有在中东的土壤里生长过一分钟反而去非常积极地参加“圣战”、投入恐怖分子的怀抱。他们在欧洲过的不好么?不一定,很大程度上要比他们在中东那些穷老乡过得好,但是,他们没有归属感,他们被整个社会所驱离,他们至今无法融入,他们难以找到理想工作,他们生活艰难度日,他们看着光鲜亮丽的欧洲上层社会,嫉妒、不公、愤懑,再去拥抱极端思想,也就不足为奇了。阶级固化上升渠道几乎为零贫富差距还是这几个关键词这些移民到了第二代都没能融入欧洲社会那么默克尔政府何来自信认为能解决比移民来势猛烈万倍的难民问题他们认为自己能够解决“阶级固化、贫富差距”这个人类社会永远的难题么?我看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我们来看几张图全世界的人口平均年龄

中国平均36.7,不算年轻了,日本46.1,老龄化社会。

美洲差不多

中东年轻得多

欧洲什么叫做老欧洲如图所示

非洲绿油油的非洲

 

很明显了看上面几张人口分布图只要是市场经济只要劳动力可以自由流动第三世界国家往欧洲移民怎么可以避免?那为什么欧洲人民反对呢,很简单啊,移民影响市容、影响治安,拉低平均工资,挤占工作岗位——资本家喜欢廉价劳动力,但是钱又不是我们挣得。还是那句话,他们没有在全球化中享受任何明显的收益,反而承担了种种明面上的负面影响,他们不反对,谁来反对。

 

几个月前北京有个事跟本文讲的这些一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众所周知,北京高考简单、分数线优惠较多,是外地人心心所念的高考圣地。然而整个北京只有一所高中,可以让外地考生实现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愿景,这个学校就是中央民族大学附属高中,每年从各地招收少数民族优秀学生入京,享受在京高考待遇不过不是什么大少数民族都可以的,得像什么哈尼族、鄂伦春族这种,拢共也就一个班几十个人。然而,但是,就连这几十个人,北京家长就容不下,他们去教育部前抗议示威,认为这些少数民族孩子侵占了本地孩子的名额、破坏了高考公平,让外地逼滚回外地高考。虽然说这群家长旋即被当地派出所剿灭,但是,看看背后这波排外主义的思潮,全世界各地都是一个样子的,这群北京家长在美国就是给川普投票的人,在英国就是支持脱欧的人。

 

所以可以看出这波孤立主义保守主义排外主义的本质了吧说白了就是先上车的人要把后面的人踹下车全球经济不景气,上升渠道愈发狭窄,上层阶级吃肉喝汤之后,底层人民只好去像狗一样争那点残羹剩饭,处境稍微好一点都的底层人民就会提心吊胆地看住自己手里的窝窝头,生怕被连窝窝头都没有的“刁民”抢走。美国中下层白人、欧洲原住民、北京家长,概莫如是也。就拿抗议的北京家长来说,他们肯定都是北京小市民、中产阶级,帝都大富豪、大权贵们早早就把孩子送去国外接受贵族教育,只有这些中产、小土著,才把所有未来的希望、所有阶级晋升的希望,都寄托在高考。按理说,这几十个人,才多么点的比例,但是他们要去争、要去抢,像狗一样,卑微地去争每一点可怜的食物。

 

我听有在美国的朋友讲,在美华人非常支持川普,跟邪教似的。正常嘛,华人在美国就是五等公民,五等公民急着把拉美裔、穆斯林这些六等公民踢下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在香港读书的时候住在红磡,离李嘉诚的黄埔码头就几步路,我刚去的时候李嘉诚的工人正闹罢工,打出的口号是“十年未涨工资”。要知道,这十年,正是大陆开放自由行,香港资本家们赚的盆满钵满的十年。香港为什么闹,为什么那么排外——十年间巨大的收益都被四大家族瓜分,底层人民没有感到生活任何提升,反而看到的都是内地游客大量涌入带来的种种不便。他们看不了那么远,看不到背后的吸血体系,只好把因果用简单的逻辑联系起来,在最表面的问题上发泄不满。

 

根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从2003至2011年,德国实质薪资收入没有超过1995年。而日本在1996年后十年间,薪资也仅增加1%;《金融时报》援引国际劳工组织近年来数据则显示,近十年来,大多数发达国家工资事实上已陷入停滞。

 

通俗点讲,钱,一切问题根源都是钱说雅一点就是经济基础,马克思诚不欺我也。

 

讲道理的说,欧洲这些移民确实素质较低受教育程度低是治安的定时炸弹但是更讲道理的说为啥人家都去欧洲人往高处走嘛欧洲发达————西方诸国殖民世界四百余年,靠着肮脏的黑奴贸易、殖民战争、鸦片输出完成了罪恶的资本原始积累,靠着剪刀差价和“意识形态+资本”的输出维持着这个岌岌可危的繁华楼阁,现在这个债,该还了。

 

现在欧洲代表保守主义排外主义的极右翼政党全面得势,如法国勒庞的“国民阵线”、希腊的“金色黎明”、瑞士的人民党、匈牙利的“更好的匈牙利运动”、奥地利的“自由党”、比利时的“佛拉芒利益党”、英国“独立党”…………这些理念非常极端的极右翼政党,许多只成立了几个月,就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全国第三大党第二大党。这股思潮之猛可见一斑,第一世界之割裂可见一斑。

 

尤其是匈牙利新纳粹党已经在这个国家悄无声息地赢得大选了这是非常了不得的大新闻自二战胜利之后法西斯政党总是在不断地死灰复燃又被掐死的节奏,但能赢得一个国家的大选是七十年来开天辟地头一遭

 

夭寿啦欧洲纳粹党上台啦斯大林的棺材板要按不住啦


就是上图这个灰黑色的JOBBIK(更好的匈牙利运动)。这个新纳粹党刚刚还闹了一个大乌龙,该党领导层、明星人物赛纳德·塞吉迪,历来以极端、激进的反犹言论而著称,却被发现拥有犹太血统。犹太裔身份曝光后,塞吉迪被JOBBIK开除党籍。

 

终于要点破我们本文的主题礼崩乐坏

 

这个是什么——资本全球化+普世价值。

 

这个“乐”是什么——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

 

但是英国脱欧欧洲极右政党得势资本全球化难以为继美国川普得势,德国默克尔出丑,把西方世界引以为傲的“普世价值”彻彻底底地嘲笑了一番

 

第一世界的关键词是“割裂”,尚且还有相当大的力量在维护这个“礼乐制度”,而在第三世界,关键词已经变成了“崩坏”,已经提前告别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进入了战争与革命的新时代主题。

 

2016,这个世界的主题就是:礼崩乐坏。



(二)崩坏的第三世界:战争与枭雄

 

几十年以来,资本主义就是在靠“资本全球化+普世价值”两条腿在走路。这个普世价值具体就是指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对应在政治上就是里根、撒切尔政府那一套,对应在学术上就是哈耶克、诺齐克、弗里德曼的理论(为了区别于密尔的新自由主义,学术上这些人的理念被称为“新保守自由主义”)。

 

资本主义是怎么用这两条腿走路呢,可以分三种步伐。第一种,上层渗透。像阿根廷那样,从上层统治精英阶级入手,直接把人送到哥大经济系洗一波脑,回来等他们掌权了实行货币局制度、改革利率率、变卖国有资产,就完全搞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那一套,这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趁机入场,提供贷款、货币担保,签订有利条约,收购国有资产,发一笔横财。

 

第二种,经济战争。98年东南亚金融海啸,在国际资本的猛烈进攻下,东南诸国一败涂地:汇率暴跌、通货膨胀、失业率激增,不但对冲基金可以最直接的获利大发横财,金融风暴过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还可以趁机入场,廉价鲸吞当地国有资产,赚得盆满钵满。

 

第三种,颜色革命。在东欧、中东等地,先通过意识形态的渗透宣扬普世价值,再通过煽动民众上街、暴乱搞垮政局,最后扶植自己的代理人彻底执行国际资本的意志,这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趁机入场,大肆收购动乱后的廉价资产,掌控该国经济命脉。

 

但是,礼崩乐坏,这一套现在西方玩不转了。在美国国力强盛时,西方世界尚能维持这一套“礼乐秩序”,然而03年的伊拉克战争和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一个转折点,自此美国再也无力维持全球的吸血体系。看叙利亚局势就很明显了,当年巴沙尔就差一口气了,美国要打早就打,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除了叙利亚,乌克兰也打烂了,普世价值自冷战之后的东进运动目前来看就要在乌克兰这里画一条终止线了;利比亚打下来了,然而现在又反攻倒算了,还是美国无力在当地建立起新秩序,大使都被人拉出来杀了;埃及,本来颜色革命成功,但是选上来个穆兄会,最后还是要靠军方来维持秩序;土耳其,埃尔多安本来在美俄之间首鼠两端,政变之后完全倒向俄罗斯了,天天跟普京大帝你侬我侬秀恩爱……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礼乐”源于上,无论资本全球化还是普世价值,都是西方社会制定的规则,准确来说是符合他们利益的吸血体系。然而,第一世界割裂了、孤立主义抬头了、保守主义得势。08年以来经济就陷在泥里爬不上来了,他们想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不想操心世界其他地方的事情了,那么底层世界的规则自然有一种崩塌之势。

 

以叙利亚为例,总共2300万人口的国家,80%的人口卷入内战,伤亡高达百万余人,其中八百万人流离失所,460万人口逃出叙利亚成为难民。这个国家彻底打烂了,还打出一个人类之癌ISIS。至少半个世纪内,叙利亚只能成为地理上的一个概念,而不会成为国家概念了。目前来看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够重新统一叙利亚,能够再次“复活”这个国家,必须要靠大国的支持,然而就一个俄罗斯还在苦苦支撑着自己在叙利亚的势力范围,美欧早就想擦屁股跑路了。就算俄罗斯也是泥菩萨过江,油价跌成这样子,就吃一碗能源饭,GDP连跌三年,今年就连中国广东省的GDP都已经超过俄罗斯了。

 

叙利亚内战局势图


伊拉克同理,只是作为一个地理上的概念而不能作为国家的概念了中东库尔德人建国也是指日可待。再说这个ISIS,讲道理,以哪些人的战斗力,但凡有个国家能派出三个步兵师,不多,三个师足够,荡平ISIS完全不成问题。但是,谁愿意出呢,谁也不愿意去、或者没有能力去维护这个礼乐制度了。更何况,荡平了又如何,贫穷、极端思想这些恐怖主义的土壤不消除,没了ISIS还有会RSRS、SSR又长出来。

 

中东、非洲的许多国家,看国境线,都是横平竖直的,因为这是殖民时代的遗留,是西方世界划分的势力范围。在二战后殖民体系崩溃,但这些国界都保留了下来,这是殖民时代在我们当今世界最后一点明显的烙印。然而,现在,就连这些横平竖直的国界都要维持不下去了。伊拉克、叙利亚,已经被打成了地理上的概念;非洲许多国家也是山雨欲来,中非内战、卢旺达内战打了多少年了,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这种一半穆斯林、一半基督徒、又有石油的国家已经开始动荡、种族仇杀,也走在内战的边缘。可以看到,连西方世界殖民体系的最后一点痕迹都要从地图上抹去了,可见这次秩序的崩坏多么猛烈。

 

既然第一世界制定的规则和价值观在第三世界难以为继,那么第三世界的“规则”就回归到了人类最原始、最本质、最基础的规则————丛林法则。

 

所谓丛林法则,就是弱肉强食,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无论是美苏时代雅尔塔体系还是后冷战时代的“礼乐制度”,是不允许第三世界这么搞的,第三世界但凡有个政治强人、不想服从上国体制,分分钟就被掐死了,无论是杜布切克还是萨达姆、卡扎菲,小国的政治强人基本都没有好下场。然而现在“上国”们开始孤立了、开始自保了,那么第三世界注定要出现一大批占山为王的枭雄,而他们所服从的规则只有一个——丛林法则。

 

最近菲律宾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新上来的总统杜特尔特为啥敢那么大力度的打击黑帮、烂杀毒贩?很简单,从他父亲那辈起他的家族就是菲律宾南部最大的黑帮。杜特尔特的扫毒行动就是典型的从立法则的胜利——拳头最硬的人是最后的胜利者。为啥杜特尔特的前任阿基诺三世要搞南海仲裁,因为国内矛盾重重,要对外挑起事端转移国内矛盾嘛。每年五一劳动节的时候菲律宾工人都要上街烧阿基诺三世的画像,阿基诺要认美国爹,杜特尔特不用,人家有底气啊,人家反毒打黑民望高,有了人民支持就不需要在国际上认爹了嘛。美国大使说滥杀毒贩要考虑人权,杜特尔特直接一句“你个娘炮懂个屁”给顶回去,白宫也就抗议抗议也不能把人家怎么着,帝国主义嘛,从来都是纸老虎。

 

再举一个典型的底层社会丛林法则的例子——拉美。今年奥运会刚办完,巴西是个什么样子想必大家都看到了,看里约贫民窟里面的穷人,吸毒、抢劫、枪战、黑帮火拼……你说他们能信什么,信自由主义?信民族主义?别逗了。端起枪来突突突,放下枪来吸点白粉醉生梦死。几千年来人类的文明之光从来不是能够照进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的,百万年来人类的进化也从未摆脱丛林法则。

 

分析到这里本文的主题也就明晰了礼崩乐坏资本全球化开始被孤立主义保守主义所取代“礼乐制度”开始被丛林法则所取代;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开始向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主题转变——至少在第三世界国家,这个主题已经转变完成了。



(三)崛起的第二世界:机遇与挑战

 

毛主席提出了三个世界的理论并把中国归为了第三世界就目前来看再把中国算作第三世界就不方便分析问题了我自作主张把美欧这些老牌殖民帝国曾经世界规则制定者划为第一世界,其他国家划为第三世界,全世界的“异类”中国算作第二世界。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无论是中东还是东欧颜色革命都发生在“相对不那么差”的国家,意思是这个国家有一定自己的民族工业,但大多都是轻工业,像叙利亚、埃及,都是民选总统,政治氛围再怎么说也要比沙特、阿联酋这些王室政权好很多。为什么是这些国家爆发颜色革命呢,最主要的原因肯定是美国,但是还有一个次要原因要算在中国这边,虽然中国绝对是无意的。随着经济全球化,中国的廉价工业品输出世界,注定要摧毁一切当地的民族工业。中国工业品输出到哪里,就摧毁到哪里;中国工业发展到什么层面,就会摧毁这个层面所有的国家。无他,中国人民太勤劳了,成本就是低,别的地方就是比不了。像中东、东欧这些国家,基本都受到了廉价工业品的冲击,导致本地商品滞销、工厂破产,大量失业人口成了不稳定因素。

 

在当今这个世界局势下不吹不黑中国是局势最好的不要奇怪这个世界的主题就是“比烂的世界”。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口。大国角力,比到最后就是比资源、比人口,比你势力范围能控制的资源人口。中国十四亿人口天然就是一个大市场,考虑到印度绝大多数人口还都处在爬在泥里的阶段,这个优势是全世界都无法比拟的。简单举个例子,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可以逆天行事,建一个这么高的墙还能如此欣欣向荣,就是因为人口多、网民多、市场大。北京创业圈里有个说法,你能做到全国第一,基本也就是全世界第一了。所以说,共产主义者的理想是消除国界,把全世界弄成一个大市场,可以激发生产力最大的潜力。

 

当然我们在机遇的同时还有相当严峻的挑战:比如人民币国际化遇到的种种困难,比如产能过剩;比如价值观问题;比如基层组织问题;比如房地产续命能续几时。但是国内的话题我不好多说,因为一多说就容易敏感,一敏感就容易被删。龙神有句名言:“不大等于空大”,我这个文章被删了就等于没写,那我还不如多捡一点国外的话题说,好歹留个革命的火种是不是?分析东西是讲道理,道理学会了国内问题就能触类旁通,屠龙术都学会了砍谁不是砍,是不是?

 

我在《精英的特权》这篇文章里讲过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体系呢:第一阶级的美国、英国、瑞士负责金融、文化意识形态输出——第二阶级的日德法负责高端技术制造业和奢侈品产业——第三阶级的中国、东亚四小龙从事中低端奴工工作,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生产——底层阶级的亚非拉其他地区就是原材料产地、生物化学试验场和人体器官提供方这就是“礼乐制度”吸血的秘密。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就是处在这个金字塔体系的第三阶级——一个被剥削供血者的工作我记得以前商务部长说五十块钱的衬衫我们只是赚八分钱剩下的钱让贴牌子的外国厂商赚了讲的就是这个吸血体系然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也想吸血了也想完成阶级晋升也想当帝国主义列强。然而中国不一样的是我们有十四亿人口,如果都来吸血的话这是一个能让世界爆炸的体量。随着中国的崛起,这个矛盾必然会不断加深,这个世界何去何从,看似是一个死局。我只是想说一句,我们的祖辈,高举着“反帝国主义”的大旗,是想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吸血的新世界,有些很幼稚的网民高呼什么“我们祖国成为帝国主义列强”,从来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还是那句话,谁都想着爬上吸血体系的最上端,这是一个死局。

 

说起中国崛起到那个层面就会摧毁哪层的国家那么看我们工业化发展的进程下一个记在我们小本本上的国家(和地区)是哪呢?韩国,和台湾。很简单,中国马上就会成为中高端电子技术产品的输出国,基本上就是要了韩国和台湾的命。

 

但是现在看这俩兄弟基本上是“我还没用力,你就已经倒下了”。看韩国,基本上经济就是靠两条腿走路,一条三星,一条现代(如果再加上两条胳膊那就是一条LG,一条SK)。三星的重工、土建部门一直在亏损(全球经济这个样子,不亏损就怪了),完全就是靠着电子部门撑着,然而note7一炸全球一召回整个三星公司的现金流相当于断掉了别说对未来产品信誉度的影响了眼前这个坎看着就过不去了炸了三星就相当于炸了韩国经济的半边天这个时候朴槿惠总统又很争气地演一出活久见的大戏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其实我对于这种新闻都已经麻木了,整个世界都崩坏成这个样子,不管出什么幺蛾子我也见怪不怪了。 


再说台湾这个有趣的故事可以讲上三天三夜我还是悠着点文章已经长了。湾湾这边我只说一个有代表性的、非常有分析价值的事件:就刚刚,时代阵线反蔡英文。时代阵线相当于民进党的青年团,无论是街头政治还是选举拉票,永远是跟着民进党在第一线冲锋陷阵。然而大选胜利之后,在“亲不亲,阶级分”的伟大思想指导之下,民进党成为了“资进党”,蔡英文取消了全台湾所有的7日假期,时代阵线马上就杠正面,看下图那个大大的“背叛”二字。


统独议题逐渐被阶级议题所取代这是台湾的重要变化也是经济萧条数年下整个世界的重要变化马克思诚不欺我也

  

 

(四)历史的潮流

 

我们90后,生长在后冷战时代的三十年里,然而如此长时间的、世界范围内的和平,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三十年。长时间的和平容易给我们以错觉让我们看到当今世界的严峻局势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是可以理解的。和平与发展从来不是人类社会的主题,三千年以来,只有战争与革命才是人类社会的主题。

 

封建王朝更替有自己的周期律:土地兼并、农民起义、消灭人口、招抚流民劝课农桑;经济有自己的周期律:繁荣、危机、萧条、复苏。整个世界形势同样有自己的周期律,繁荣、发展、崩坏、重建。在繁荣发展的过程,就是矛盾不断积累的过程;崩坏的过程,就是矛盾释放的过程;重建的过程,就是要找到新的秩序、体系,来适应这个客观世界的过程。然而客观世界太过于复杂,解决了这个问题,又会出现其他问题,再继续一个矛盾积攒、崩坏、重建的周期律。整个人类历史,大致就是如此。

 

一个国家、一个文明、一个意识形态也同样有属于自己的兴衰周期律客观世界在不断变化跟不上这个变化就要被这个时代所抛弃。就像日不落帝国被抛弃了,就像红色苏维埃被抛弃了,而我们现在,正在见证者统治世界三十余年的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在经济、政治、意识形态上的全面衰败。

 

我们不要太过于紧张和悲哀地去看待这个问题就像人的生命一样人终究会死的现在我们的世界即将迎来一个新的局面,人类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诸君,打起精神来吧,我们正在见证历史。



姊妹篇:多事之秋:从土耳其政变到南海仲裁》


大浪淘沙

knowledgewealth

客观   理性   思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