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为什么说抗美援朝是“立国之战”

2017-03-06 赵皓阳 大浪淘沙 大浪淘沙

 

前言

 

近日,韩国方面加速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韩国国防部希望政府能在今年5月完成部署。这个时间非常暧昧,因为韩国宪法法院将在本月就总统朴槿惠弹劾案作出判决,而一旦宪法法院裁决弹劾案有效,必须在60天内举行总统选举。所以按时间表看,韩国统治阶层是铁了心在新总统落定之前把“萨德”这事落实了。为什么韩国人心急火燎地加速“萨德”的部署,为什么部署反导系统会“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有关国家战略安全利益”(外交部语),而东北亚局势的风云突变跟六十年前的朝鲜战争有什么联系,容我们细细道来。

 

 

(一)当代国际政治的“套路”

 

国家安全是国家的基本利益,是一个国家处于没有危险的客观状态,也就是国家没有外部的威胁和侵害也没有内部的混乱和疾患的客观状态。当代国家安全包括10个方面的基本内容,即国民安全、领土安全、主权安全、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信息安全。相信有很多人会有疑惑,为什么韩国部署反导系统会“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有关国家战略安全利益”,人家就是防防朝鲜嘛,毕竟有这么个疯邻居搁你你也害怕啊,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紧张呢?韩国搭建一个反导系统怎么会损害到我们国家安全呢,打死他们也不会打我们啊?

 

美国在韩国建反导系统我们会紧张,同样几年前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会跳脚,因为美国的层层推进会使别人的战略空间受到压缩。当代国际关系不会说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而更多的是暗中的博弈、较劲,一种威慑力的比拼。尤其是现代各主要大国基本都拥有了核武器,类似当年各国争霸那样的普法战争、美西战争、英布战争乃至一站二战就不太现实了。那么在各国暗中角力之中“战略空间”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就比如说,美国在韩国、东欧建起了完备的反导系统,那么假如我们发导弹就很难威胁到美国本土了,但是我们没有在美国大门口建反导系统,这样看来美国就占据了优势。当然我们跟美国不会实打实真干起来,但是问题就会出在这“假如”和“看来”二字上。政治说白了就是一个信心的游戏,全世界小弟认大哥,就是看大哥能展示出多少的信心。很简单的例子,为什么美国能让美元强行挂钩石油,因为人家实力强、战略空间遍布全球航空母舰到处跑,萨达姆搞了一个欧元结算石油,分分钟被搞掉,全世界都怕你。那么这个战略空间的缺失的负面效应就很容易看出来了,比如说我们搞人民币国际化,为什么最近的韩国日本都不买账,只能从中亚搞起?因为韩日都是美国的势力范围,美国在这两地有着很强的“假如”“看来”和“信心”,当年中日搞了一个货币互换协议,马上被美国从中作梗搞掉了,这就是战略空间和势力范围的意义。其实国际政治跟女生寝室关系差不多,大致就是“我跟你天下第一好”“不许再理XXX”之间的博弈……毫无疑问萨德系统是对我们战略空间一次巨大的压缩,我国政府的愤怒也在情理之中。至于网友们抵制乐天啥的我没啥意见可发表,毕竟大家过的都挺辛苦的,总得有个发泄口呗。

 

理解了当代国际政治的“套路”,就能理解当年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意义,也就能理解为什么抗美援朝能被称作新中国的“立国之战”。

 

 

(二)立国之战

 

首先要明确一点,说抗美援朝中美双方打了个“平手”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美方的战略目的是什么:灭掉北朝鲜的红色政权,把朝鲜半岛当做在东亚限制中国乃至苏联的桥头堡;我方参战的诉求是什么:联合国军退回38度线以南,为新中国的发展留出一个安全的战略空间。一方战略目的达到了,一方战略目的没达到,明显我们获得了毫无争议的胜利,总不能要说打到华盛顿才算赢吧?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讲,抗美援朝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彭德怀元帅说的这句话再精确不过:“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海边架起几门大炮就能让中国屈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要知道,如果当时新中国政府坐视不管,朝鲜半岛将建立起一个人口、面积相当于德国的法西斯国家——没有错,南朝鲜李承晚政府就是一个法西斯政权——这对于我们国家将会是一个不可估量的安全威胁。在当时,中国一直都是以一个积贫积弱的形象出现在世界舞台的,美国舰队说进台湾海峡就进台湾海峡,说轰炸丹东就轰炸丹东,一旦朝鲜半岛成为西方的势力范围,中国东北必将面临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当时美国将军就叫嚣:中国的边界不在鸭绿江,而是在山海关。可见美国的狼子野心。而一旦东北至于西方的威胁之下,新中国政府必将不得不接受苏联的援助,苏联势力必将无法抑制地入侵东北。所以说一旦失去朝鲜,东北的下场是要么成为美国的殖民地,要么成为苏联的半殖民地。于是御敌于国门之外成为了最好的选择——早打比晚打要好,在国外打比在国内打要好。

 

最终我们打赢了,所谓“一仗打出五十年和平”就是这个意思。和平,是要有代价的。你首先要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别人才不会欺负你。我们现在坐拥着和平的年岁,不要忘记了我们离人见人欺、受压迫受屈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年代,才仅仅过去了不到七十年。

 


1951年1月3日志愿军50军第442团攻入汉城——这是百年来我国第一次攻入敌国首都,此时距我们曾经的首都遭受大屠杀仅仅过去了13年。听闻志愿军攻占汉城的捷报,一位百岁老人用颤巍的双手写下一首诗:

 

师入三韩大有声,海东形势一番更。

美军屡败终难振,华裔方兴孰敢轻……

 

这位老人是萨镇冰,北洋水师的舰长,亲历过甲午海战,目睹过山河破碎、主权沦丧。还曾记得,甲午战争中国军队在朝鲜一溃千里,汉城更是不而走到如今国人又在汉城扬眉吐气,仿佛走过了一个民族兴衰的轮回,这种感触恐怕没有人比萨老将军更深了。老将军还意犹未尽又赋诗一首

 

五十七载犹如梦举国沦亡缘汉城,

龙游浅水勿自弃终有扬眉吐气天。

 

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很难体会到曾经的屈辱和来之不易的荣耀。现在的年轻人不会去想一个被打趴下的国家怎样再昂首立于世界之林,反而觉得如今的一切都理所应当。

 

对美国的胜利带给国人的是全方位的震撼对于那个年代的中国人,从见识到现代社会开始,美国就是天下老大,连日本都是压在头上不可抵抗的力量。我们能够战胜全世界实力最强没有之一的美国,这种鼓舞之心是不可名状的。

 

另一位大清遗老还是大清遗老的top1——溥仪,在他的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记载,志愿军入朝作战之后遗老遗少人心惶惶,觉得共产党必败、美军打进北京城就是分分钟的事,怕共产党败退之前把他们全杀了泄愤。结果看非但美国人没打过来,战线还不断往那边推,于是这些人就开始纷纷献殷勤,溥仪也献出了自己私藏多年的“宝贝”:

 

可是不管怎么不信,朝鲜战争越来越不像我们原先那样想的,美国越弄越不像个真老虎。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越明显,我反而越感到了安心,因为我认为如果共产党没有溃败,就不至于急于消灭我这个累赘。

 

……正好,这天政府负责人员来巡视,我透过栏杆,看出来人正是在沈阳叫我不要紧张的那位。根据所长陪伴的形势,我断定他必是所长的上级,虽然他并没穿军装。我觉得向这样人拿出我的贡品,是效果更好的。等他巡视到我们监房跟前的时候,我向他深鞠一躬,说道:

 

“请示首长先生,我有件东西,想献给人民政府……”

 

岂止是这些遗老遗少,就连国民党将领,都是被打服气的。《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一书中记载了战俘营(功德林监狱)中人们对于朝鲜战争的态度:

 

解放战争中,国军一批高级将领被俘虏,视作战犯关押在功德林监狱进行改造。改造嘛,是很艰难的,尤其是要他们否定自己过去的大半生,实在不容易。朝鲜战争爆发后,这批人思想开始活跃起来了,好多人都回忆起蒋离开大陆前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讲话,以为自己的命运即将发生再一次的改变。都觉得共产党能打败国民党,也许还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打美国人,那是万万打不过的。美国人可是比日本人还厉害的,而对于日军,国军可是基本没胜过的。

 

抗美援朝开始之后,文强(毛泽东的舅表兄弟,曾经的共产党四川省委委员,后来的军统要员,被俘时正是徐州剿总副总参谋长)期盼着三战以致兴奋得夜不能寐的时候,管理处的一位李科长走进胡同,要文强写一篇“美朝战争的预测”,文强对此早已深思熟虑,所以一挥而就,大放厥词,写了一篇洋洋五千余字的得意文章。文章的结束语是:“美国是不可战胜的。” 国民党战犯的内心世界是如此相同,可是外露形式却大不一样。有的成天高喊“共产党万岁!”“美国必败!”有的夜不能寐眼角眉梢都是笑,梦里也在打哈哈;有的慷慨陈词,将心肺肝胆和盘托出;有的一言不发,却总是最先抢看报纸……就算是报纸上关于志愿军的胜利,他们也认为是共产党的宣传,就跟以前的国民党报纸一样。可是,慢慢的,他们觉得情况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战役的胜负或许可以造假,伤亡人数也可能瞒报,但是战线的逐渐向南推移的事实绝对是难以糊弄的。当有一天,连美国飞行员俘虏都出现在功德林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蒋介石是回不了大陆了,国民党的失败不是没有道理的,许多人开始真正地去阅读《资本论》这些马列著作跟毛泽东的文章了。

 

再比如邱行湘,国民党少有的几名会打仗的将领,被称为“邱老虎”,不管是林彪陈毅还是粟裕,都吃过他不少苦头。结果呢:

 

战犯管理所组织战犯为朝鲜战争出力,做干粮,他(邱行湘)是最卖力的人,亲自上阵搬粮食、大锅炒米,比小伙子还能干。能干到什么程度?都80年代了,他去台湾探亲,被认为是共谍,不许入境,老部下求情到蒋纬国才网开一面。他后来和攻进洛阳的解放军军官当邻居,别人怕刺激老汉,和他聊天从来不谈洛阳之战,他倒主动和别人谈细节。还一定要问:“听说206师(他带的老部队)不少人(被俘后重新参军)到朝鲜去过,他们在那里的表现如何? ”张明(“洛阳营”干部)夸奖说:“他们作战顽强,有很多人当了战斗英雄,提了干,还有的牺牲在朝鲜战场,成了中朝人民歌颂的烈士。”

 

不只是这些政客、军人,民族资产阶级更是表现出了对抗美援朝无限的支持,飞机大炮一架架的捐丝毫不吝啬。无他,这些民族资产阶级最吃过美国倾销商品的苦、最受那些洋人、买办的气,现在国家出面教训大买办的主子了,他们不兹词谁兹词呢。周学熙的一位后人在回忆录中记载了当时民族资产阶级踊跃支援朝鲜战争的景象(周学熙是洋务运动中重要人物周馥的儿子,周馥曾任两广、两江总督。近代民族工业创始人之一。是华北地区早期工业化的奠基者之一,他所开创的实业集团奠定了京津唐地区近代工业的基础。周学熙亦因此与同时期在江浙一带致力于实业救国的著名状元资本家张謇并称“南张北周”):

 

那时的中国,是充满了变革的希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不是一个党派一个阶级之功,而是各阶层、各有关党派共同建立起来的。新中国的国旗,上有五颗星,大星代表中国共产党,四个小星则代表参与建国的四大阶级,一、工人阶级,二、农民阶级,三、民族资产阶级,四、小资产阶级……民族资本家为何要跑呢?战乱结束后,国家还是要建设的,且当时国家的痼疾(兵乱、匪患、娼妓、烟土、地痞、恶霸、拆白党、租界等)正在被逐一清理,很多中国人都有一种“今日得见黄河清矣”的兴奋感,国家、民族也确实是一派向上的气象。“富豪”们选择留下,我认为并没有什么错误。

 

从这时起,资本家阶层,都多少有了一些“赎罪”意识。这一年,他们的社团与政党积极做了如下几件事情,学习宣传国家政策法令,进行自我教育;参加保卫世界和平的签名运动;参加政府组织的物资交流活动;投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参加土改。这都是当年几项最时尚的活动,资本家不甘人后,有的还做得比较超前。就拿投入抗美援朝来说,现在大家只知道豫剧名伶常香玉捐飞机,殊不知,当年的中国资本家为国不知捐了多少飞机、大炮、坦克与高射炮。

 


在国际上,就更不用说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大大的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这是新中国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国际舞台上,其取得的影响力是无可估量的。美国佬自己都认了嘛:“我成了历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上签字美国陆军司令官。”

 

美国教科书是这样评价朝鲜战争的

The Chinese emerged from the Korean conflict with greatly enhanced prestige, especially insofar as its now battle-hardened army had stood up to technically superior Western armies in a manner that no Chinese army ever had.


The World Since 1945》(3rd Edition)第66页,Wayne C. McWilliams&Harry Piotrowski

 

看不懂的自己去查一下字典我就不翻译了这个评价是相当之高要放到自己教科书上肯定被人骂夸自己不带脸红的

 

两年前,一位操着浓重湖南口音的中年男子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两年后的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向全世界证明了这一点。

 

志愿军入朝之前新中国政府警告美国不要跨过38度线,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结果美国佬没听,我们被迫做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选择;越南战争中周总理明确在中国、越南、老挝三国党的领导人会议上正式提出,中国以17度线为最后的红线。结果呢,美军地面部队始终没有越过17线。

 

这是必须要打才打的出来的实力

 

长久以来,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形象是东亚病夫、是黄祸、是瘦小的会使用奸诈伎俩坑人的小人:

 

19世纪末以来的排华运动的影响,黄祸的化身“傅满洲博士”开始活跃在美国影坛上。傅满洲被塑造成拥有尖下巴、八字胡、细长眼的奸诈邪恶的形象,总是幽闭在黑暗世界中,精通各种酷刑和毒药,策划种种邪恶勾当。他集当时西方人对东方华人所有最恶劣的想象于一身。傅满洲系列电影包括:《神秘的傅满洲博士》(1929),《傅满洲的面具》(1932),《傅满洲之鼓》(1940)等十几部。电影的结局往往是白人最终战胜异类,傅满洲遭到惩罚死去,却又在下一步电影中奇迹般复活。(新浪历史:《从邪恶形象傅满洲到暴风赤红:美国银幕上中国形象的转变》)

 


(萨鲁曼老爷子年轻时候就出演过傅满洲)


结果现在怎么样呢:《环太平洋》中,全人类最后的一道防线就被设置在了香港;《2012》中,在中国西藏成为制造“诺亚方舟”的基地,主角还感慨一句只有中国才承担得起这么大工程;《地心引力》中,是中国的空间站“天宫一号”带救下了男女主角;《火星救援》里是靠中国人的火箭;《降临》里中国最先破译了外星人的语言,并公布给了所有国家,相反美国自己倒是对研究成果一直藏着掖着,同时中国也是矛盾点的最关键推动者。其实好莱坞电影中中国形象的大幅提升,不完全是西方电影人无节操讨好中国观众的结果。首先你得让剧本符合逻辑、不侮辱智商吧,你要中国连天宫一号都没有你想拍也拍不出来是吧。这其实类似于古希腊剧作中的“机械降神”手法,矛盾无法解决了、剧情无法推进了,降一个天神下来。在这些电影里中国从某种程度上就扮演着“机械降神”的角色,因为美国就是主要矛盾点,那么当今世界谁能承担“降神”的角色呢,反正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出来。

 

所以说国家要是不强大你看个电影都憋屈。

 


(三)轻步兵巅峰

 

在一篇网文《上甘岭五十年祭》中有这样一句话:“对一个国家、民族落后的痛苦体味最深的,莫过于她的军队。”

 

国门洞开始于军队被击溃扬威世界走在最前面的也是我们的军队

 

对于抗美援朝战争中有一个很深的误解就是我们是靠人海战术强行把美国推到二百公里开外的讲道理,在热兵器都发展这种程度的后二战时代,还用人海战术、还能打赢,是对我军广大指战员智商的侮辱,更是对美军作战能力、尤其是美军先进武器的侮辱。

 

所谓“人海战术”,无非是共产党部队强大的连排班部队作战指挥能力,是在无数次的反扫荡,突围,拔点,伏击,破袭交通,锄奸等大大小小零敲碎打的战斗中锻炼出来的精锐之师。眼花缭乱的运动战——正面佯攻,两翼包抄,强行穿插,切断后路——这一时间让世界军事实力No1的美军措手不及,是当之无愧的轻步兵巅峰。

 

要知道,我们面临的可是二战后战斗力达到巅峰值的美军(还有其他十六国联合国军),无论是军事装备还是战斗素养、战术配合都是正在如日中天的阶段,而我们虽然说装备比小米加步枪有了长足进步,但还是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无法相提并论。然而我们凭借着完美的战术执行和顽强的战斗意志,屡屡在朝鲜战场上创造奇迹。

 


美国海军陆战队关于这场战争的官方史料记载道:


身穿打着补丁的棉制军装的中国士兵在这件事情上胜过地球上任何国家的士兵;他们能够在夜色的掩护下极其秘密地渗透到敌人的阵地中去,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中国人很少一次采用超过一个团的兵力发动袭击……中国军队令人敬畏,不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而是因为他们善于运用欺骗战术和达成攻击的突然性。——[美]莫里斯。艾泽曼:《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战争中的美国”丛书),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78、79页

 

凤凰台纪录片的《争雄三八线》中采访过一位老志愿军,看看他描述所谓的“人海战术”是怎样作战的:



就轻步兵的战术而言,中国人民志愿军当之无愧这一句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考虑到他们的精神意志,我还要把这一句话再重复一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五军(原中原野战军九纵)战后编撰的《抗美援朝战争战史》中说道:“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上甘岭战役中,美军向我军阵地发射30余万发炮弹,500余枚航弹,上甘岭主峰被削低整整两米,寸草不剩:

 

十九岁的贵州苗族战士龙世昌,闷声不响地拎了根爆破筒冲了上去,敌人炮兵实施拦阻射击,一发炮弹将他左腿齐膝炸断。目击者几十年后回忆道:“那个地堡就在我们主坑道口上面,隔出四五十公尺吧。高地上火光熊熊,从下往上看,透空,很清楚。看着龙世昌是拖条腿拼命往上爬,把爆破筒从枪眼里杵进去。他刚要离开,爆破筒就给里面的人推出来,哧哧地冒烟。他捡起来又往里捅,捅进半截就捅不动了。龙世昌就用胸脯抵住往里压,压进去就炸了。他整个人被炸成碎片乱飞,我们什么也没找到。”

 

0号阵地上,135团六连仅存16个人,在对四个子母堡的爆破中,三个爆破组都没能接近地堡,在途中伤亡殆尽了。还剩下营参谋长张广生、六连长万福来、六连指导员冯玉庆、营讯员黄继光、连通讯员吴三羊和肖登良。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不过黄继光没喊后来那句让四亿五千万人热血沸腾的口号:让祖国人民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他们炸掉了三个地堡,付出的代价是吴三羊牺牲,肖登良重伤,黄继光爬到最后一个地堡前的时候全身也已经七处负伤。他爬起来,用力支起上身,向战友们说了句什么,只有指导员冯玉庆省悟了:“快,黄继光要堵枪眼。”牺牲后的黄继光全身伤口都没有流血,地堡前也没有血迹── 血都在路途上流尽了。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讲过这个故事,在读大学的时候,我给一位94的老红军整理过回忆录,他跟着贺龙走过红二方面军的长征,在太行山上打过游击,参加过解放大西南的战争和抗美援朝,他说:“打了二十多年的仗,我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啊,最早我那些战友还有吗,没有啊,我知道的是一个都没有啦,子弹打到人身上跟纸一样,能活下来是命大,就我撑到这一天过上好日子了啊……你说打仗怕不怕死,能不怕么。怕,我给你讲啊,为什么还要上?我们的命贱,娘生了十个孩子,能有三个长大就不错;灾荒一来,人跟那风吹稻子一样一片一片往下倒……我们的命贱,我们不希望你们,不希望你们这一代命也贱,我们打仗是给你们打啊……”

 

“我们的命贱,我不希望你们的命也贱”——这恐怕就是那一代解放者们最朴实的心声吧。

 

中国人在朝鲜打出国威,距南京大屠杀十三年,距豫湘桂大溃败仅仅七年。要知道,共产党的部队里有大批国民党的降军,同样一拨人为什么在抗日战争、解放战场上一溃千里,在朝鲜就能打出个“万岁军”来,总得有什么道理吧?像上文中提到的攻入汉城的50军,就是由辽沈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60军改编的,全歼英国皇家坦克营、十八勇士夜袭水原城、血战白云山,都是这支部队的赫赫战功。想通了这个道理,就想通了“立国之战”最大的意义了。

 

我们再来看看我们的对手美国人是怎么评价志愿军的。李奇微上将,志愿军最大的对手,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救世主”,他出色的战略决策遏制住了美军一溃千里的颓势,成功地在汉城失守后发动反击、最终将战线稳定在38度线附近。他是这样评价志愿军的:

 

中国部队很有效地隐蔽了自己的运动。他们大都采取夜间徒步运动的方式;在昼间,则避开公路,有时在森林中烧火制造烟幕来对付空中侦察,此外,他们还利用地道、矿井或村落进行荫蔽。每个执行任务的中国士兵都能做到自给自足,携带由大米、豆类和玉米做成的干粮(他们怕做饭的火光暴露自己的位置)以及足够的轻武器弹药,因而可以坚持四、五天之久。四、五天之后,根据战斗发展的情况,他们或者得到补充,或者撤至主要阵地,由新锐部队替换他们。

 

更重要的,是来自对手的称赞和尊重:


中国人释放俘虏的做法与北朝鲜人对待俘虏的做法截然不同(北朝鲜人往往在俘虏脑袋后面补上一颗子弹)。有一次,中国人甚至将重伤员用担架放在公路上,尔后撤走,在我方医护人员乘卡车到那里接运伤员时,他们没有向我们射击。我们后来体会到,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攻击。但是,我们发现,较之朝鲜人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有很多次,他们同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对俘虏采取友善的态度。

——以上均引自《李奇微回忆录》

 

 

最后再来讲一位“中国人民老朋友”范佛里特的故事吧,这位将军以一己之力创造了一个军事学上的名词:

范佛里特相信,足够的炮弹可以换来胜利,把一百万发炮弹砸到几平方公里的阵地上,一定可以让对手“失效”。他曾经领导希腊军政府,用三十万人和十倍的火力干掉了三万希共游击队的山地根据地,保住了军政府的几十年江山。现在他打算在朝鲜重现自己的成功,但似乎负责去啃山头的美军并不认同范将军的观点,范佛里特选择的几处著名战役突破点,被一线美军称为“血染岭”、“流血谷”、“伤心岭”。还有一场中国人熟知的山地攻防战——上甘岭战役,范佛里特三次亲临一线指挥,付出巨大代价后决定放弃上甘岭主阵地的争夺。

 

随着退休日期的临近,范佛里特对告别礼物的要求越来越低,从一个师的阵地降为一个团,再降为一个连。等到时间迈入1953年,范佛里特的服役倒计时已经开始以天来计算,他终于放弃了一切底限,决定牛刀杀鸡,用绝对优势的火力拿下志愿军的一个排,来纪念自己的42年军旅生涯,祭奠自己死于朝鲜战争的儿子。这就是我要说的装逼不成被雷劈的典型案例:T字山战斗。

 

T字山是美方的地名,中方的名字与其相似:丁字山。山形不言而喻。另外此地中美双方有一个共同的命名:205高地,即顶峰海拔205米的小山。考虑到周围的地形总要比海平面高一些,205高地最多拥有100多米的相对高差。想想大金字塔还有140米的垂直高差,你大概就能理解这个阵地的规模了。当然,山势连绵,横向的宽度肯定要比金字塔要大一些。

 

如果有一道矮岭把几个金字塔连起来,高地的体量大概就相当于志愿军防守的205排级阵地。

 

选择205高地作为目标还有另一个好处——看的清楚。因为美军就在对面占据了海拔几倍于中国军队的高地。占有高度优势,美军打起来容易,也方便非战斗人员观战、记录战斗过程,让范将军风风光光地告老还乡。对于当地的地形,中方守军这样回忆:

 

天德山海拔741.1米,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们23军最初换防时就是美军阵地了。天德山北面有一片开阔地,天德山的一个山腿一直申向开阔地、并与我军205高地相连接,从天德山到205高地有5里地左右。205高地是我们201团驻防地之一,美国鬼子经常据高临下从天德山向我军205高地开枪打炮进行压制,用的最多的是美式50机枪和坦克炮,冷枪冷炮对我志愿军造成了很大威协。205高地是我67师整个阵地延申的最前沿,就象钉子一样钉在敌人鼻子底下。

 

范佛里特的兵力判断相当准确。205高地上的确只有一个排,23军67师第201团第1连第3排。这个部队加入朝鲜战场较晚,此前只打过国民党军,和美军还是第一次交手。鉴于他们的战斗经验和人数,范佛里特打算先派快速部队急袭拿下。1953年1月12日凌晨3时,美军步兵7师31团一个加强连配属4辆坦克(无法爬山,在山脚做火力支援)发起冲锋,企图在师级火力支持下一举成功,日出时到205高地去升旗。可是,从凌晨打到中午,每次冲锋前美军都以为全面的炮火覆盖已经压制了中国人,但每次接近阵地几十米的时候,中国人都会镇定地冒出来,用机枪和手榴弹击退美军的前锋,把剩下的美军压制在坡地下面。来回冲了四次,美军200多人的加强连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一,完全丧失了再战的锐气。范佛里特只能收兵回营,从长计议。而此时中方只有一死六伤,尚有余力,还从死去的美军手里收集了十余支轻武器。

 

范佛里特的时间不多了,2月份他就要交出指挥权。他决定用超量的火力达成自己的心愿。从20号起,美军集结5个炮兵营100多门重炮,不分日夜地轰炸205高地,白天还有几十架轰炸机往返轰炸。企图在进攻之前就解除守军的武装。进攻前扔下来的炮弹炸弹,足够中国人打完三大战役(炮弹数量是三大战役的一半,但单个炮弹的重量和爆炸力远远超过)。此外还有2000架次的飞机轰炸,军级火力对阵地后方进行遮断,保证中国无法增加兵力。事实证明,火力遮断是有效的,中方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加强排在阵地参战。只是在1月20日之前,用1连1排换下了1连3排。

 

这时范爷相信自己有十二成的把握能打赢。他从后方请来了12名记者,把美第1军的军长、第5航空队司令、远东空军作战处长都叫来当见证人。每个观战者都拿到了一份彩印的6页作战说明,告诉他们范大将军要给他们看一场精彩的告别演出,以微小代价拿下这个山头。

 

中午时分,31团派出的的加强营发起了进攻。为了保证进攻前的部队运动,美军火炮射击一刻不停,迫使志愿军在坑道里躲避,好让进攻部队在山下集结。还有一个营的坦克迫近射击,用加农炮直射来摧毁火力点。结果,在几十部望远镜的追踪观察下,在十几个记者的速记本和照相机面前,进攻成了12日的翻版。只要美军接近阵地,支援炮火停下,中国人就立刻冒头射击,把光秃秃的山坡上的进攻队列当靶子。中国军队夜间重修的工事完全没有被美军发现,嵌入阵地的美军一个排被侧射火力扫射,不仅无法扩大战果,连坚持下去都做不到。中国人只有机枪步枪和手榴弹。但无论如何优势美军就是冲不进去。

 

到了下午3点半,五次冲锋都不能占领中国阵地。团长下令撤军。装甲车开到山脚下收容伤员,抬走尸体,中国人没有开枪——虽然范将军肯定非常希望中国人能这个时候开几炮,把自己请来的记者统统炸死。但很遗憾中国人打不了那么远,这些记者还是把消息带了回去。

 

投掷了224000磅、8箱凝固汽油弹,支援的大炮、坦克、重迫击炮和机枪、步枪还发射了1500000炮弹和子弹。中国军队的损失不到65人,美军3个排共伤亡77人,“鞭挞行动”本可以无人知晓,但一位刚刚到达的记者写的一篇报道,和陆军空军高级将领手中的三色计划单活灵活现的描述了这幕剧情。

 

在美军记者看来,在如此劣势的火力之下,中国人能做到伤亡低于美军已是奇迹。但实际上,阵地上只有三四十人。事后志愿军自己统计,伤亡合计11人。这就是美军17万发炮弹和上百伤亡换来的战绩。

 

后方的政客通过记者了解了整场战斗,指责这是军官老爷的“角斗士表演”。范佛里特再也不可能发动另一场攻势来找回面子。2月10日,他交出指挥权回国。——马前卒《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装逼遭雷劈的事件?》


 

(四)东北亚的未来

 

抗美援朝的胜利为我国发展赢得了一个和平的、长时间的战略空间。朝鲜战争的结果——朝鲜半岛分裂而非一个统一的国家,朝鲜与韩国相互制衡相互牵扯,可以说是达到了中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无论是一个统一的法西斯国家还是一个统一的金家王朝,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并不好处理的事情。东北亚四国角力变成三国演义,我们的战略回旋余地会小太多。无论我们当时是不是把美国赶进太平洋当成终极理想,目前的现状只能说“看起来竟然还很不错”。

 

然而从我国角度出发,无论是朝鲜拥核还是韩国萨德,对于我们自身的国家利益是严重的威胁。当然要理解这个世界一定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朝鲜选择发展核武器、韩国选择接受萨德系统,都是以他们国家自身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的。潘基文那个老头子别看当秘书长的时候满口世界和平和谐发展,回了韩国还不是支持萨德系统。当然国际政治就是这样子,这都是无可厚非的。比较有趣的是美国在这其中的态度,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主基调很定时战略收缩的,然而他上台之前给军火商承诺了不少利益,这个明显是自相矛盾的决策就看他怎么权衡了(他在大选时做出的类似自相矛盾的承诺还有很多)。不过从他退出TTP而部署萨德的节奏来看,美国很可能在未来经济会收缩,而军事力量则会斟酌,中东北非的势力可能不要了,但是东亚韩日的基本盘一定还是要保的。

 

再说说朝鲜这个国家,这个国家比较逗。东北亚五大政治势力,台湾负责卖萌,朝鲜负责装疯,中日韩三个正常国家,中国牌面最好,韩国最差。朝鲜的装疯也是没有办法,苏联解体后它无依无靠,经济也垮了,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受待见的国家(之一),它必须得疯,才能保障安全、才能在大国夹缝中生存。金正恩的老爹金正日就是装疯换利益的高手,目前来看这几年来金正恩在国际关系上有着跟他爹相似的手腕,可见帝王家教还是足够的,然而或多或少能感觉到一些年轻人的浮躁冒进,还是没到他爹那种左右逢源处处揩油的装疯高手。然而这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你装疯装久了就很难分别究竟是真疯还是装疯了,毕竟这是论迹不论心的事,当三胖子拿着一颗核弹摇摆起来的时候,这个核弹不丢下去你就很难证明他是真疯还是装疯,简称“薛定谔的装疯”。朝鲜毫无疑问是东北亚局势的最不稳定因素。

 

朝鲜早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早就从党章、会议精神、国家文件里销声匿迹了。朝鲜的国体更像是“封建家族+军人专政”,我以前开玩笑说他是“半封建半社会主义”国家。朝鲜历史上有什么东人党、西人党、南人派、北人派,看现在他们政坛的宫斗戏简直如出一辙。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朝鲜的工业化基本都死干净了。

 

网上总有人说,志愿军要对现在金家王朝的种种倒行逆施负责,这实在是混账逻辑,五十年前的人怎么预见五十年之后的事,至少当时金日成比李承晚可爱多了。我之前写斯大林的时候就说,斯大林模式有一点好,就是它可以把此后六七十年的黑锅一并背了,有什么问题都是斯大林模式的问题,苏联解体也是斯大林模式的问题,也不知道苏联后面几位领导人干什么吃的。有道是一代人干一代人的事,不必苛求。朝鲜的道路,要朝鲜人民自己去走,朝鲜人民也不会永远沉默。

 

东北亚,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地缘地带,相比于欧盟、拉美、中东(部分国家)、东南亚国家的广泛联合,东北亚地区同样拥有者相近的人种、文化体系、历史传承,但却迟迟没有像欧盟、东盟、拉美国家联合体一样走在一起。这个锅是要日本来背的,美国也要背一半。日本对于二战问题的态度,成为了东北亚走向合作的最大的、最根本的阻碍。我在以前的许多文章里也论述过,合作肯定比孤立要好,找个兄弟一起发展肯定比单干要好,然而东方复杂的政治局势让我国的战略空间扩张被迫走上了“西进运动”,无论是上合组织还是一带一路,尤其是最关键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都是走了西边的道路。然而西部从来不是我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向西拓展战略空间肯定没有向东、向南来的效用大。东北亚的局势与我国未来发展息息相关。最后还是不要忘记了用生命和热血为我们换来一个和平发展的战略空间、能让我们在东北亚局势中立于不败之地有足够回旋余地的志愿军战士。

 

中国人民志愿军永垂不朽。

 

 

大浪淘沙

knowledgewealth

客观   理性   思辨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