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道》三观不正却颇受欢迎,是什么主导了中老年人的文化内容消费?

周志婧 文化产业新闻

文章来源:文化产业新闻

作者:周志婧

美编:张晶晶


喜大普奔!



《娘道》终于迎来了大结局,你终于可以把遥控器从父母手中夺回来了!

 

为了追这部剧,一贯信奉养生大法、最爱早睡早起和勤俭节约的爸妈不仅熬夜追剧,更为了看瑛娘买了视频网站的会员!

 

这样的他们,仿佛使你看到了认真追剧时的自己。



尽管对于美剧韩剧如数家珍,擅于在社交网络上发声的你常常难以理解父母手机上那些色彩鲜艳的表情包和耸人听闻的谣言,但不可否认,作为“数字移民”的他们早已不再是“互联网的沉默者”,而更像一个探索者,在进击的互联网中一点点地调整和适应,逐步寻找着着自己感兴趣的文化内容。


你惊奇的发现,原来大妈不只爱跳广场舞;大爷也不只爱斗地主,中老年人的触角正在伸向文娱消费的众多领域!




爸妈爱看《娘道》,你质疑三观:全因年龄话语错位与审美心理差异


剧中瑛娘一贯的标准的苦情剧女主人设,你的父母看的津津有味、眼泪直流,而换台无望的你只能在一旁偷偷吐槽着此剧的三观问题

 

原来,你和父母之间的审美不仅隔着一条马里亚纳大海沟,更拦着一条太平洋!



你一度以为,都8102年(网络流行语,常用作吐槽过时、陈旧)了,这种“坚守妇道”的人设的电视剧早已被大浪淘沙掩埋,但《娘道》遥遥领先的收视率却狠狠地打了你的脸。




原来骗你爸妈眼泪的还是一样的套路:苦情戏的女主人设加艰难曲折的剧情,和《哑巴新娘》、《大丫鬟》、《娘妻》一样没换汤也没换药。

 

既是中国传统观念中任劳任怨、奉献一生的女性形象,也符合中老年群体的审美需求和观剧传统颇得中老年群体青睐

 

但身为年轻观众的你却对剧中的三观不正问题产生了疑问。

 

正如《中国妇女报》写到:

 

我们反感《娘道》不是因为它表现了封建糟粕,而是它把封建糟粕的毒瘤描绘成了鲜花;用所谓的娘道,覆盖了女性的所有价值;把对女性的压榨和女性的愚昧包装成了伟大的付出。



其实,口碑与收视的反差,年轻观众与中老年观众的评价两极,实质上是典型的年龄话语错位与审美心理差异。虽然现在“三观正”已经成为影视剧的重要掐点和评判标准,但对于普通观众而言,他们对待一部影视作品,并没有所谓的专业考量标准,就是很直观地看你从情节设置上、人物命运上,还是元素的丰富性上是否吸引人,能否得到故事体验和情感共鸣,而这些,直接反馈在数据上就是收视率。

 

所以,存在即合理,不是你爱不爱看的问题,而是这部剧刚好合了你的爸爸妈妈和七大姑八大姨的审美口味而已。



数字移民带来的银发互联网力量


不同于90后、00后这群数字原住民,中老年群体更像是互联网的迁入者

 

他们可能有着和子女截然不同的“脑回路”,他们为演技浮夸、价值观“难以描述”的《娘道》而潸然落泪;有着和晚辈格格不入的社交习惯,热衷于把土味视频、震惊体文章向亲友分享;愿意用原倍速播放平淡的视频、用心灵鸡汤式的语言撰写游记;但他们也在默默努力着,试着用电子产品屏幕的黑镜,反射出他们五彩的生活;试图从网络世界中寻找你感兴趣、愿沟通的话题,或者用手机来消弭孤独感代替子女的陪伴。

 

最直观的便是中老年用户群体的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6月中国网民占比中,老年网民(60岁及以上)群体达7.1%,整体规模已超半亿人。



“仓廪实而知礼节”。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统计,2017年家庭月收入超过4,000元的老人已超过1.06亿元,其中1,600万老人的家庭月收入超过了10, 000元。和许多无房无车的年轻人相比,绝大数老年人拥有一套或多套住房。



同样孤独感也与中老年群体如影随形,子女的离巢也使他们更多的思考如何让自己更加快乐与充实,强烈而广泛的社交、娱乐、陪伴和精神慰藉的需求也随之应运而生。

 

因此,有钱也有时间的中老年人是文化场景化消费最适宜的群体。



中老年APP最爱掘金场:广场舞与搓麻将,养生大法要修炼好。


提到中老年APP,通常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广场舞,这也是广大对大爷大妈娱乐生活缺乏了解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普遍选择的切入点。

 

但是!你对中老年人实在太的理解贫乏了。他们爱跳舞,更爱斗地主;爱直播,更爱听段子;爱网购,更爱搞养生。在全民智能手机的时代,中老年人正将触角伸向更多文娱领域。



室外娱乐方面,广场舞可谓是大爷大妈们的最爱,糖豆、恰恰广场舞等APP层出不穷占据其手机屏幕 。

 

室内娱乐方面,棋牌类游戏才是中老年人消遣时光的团宠。

 

由于各地区牌桌上的游戏规则都不太一样,所以大部分棋牌APP都根据地域划分。大到省级,像四川麻将、湖南麻将等地域出现了不止一款APP;小到市级,比如宁波麻将、福州麻将等。



垂直的分类不仅完美解决了各地区麻友因为规则不同的撕逼问题,更因本地化的运营策略而深入打开了地方熟人市场。通常来说,同一圈子的朋友,会约定好使用指定的一款,甚至还会约定将金币等换算成人民币结算。

 

除了游戏,中老年人对内容分发产品的需求,也丝毫不亚于年轻人。

 

“老年会”是一款集阅读、社交为一体的app。推荐内容大部分和健康养生有关,标题的风格和今日头条如出一辙。看来无论何时何地,大爷大妈们对标题党、震惊体的爱是坚定不移的。



不同于普通资讯类的新闻客户端,热点阅读只是老年会的部分功能,社交才是其主打功能。用户可以在圈子中找到同城交流、活过100岁、生活休闲、情感交流等板块;而在交友部分,就是供大爷大妈们爆照,看中喜欢的就能点击查看更多个人信息,满意的话就能通过添加好友进行交流,更像是中老年版“贴吧和陌陌”的结合体。

 

除交友外,中老年群体对购物、直播等领域也非常感兴趣。例如,凭借着超强的价格优势和社交链传播,拼多多就俘获了许多中老年人的心。阿里巴巴还专门发布信息招聘中老年用研专员,让其辅助淘宝开发,也是看准了剁手党不分年龄的广阔天地。

 

随着直播的兴起,也有不少大爷大妈参与其中,他们有的甘当看客,有的成为主播。比如开心奶奶曹雪梅和其丈夫崔兴礼的直播就赢得了不少关注。而中老年直播界最成功的网红当属“局座”张召忠,在二次元的聚集地——B站直播时居然把服务器都整瘫痪了。此外,还有一些互联网公司顺势推出了老年人专用的直播APP例如夕阳红、花镜等主打经典老歌演唱、曲艺杂谈等功能。



这些APP虽涉及很多领域尽可能多地照顾到了中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但存在的同质化问题却相当严重,不仅概念相同,模式相似,有些甚至连软件颜色都一样,都是清一水的大红色,难道中老年人就非得是这样大红大绿的审美吗?



虽然固有的审美取向和缺失的流行文化使得中老年人难以融入年轻人的网络世界,但身为互联网掘金者对于中老年人不该这么糊弄事!对于这群互联网的误入者,为他们奉上的不应是丑陋的页面设计,糟糕的用户体验,低劣的内容质量,打造正中其下怀的文化场景化消费才是应有之义。

 

结语:在中老年的手机屏幕上,除了色彩鲜艳的表情包和耸人听闻的谣言,还有广场舞、直播、淘宝与麻将等APP,这些不仅承载着他们的喜怒哀乐,还传达着他们对互联网世界的感悟和理解。要想挖掘银发市场这块不可多得的流量洼地,互联网人应该做的是更加细致地去观察其文化心理与消费习惯,真正为中老年用户去考虑,而不是“东施效颦”,直接将自己的经验和体验拿到中老年移动市场上去套用。


资料来源:全媒派、娱乐硬糖、影视独舌、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2017中国老年消费习惯白皮书》等。


往期精彩(点击文字阅读)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娘道》三观不正却颇受欢迎,是什么主导了中老年人的文化内容消费?

    周志婧 文化产业新闻

    文章来源:文化产业新闻

    作者:周志婧

    美编:张晶晶


    喜大普奔!



    《娘道》终于迎来了大结局,你终于可以把遥控器从父母手中夺回来了!

     

    为了追这部剧,一贯信奉养生大法、最爱早睡早起和勤俭节约的爸妈不仅熬夜追剧,更为了看瑛娘买了视频网站的会员!

     

    这样的他们,仿佛使你看到了认真追剧时的自己。



    尽管对于美剧韩剧如数家珍,擅于在社交网络上发声的你常常难以理解父母手机上那些色彩鲜艳的表情包和耸人听闻的谣言,但不可否认,作为“数字移民”的他们早已不再是“互联网的沉默者”,而更像一个探索者,在进击的互联网中一点点地调整和适应,逐步寻找着着自己感兴趣的文化内容。


    你惊奇的发现,原来大妈不只爱跳广场舞;大爷也不只爱斗地主,中老年人的触角正在伸向文娱消费的众多领域!




    爸妈爱看《娘道》,你质疑三观:全因年龄话语错位与审美心理差异


    剧中瑛娘一贯的标准的苦情剧女主人设,你的父母看的津津有味、眼泪直流,而换台无望的你只能在一旁偷偷吐槽着此剧的三观问题

     

    原来,你和父母之间的审美不仅隔着一条马里亚纳大海沟,更拦着一条太平洋!



    你一度以为,都8102年(网络流行语,常用作吐槽过时、陈旧)了,这种“坚守妇道”的人设的电视剧早已被大浪淘沙掩埋,但《娘道》遥遥领先的收视率却狠狠地打了你的脸。




    原来骗你爸妈眼泪的还是一样的套路:苦情戏的女主人设加艰难曲折的剧情,和《哑巴新娘》、《大丫鬟》、《娘妻》一样没换汤也没换药。

     

    既是中国传统观念中任劳任怨、奉献一生的女性形象,也符合中老年群体的审美需求和观剧传统颇得中老年群体青睐

     

    但身为年轻观众的你却对剧中的三观不正问题产生了疑问。

     

    正如《中国妇女报》写到:

     

    我们反感《娘道》不是因为它表现了封建糟粕,而是它把封建糟粕的毒瘤描绘成了鲜花;用所谓的娘道,覆盖了女性的所有价值;把对女性的压榨和女性的愚昧包装成了伟大的付出。



    其实,口碑与收视的反差,年轻观众与中老年观众的评价两极,实质上是典型的年龄话语错位与审美心理差异。虽然现在“三观正”已经成为影视剧的重要掐点和评判标准,但对于普通观众而言,他们对待一部影视作品,并没有所谓的专业考量标准,就是很直观地看你从情节设置上、人物命运上,还是元素的丰富性上是否吸引人,能否得到故事体验和情感共鸣,而这些,直接反馈在数据上就是收视率。

     

    所以,存在即合理,不是你爱不爱看的问题,而是这部剧刚好合了你的爸爸妈妈和七大姑八大姨的审美口味而已。



    数字移民带来的银发互联网力量


    不同于90后、00后这群数字原住民,中老年群体更像是互联网的迁入者

     

    他们可能有着和子女截然不同的“脑回路”,他们为演技浮夸、价值观“难以描述”的《娘道》而潸然落泪;有着和晚辈格格不入的社交习惯,热衷于把土味视频、震惊体文章向亲友分享;愿意用原倍速播放平淡的视频、用心灵鸡汤式的语言撰写游记;但他们也在默默努力着,试着用电子产品屏幕的黑镜,反射出他们五彩的生活;试图从网络世界中寻找你感兴趣、愿沟通的话题,或者用手机来消弭孤独感代替子女的陪伴。

     

    最直观的便是中老年用户群体的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6月中国网民占比中,老年网民(60岁及以上)群体达7.1%,整体规模已超半亿人。



    “仓廪实而知礼节”。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统计,2017年家庭月收入超过4,000元的老人已超过1.06亿元,其中1,600万老人的家庭月收入超过了10, 000元。和许多无房无车的年轻人相比,绝大数老年人拥有一套或多套住房。



    同样孤独感也与中老年群体如影随形,子女的离巢也使他们更多的思考如何让自己更加快乐与充实,强烈而广泛的社交、娱乐、陪伴和精神慰藉的需求也随之应运而生。

     

    因此,有钱也有时间的中老年人是文化场景化消费最适宜的群体。



    中老年APP最爱掘金场:广场舞与搓麻将,养生大法要修炼好。


    提到中老年APP,通常被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广场舞,这也是广大对大爷大妈娱乐生活缺乏了解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普遍选择的切入点。

     

    但是!你对中老年人实在太的理解贫乏了。他们爱跳舞,更爱斗地主;爱直播,更爱听段子;爱网购,更爱搞养生。在全民智能手机的时代,中老年人正将触角伸向更多文娱领域。



    室外娱乐方面,广场舞可谓是大爷大妈们的最爱,糖豆、恰恰广场舞等APP层出不穷占据其手机屏幕 。

     

    室内娱乐方面,棋牌类游戏才是中老年人消遣时光的团宠。

     

    由于各地区牌桌上的游戏规则都不太一样,所以大部分棋牌APP都根据地域划分。大到省级,像四川麻将、湖南麻将等地域出现了不止一款APP;小到市级,比如宁波麻将、福州麻将等。



    垂直的分类不仅完美解决了各地区麻友因为规则不同的撕逼问题,更因本地化的运营策略而深入打开了地方熟人市场。通常来说,同一圈子的朋友,会约定好使用指定的一款,甚至还会约定将金币等换算成人民币结算。

     

    除了游戏,中老年人对内容分发产品的需求,也丝毫不亚于年轻人。

     

    “老年会”是一款集阅读、社交为一体的app。推荐内容大部分和健康养生有关,标题的风格和今日头条如出一辙。看来无论何时何地,大爷大妈们对标题党、震惊体的爱是坚定不移的。



    不同于普通资讯类的新闻客户端,热点阅读只是老年会的部分功能,社交才是其主打功能。用户可以在圈子中找到同城交流、活过100岁、生活休闲、情感交流等板块;而在交友部分,就是供大爷大妈们爆照,看中喜欢的就能点击查看更多个人信息,满意的话就能通过添加好友进行交流,更像是中老年版“贴吧和陌陌”的结合体。

     

    除交友外,中老年群体对购物、直播等领域也非常感兴趣。例如,凭借着超强的价格优势和社交链传播,拼多多就俘获了许多中老年人的心。阿里巴巴还专门发布信息招聘中老年用研专员,让其辅助淘宝开发,也是看准了剁手党不分年龄的广阔天地。

     

    随着直播的兴起,也有不少大爷大妈参与其中,他们有的甘当看客,有的成为主播。比如开心奶奶曹雪梅和其丈夫崔兴礼的直播就赢得了不少关注。而中老年直播界最成功的网红当属“局座”张召忠,在二次元的聚集地——B站直播时居然把服务器都整瘫痪了。此外,还有一些互联网公司顺势推出了老年人专用的直播APP例如夕阳红、花镜等主打经典老歌演唱、曲艺杂谈等功能。



    这些APP虽涉及很多领域尽可能多地照顾到了中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但存在的同质化问题却相当严重,不仅概念相同,模式相似,有些甚至连软件颜色都一样,都是清一水的大红色,难道中老年人就非得是这样大红大绿的审美吗?



    虽然固有的审美取向和缺失的流行文化使得中老年人难以融入年轻人的网络世界,但身为互联网掘金者对于中老年人不该这么糊弄事!对于这群互联网的误入者,为他们奉上的不应是丑陋的页面设计,糟糕的用户体验,低劣的内容质量,打造正中其下怀的文化场景化消费才是应有之义。

     

    结语:在中老年的手机屏幕上,除了色彩鲜艳的表情包和耸人听闻的谣言,还有广场舞、直播、淘宝与麻将等APP,这些不仅承载着他们的喜怒哀乐,还传达着他们对互联网世界的感悟和理解。要想挖掘银发市场这块不可多得的流量洼地,互联网人应该做的是更加细致地去观察其文化心理与消费习惯,真正为中老年用户去考虑,而不是“东施效颦”,直接将自己的经验和体验拿到中老年移动市场上去套用。


    资料来源:全媒派、娱乐硬糖、影视独舌、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2017中国老年消费习惯白皮书》等。


    往期精彩(点击文字阅读)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