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益见|狭隘的枷锁:有经人思想解放经历过什么?

2017-03-01 郑益 郑益铸信工作室 郑益铸信工作室
挣脱桎梏

编者按:或许一谈解放思想就被人当成异端,因为他们感觉紧守祖先留下来的才是最好的;或许一谈其他宗教的思想发展就会被当成回宣,因为他们因为只有其他宗教的信仰才会谈别的宗教;或许……然而,你不引以为鉴,他日将刺你一剑。我不知道大家还能在狭隘、压抑的环境中承受多久,或许待到山花烂漫时,你还在那里苦守本来不属于那里的黑暗。


或许,伊斯兰的解放运动会不同于基督教、佛教,但有朝一日它一定会冲破枷锁,拥抱全世界,不再只是内部的主题。

 

虽然说的是解放,大家切不可把它当成一种常态,其实这几篇文章中所谓的解放都是在挣扎中存活的,每个宗教中敢走此路者都已经被打成异端。

 

净空法师助印古兰经、讲解古兰经后,被众佛教徒当成邪师,很多不堪入耳的言论不绝于耳。

 

在中国穆斯林界,敢走此路的无花果也是被众人当成异端,他写的《各大宗教的融贯》被传统穆斯林骂成混合宗教思想,认为这已经动摇了伊斯兰绝对信仰的根基。这时我想到一句古兰经非常应景,你说:“如果在真主那里的後世的安宅,是你们私有的,他人不得共享,那末,你们若是诚实的,你们就希望早死吧!”(古兰经2:94)

 

在基督教中,主张对其他宗教文明对话并开放心胸的当然首推神学家保罗·尼特,他的《没有其他的名?》、《一个地球,多个宗教》都在提出否认基督教是唯一可以得救的道路,即使他是基督徒也罢。他诚言,“在未来,如果不认识到宗教的他者也必须考虑在内,就不可能对受难的他者进行负责的讨论。”换句话说,我们不可能简单粗暴的把与我们信仰不同的人放进黑暗的角落,也不可能任由与我们信仰一致的恶人逍遥法外,所有的问题需要一个新的标准去衡量。

 

之所以将现代基督教的宽容与解放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篇幅来考虑,是考虑基督教在历史长河中变化非常明显,不仅是圣经的原文或是对圣经的注解变动都非常大,或许是由于信仰基督教的群体思想越来越活跃的原故,也可能是恰好继春秋战国之后又迎来了第二个互联网轴心时代,在这样的时代,再强悍的政治手腕也不可能阻止的了民众的思想,所以很多问题产生的同时,很多问题也正在解决。

 

回想历史,基督教变化真的很大,由当初的反科学到现在可以代表科学,由当年的宗教法庭到现在的宽容,由当年的不能用汉语称呼造物主变成现在大多中国基督徒称上帝,由当时教皇的荒淫无度变成了现在宣称很多宗教都可得拯救的慈祥老头……(温馨提示,我只写了好的方面,在与基督徒讨论的过程中,那么恨人不下地狱的家伙也不乏其人)

 

就在这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想挣脱某些恶劣传统无良的桎梏,当全世界的翻译事业、著作事业都如日中升的时候,我们伊斯兰的很多学者还在讨论翻译古兰经合不合法、说年轻出书是干罪,如果情况这样下去,知识话语权就必然被那些“大学者”垄断,后果不堪设想。殊不知,民众的智慧是不可能被少数的学者代替的,或许有些文盲的观点比“大学者”还要中正,还更符合古兰经。非常喜欢一个老师的一句话,“你说的翻译的不好,你说我是异端,你也翻译一个?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东西多了,民众又不是傻子,哪个翻译好评多一眼便能看出。好不好不是你断的,而是要看东西的。”

 

换言之,解放人的思想,才能推动世界的发展,能提高民众的辨别力,而不是让民众仅仅当学者们的下水道,只装他们咀嚼过的东西。那些说只有学者才怎么样的人,也是在挑战真主赋予每个人的智慧。不错,有些民众确实喜欢胡说,但是其中也不乏智慧的火花,只有这样,才让能智慧闪现出来。那些看到赛来菲耶书籍就禁止的大学,那些看到不同的阿拉伯书法就烧的思想,只存在于野蛮时代、野蛮思维。

 

基督教从中世纪的野蛮到现在的文明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也经历过很长的思想历程,即使现在也并没有让大多数的基督徒接受。但是这个过程我们可以大概了解一下,这也是我们每个人将要经历的几个历程。

 

第一,就是排他论。我在刚信仰时感觉就是要证明自己与别人不同,这样才是信仰者的虔诚,于是与同学远离了,与家人不在一起吃饭了,这也不吃了,那也不玩了,虔诚到想到可口可乐是否可以喝都要半夜去请教老师。到毕业时,一个学妹很不客气的称我为极端分子。其实,这不是我特有的,这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些兄弟教给我的,我不会发明这些让我背离人性的东西。

 

这也不是伊斯兰所特有的,佛教的虔诚者比我们更夸张。在中国基督教历史上就出现过这么一个惨痛的教训。

18世纪初,教廷派34岁的多罗来中国企图恢复“正统基督教”,不准用上帝,要用拉丁文“Deus”,不允许敬孔祭祖,不允许称许古经。

康熙下诏:中国人的上帝就是真神,天也不是物质的天,敬孔祭祖是彰显孝心而非崇拜,与基督教毫不冲突。

教廷不改初心,有派佳乐多次来交涉。康熙下诏曰,“西洋人等,无一人通汉书者说言议论,令人可笑者多,今见来臣告示,与和尚道士异端小教相同,以后不必西洋人在中国行教,禁止可也,免得多事。”后来雍正就开始大肆迫害基督徒了。

 

现在的基督徒看来这件事非常可笑,怎么还会有那么不堪的思想。但是现在的穆斯林就在经历这个阶段,什么不能叫上帝呀,不能叫耶和华啦,等等的吵闹声断人声不绝于耳。这就是第一阶段,也是自以为最虔诚,实际上只是最低层的信仰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把自己比成仁爱的医生,而他们只是苦难的病人,我们永远高高在上。

 

第二,是兼容阶段。这一阶段就是将信仰上的他者(或称非穆斯林、非基督徒、非佛教徒等)考虑进来。保罗·尼特说道,“如果在与宗教上的他者接触时给我带来的生命体验不能理解我的基督教经验和信念的话,那么我的信仰是不真实的,那么我的信仰只是一个精神错乱的产物。”

 

我们还是以伊斯兰信仰为反思,传统穆斯林认为,非穆斯林是要进火狱的,那么我们思考几个问题,没有人宣传凭什么让非穆斯林进火狱?不是生活在穆斯林家庭凭什么用穆斯林的标准去要求他们?受难者、行善者为何没有善报,因不信而落入火狱?

假如你不是穆斯林,假如你没有接触过那些所谓的“传统”,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说服你自己吗?可以盖住你的良心吗?

 

是的,不光是伊斯兰,其也的宗教一样将异教徒、外道视为妖魔鬼怪,不可接近。但是情况慢慢的有所改变。还记得一个主教的一个文件《教会与非基督宗教之关系的宣言》,对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之真理和价值有了肯定的声明,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

 

新神家保罗·奥尔索斯、埃米尔·布鲁纳,甚至沃尔夫哈特·潘能伯格都已经承认其他信仰中的“启示”,但可惜,他们没有承认它们可以得“拯救”。但在大公会议拉纳认为基督教不仅可以而且必须把其他宗教视为“合法的”宗教,而且都是“拯救之道”。

 

2001年五月七日,教皇约翰保罗二世首次造访叙利亚威玛雅清真寺,听到看到古兰经震撼不已。后说“伊斯兰教认主独一非常纯正,古兰经确实是上帝的语言,穆罕默德确实是上帝的使者,要对他尊敬,一切对他不尊敬的话不可再说。今后对伊斯兰教徒要以兄弟的感情对待。”——台湾中国回教第272期。

 

对于这个,也是有古兰经明文指导的,并非只是因为时代的需求而突发奇想。信道者、犹太教徒、基督教徒、拜星教徒,凡信真主和末日,并且行善的,将来在主那里必得享受自己的报酬,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古兰经2:62)

迪尼·穆罕默德也指出“对于普通的穆斯林,清真言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但这一信仰核心实际上不只在伊斯兰教,以前所有的使者带来的所有宗教都是这样教导他们的群众,清真言贯穿人类的始终。

 

第三,多元论阶段。这一阶段其实就是比兼容阶段稍微提升了一点,与上一阶段的理论相似。兼容只是让我们容,而没有一个更宏大的方向。而多元阶段就要求我们,所以宗教都可以而且需要彼此包容,也要相互关联,同时所有宗教都继续努力发现或者忠于这一不可穷尽的奥秘或真理。

 

也就是说,全球宗教有一个共同的责任,即代治地球,完成造物主教给的使命。正如天经所述,当时,你的主对众天神说:“我必定在大地上设置一个代理人。”(2:30)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