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见|妄想信仰者的防守与进攻

2017-04-13 郑益 郑益铸信工作室 郑益铸信工作室

加微信与小编论道,不定期发送文章二维码

小编声明:文章所引用的截图都已匿名,只为做为教材说明问题,不针对任何人。

干货:心理学中,投射作用,是指个体依据其需要、情绪的主观指向,将自己的特征转移到他人身上的现象。投射作用的实质,是个体将自己身上所存在的心理行为特征推测成在他人身上也同样存在。


投射的不安全感:你们都想伤害我


据说童年出现问题的孩童长大之后可能会有心理障碍,当然童年遇到的问题不同,可能长大的表现就不一样。比如有的孩子从小父母双亡、有的出生在单亲家庭、有的遭父母遗弃、有的家庭条件太差没有得到应有的温暖等,都可能让孩子长大之后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说孩子饿着要吃奶的时候,他如果得到了奶,胃就很舒服,他就会感到胃好的,自己是好的,奶是好的,母亲也是好的。反之,如果他得不到呢?他的胃就会非常不舒服,他就会感觉自己是不好的,母亲是不好的。一些心理上的障碍就此扎根。


但大多数都不是认为自己不行,而是认为自己是好的,别人都是坏的,别人都在针对我,别人想要伤害我。


大家一起看几个图,在生活中已经被什么真的特别敏感。


以前听到一个兄弟说过一句话特别有意思,说,“我们中国穆斯林的生活天天都紧绷着一根弦,现在你们又出幺蛾子,我们的这个线都快断了……”听到这句话,我顿时笑喷了,难道伊斯兰带给你的不是幸福,而是心理疾病?

这是一张拜毯,他们认为拜毯上有猪,所以认为这是犹太人用来糟蹋穆斯林的手段,竟然认为这是在故意挑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关系,最后又坦然,以后如果我们发生恐怖袭击就是这些人造成的。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例子,但是那是他们认为在拜毯上制作动物的图像是为了,破坏穆斯林的拜功,这样穆斯林就进不了天堂了。


非常有意思对吧?人家在经济政治上完全有能力打击穆斯林,何苦在这些小地方上做手脚?想糟蹋你何必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如果他们相信礼拜能够进天堂,就会跟着你一起干了,而不是做个头像专门破坏你的拜功。


这就是典型的阴谋论,或者被迫害妄想狂


再看一例:


这种关于食物的经常可见,经常说这个东西非法,那个东西不能吃,以至于最后发现只能自己种着吃了,这种压抑的环境不是任何人都敢进来的。然而这些咨询假者居多,很多都是用对饮食的控制来彰显自己的虔诚


这两张图片就更有意思了,当世界上有1000个人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1000个哈姆雷特,他们具有不同的思想,所以教派也好,其他的宗教也好,他们很显然会自然的出现。但是一看到这些与自己不一样的东西,就把他们当成阴谋,那么伊斯兰也太脆弱了吧?真理何惧谬误?


当我们没有本事、没有能力、非常脆弱的时候,就特别害怕这些“阴谋”,因为我们本身就没有什么东西,一旦把最后一点我们引以自豪的东西给摧毁了,就没根基了。


投射出来的主客不分:我行为什么你不行?



再看这两个图非常有意思,其实这种思想也是今天要讲的投射效应,他把自己的经历投射到非穆斯林身上,自己信了就认为非穆斯林理所当然也要信


并且他认为科技那么发达,你凭什么不去学习伊斯兰?所以你不信就活该下地狱?我反问,你为什么不去学佛经?科技那么发达,怎么能够不懂佛教呢?


后来我又开个小玩笑,“既然是认为他们只要听了就要担责任,建议你,如果恨谁,就往谁家门口贴清真言,这样他就责成了,而且几乎不会信,这样后世他就可以下火狱了。”


这种心理其实就是投射不清的表现,把自己的能力、自己的现状直接投射给非穆斯林,然而他自己却生活的穆斯林家庭,这种投射未免不当。


其实类似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小朋友在看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时候,他就会想白雪公主,“你怎么那么笨呢?明知道有毒,你还吃你傻呀?”其实他没有把自己和白雪公主的角色分开,他以为自己知道白雪公主就必然知道。


再比如说小孩做梦了,妈妈问他,“宝贝你做了什么梦呢?”宝贝说,“你怎么能不知道?你也在梦里啊!”这个宝贝没有把自己和妈妈清楚的分开。


其实这些故事和穆斯林去问非穆斯林,“伊斯兰是真理,你们怎么能不信呢?”是一个道理,这是一个过程,是由教育、环境、家庭各方面影响的,而不是我们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真理,你们必须要信的问题。


假象敌人,左右互搏


以前有人和黑社会发生了冲突,之后他非常的恐惧,看到他们随时会来进攻自己,非常的慌张,心情也难以平静。后来他就假想自己也建立了一个黑社会,力量远远大于得罪的这几个,莫名的他居然不紧张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投射,他把自己想进攻投射给了黑社会,认为黑社会要进攻他,于是他就有了假想敌,这时他如果想攻击别人的话还能为自己找到道德支撑,认为自己是无辜的。其实这个事情的本质就是他想进攻人家,别人进攻与否都是他假想出来的。


有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理解了。张承迁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写了一本经注,姑且不论内容的对错,因为只要是人都会有错。但是为什么有人能持续攻击他几十年?


如果两人互相争斗几十年我就不会感到奇怪,因为他俩是有互动的。如果是那种根本不理解的人上来就骂,我也不会奇怪,这就是短时间的发泄。


但是问题是张承迁根本就没有反抗,那个人能在张承迁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骂了他二十年,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说明这个人已经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个张承迁,脑海的这个张承迁会时不时的向他发出进攻,或者像他认为的伊斯兰发出进攻,于是他就可以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无辜的角色,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被侵犯的角色,然后再向张承迁发起攻击,维护“正义”,不错,这就是妄想症。


昨天我听到一个视频,非常有意思,我只听了一句话,这个人说了萨俩姆之后说,“今天我们继续批判张承迁”,去攻击一个人的时候他能做到那么的坦然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在自己的内心已经说服了自己,迫害别人时感到不了一丝羞愧。这种情况我在监狱里经常见到,他们为了自己的“正义”变成了危害社会的暴徒。


但是事实是,他脑海中的张承迁与现实中张承迁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罢了。


当然类似的故事并不只有张承迁,还有很多很多的人,有时候他们自己跟自己的妄想敌玩左右互搏很无聊的时候会感到无聊就会放出去很多的间谍,收集回来资料之后继续批判。


比如无花果去了云南,某阿訇赶快也去了;无花果去了长治,人家又跟去了;无花果去了马来西亚,人家又跟去了;我写了一篇“谁是穆斯林”,人家就跟以前“再论谁是穆斯林”;这边发一篇汉语礼拜,人家就赶快批判汉语礼拜。非常有意思的情形,从中可以学到很多心理问题的案例。


后来当他们真的感觉不过瘾的时候,他们会把这种恨投射给其他人,有些在群里如果有人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总会很敏感,问,“你是张无天派来的救兵吗?”最后踢人。于是仇恨慢慢的扩大,变成几个阵营,血雨腥风,不亦快哉……


大家终于看完了这部虐心的闹剧,是不是突然感到身边多了很多精神病?

Views
Loading
益见|妄想信仰者的防守与进攻

益见|妄想信仰者的防守与进攻

2017-04-13 郑益 郑益铸信工作室 郑益铸信工作室

加微信与小编论道,不定期发送文章二维码

小编声明:文章所引用的截图都已匿名,只为做为教材说明问题,不针对任何人。

干货:心理学中,投射作用,是指个体依据其需要、情绪的主观指向,将自己的特征转移到他人身上的现象。投射作用的实质,是个体将自己身上所存在的心理行为特征推测成在他人身上也同样存在。


投射的不安全感:你们都想伤害我


据说童年出现问题的孩童长大之后可能会有心理障碍,当然童年遇到的问题不同,可能长大的表现就不一样。比如有的孩子从小父母双亡、有的出生在单亲家庭、有的遭父母遗弃、有的家庭条件太差没有得到应有的温暖等,都可能让孩子长大之后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说孩子饿着要吃奶的时候,他如果得到了奶,胃就很舒服,他就会感到胃好的,自己是好的,奶是好的,母亲也是好的。反之,如果他得不到呢?他的胃就会非常不舒服,他就会感觉自己是不好的,母亲是不好的。一些心理上的障碍就此扎根。


但大多数都不是认为自己不行,而是认为自己是好的,别人都是坏的,别人都在针对我,别人想要伤害我。


大家一起看几个图,在生活中已经被什么真的特别敏感。


以前听到一个兄弟说过一句话特别有意思,说,“我们中国穆斯林的生活天天都紧绷着一根弦,现在你们又出幺蛾子,我们的这个线都快断了……”听到这句话,我顿时笑喷了,难道伊斯兰带给你的不是幸福,而是心理疾病?

这是一张拜毯,他们认为拜毯上有猪,所以认为这是犹太人用来糟蹋穆斯林的手段,竟然认为这是在故意挑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关系,最后又坦然,以后如果我们发生恐怖袭击就是这些人造成的。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例子,但是那是他们认为在拜毯上制作动物的图像是为了,破坏穆斯林的拜功,这样穆斯林就进不了天堂了。


非常有意思对吧?人家在经济政治上完全有能力打击穆斯林,何苦在这些小地方上做手脚?想糟蹋你何必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如果他们相信礼拜能够进天堂,就会跟着你一起干了,而不是做个头像专门破坏你的拜功。


这就是典型的阴谋论,或者被迫害妄想狂


再看一例:


这种关于食物的经常可见,经常说这个东西非法,那个东西不能吃,以至于最后发现只能自己种着吃了,这种压抑的环境不是任何人都敢进来的。然而这些咨询假者居多,很多都是用对饮食的控制来彰显自己的虔诚


这两张图片就更有意思了,当世界上有1000个人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1000个哈姆雷特,他们具有不同的思想,所以教派也好,其他的宗教也好,他们很显然会自然的出现。但是一看到这些与自己不一样的东西,就把他们当成阴谋,那么伊斯兰也太脆弱了吧?真理何惧谬误?


当我们没有本事、没有能力、非常脆弱的时候,就特别害怕这些“阴谋”,因为我们本身就没有什么东西,一旦把最后一点我们引以自豪的东西给摧毁了,就没根基了。


投射出来的主客不分:我行为什么你不行?



再看这两个图非常有意思,其实这种思想也是今天要讲的投射效应,他把自己的经历投射到非穆斯林身上,自己信了就认为非穆斯林理所当然也要信


并且他认为科技那么发达,你凭什么不去学习伊斯兰?所以你不信就活该下地狱?我反问,你为什么不去学佛经?科技那么发达,怎么能够不懂佛教呢?


后来我又开个小玩笑,“既然是认为他们只要听了就要担责任,建议你,如果恨谁,就往谁家门口贴清真言,这样他就责成了,而且几乎不会信,这样后世他就可以下火狱了。”


这种心理其实就是投射不清的表现,把自己的能力、自己的现状直接投射给非穆斯林,然而他自己却生活的穆斯林家庭,这种投射未免不当。


其实类似的故事很多,比如说小朋友在看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时候,他就会想白雪公主,“你怎么那么笨呢?明知道有毒,你还吃你傻呀?”其实他没有把自己和白雪公主的角色分开,他以为自己知道白雪公主就必然知道。


再比如说小孩做梦了,妈妈问他,“宝贝你做了什么梦呢?”宝贝说,“你怎么能不知道?你也在梦里啊!”这个宝贝没有把自己和妈妈清楚的分开。


其实这些故事和穆斯林去问非穆斯林,“伊斯兰是真理,你们怎么能不信呢?”是一个道理,这是一个过程,是由教育、环境、家庭各方面影响的,而不是我们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真理,你们必须要信的问题。


假象敌人,左右互搏


以前有人和黑社会发生了冲突,之后他非常的恐惧,看到他们随时会来进攻自己,非常的慌张,心情也难以平静。后来他就假想自己也建立了一个黑社会,力量远远大于得罪的这几个,莫名的他居然不紧张了。


其实这也是一种投射,他把自己想进攻投射给了黑社会,认为黑社会要进攻他,于是他就有了假想敌,这时他如果想攻击别人的话还能为自己找到道德支撑,认为自己是无辜的。其实这个事情的本质就是他想进攻人家,别人进攻与否都是他假想出来的。


有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理解了。张承迁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写了一本经注,姑且不论内容的对错,因为只要是人都会有错。但是为什么有人能持续攻击他几十年?


如果两人互相争斗几十年我就不会感到奇怪,因为他俩是有互动的。如果是那种根本不理解的人上来就骂,我也不会奇怪,这就是短时间的发泄。


但是问题是张承迁根本就没有反抗,那个人能在张承迁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骂了他二十年,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说明这个人已经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个张承迁,脑海的这个张承迁会时不时的向他发出进攻,或者像他认为的伊斯兰发出进攻,于是他就可以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无辜的角色,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被侵犯的角色,然后再向张承迁发起攻击,维护“正义”,不错,这就是妄想症。


昨天我听到一个视频,非常有意思,我只听了一句话,这个人说了萨俩姆之后说,“今天我们继续批判张承迁”,去攻击一个人的时候他能做到那么的坦然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在自己的内心已经说服了自己,迫害别人时感到不了一丝羞愧。这种情况我在监狱里经常见到,他们为了自己的“正义”变成了危害社会的暴徒。


但是事实是,他脑海中的张承迁与现实中张承迁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罢了。


当然类似的故事并不只有张承迁,还有很多很多的人,有时候他们自己跟自己的妄想敌玩左右互搏很无聊的时候会感到无聊就会放出去很多的间谍,收集回来资料之后继续批判。


比如无花果去了云南,某阿訇赶快也去了;无花果去了长治,人家又跟去了;无花果去了马来西亚,人家又跟去了;我写了一篇“谁是穆斯林”,人家就跟以前“再论谁是穆斯林”;这边发一篇汉语礼拜,人家就赶快批判汉语礼拜。非常有意思的情形,从中可以学到很多心理问题的案例。


后来当他们真的感觉不过瘾的时候,他们会把这种恨投射给其他人,有些在群里如果有人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总会很敏感,问,“你是张无天派来的救兵吗?”最后踢人。于是仇恨慢慢的扩大,变成几个阵营,血雨腥风,不亦快哉……


大家终于看完了这部虐心的闹剧,是不是突然感到身边多了很多精神病?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