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震惊美国政坛!要变天吗?国安顾问博尔顿被川普开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9月7日 上午 4:0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猪肉最贵的时代到来了吗|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Elephantia 大象公会 今天

如果你因肉价高企而感到肉痛,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中国猪肉最便宜的时期。


文|狸花猫


8月下旬,北京市猪肉「白条肉」批发价格超过了30元/千克。菜市场里不同部位的肉价,分别达到了40~65元/千克;若是超市售价,每公斤还要贵5~10元。7月底,这些价格还分别为25~45元。不到一个月,肉价涨幅就超过了60%。


· 8月23日,肋排标价44.3元/500g,超市工作人员认为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图片来源:新京报网(陈琳 摄)


肉价上涨,早在今年3月就开始了。2019年4月起,中国已经有29个省份启动了「价格补贴联动机制」和针对困难人群的「猪肉消费价格补贴联动机制」。4个多月间,国家总计投入20多亿元,补贴困难人群8000余万人次,相当于全国每人发放不到一两的五花肉。


· 瘦肉型白条猪肉出厂价格走势。从3月份开始,猪肉出厂价格已经有明显上涨。数据来源: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


进入8月,肉价「一天一涨」。到8月中旬,广东省「外三元」品种生猪平均价格已经达到了27.2元/千克,同比上涨79.78%。在全国大部分地区,猪肉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价。群众在喜迎猪肉价格上涨的同时,纷纷表示猪肉太贵,「快吃不起了」。


· 2006年~2019年7月猪肉零售价格走势:元/千克。2019年7月,猪肉的价格还没有超过2011年和2016年同期创造的历史高价;到8月,猪肉价格持续创造着新的历史。数据来源:中国种猪信息网


不过,猪肉贵不贵,并不完全表现在价格上。猪肉每斤不到1元的时候,中国的家庭买肉还要好好掂量一下;猪肉每斤10几元的时候,很多人「无肉不欢」。人们对于「贵不贵」的理解受多种因素影响,其中最为直接的是肉价与收入的关系。


短缺时代:买不起,也买不到


人类养猪的历史相当久远,至少可以追溯到距今9000年前新石器时代土耳其的卡永遗址。现代考古认为,大约8000年前,驯化猪经西亚进入中国,成为普遍饲养的家畜。


· 河姆渡遗址出土的陶猪模型,距今约7000年


中国人一直把吃肉当作大事。春秋时期,「肉食者」就是贵族的代名词,不过长期以来,猪肉地位都不高。唐宋时期,体面人追捧羊肉,猪肉价格贱如泥土:一个壮年男人,连三十八文钱的猪肉都吃不下。


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出生于农历猪年的皇帝朱厚照因国姓和生肖的双重避讳,实施「禁猪令」,私自养猪最重「发极边永远充军」。


不过禁令时松时紧,家庭养猪极为便利且可以提供粪肥,养猪在民间逐渐普及。但同时而来的是人口爆炸和内卷化,直到清末,中国人的肉食消费始终处于较低水平。


1949年以后,猪肉还大部分由私营商业供应,城乡居民可以自由购买。1953年,由于产量下降,国家对生猪采取统购政策,随后在1956年又以派购形式把生猪养殖交售作为任务下达。


最终从1957年起,猪肉实行凭证供应。一直到1978年,猪肉都作为重要的副食品列入国家统购统销范围,供应价格经过1961年调整之后,基本稳定在0.76元/500g。


· 1960年广州的国庆猪肉票


1957年,在「三面红旗」指引下,家庭养猪作为「资本主义的尾巴」割了又割,只有人民公社和下属的合作社才有资格发展副业。这些猪也会与时俱进,成为建设事业的神话。


·人民公社养猪宣传画

 

·「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


神话毕竟是神话。没有专业养猪场,家庭养猪被禁止之后,产量的下降是必然的。再加上出口和援外,猪肉到群众嘴里非常稀少。经过几年饥荒后,到1960年底,全国生猪存栏只有7500万头,是1957年的一半左右,黑市肉价一度超过20元/千克。


到1961年,猪肉产量比1957年减少了80.6%,城镇居民每月6两的定量变成了每月2两(旧制:31.25g/两)都难以保证。几家把肉票凑起来轮流买,才能看见像样点的「一块肉」。农村每年不到30元的收入分配,使「全社杀一口,足够吃半年」的目标基本达成。


合作社养的猪是集体财产,要交售给国家。私自屠宰、私分猪肉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为了吃上一口猪肉,人们也是想尽各种办法。据知青回忆,实在想吃猪肉的时候,「我们就把猪赶到冰窟窿里淹死」,这样上报成损失就可以一起吃猪肉了。


短缺的30年,饭店的主勺大厨也只能改做窝头,各个菜系里面做肉的方法是怎么传承下来的至今成谜。如果还是像旧社会一样,出门拿一块猪皮抹嘴,见人就说今天吃的炖肉,肯定糊弄不了老街坊。


当然,短缺也不是一成不变。


1960年代中期,过高的积累、过低的购买力和制订经济计划经验不足等原因,使猪肉的供需也和阶级敌人一样上蹿下跳。1965年春节期间,各个城镇都准备了充足的猪肉,以供人们过节时集中采购。但是,突如其来的「革命化春节」号召打乱了供应部署,大量猪肉积压。


· 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三十不休息,初一接着干」,人们通过在工厂加班生产的方式过节


1965年3月,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万里强调,虽然过革命化春节,「还得提倡吃爱国肉」,「谁吃的肉多谁爱国」。春暖花开时节,有关部门指出,如不采取有力措施,「将会造成大量死猪臭肉的损失」。在号召下,广大干部群众踊跃购买猪肉,有的地方还限定了「爱国肉」的最低购买量。


除了偶尔吃顿爱国肉,1949~1978年期间,不仅是猪肉,各类副食品供应都处于极度短缺状态,大部分时候是贵贱都买不到。尽管猪肉价格稳定而且「便宜」,但是职工平均每月不到30元的工资收入,用来买粮食远比买肉重要。


短缺的时代,人们买不到也买不起猪肉,谈论贵不贵毫无意义。1978年以后,副食品票证有所松动,供应逐渐放开,猪肉价格的波动才逐步在市场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