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物价越来越高,现代的成年人该如何走出经济窘境。。。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0月23日 上午 12:5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婴儿「封针」调查:一家三甲医院的脑瘫治愈神话|大象公会

刘楚zzZ 大象公会 昨天

10分钟,70次注射,疼痛和「神药」一起扎入孩子身体。


文|刘楚


刘雅宁每天要在这条康复前街穿梭两次,骑着踏板电动车载着 6 岁的儿子,从街头的一家语言康复机构到街尾的一家小儿口腔按摩教室,目睹年轻父母脸上无处可藏的焦虑,仿若 5 年前的自己。


网上流传着一句话:读懂了康复前街,就读懂了郑州的「人间世」。位于郑州市二七区的康复前街,是当地最拥堵的老街之一,盘踞着 3 家三甲医院和若干大大小小的儿童康复训练机构。


雅宁在这条街上,听过许多患儿的故事,最常被提及的两个字是「封针」。


封针,全称为「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疗法」,主要流行于河南省及广东佛山等地。


这种在网络上被打上「残忍」标签的疗法,连同它的发明人,郑州大学第三附院医院(河南省妇幼保健院,下简称三附院)儿童康复科名誉主任万国兰一起,成为走过康复前街的患儿、尤其是脑瘫或是疑似脑瘫的患儿们求医经历中绕不开的高墙。


· 郑州大学第三附院医院(河南省妇幼保健院)、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均聚集在郑州市二七区康复前街上

绝望的家长与挣扎的孩子

 

9 月,在儿童康复科病房见到艾云的时候,她正抱着刚满一周岁的儿子天天站在病房走廊里。


这是天天的第三个封针疗程,天天的入院原因是肌张力高。


肌张力指的是「肌肉的张力」,过高或高低都不好,孩子肌张力高会感觉绷着,低了又感觉很无力。


大多数脑瘫儿的肌力是降低的,痉挛型脑瘫肌张力增高、不随意运动型脑瘫肌张力变化。因此,肌张力高被认为是脑瘫的一种表征。


孩子诊出肌张力高,艾云同丈夫连忙辞去了工作,经老乡介绍,来到了省城,在三附院住下,开始了漫长的封针之路。


· 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的病房走廊


「偶尔治愈」以患者家属的身份,在艾云的帮助下,亲眼目睹了一次封针的场景。此前,从未有过封针的片段被流出。


多名家属提及,封针是不允许拍照录像的,至于为什么,医生没解释过。

那个场面,如果被拍下来播出去,肯定就炸了。


也就是小孩疼痛不敏感时才能这么扎,这要是大人,扎两下肯定就受不了了。


家长们这么认为。


· 约10分钟注射针头扎入几十上百次,治疗室充斥着孩子的哭声


早上 10 点不到,穿着拖鞋的女人们陆续抱着孩子来到治疗室门口等候,此起彼伏的哭声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治疗室的小床上,清一色被剃光了头发的患儿被一名医生和 四五名家属团团围住,几乎不留缝隙。


家属负责控制患儿,医生则拿着装满药水的注射器穿过大人手的缝隙,在挣扎的婴儿身上的特定部位扎入拔出,扎入拔出。平均 3-5 秒扎一次,每扎4、5 针换一支注射器。


从头部开始,然后是后颈、四肢、腰部,一次封针患者需要被扎入几十至近百针不等,持续时间 10 分钟左右。


封针过程中,除了控制和安抚婴儿,家属还需手里拿着棉花球,随着医生针头的移动,迅速黏在孩子被扎针的部位。


因此,结束后被抱出治疗室的婴儿大多顶着一脑袋的棉花球,血斑隐隐约约,脸上挂着泪,有些已经哭得没了声。


· 正在封针,家长们负责控制住挣扎的孩子以及用棉花球止血

 

那天上午,艾云的丈夫几乎就没有出过封针室,帮助着各个病友家庭。


在病房里充斥着一种感觉: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孩子的痛苦,但却不得不这么做。


艾云和其他家属间流传着一个故事:曾有一个会说话的患儿,用稚嫩的声音对医生说:


「叔叔,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用针扎我」。医生不忍心,最后让家长出院了。


· 封针结束后的孩子被抱回病房,脑袋上顶着止血的棉花球


治疗室门口等待中的一个稍大的孩子也在做无力的抗争。


引起大人们注意是因为这个孩子关闭了妈妈点亮的手机屏幕,妈妈再打开他又关闭……只是一个劲儿的扯着妈妈的衣服然后摇头,嘴里含糊着「不要不要」,那神情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他怎么手机都不要了?是因为要封针吗?」有人问。


「嗯,一到门口就要走,知道是来封针的,不肯封针。」妈妈无奈地说。


再绝望的哭声,再心痛的父母,都没能阻止封针的进行,因为到这里来的人们相信:忍一时之痛,孩子病能好总是值得的。


脑瘫治愈神话


· 三附院宣传材料显示,在被封针治愈过的患儿中,不乏来自俄罗斯、中国台湾等地的患儿


封针到底有什么魔力?


三附院的宣传文章称:


三附院儿童康复科的创始人、名誉主任万国兰创立的「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疗法」,让脑瘫从不治之症变成了可治之症,挽救了数以万计的患儿,填补了国内空白。


甚至有因重症脑炎造成的几十个植物人,也被(封针)成功唤醒,重获新生。


· 三附院官方微信文章称封针「让脑瘫从不治之症变成了可治之症」


资料显示,万国兰,1950 年生,河南汝南人,1974 年从北京医科大学毕业,1992 年首创了用「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疗法」来治疗脑瘫,俗称「封针」。


· 万国兰(资料图片)


2018 年,万国兰获得河南省「最美医生」提名奖,她在媒体采访视频里称,1991 年开始利用针灸、按摩治疗脑瘫,但是效果不好,从 1992 年开始尝试「封针」。


「其实周围的人都说太冒险,老同志说西方国家 100 多年就定性为不治之症了,弄成还行,弄不成别人会笑话,(为此)我查了很多资料……」


结合 2011 年一篇媒体专版报道,万国兰的灵感来自一本外文医学专著,她想到:「如果通过针灸给予脑瘫患儿的大脑一定的强刺激,就有可能激活这些『睡眠』和受损的神经细胞,恢复大脑功能!」


工作之余,她买来了鸡、鸽子进行动物实验,之后又在自己身上的人体试验,并经常把自己扎得「血流不止」。


· 媒体报道中对于万国兰发明封针过程的描写


1992 年 10 月,万国兰开始把这种新方法投入临床使用,并将其命名为「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疗法」。


封针的疗效如何?


在万国兰发表的一篇回顾性研究论文中,显示三附院儿童康复科从 1997 年至 2002 年诊治的 381 例脑瘫患儿,通过维生素 b 1、b 12 加生理盐水稀释,同时进行穴位和位点注射,总有效率高达 97.1%,其中「正常化」 190 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