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不是药神:命真不是奢侈品

国馆 新东方


文章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



人命,真不是无价的,明码标价着呢


- 1 -


去看了《我不是药神》,电影被捧上神坛,不是没有道理。

 

选题大胆,以2015年的贩卖印度假药的陆勇案为原型,讲中国的医药话题。

 

这部电影能上映,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看完电影最大的感受:人命,真不是无价的,明码标价着。人命,真不是奢侈品,活着才是呢。


- 2 -


生命=金钱


电影开篇,徐峥饰演的程勇是个没用的中年男人,靠印度神油混口饭吃。

 

父亲病危,医生说了情况越来越糟。他没钱,老爹死得更快。

 

前妻再婚,日子过得比他好太多,要带着儿子移民。他有着所有大男子男人的狭隘,就不想儿子跟着后爸过好日子。他没钱,儿子就得跟着妈妈。

 

他卖的印度神油,回头客极少,用过的人都说:“夜夜没用,唉。”

 

程勇不想父死子散,但日子这么丧,鬼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个口罩男走入程勇的神油店。口罩男,是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

 

吕受益:“你卖印度神油?经常去印度走私吧?”

 

程勇:“什么走私?我告诉你,我没有走私!”

 

吕受益:“走私就走私嘛。我想让你给我买一种印度药,印度格列宁……”

 

程勇:“走走走,假药不买……”

 

吕受益:“不是假药,要不是我自己有病,我就自己过去印度买。这种印度药,跟格列宁药效一样,但便宜很多,市场超大……”

 

程勇:“说了不买,走走走……”

 

吕受益:“那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好不啦?你要是改变主意,给我打电话,我等着这个药救命。”

 

当晚,程勇找了吕受益:“你确定真的有市场?”

 

吕受益说:“是的!只要你能买到,我帮你卖。”

 

程勇说:“那你得先给我钱。”    

 

程勇是商人,在他眼里,生命=金钱。吕受益要救命,程勇要挣钱。


- 3 -


吕受益的命,值5000


吕受益给了,程勇偷渡去印度,拿到了一箱子印度格列宁。拿货500块一盒,卖给吕受益5000块。

 

吕受益捧着格列宁,就像捧着宝贝。4万一盒的格列宁,他吃不起。5千一盒的格列宁,他还能吃。

 

吕受益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时,儿子才在老婆肚子里五个月。他那时天天想死,但看到儿子出世那一瞬,他突然感觉:活着真的太好了!

 

那天,吕受益请程勇到他家吃饭,好吃好喝伺候程勇,他是搬回5千一盒格列宁的人,是救命恩人。

 

老吕望着儿子,跟程勇说:“现在有药了,如果他早点结婚,说不定我能当上爷爷。”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程勇停止贩卖5千一盒的格列宁,老吕吃不起4万的正版药。身体急转直下,白血病进入急转期,做骨髓移植也强撑。

 

为了不给老婆儿子添太多债,他选择自杀。


老吕的命,只值5000。


- 4 -


思慧女儿的命值多少=思慧卖身挣多少


为了卖出印度格列宁,吕受益带程勇认识了白血病病友群群主思慧。

 

程勇第一次去找思慧,进她工作的歌舞厅。看她在台上跳钢管舞,身材火辣,扭得可带劲儿,脱得可不保留。

 

程勇脱口就说:“她这样子,不像病人?”

 

吕受益说:“她不是,但她女儿是。”


后来,程勇把思慧发展成买药销售小组的成员。有一回,他们出来团建,夜深了,想送思慧回家。

 

程勇:“思慧,我送你回家。”

 

思慧:“不用。”

 

程勇:“我送你回家。”

 

思慧:“真不用,我家不远。”

 

程勇:“我送你吧……”


深夜送单身妈妈回家,意思很明显。

 

思慧是老手,一到家就去洗澡。程勇在她房里,有所有男人即将开荤的喜悦。

 

就在他暗爽到不知道自己是谁时,门推开了,不是思慧小宝贝,是思慧的小宝贝女儿。

 

女儿就站在门口盯着程勇,那眼神就像在说:我知道你要跟我妈干嘛,我讨厌我妈这样,我也没办法。

 

思慧出来,把孩子哄睡,急急忙忙脱程勇的裤子:“我们得抓紧时间……”

 

那动作主动娴熟,镜头一转,进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制服。

 

陪男人睡,思慧太熟悉这一套了。老公知道女儿有病就跑了,她一个人,怎么供得起女儿一盒4万的格列宁?

 

歌舞厅、床上脱得多快,女儿的命就可以撑多久。

 

思慧女儿的命,值多少钱?看思慧的肉能卖多久!


- 5 -


老太太的命,值500


电影里,警方一直在打击印度格列宁,从中国医药制度,没有进入立法的药物,就是假药。走私的印度格列宁,再有效,还是假药。

 

警察曹斌负责查办这个案件。有一回,曹斌大面积捕捞到购买印度药的病友。

 

不管曹斌怎么拷问,那些病友就是不肯供出“救命神”程勇。

 

正当曹斌要放弃时,一个老太太开口:“领导……”

 

所有人以为她要供出程勇,结果她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曹斌说:“什么事?”

 

老太太说:“你别查印度了。这药假不假,我们会不知道吗?我得病三年,正版药一盒4万,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好不容易有便宜药,他才卖500,他没有挣钱。我不想死。谁家能不遇上一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

 

不止是这个老太太,在场被拷问的病友,程勇病友群的那些人,要命一条,要4万他们砸锅卖铁也没有。

 

他们不想死,但能拿来续命的就每月500块。


- 6 -


黄毛的命,值个屁


电影里出现各个阶级的病友,长期住院能吃得起4万一盒格列宁的,吃得起2万一盒德国格列宁的,吃得起5000一盒印度格列宁的,吃得起500一盒的……

 

卖假药的张院长对程勇说的:“我卖假药十多年了,只见过一种最大的病,穷病。”

 

穷病,病穷。大病跟前,人命不再是无价,直接被明码标价。有钱,有药,有命。没钱,有病,不想死,怎么办?

 

抢!

 

吕受益还活着时,跟程勇一起搞印度格列宁代理。拿药都要偷偷摸摸,藏在车里。

 

有一回,车里只剩吕受益。突然来了一个黄毛小子,一副杀马特架势,夺车而入,抢几瓶格列宁拔腿就跑。

 

被吕受益和程勇追了几条街,被拖回家暴打,杀马特黄毛不是打不过,就是死死攥着手里那几瓶格列宁,打死也不放手。

 

为什么打死不放格列宁?黄毛一个农村孩子,家里穷,得了病,不想拖累家里,跑出来。

 

多少钱的格列宁,黄毛都买不起。他才20岁,他不想死。

 

偷来的格列宁,黄毛不是一个人吃,分给跟他一样的病友。

 

跟他年龄一样的,跟他一样命不值个屁钱,跟他一样活着成奢侈的人,多得是。


- 7 -


病了,99.9%的人都是隐形贫困人口


没看《我不是药神》之前,压根没听过“慢粒白血病”。

 

这是一种小众的疾病,这部电影只聚焦了这一群病友的命运,但它却展现出共情感很强的话题:疾病面前,人命真不是奢侈品。人命,就是很贱的。

 

得了病,你又不想死,就得吃贵的药,吃不起,得去死,不想死,又没钱,得吃仿制药。但仿制药是违法药。

 

不吃,会死。吃了,违法。

 

没有人想违法,但想保命就必须违法。

 

你以为穷人才这样,其实疾病面前,99.9%的人都是隐形贫困人口。

 

隐形贫困人口,前段时间刚出来的新概念,一开始是指那些外表光鲜亮丽,实际上穷得叮当响的人。

 

实际上,几乎所有人在疾病面前,原形毕露就是穷人。


讲个真实故事。

 

《我不是药神》的原型陆勇。

 

2002年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彼时陆勇34岁,是一个企业家。

 

开公司的,挺有钱,一开始发现自己得了绝症,但医生建议他服用格列卫(电影将其易名为“格列宁”)这种靶向药。

 

“靶向药非常有效,如果服用效果好,在医生的建议下,还可以停用药物。有些病人,用了这个药,效果好,还可以结婚生子,跟正常人一样生活。”

 

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陆勇重燃活着的生机。

 

但很快,他就被现实击垮,一年下来吃掉30万。

 

他是商人,算盘打得溜,一年30万,10年300万,20年600万,这单单是一种药的钱。

 

一天几颗药片,就花掉800多,比黄金还贵。

 

没两年,就吃穷了企业家陆勇,他只能改吃400块一个月的印度格列卫。


第二个故事。别以为只有绝症才是大病,一场感冒就足以击垮一个中产家庭。

 

今年除夕,被一篇叫《流感下的北京青年》的文章刷屏。

 

故事的主人公,金融界的青年才俊,他的薪水早就是太太、岳父、岳母收入总和的两倍,可以保守估计,他们家会比大多数中国家庭有钱。

 

但就是这样的家庭,因为忘了关窗,岳父着凉,短短29天,经济全面崩溃。

 

起因很简单,岳父感冒,送到医院,除了感冒有常规有的症状,还化验出一种未知病毒。

 

小病滚成大病,从最初的小感冒到要紧ICU,从8千一天到2万一天的重症病房,再到从6万开机、2万一天的人工肺……

 

到最后,他自己也感染上岳父的感冒病毒,进了ICU,几百万如水流,才保住自己的小命。

 

但岳父不到60岁就因为一场感冒一命呜呼。

 

钱到花时才嫌少。29天,一场感冒,足以把一个中产家庭打回贫困家庭。

 

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穷。有时候穷到,你的命都不值一个感冒疗程。


- 8 -


人命不值钱


生如蝼蚁,死得不如一只蚂蚁。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被踩死、弄死。

 

一个真实故事。

 

我研究生同学,山西人,他说:“我考研,不是为了读书,是为了离开山西,不用挖煤。”

 

让他坚定这个想法的是父亲的死。

 

他上大学那年,村里人怂恿他父亲去干这个,也明白说了:“做到一线采矿,一个月有4000,不过干这个,对肺不好。”

 

他父亲一听钱多,啥也不说,愿意干。

 

家里有三个娃要上大学,还有四个老人,七八口人要养。月月都4000块,比做生意好太多。

 

没三年,父亲就被矿上遣回家,嫌弃他太敬业了。在矿上待久了,染上了尘肺,矿上一次性给了他们家一万块:“以后你也别来干了,好好休息吧。”

 

就在那年除夕,父亲因尘肺快不行了,躺在床上,一家人吃年夜饭,给他喂饭,他吃不了,一直指着要吃个橘子。

 

同学刚扶父亲仰坐起来,橘子剥了一半,父亲肺里的气接不上,中断的呼气没有回来。就那样走了。

 

你说为什么不治?发现尘肺,已经为时已晚。而且,为了4000块愿意出卖自己的肺的人,哪里还拿得出更多的钱去治肺?

 

4000块,就能买断一个父亲的命。


前年去西藏时,经过318国道,遇到一个大货车司机,别人给他三千,他就愿意跑通麦天险。

 

通麦天险,也叫通麦坟场,那可是川藏线最险的一段路。

 

有可能有去无回那种,但为了3000块,他愿意:“我都不知道我的命值不值3000块,一趟来回有3000块,够家里老婆孩子生活小半年,我跑!”

 

去年我再去西藏,又一次经过318国道,没有遇到那个司机,遇到他老婆,说后悔没阻止他去通麦天险,一去不复返。

 

3000块,就能买断一个丈夫的命。


前同事给我讲过他发小的故事。10年前,突然全身无力,上个厕所都蹲不起来,每天喝不下半碗粥,也睡不着觉。

 

一个150斤的二十来岁小伙子,突然瘦到80斤。

 

具体生了什么病,他也不知道。他们湖北老家的小镇,连个医院也没有,就一个赤脚医生开的卫生所,去看过一回,那医生把了半天脉,只说:“去县城检查吧,大概要1000块吧。”

 

1000块,再加上几个人来回路费、住宿费,要2000块。

 

他妈跟他说:“儿子,想吃什么,告诉妈妈,妈妈怎么也想法子给你做。”

 

他听了这个话就知道:家里怎么借也凑不齐2000块给他去做检查,算了,混吃等死。

 

拖不到半年,他瘫死在自家厕所。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妈就他一个儿子,哭得整条街都知道。

 

2000块,就能断送一个儿子的命。

 

……


思慧女儿的命,只值4万块。

吕受益的命,只值5000块。

旷工父亲的命,只值4000块。

西藏司机的命,只值3000块。

湖北小伙的命,只值2000块。

白血病老太太的命,只值500块。

黄毛和更多病人的命,很多时候,啥也不值。

 

我们常说,生命无价,人命关天。但在疾病面前,生命,分分钟明码标价。活着,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你没钱,就没命。

 

生命无常,没事早点睡,有空多挣钱。没有什么比好身体、好多钱更值得你分心。

《我不是药神》电影海报



还有好看的:

如何一年读完四十本书?

可能改变你一生的3个决定

98年北京女孩获11套拆迁房:普通人努力工作还有意义么?



留言聊聊吧~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成长干货!

▼▼▼▼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