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耻辱!刚刚上海突然传来一幕,囯人愤怒!

中美贸易谈判重启:为获让步,美方在考虑哪些手段?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想要融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做个“复读机”就好了

新东方·林小白 新东方

作者:林小白| 编辑:北楼八层女同事





“IG是什么?”IG夺冠那天,我在微信上问嘉嘉。

 

“咳,我也不太清楚……”

 

“那你发‘恭喜IG’干嘛?”

 

“大家不是都发了嘛……哎呀,反正就是很厉害的样子!”嘉嘉用草草两句话打发了我的疑问。

 

我皱了皱眉头,再刷新下朋友圈,果然,“恭喜IG”“IG牛逼”的消息又多了好多条。所以这些人,都知道IG是什么吗?他们和IG都有什么联系吗?他们都看了比赛?

 

那天晚上,我陷入了沉思,并想到了那句话——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我96年的弟弟,正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他说,和客户打交道太简单了,他们谈的想的玩的都一样,一个模式可以套用到无数人身上。

 

不可置否。

 

如果你在公众场合留心观察一下,你会发现,年轻人追的东西、讨论的东西是差不多的

 

你看到一个人在“吃鸡”,多走几步,可以看到很多人都在“吃鸡”;你看到一个人在刷抖音,多看几眼,就会发现很多人都在刷抖音;你听到一个人在说自己是德云女孩,过一会儿,就会遇到另一个德云女孩……

 

这不是“孕妇效应”,它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Photo by Priscilla Du Preez on Unsplash




今年2月,有网友发现,吴承恩故居的门口悬挂着六小龄童的照片,故居里还有许多六小龄童版的孙悟空雕像。而且,吴承恩故居门口的吴承恩广场也被改名为六小龄童广场。

 

这个消息被PO上网后,网友炸了。

 

一时间,各种六小龄童的黑料扑面而来;一时间,群嘲六小龄童成了网友最热衷做的事儿。

 

群嘲事件夸张到什么地步呢?夸张到不管什么视频、什么文章下面,你都可以看到黑六小龄童的。

 

而六小龄童只要发一条微博,评论下面都是不友好的“求求你别秀了”“快来向全国人民谢罪”“你怎么没死啊”……

 

群嘲事件发展到后面,六小龄童不得不现身回应:


“不能挖苦我或者对我人格进行侮辱,大家要适可而止!并不是某一个人对我的质疑,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小组织了,号召怎么去黑(我)。”

 

但很多人忘了,在六小龄童遭受迎面的脏水之前,他还被很多人捧着坐在神坛之上。

 

就在三年前,六小龄童参演了百事《把乐带回家之猴王世家》的贺岁广告微电影,在这则微电影的相关微博下面,评论也是一边倒,不过是捧得一边倒。

 

大家都在说:


“卧槽,猴哥啊!卧槽,牛逼啊!”


“一家猴戏千家乐,四代猴王百年传。”


“简直要哭了。”

 

三年前,受万人尊敬;三年后,受万人群嘲。

 

但引人深思的是,六小龄童还是那个六小龄童,而网友的评论却如此两极化。这其中,复读机的作用不可忽视。

 

现在再回头翻六小龄童的微博,你会发现评论区已经比较和谐了,但还是有忠实的老粉说:


“现在都不敢过多地看您的评论,真踏马太多的跟风脑残。”


“一群复读机,可悲。”

Photo by Kleiton Silva on Unsplash


人类都有趋同性,但从未像这个时代这么严重。

 

看到群消息,想都不想就打出了“+1”;听到舆论走向,不辨真假,第一反应就是站在人多力量大的那方。

 

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热衷抱团了呢?

 




知乎上有个问题: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现在20-30岁的年轻人?

 

有个网友回答:复读机。

 

复读机现象,在年轻人的语言体系里特别明显。

 

在“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理由火了之后,大家的旅行文案都会冠上这么一句话;在“佛系青年”的概念广泛传播之后,我遇到的十个人有九个人都在说自己佛系;在赵丽颖和冯绍峰“官宣”之后,我的朋友圈连续一周都在“官宣”……

 

鬼使神差地,我们都加入了这个复读机大队伍。

 

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成为复读机是风险很小的有利选择。

 

要知道,人是一种社会性高级动物,我们骨子里就带着社交的需要,这是人性。但与此同时,惰性也是人性不可避免的存在。

 

有惰性,又需要社交,那么二者结合的最省事方法,就是复制黏贴。

 

复制黏贴,既能达到社交目的,又能节省时间和精力成本。

 

每个人都很忙,尤其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白天折腾于工作,夜晚闹腾于生活。

 

没有人有那么多闲工夫,每天都把大量时间花在探寻每个事件的真相上。对很多人来说,一则娱乐新闻、一个抖音视频、一张朋友圈热图,只是社交之中的一个谈资,我们只是需要在他人提到这件事时,搭得上话、帮得上腔。

 

如此一来,对于这些谈资,复制黏贴自然是最具性价比的选择。

 

我们能以最小的时间和精力成本有效社交,何乐而不为呢?


复制黏贴,还能极大地减少波及自我的风险。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古往今来,枪打出头鸟,特立独行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李宇春横空出世时,一身中性装扮,一下子占据了舆论高点;北大毕业生去卖猪肉时,也承受了不少舆论压力。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获得社会认可,证明自己的价值。但站在人少的那一方,需要的心理支撑太大了。

 

相反,我们只要从众,大家骂我也骂,大家捧我也捧,就能很安全地得到肯定,满足自我。

 

复制黏贴,还是最快速的证明自己不落伍的方式。

 

作为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没人愿意被贴上“落伍”的标签。

 

大家都想成为时代的弄潮儿,那就什么歌火听什么,什么剧火追什么,什么软件火用什么,什么酷就做什么。

 

这是最简单的追赶潮流的方式。

 

但与此同时,你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情绪正在受网络支配,受支配权还很大

 



受网络支配,就容易陷入“奶头乐战略”。

 

奶头乐战略是为了麻醉大部分人而设置的“安抚奶嘴”。它通过向大众传播网络游戏、八卦新闻、肥皂剧、真人秀节目等,达到消遣娱乐占据人们生活的目的。如此一来,人们的大量时间被占用,不知不觉中,就会慢慢丧失热情、抗争欲望和思考能力。

Photo by Vince Fleming on Unsplash


独立思考能力丧失后,跟风就来了。

 

一个人当网红赚得盆满钵满,就会有一群人想方设法把自己打造成网红;一个人当练习生闯入了公众视线,就会有一大群人想当练习生;一个人靠拍技术流视频火了,就有一大群人模仿这些视频……

 

你不得不承认,趋同的好处太多了。它可以让你抓住一个风口,也可以让你置身于一个安全的环境。

 

我问过身边刷抖音的朋友,抖音好玩在哪里,他们想了想说,大家都玩,你就刷它就完事了!

 

我问过身边“吃鸡”的朋友,“吃鸡”的乐趣在哪里,他们说,有人可以一起玩,就玩咯。

 

我们追的东西、讨论的东西差不多,我们就能高度理解,这太省事了。

 

然而,我们却忘了,这样的高度相似,会让我们的生活愈发无趣,在这样的高度相似中,我们可能会找不到自己到底要什么、热爱什么、坚持什么。

 

但其实,我们是那么不同的人。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性格,做着不同的工作。

 

我们可以变得跟别人不一样,实际上,我们就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个体,我们本应该就和别人不一样。

 

我来自不同的家庭,过着不一样的生活,有着不一样的追求。我们应该有自己平淡而不一样的真正的快乐,而这个平淡却不一样的快乐,才是那个宝贵的让我们变得有趣的灵魂。

 

如果说,我们每个人都活成了一个样子,这是将我们的人生开启了easy模式,那么现在,是时候主动给自己选择hard模式了。

 

因为,每个你,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细小的和别人不同的自我,就是让你闪闪发光的法宝啊。


▂▂▂▂▂

The End


还有好看的:

《红楼梦》:3条职场规则让你做到不可替代

有远见的人,都有点心狠

清华研究生被“歧视”:到底是什么毁了你的职业生涯?



    Read more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