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扫盲 | 终于知道自己毕业穿什么、戴什么了!不同颜色的学士服、学士帽、流苏、绶带到底是什么含义?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四国有望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毕业”

2018-03-21 联合国 联合国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联合国大会于1971年设立了最不发达国家类别。根据联合国发展委员会2015年制定的标准,联合国主要通过三个标准对最不发达国家类别进行评估:人均国民收入标准(GNI);人力资产标准(HAI);经济脆弱性标准(EVI)。各国必须连续两次在委员会的三年期审查中达到三项标准中的两项才能“毕业”。委员会将其建议提交给经社理事会批准,然后将其决定提交给联合国大会。



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根据其下属的发展政策委员会的建议,每三年对最不发达国家名单审查一次,并建议达标的国家从这一名单“毕业”。该委员会日前向联大建议,让不丹、基里巴斯、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所罗门群岛四个国家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毕业”。

毕业的国家都持续满足人均国民总收入和人力资产标准,但在经济脆弱性方面还未达标。不丹的“毕业”将在第十二个2018-2023年国家发展计划完成后生效,该计划将成为该国脱离最不发达国家地位的过渡战略。

发展政策委员会主席奥坎普表示,在设立最不发达国家名单47年以来,只有博茨瓦纳、佛得角、马尔代夫、萨摩亚、赤道几内亚5个国家从这一名单“毕业”。瓦努阿图和安哥拉这两个国家预计将在2020年和2021年“毕业”。2018年或将成为重要的一年,从最不发达国家名单上“毕业”的国家可能增加一倍。

发展政策委员会主席奥坎普

“此次建议‘毕业’的这四个国家意味着有待‘毕业’的国家数量显著增加。尼泊尔和东帝汶也达到了‘毕业’的标准,下一次审议中将提出让这两个国家‘毕业’的建议。三个国家首次在三年审查期中达到‘毕业’标准,即老挝、缅甸、孟加拉国,这三个国家还需要连续第二次达到标准,委员会将提议它们‘毕业’。”

在此次建议“毕业”的四个国家中,不丹与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两国人均国民总收入增加了两倍,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中学入学人数在2003年到2018年期间翻了一番多。在同一时期,所罗门群岛的人均国民总收入翻了一番,而该国的中学入学率几乎翻了一番。

在基里巴斯,人均收入增加了约两倍;自2003年以来,该国在卫生和教育方面持续表现良好,但由于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该国仍然是环境方面最脆弱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基于这个原因,委员会建议基里巴斯“毕业”的前提是建立一个面临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冲击极端脆弱性的国家类别,并为面临极端环境脆弱性的国家提供支持。

委员会成员戴安娜・埃尔森特别从农村妇女的视角解读了从最不发达国家“毕业”的意义。

发展政策委员会成员埃尔森

“农业在最不发达国家所占比重很大,农村妇女所占人口比重也很大。因此,这些国家成功毕业反映了在诸如教育和卫生方面取得的进展,并触及了农村妇女。人均收入增长也惠及了农村妇女。但这些国家仍需要持续支持,虽然这些国家可以改善教育和卫生服务,可以提高人均收入,但对于外界的动荡仍十分脆弱,包括经济上的震荡,以及气候巨变:冰川融化、海平面上涨、风暴加剧,对此我们仍十分关注。因此,国际社会应该意识到对这些国家给予持续支持的重要性,这既包括有的放矢的支持,还有一些应对气候变化的普遍措施,这对那些即将‘毕业’但仍面临气候脆弱性的国家来说十分重要。”

然而,失去最不发达国家地位将让这些国家失去在贸易和国际援助方面所具有的优惠条件,比如失去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并可能面临援助减少的问题。委员会地区间顾问丹尼尔・盖表示,一些国家对贸易和援助方面的利益十分关切,但另一些国家认为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毕业”将提升其在国际上的地位,因此利大于弊。

委员会地区间顾问丹尼尔・盖

“孟加拉国今年首次符合所有三项标准,这个国家非常希望脱离这一类别。他们认为这是成功的标志。自独立50年以来,他们看到自己的国家在过去的几年里的进步如此迅速,他们想要尝试吸引更多的投资。他们认为提升他们的声誉将更有利于达到这一目标,让其成为国际投资的目的地、变得更可信,并被视作全球舞台上更重要的一员。我认为‘毕业’的益处更多是主观性的,所以很难与贸易和援助的损失进行比较。最不发达国家有权分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国民总收入1.5%至2%的资金援助,他们承诺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其国民总收入的1.5%至2%作为援助资金,这些国家也享有免税政策,并可以在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获得自由的市场准入。”

为了减少脱离最不发达国家名单带来的冲击,计划“毕业”的国家在毕业前通常有为期三年的准备期。在此期间,这个国家仍然被视为最不发达国家,这一转型期旨在使该国及其发展和贸易伙伴能够就“平稳过渡”战略达成一致,以便脱离最不发达国家地位后,该国的社会经济进步不会中断。

此次建议“毕业”的所罗门群岛的常驻联合国代表罗伯特・西西洛表示,自该国发布2016-2035二十年国家发展战略以来,所罗门群岛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为3.5%,而2015年同期为3.0%。主要部门的增长率为3.3%,服务业的增长率为4.25%。

所罗门群岛常驻联合国代表西西洛

“‘伊斯坦布尔行动纲领’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即帮助所罗门群岛实现在2020年‘毕业’标准。2015年,当我们有资格从最不发达国家类别中‘毕业’时,我们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行动纲领’的8个优先领域,所罗门群岛达成的一致行动包括呼吁转变合作模式,尤其是在大型改革方案和项目中建立伙伴关系方面。这样的呼吁对所罗门群岛非正式部门非常合适,我们80%的人口在这一部门谋生。”

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表示,一些最不发达国家取得了巨大进展,包括在增加收入、改善人力资源和减少脆弱性方面取得的成就。但许多最不发达国家的发展受到制度不完善、基础设施不足、气候和自然灾害的高度影响以及与安全和政治不确定性等相关挑战的阻碍。国际社会必须解决这些障碍,以确保可用资金有效地用于生产性投资。即将“毕业”的国家在发展问题上也仍然面临限制和挑战。国际发展机构应与最不发达国家合作,找到方法平衡“毕业”带来的影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