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我卧底进了COS援交群!第二集!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放置一碗清水,隐喻整个春日的湖面丨美女音乐人带你揭秘日式隐逸的日常

2016-09-03 程璧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毕业于北京大学外文系,旅日音乐人,独立民谣女歌手,用一把古典吉他以诗歌谱曲,这把吉他来自日本手工艺者。2015年3月,发行专辑《我想和你虚度时光》;2016年8月,发行专辑《早生的铃虫》。





2013年秋天,我在原研哉设计研究所工作。原研哉先生是我非常喜欢和敬仰的设计大师,能够去他的工作室工作,可以说是我毕业后选择直接去东京生活与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身上有着浓厚的学者气息,反应敏捷,讲话思辨,也许这与他同时在武藏野美术大学开设课程有关。他著有《设计中的设计》一书,里面是他历年的设计作品与展览概念的集合。


日式审美的现代设计作品,将日本传统美学的特质表现得淋漓尽致。记得业内总结日本设计的7大原则,分别是不均整、简素、不迎合、自然、幽玄、脱俗、静寂。其中,“简素”几乎是现代日式设计外观的一致风貌—从不使用吸引人注意力的色调或者夸张的装饰,仅仅是黑白灰的不同饱和度与透明度的呈现,以及温和的原木棕或者植物绿




这种“简素”的背后,与日本传统美学不无传承。由大师千里休所奠基的日本茶道,讲究“和敬清寂”,是一种做减法的美学。一处陋室,简单的茅草屋,小到只能弯腰才可进入的门,是对当时权贵地位的一种温柔反抗:任何人,只要进入茶室,就要忘掉身份,不分等级与卑贱,平等相待。茶室内只安置一枝花,让茶客去想象整个春天;仅放置一碗清水,却隐喻了整个春日的湖面。



▲金刚峰寺枯山水


还有日本独特的枯山水庭院。所谓枯,是说布景中并没有活的植物和真的水,将“简素”发挥至如此。去京都龙安寺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整个庭院,仅仅用一池白沙和中间放置的数颗石头来呈现。白沙在日本神社里非常常见,这与神道思想不无关联。在日本的本土信仰里,海洋是他们的精神原乡,原初社会的一切来自海洋,无论是生活道具还是食物。白沙便是海洋的象征,错落排列在白沙中的石头,人们把它想象成岛屿。于是,在仅仅数十平方米的狭小枯山水庭院里,看到的却是整个浩瀚的海洋,简洁又难以观其全貌。


除了“简素”,还有一个是“日常”。原研哉自己曾经说过,“我是一个设计师,可是设计师不代表我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是一个抱持设计观念来过生活的人、活下去的人。”而媒体也评价他是以一双无视外部世界飞速发展变化的眼睛来面对“日常”的人。



▲原研哉redesign


 “RE-DESIGN”是他在2000年担任“RE-DESIGN”(21世纪日常用品再设计)策展人时提出的设计概念,即用陌生的眼睛来对待司空见惯的日常,并重新加以设计。无印良品的很多产品即来自于此。例如一卷卫生纸,我们习惯的是圆柱形,而“RE-DESIGN”系列将其重新设计为四角圆润的方柱形。这样既不易滚动,又节省空间。




这种看重日常的审美,体现在日本的各个领域。不仅是设计,也在摄影领域。荒木经惟出版的第一本摄影书,拍摄的是寻常街道里的普通男孩们。他们在镜头前的表情都是日常的,或嬉笑,或不经意地转头,或调皮地直视相机,不会给人刻意感,非常放松,让人感觉到书里还有着当时热腾腾的日常气息。



荒木经惟的作品


川内伦子的相机镜头下也捕捉到大量的日常。张开嘴的鱼,绷直的细线,剃了毛后耷拉下的鸡头,烟花绽放的刹那……给人的印象,似乎都是常常被忽视的琐碎日常,但在这司空见惯的场景中,她捕捉住了那暗暗隐藏着的一股张力。



川内伦子的作品


在音乐领域,也可以看到“日常”审美的发挥。我在东京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独立音乐人,其中一位名字叫福原希己江,她就是日剧《深夜食堂》里那位安静地唱着插曲的歌者。我在东京三鹰市的音乐时间咖啡馆遇到她。她做了一张专辑《好吃的歌》,里面每一首歌的名字都是一道菜,讲述着和这道菜相关的她的日常和情感。她的声线不甜不腻,自由朴素,和弦走向毫不扭捏,听者的思绪却会跟着她的旋律翩翩起舞。



福原希己江


另外还有诗歌中的“日常”。是日本的一位童谣女诗人。她的诗歌在用词和场景表述上非常细腻和生活化。比如《心》,她写道:“妈妈是大人/但妈妈的心很小/因为她说/有我就装满了/我是小孩/可我的心很大/因为虽然我还没有像妈妈那样也变成大人/可我的心里已经装了很多事情了”。就是这种类似于口语化的表达,简单、直白,但又是那么直抵人心,令人动情。



▲金子美玲




其实注重日常审美最早还要追溯到平安时代,日本两大古典随笔之一,清少纳言所著《枕草子》中有着大量日常生活片段的记录。写时节,写虫,写插秧,写可爱的东西,写得意的事,也写难为情的事。任何一件小事在作者看来,都是“颇具情味”的。开篇写四季:“春,曙为最,逐渐转白的山顶开始稍露光明。夏则夜,有月的时候自不待言,无月的夜,也有群萤交飞。若是下场雨什么的,那就更有情味了。”


《枕草子》


不仅是在千年以前的平安时代,直到如今,注重日常的审美依然渗透于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对四季风物的充分感受,以及传统节日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鲜活存在。


春日樱花盛开之时,人们会成群结伴去樱花树下喝酒畅谈。东京的目黑川是赏花的名所,樱花落下的时候,目黑川几乎变成一条樱花瓣的河流。夏天的夜晚,日本各地盛行举办花火(烟花)大会。到了那一天,年轻的男女都会身着传统日本浴衣,拿着纸扇,踩着木屐,在河边席地而坐,等待烟花升上夜空。



还有一年,我和朋友去往镰仓,四周全是浓郁的绿和湿润的空气,走着走着就到了晚上。我们在海边一家小店吃了刺身和海鲜沙拉,不久便听到远处“咚咚”的太鼓声。原来是镰仓地区的传统节日,一众人着装到位,头戴发箍,脚着木屐,抬着御神舆,喊着号子,仪式感十足,却又与如今的生活日常融合得那么恰当,令人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




-End-


编辑:杨梦迪   2016.09.03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