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卖一本书背后的故事 —— 你不知道的中信出版集团

2017-12-09 阿信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 职人日记 —— 《卖一本书背后的故事》 领英出品


“前几天在宁波书展上,有一个读者对我们讲,我就是喜欢买盗版书”,已经在中信出版社做了10年图书发行的邸然朝镜头回了一个尴尬的微笑,“然后我们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我就一定要给他介绍一下做一本书的过程。”


邸然开始熟练地介绍起如何出版一本书,说到这个话题她显然如数家珍:


“你要想做一本书,首先要做选题,选择作者,经过层层讨论、审批,总署通过,这本书才刚刚开始。进行前期征订,确定它的首印量,三审三校、下印厂,库房把书分到所有渠道的经销商, 37 35273 37 13307 0 0 6295 0 0:00:05 0:00:02 0:00:03 6297发到每一个书店,或者电商,最后才慢慢到了读者手里。”


短短几句话,但期间的辛酸曲折大概只有真的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的人们才能理解吧。


然而就是如此费尽心思的图书行业,还是在互联网时代的狂轰滥炸下面临着一片唱衰之声。很多人说它是夕阳产业了,大家都手机阅读,碎片浏览了,有点儿版权意识的喜欢玩知识付费、内容打赏,更多的人还是觉得那些文字就该免费啊。


多少人舍得花100块钱吃一顿1小时就能吃完的饭,却舍不得花30块钱买一本可能会影响一辈子的书。


所以做书人真的要被时代抛弃了吗?正在做书的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

一群偏执的怪人

在今年9月份的一次采访中,有人问了王斌董事长一个问题:“您觉得您性格里面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社长想了想,“说得好听点叫追求完美,说难听点叫刻薄,中性一点叫偏执。”



▲中信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斌


“追求完美、偏执”,其实阿信发现,身边的很多出版人身上都有这种特点。


做了10年发行的邸然,依然会跟大家强调,“图书跟一张桌子、一个杯子有所不同,它责任更重啊。一张桌子质量差了仅仅是影响使用,但一本书,如果内容有问题,它会影响一个人的精神文化。”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出版人都严谨到偏执,细致到近乎疯狂。


一个分社的主编,在某本书都快下印厂之前,还在一遍一遍的看稿子,觉得一定还有可以更完美的地方。书都上市了,主编还是觉得封面不够好,摸着下巴默默对身边人说,快卖完吧,加印就可以再改改封面了。


其实偏执的体现不一定在书的细节,也可能是选题。


有一次,阿信问在社里已经做了4年策划编辑的杨爽,最爱哪本自己做的书。她说,叫《醉醒客》。我问,是卖得很好吗?她摇摇头,不是的,它卖得一般,但却是我最爱的一套书。

说起这套书,杨爽像打开了水龙头,15年出版的一套6册的书,每一册的内容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一个孩子在向你展示她最爱的玩具。


当时它是我们的一个全新的尝试,以一个小众的视角,重新认识一个历史人物、一个学说,虽然后来它变成了一个失败的案例,但这并不说明它是一套不好的书。中信出版社是这么一个地方,它可以包容你去做各种不同的尝试。


那种偏执是一种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温暖物质,不会因为销量或是外界评论而有何改变。真正骄傲的人,他们的傲建立在一种深刻自我认知的基础上,因为内心尊崇的价值和对世事规则了然于心的洞见,所以才可以处事不惊,从容淡定。


他们有自己对世界的评判标准和执着坚守,也正因为有一群这样的人们,很多伟大的文化、历史才得以保留和延续。


编辑冰冰一直在坚持做音乐相关选题的书籍,她还说服已经不出杂志很多年的摩登天空重新推出了摩登天空音乐杂志。有人问冰冰,现在音乐杂志还有市场吗?冰冰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总要有人做啊。


依旧是9月的那场采访,主办方邀请董事长王斌对十年后的自己说一句话,社长微微端坐,眼神柔和的望向镜头说:“人会老去,很正常。没有什么是你能得到的,也没有什么是你能失去的,更多的是你不断的努力和投入的过程,而投入就需要有热情,所以我希望能继续保持年轻时候的激情和生活态度。”


中信出版人的幸福感在哪儿?

在很多人看来,出版行业是个很枯燥乏味的行业,沉闷无趣,因循守旧,一群穿红戴绿的老干部端着毛主席同款瓷茶杯喝着泡满枸杞的茶水,审审稿子算算帐,幸福感何在啊?


影视资料 《编辑部的故事》


当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做了10年编辑的蒋老师对阿信说,虽然出版工作有时候很枯燥,你必须要很严谨,但当书真的做出来了,更多的是感动、惊喜和成就感。


来社里5年的某分社张主编分享他最幸福的,就是可以通过自己做的内容,传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很多看法,传达自己的价值观念。他说他现在的所有期待,就是可以好好的打造他们的子品牌,这就是最大的成就感了。


说起“幸福感”这个话题,策划编辑杨爽说,我工作上的幸福感常常来自能够真正找到和原作者的共鸣,比如一个外国作家的作品,你能真正理解并站在他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营销编辑小黄跟阿信说,最幸福的时候是看到读者的时候。“营销编辑有时候真的很辛苦、很累,有许多琐碎的事情需要做,但当我们去组织一些读者见面会、作者分享会的时候,当你看到真真实实的那么多人因为读到这些书而改变,会忽然有种什么都值了的感觉。我们在现场听到有读者和我们分享说,因为读了我们做的书,影响了她对生活的态度,挽救了她的婚姻,那时候忽然感觉自己很棒!”小黄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自觉的弯弯的溢出了笑容。

▲《您厉害,您赚得多》作者分享会现场


市场部罗大大就耿直很多,他说,最幸福的当然是发工资的时候啦!阿信问,那……还有没有别的时候啊?罗大说,有啊,发年终奖的时候!哈哈哈……


“其实是因为做市场和发行的又和编辑们是不同的,会比较孤独吧。有时候我们必须要足够冷静,足够冷血的去面对、分析市场的变化。你说最幸福的时刻,其实应该是书展的时候,当你真真实实的看到那么多读者去买你的产品,会有一种‘打了鸡血’一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企业认同感了,就是很骄傲。编辑的心理是某本书是我做的,发行的心理就是,这都是我的!

▲双十一期间的中信出版社 社内实拍


在中信出版工作是什么体验?

5点15分是每天下班的时间,但这个时间你如果走过各个编室的工作区,往往会发现,还会有很多人没有任何下班的迹象。明亮的灯光打在一张张专注而认真的脸上,让你一定不会相信这其实是个国企。


做了多年市场的罗大大说,中信出版团队在他眼里是“效率至上”的。这里的效率不是只出书或者印刷,而是一种企业氛围,它是一个动态的,追求活力的整体,紧跟并力争引领市场的一个团队。


并且在这里,是开放的,中信出版不限定一个人应该成为什么样子。你有能力你就去创新,你就去尝试,没有人阻拦你。


每周二社内都会有讲书会,是各个编室的负责人为发行们讲解自己新书的时间,在这里你会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没有人会害羞,任何人觉得书有问题都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提出来。


杨爽说,也是在讲书会上让她感受到这个团队对自己的影响。“同事们不会允许你重复自己”,她说,“当你也许做了一个和之前产品雷同的选题,她们一定会善意的提醒你,要不要突破一下自己。并且当我遇到任何问题,设计老师、印制老师,大家都会尽心尽力的帮助你解决,用他们的经验提供很多可能的解决方式。”


以及,如果你想体验三头六臂的感觉,也可以来这里~哈哈。


▲2017中信出版集团秋季健步走合影


在过去的近30年里,我们服务了8200名多作者,与国际上约1500家出版机构合作,出版了6000余种图书,发行近1.5亿册,超过500种图书获得各种奖项,成为中国重要的出版机构。


不管时代如何变化,新旧媒体谁输谁赢,任何时候这个世界一直不变的是对好内容的需求,这也是一个做书人的骄傲和偏执所在。



撰文 / 刘叶乔  

图片来自中信出版集团员工实拍

9月的那场王斌董事长的采访内容,出自”艾诚对话中信董事长王斌“

视频宣传片出自领英职人日记系列,特别鸣谢领英团队



-End-

 编辑:刘叶乔  2017.12.09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