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人生的四分之一都在生孩子,她是欧洲公认的“丈母娘”

2018-01-25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已经两年多了,但是国家没有想到,很多人竟然又不想生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想生孩子呢?


@浮生若梦:“10月怀胎,要忍常人不能忍的痛苦,生的时候还要走一遭鬼门关,最可怕的是,一孕傻三年,如果这时候老公又是个不帮忙的渣男,人生彻底无望了”

@幻海无边 “生孩子意味着要休产假,意味着有3到5年的时间工作处在停滞阶段”

@空洞的悲歌“怀孕生孩子是个漫长的过程,一不小心就产前抑郁,一不小心又产后抑郁”

@似花还似非花“生了孩子,我怕会失去自我;我更害怕教不好他”

@迟来一步“还没有达到成为父母的标准,比如...做个好榜样... ...”


反正就是…



不想生孩子的,各有各的不情愿,想生孩子的,各有各的着急... ...


比如,生过16个孩子的@奥地利女大公、匈牙利女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后就说过一句广为人知的话:“我真希望自己现在又有六个月的身孕了!”

这个语出惊人的女人就是哈布斯堡家族,甚至可以说是近代欧洲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女王之一,玛丽亚·特蕾莎


历史的真相是,她不仅语出惊人,还切切实实付出了行动,生了16个孩子,6个儿子,10个女儿。不过相比于伊丽莎白一世、维多利亚女王、叶卡捷琳娜一世,玛丽亚·特蕾莎的故事却很少有人知道。

▲玛丽亚·特蕾莎纪念碑,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广场

长在深宫里的“花痴萝莉”

玛丽亚·特蕾莎生于1717年5月,在她前面还有一个哥哥,只是长到几个月就夭折了。所以,她的出生,给已经32岁的父亲查理六世和家族带来了极大喜悦。


据说,wuli女王出生时,查理六世正在拉克森堡皇室狩猎,清晨,宫廷驿骑将皇后即将分娩的消息告诉他后,皇帝陛下立即策马奔腾了20多公里赶回宫。


后来,查理六世又有了2个女儿(一直没有儿子)但对长女特蕾莎的宠爱从未消减过,可以说,百分之百满足爱女的所有愿望。就是后来把江山交给爱女,都怕这份担子太重,万一受人欺负可怎么办!妥妥的一枚女儿奴!


女王陛下小时候也是人见人爱的小公举一枚,靠实力得宠,不过,人家小时候的画像长这样


高贵中带着点平易近人,可爱中又有点威严


跟我们小时候流行的那种高贵冷艳、民族风尚有点不一样



图片来自网络


女王陛下十来岁的时候,是长这样



特蕾莎人美,又是大国的公主,将来还是皇位继承人,自然成为周边国家皇子择偶的最佳对象。其中巴伐利亚的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曾向查理六世提出政治联姻,但被皇帝陛下给拒绝了,理由是,朕想让公主自己选择想嫁的人。


哈布斯堡家族,走到大国的地位,一向靠的是政治联姻,而到了查理六世这里,突然跟以前不一样了,让很多人很不习惯。


特蕾莎属于典型的外貌协会,从小就花痴相貌英俊的洛林公爵弗朗茨·斯蒂芬,长大后也如愿嫁给了他。很多欧洲历史粉对这桩婚姻一直愤懑不平,觉得斯蒂芬空有一副俊美的皮囊,没有安邦定国的灵魂,便开始各种臆想特蕾莎跟隔壁普鲁士的腓特烈二世的联姻。


▲ 腓特烈二世


腓特烈二世,就是后来的腓特烈大帝,跟凯撒、拿破仑齐名。很多人大概觉得,只有这样的英雄才能配得上特蕾莎的美貌和智慧吧。


但是,这只是书迷的一厢情愿,不仅外貌协会的公主看不上营养不良、瘦小平凡的腓特烈二世;从两国实力对比上,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之前,普鲁士只是德意志的一个四、五、六线小国,奥地利当时是德意志的一哥,门不当户不对,查理六世爱女如命,也断然瞧不上他。


不但两人的结合不可能,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之后,腓特烈二世成为玛丽亚·特蕾莎在这个世界上最恨的人,因为就是他带头不承认公主的女王身份,使得奥地利陷入被几个国家围攻的危机。


在哈布斯堡家族,女性不能继承皇位是家族传统。为了让自己的后代能够顺利继承,老国王查理六世在特蕾莎出生之前,就颁布《国本诏书》,修改了家族章程,立下了严格的长嗣继承原则。


按照《国本诏书》,特蕾莎一出生就成了王位继承人。查理六世在特蕾莎23之前,为爱女做了一个父亲所能做的一切,但是他一死,特蕾莎的境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有了父亲的庇佑,周围以普鲁士、法国、巴伐利亚为首的几个国家纷纷不承认特蕾莎的女王身份,一场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开始了。有人认为,玛丽亚·特蕾莎,从小长在深宫中的天真萝莉,后来能成长为意志如此坚定、手腕如此老辣的政治家,恰恰是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磨砺出来的。


嫁给了爱情

在欧洲各国皇室继承人中,玛丽亚·特蕾莎是唯一嫁给了一位英俊潇洒、青梅竹马的童年玩伴,而且这个人是她自己中意的。


1736年2月,28岁的洛林公爵弗朗茨·斯蒂芬与19岁的玛丽亚·特蕾莎在维也纳举行婚礼。因为父亲是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王朝最后一个男性成员,为了延续家族的血统,她和丈夫协定他们的后代以“哈布斯堡—洛林”为姓。

▲ 玛丽亚·特蕾莎和丈夫弗朗次·斯蒂芬。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结束后,特蕾莎帮助丈夫登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位子,自己以皇后自居。由于斯蒂芬对权力无感,只想玩乐,神圣罗马帝国的大权实际上是由特蕾莎掌握。


从1736年到1756年,特蕾莎和斯蒂芬生了16个孩子,20年里,女王要么是在生孩子,要么正在怀孕。人生的四分之一都在生孩子,特蕾莎这一勇敢行为,使得她在奥地利树立了“慈母”的形象。


这个时候,哈布斯堡家族的宣传重点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以前家族的掌门人,最重要的宣传点是营造逝去先祖们的光辉伟岸形象,到了特蕾莎当政,哈布斯堡家族改变了宣传传统,转而宣传当朝的未来,多子女的母亲、骄傲的父亲,以及他们共同的孩子。


也许是因为嫁给了爱情,在特蕾莎领导下的哈布斯堡家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家庭氛围。甚至连家族居住的皇宫——美泉宫,都与凡尔赛宫和波茨坦的无忧宫有所不同,它始终是一个家。尽管建筑庞大(共有1441间屋子),廊台奢侈,议政厅豪华,但是处处都有家的气氛。


▲特蕾莎夫妇和孩子们


歌德对特蕾莎夫妇的相处有一处描述,他是这样说的:


女王的丈夫可以说是查理大帝的化身,当他身着古怪的衣服去往天主教大教堂的路上出现的时候,他举起双手让她看手中的宝球和权杖,还有手上戴的古色古香的手套。看到丈夫这种滑稽的样子,她忍不住大笑起来。观看的群众有幸能看到这对基督教世界里最著名的夫妇之间那种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和谐,他们不仅为此感到高兴,而且还受到了教育。


不过这样的美满幸福,在过了29年后就因为弗朗茨·斯蒂芬的过世而结束了。


1765年8月,斯蒂芬因为胸膜炎猝死。这对玛丽亚·特蕾莎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人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从他去世的房间拉走。回到维也纳后,她坚持要亲自为他缝制寿衣。从那一刻起她就只穿丧服,不穿别的衣服,以表达她最深切的哀悼。她的房间和马车上都悬挂着黑色的天鹅绒。霍夫堡宫二楼她与斯蒂芬共同生活的那件屋子被封了起来,再也没有用过。她把自己的睡房移到了四楼。


从此以后,她总是在孤独和祈祷中度过每年的8月,每隔一个月的18日都用来当作他的纪念日。她把头发剪短,她不去想两人间的不愉快,只记住了他的温暖和活力。她把两人的墓地建在方济各会托钵僧教堂的地下室,墓地上有二人的雕像。对世人来说,他们看起来就像一对普通的恩爱夫妻。


是慈母,也是女王陛下



在刚生下第4个孩子约瑟夫的时候,玛丽亚·特蕾莎说了一句广为人知的话:


我真希望自己现在又有6个月的身孕了!


她如此乐忠于生孩子,除了对丈夫的爱外,还因为哈布斯堡家族不能没有孩子来继承血统,而且要越多越好。她自己说这话时,也正深陷在因为不是男性继承王位而导致的危机之中。


▲ 玛丽亚·特蕾莎的长子:约瑟夫二世。他从小被母亲当作继承人来培养,在特蕾莎的眼中,他应该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成长环境以及后来与母亲共同执政的生涯,使得他对母亲既怨恨又怀念。


整个18世纪,哈布斯堡家族曾因为孩子,两次陷入危机。


一次是,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传到国王卡洛斯二世时,再也没有新生婴儿降生。卡洛斯二世一死,欧洲几个国家为了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打了十几年的仗。最后,法国波旁家族的成员入主西班牙,结束了哈布斯堡家族在西班牙200年的统治。


第二次是,特蕾莎的父亲查理六世死后,由于没有男性继承人,只能是特蕾莎来继承王位。但是法国、普鲁士、巴伐利亚等国不愿意承认特蕾莎女王的身份,随之而来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打了整整8年之久。


因此,也就有了特蕾莎一边抱着孩子,一遍游走在匈牙利各地寻求贵族的支持。8年之后,她的匈牙利女王的身份才得以被承认。


因为女性的身份,玛丽亚·特蕾莎被排斥,不能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特蕾莎反过来却好好利用了女性的身份,并把劣势变成了一生的财富。


多年后,她变成为国母的形象,而且还是不断生出健康迷人孩子的目前。在那个婴儿出生率极低,死亡率极高的年代,这样的母亲无疑是被众人羡慕的对象。


像所有的母亲一样,女王陛下总是希望给予孩子最好的,她溺爱自己的每一个孩子。她给所有的孩子每周至少写一封信,给他们建议、鼓励和“糖衣炮弹”。


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又总是希望孙辈的孩子越多越好。于是,她不断给儿女和儿媳们提供如何能增加孩子的数量,或是如何照顾好出生的孩子的建议。


她的第一个孙子出生的时候,她穿着便服就冲进了帝国的剧院,用激动颤抖的声音向那里的观众宣布说:我有孙子了!


▲ 玛丽亚·特蕾莎的三儿子 :利奥波德二世。利奥波德有16个孩子,他在这方面的“功绩”免除了哥哥约瑟夫为家族添丁做贡献的义务。约瑟夫曾给弟弟写信说:“亲爱的弟弟,我多么感激你!你的妻子又怀孕了!继续努力,我亲爱的弟第,千万别松劲,放开胆子尽可能多得为国王生孩子吧。


但是从各方面来说,特蕾莎又始终是一个传统的哈布斯堡人。她管理家人的标准是绝对服从。是慈母的同时,她也是一个全身心投入但高度自觉的母亲。她牢牢记得她还是一国的君主和家族的掌门人。


每一位孩子离开家的时候,她都要逐一详细嘱咐他们该如何遵守宗教的仪式、如何保持身体健康,如何依据自己的身份地位安排饮食、履行职责... ...


孩子们只能读经过许可可以阅读的书,穿得体的服装。她甚至在许多孩子身边安插眼线,以保证他们听从她的命令。她的很多孩子都会有相同的感觉:我爱我的母亲,但是,我很怕她。


▲ 中年玛丽亚·特蕾莎


特蕾莎要求所有孩子都必须学会一项实用技能,她的几个女儿都成了成功的艺术家,但是她们做这些都不是出于自己的选择,而是因为母亲一直控制着她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婚姻和婚后的生活。


她长大成人的女儿有6个,其中的四个被嫁给了欧洲各国的皇室,小女儿玛丽·安托瓦内特是法国路易十六的王后,多年后被送上了断头台。


女王陛下并没有像自己的父亲那样,让女儿们为自己的婚姻做主,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宁要平庸的和平,不要辉煌的战争”,因此,为了家族和国家,她牺牲掉了孩子们的幸福。


所以,特蕾莎又有着“欧洲的丈母娘”的称号。


▲ 玛丽亚·特蕾莎的四女儿,玛丽亚·克里斯蒂娜,一位成功的艺术家。她在美泉宫房间的 自画像,1776年创作。


▲ 玛丽亚·特蕾莎最小也最任性的小女儿,玛丽亚·安托瓦内特,同时也是法王路易十六的王后。她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但是没遗传到智慧,在38岁那年被送上了断头台。


1780年11月29日,执政40年的玛丽亚·特蕾莎,死于心脏病。


临死前,她把孩子们都叫到身边,对他们做了最后的叮咛,她微笑着恳请约瑟夫(长子)要照顾好兄弟姐妹。


那天晚上9点钟的时候,这位坚强的女王挣扎着站起身,似乎要向前走。约瑟夫快步上前问她:“陛下想到哪里去?”


她没有回答就倒下了,一阵痉挛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相关书籍推荐

《哈布斯堡王朝:翱翔700年的双头鹰》

[英] 卫克安(Andrew Wheatcroft)著丨2017.12

购买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End-

编辑:刘叶乔 2018.1.25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