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共产党讲情义,把一个女戏子葬在八宝山

2017-03-24 历史 手抄报 手抄报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 手抄报 关注老徐并置顶


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墓,只有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才有可能葬在这里。


而八宝山就葬着一位民国时代的名伶戏子,谁说共产党没有情义,只有反右和阶级斗争?


刘喜奎(1894—1964),原名刘志浩,后改桂缘。祖籍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黑龙村人。刘喜奎的家世本来还不错,其祖父官至工部左侍郎。刘有铭病逝后,他的三个儿子分家,家道开始中落。刘喜奎的父亲刘义文只身一人来到天津,在一家兵工厂当工人。

1894年,在刘喜奎降生的那年爆发了甲午海战,刘义文被调到北洋水师邓世昌指挥的“致远”号军舰,去修理轮机。“致远”号被日本军舰击沉,邓世昌和“致远”号全体将士为国殉难。刘义文跳海死里逃生,遂埋名隐姓,逃到旅顺口。安顿好后,刘义文将刘喜奎和母亲接到了旅顺口,几年后日俄战争爆发,刘义文又举家迁到了大连。

但没多久,刘义文便病重了,刘母只好靠给人洗衣服赚取生活所需。刘家隔壁有两个戏班子,刘喜奎对此非常感兴趣,便在一旁偷师,戏班子的老师见刘喜奎乖巧,学的有模有样,便允许她旁听。

从此刘喜奎爱上了戏曲。

又过了两年,刘义文怕自己死在异乡,不能落叶归根,于是决定返乡,但是刘家走到营口时,他就死了,刘母只好将他埋在营口。刘母和刘喜奎也不得不先在营口谋生,寄宿的货栈旁有一家戏院,刘喜奎常去旁听,一来二去就和戏院里的人熟了,有一次一位女伶病了,刘喜奎被请去替班,受到了所有看戏的戏迷所喜欢,这更让其坚定了学戏之路。

不过当时女伶的地位就和妓女差不多,刘母宁肯将刘喜奎捆起来也不愿女儿去做女戏子,但是最终刘母还是同意了刘喜奎去学戏。

很快,刘喜奎就成为了享誉全国的名角,当时的报纸有这样子的报道:刘喜奎“每一登台,彩声雷动,天津戏园,卑词厚币聘之,唯恐落后,亦足见其声价矣”。观众更是狂热,报纸记载,“虽以《错中错》之平淡无奇,观者亦满坑满谷”。

她被誉为“梨园第一红”,连伶界大王谭鑫培都说:“男有梅兰芳,女有刘喜奎,吾其休矣! ”

只要有刘喜奎的演出,那完全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因为当时女伶少,所以刘喜奎的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了梅兰芳、谭鑫培等名角。

刘喜奎就是当时最耀眼的“女明星”,超级偶像,其人气绝对超过了现在所有的女明星,她的“粉丝”上至民国总统高官,下至平民百姓。

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的一个侄子,单相思刘喜奎已到发狂的程度,有人与他赌,赌其敢不敢当众抱刘喜奎。于是一晚这位小段趁刘喜奎在“广德楼”演完《西厢记》中红娘散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向前一把抱住刘喜奎狂吻不放,口中念念有词:“心肝宝贝,我想死你了!”吓得刘喜奎花容失色,“粉丝”们气愤死了,立即将他扭送警察局里,问他姓名他死不回答,于是罚他五十大洋了事,出了警察局,他大呼:“痛快!痛快!值得!值得。”

当时的报纸将此事渲染,好事之徒作诗一首:“冰雪聪明目下传,戏中魁首女中仙;何来急色儿唐突,一声心肝五十元。”

连著名戏曲专家张伯驹先生在其名作《红毹纪梦诗注》中样文记载了此事:“独占花魁三庆园,望梅难解口垂涎。此生一吻真如愿,顺手掏来五十元。”

除了段祺瑞的侄子外,甚至连袁世凯、曹锟、张勋这样子的一时人物也对刘喜奎神魂颠倒。

民国月份牌上的美女

袁世凯曾命人请刘喜奎到他府上唱堂会,散戏后,袁世凯令副总统黎元洪、相国徐世昌和清史馆馆长赵尔巽去当说客,他想以三千两黄金为聘礼,娶刘喜奎为十姨太。

三个人来到刘喜奎的化妆室,对她说明来意。刘喜奎斩钉截铁地说:“不要说三千两黄金,就是三万两我也不会出卖自己!我早在报纸上发表过声明:有势我不怕,有钱我不要!……”

而在这之前,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克文,就是那位死后数千妓女送葬的风流人物,就曾猛烈追求刘喜奎。本来刘喜奎对袁克文的印象还不错,但是后来得知袁克文出卖北方话剧的领袖王钟声后,刘喜奎就对袁克文非常讨厌了。

而在这之后,袁世凯的三公子袁克良又对刘喜奎展开了追求,还到处扬言:“我不结婚,我要等着和刘喜奎结婚。”

除了袁世凯父子三人外,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还有曹锟,都曾追求过刘喜奎,不过刘都全部拒绝了。还有就是辫子军的领袖张勋,也非常喜欢刘喜奎,刘喜奎对他说,你要是把辫子剪了,我就嫁给你。当时的人都知道,张勋这位满清欲孽爱辫子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不过张勋竟然答应了刘的要求,幸亏后来各路军阀组织军队讨伐张勋,才使得张勋下台,刘喜奎才躲过了一劫。

后来刘喜奎嫁给了一位小吏崔承炽,这消息传出后,让曹锟非常不满,在另外一位刘喜奎的追求者的怂恿下,曹锟故意为难崔承炽。一年后,刘喜奎生下一子,不久,崔承炽暴病身亡,谣言纷纷,都说是陆绵做的手脚。

之后的刘喜奎便告别了她心爱的舞台,在每日的诵经读书中守寡,抚养儿子长大。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侵略者,探知刘喜奎隐居,重金礼聘,诱使刘喜奎去日本演出,但被她严词以拒。

虽然没有复出给日本人唱戏,刘喜奎却复出义演,她不仅捐出了身家用于抗日,还登台义演,所得酬金,全部捐献。一次安徽水灾,喜奎得知后,从自己积蓄中,捐献二千元银洋赈济,致使当时总统黎元洪的妻子自愧不如。1964年,刘喜奎病故于北京,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原创不易,转发和点赞就是最好的支持

(商务合作联系方式QQ:1279154304)


老徐开启的“易经实修”的微信号,希望大家关注和参与。

↓↓

(长按二维码关注“易经实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