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妻子假装女同学加老公微信,结果万万没想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南方周末打赢聊城辱母案胜血饮——水城聊城这汪水还能澄清吗?

2017-05-02 评论部老徐 手抄报 手抄报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 手抄报 关注老徐并置顶


这段时间,微信在中国突发和群体事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特别是南方周末3月23日报道《刺死辱母者》,当天网上点击过亿,将辱母案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一事件过去1个多月,有关部门的调查组已经进驻聊城一个多月,总算有了一点小小的进展。


4月28日,山东聊城市公安局发布三道通缉令,面向广大群众征集线索,并督促在逃人员投案自首,争取从轻或减轻处理机会。


杜建岗:男,汉族,34岁,身份证号:372526198302041039,冠县东古城镇东馆陶村494号。


马保雷:男,汉族,24岁,身份证号:371525199311151050,冠县东古城镇马庄村人。


李忠:男,汉族,29岁,身份证号:371525198805301018,冠县东古城镇南童庄村人。


凡提供有效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将予以重奖,并对举报人信息严格保密。凡窝藏、包庇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通缉令内容显示,2016年8月,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分局打掉冠县吴学占犯罪集团。


如此也就把通缉令与辱母案联系起来,将辱母案的吴学占团伙定性为“犯罪集团”。


这个通缉令发出的信息表明,南方周末的报道是准确的。


南方周末的报道刊出以后,有人称南方周末是与律师串通一气编造案情,是舆论干扰司法,是南方周末的一贯做法。


现在既然已经通缉辱母案的有关罪犯,证明辱母者确实是黑社会犯罪:第一是高利贷犯罪;第二逼债使用了黑社会手段,包括把那外东西掏出来蹭到受害女老板的脸上。


那么出警的警察到底有没有尽责?法院判决书为什么没有写进这段案情和证词?等等,就都应该有一个说法。


吴学占犯罪集团为什么在当地称霸为害多年?有没有官员当保护伞?聊城的高利贷和集资大案也应该有一个结案处理。


这则通缉令,也说明有一个企图干扰此案的“血饮”失败了。


当时,有一个叫“血饮”的公众号抛出了一篇《辱母杀人案,又一场无良媒体的人血馒头盛宴!》披露了所谓案件的真相,把矛头指向“无良”媒体。当然这个无良媒体首先就是指的南方周末南方系。


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写了一篇辱母诈骗?血饮“人血馒头”要抹去什么真相?》,就遭到“血饮”粉丝的猛烈围攻。


血饮首先是为黑社会、黑警察、黑法官辩护,将此案归结为黑吃黑。又说此案有背景,目标是指向中国刚刚出台的金融政策,以此案为压力,逼迫中央继续为这些公司发放贷款,回到原来的金融政策。


“血饮”是一个炒房者和炒钱者聚集的微信号,中国的金融反腐和金融风暴正在冲击这些人的利益,让他们开始胡言乱语。


《人民的名义》结束时,民营企业老板蔡成功说了一句话:“我从来就没有使用过国家正常利息的贷款”。使用的全是高利贷。中国有几个企业使用过正常利息的贷款?金融就是官员富豪掠夺人民和企业的工具。


中国已经开始的金融反腐就是结束高利贷时代,结束高房价时代。


但是,我对聊城辱母案还是抱有疑虑,因为他指向的是中国黑暗深处,必然遭遇“血饮”之类的干扰和阻挠。在这里把以前发表过一篇文章再次刊登出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水城聊城水很深很浑,能清否?


近来,山东鲁西聊城因一起辱母杀人案而成为国人谈资聊起的城市。


聊城,地处鲁西北平原,近年来以北方水城著称。


辱母杀人案,就给这座北方水城掀起波澜,陷入旋涡之中。


水泊


360搜索这样介绍聊城:


地处山东省西北部的聊城市,意为"中国北方的威尼斯",是一座很有魅力的城市,她的魅力用一个字概括就是"水"。流域面积在3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3条,其中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3条。黄河在东部奔腾咆哮百余里;京杭大运河从中部蜿蜒曲折过市区;卫河从西部携水弄潮冀鲁豫;还有马颊河、徒骇河等纵横交错,东昌湖、金牛湖、鱼丘湖相互辉映。仅聊城市区,湖、河水域面积就多达13平方公里,占城区的1/3。众多的河流,美丽的湖泊,使聊城形成了"湖水相连,城湖相依,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的独特水城风貌。这一优势是中国江北许多城市无法比拟的。


但是,以水而论,聊城在鲁西并不显著。它在鲁西北,它的身边是东平湖,向南是微山湖。鲁西南的微山湖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湖泊,与东平湖相连,就更是水波浩渺,天水相接。济宁、荷泽、枣庄,都坐落在这片水泽湖泊之上。闻名于世的水浒一百单八将的水泊梁山就在这片湖水里。抗战时的铁道游击队在陆地上扒火车打鬼子,微山湖就是他们的陷蔽。而民国时这一带还发生了土匪劫持国际政要使团的国际列车的重大国际事件,称为民国第一案。


与整个鲁西南北贯通汇集,中外读者熟悉的《水浒传》、《金瓶梅》、《聊斋志异》、《老残游记》等古典名著中描述的许多故事都发生在聊城。


也许过去的这些故事都在水泊中淡化,但辱母杀人案却就将国人的目光吸引到这片水泊这座水城。


水深


900年前,武松在聊城阳谷县杀死西门庆和潘金莲,按宋律当斩。但县官认为西门庆和潘金莲杀死武松哥哥武大郎在先,就只是判武松流放焦作。而王婆虽未杀人,但她挑拨潘金莲出轨,其心当诛,故处凌迟罪。也是在今天的聊城冠县,当11个男子逼债当着儿子面凌辱母亲时,22岁的儿子于欢举刀捅死一人,却被法院判处无期。当警察不能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当法院不能给你公平正义,当社会把你逼得无路可走时,请记住你背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这并不可耻。


一个荷泽女子用鲁西话力挺刀捅流氓护母的儿子于欢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被称作山东侠女。水泊梁山的好汉义气又在水城激荡。


2016年4月14日,一位22岁的男子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自己被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其中,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杜志浩,是11名催债人的领头者。除了辱骂,他还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苏银霞的脸上。他还脱下裤子,当着于欢的面,把自己的生殖器往苏银霞脸上蹭……


路过的工人看到了这一幕,选择报警,警察来到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随即离开。看到警察离开,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下。暴力上演,一死三伤。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3月23日,《南方周末》刊发报道《刺死辱母者》,当天网上点击过亿。辱母案荡起的不只是水城和鲁西,而是荡起全中国。


打油诗:

于欢案,非个案, 牵动网民超亿万。 

黑社会,太猖狂, 警匪一家皆为狼。 

司法机关鬼门关, 有理无钱难过关。

执法犯法捞一把, 黑白通吃不手软。 

粘上官非穷人慌, 无辜百姓心胆寒。 

投诉无门心不甘, 上访被阻无奈还。

盼中央,出重磅, 肃清司法人皮狼。 

利益集团关系网, 狼狈为奸中华亡。

法制社会少动乱, 安居乐业百姓欢。 

中国梦,不是梦, 众志成城盛世逢!


一个辱母案,一石激起千层浪,水城聊城水太深。


水浑


南方周末揭露的是一起辱母案,细节讲得具体。但是法院的判决书却偏偏没有这些证据。


到底谁说谎话作弊?


有人说是南方周末瞎编,阴谋为此案翻案;更有人说是法院删除了证据,营私舞弊,不可信。


那么警察呢?


南方周末的报道,警察接报到现场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随即离开。而有人说,警察没有离开,而是在研究案情,有现场录相为证。


有人就挖出法院和警察涉及此案的人员名单,而且找出辱母者和高利贷公司的官方背景和后台,在网上传播。


而又有人发文揭黑,说被辱者也不是好东西,也是一个非法集资者,辱母案是黑吃黑。


有声称此案律师者散布,受辱者苏银霞的丈夫是冠县地税局局长,因涉及非法集资上亿,又一说几十亿,现在潜逃。而苏银霞和其女儿也因非法集资被拘捕。


但是有人质疑:苏银霞被催债,是因为陷入了高利贷陷阱。她向杜志浩的雇佣者吴学占借款1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截止到2016年4月,她共还款184万元,并将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抵债,最后17万欠款,实在还不起了。从法律上来说,10%的月息已超出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吴学占从苏银霞手里获取的绝大部分本息,属于严重的非法所得。


既然,苏银霞非法集资上亿甚至几十亿,为什么还要去用高利贷?


又一说法:苏银霞借高利贷是为了归还银行贷款,还了旧贷,而新的贷款没有下来,高利贷就不能及时还上,跌入高利贷陷阱,利滚利,损失巨大。


实体企业的经营状况与银行金融的问题也被 扯进了这起辱母案。


有人站出来澄清,苏银霞的丈夫不是冠县地税局局长,不过是一个乡镇的地税局干部,因非法集资早就被处理,早就不上班了。


既然,非法集资案早已处理,为什么辱母案后,高利贷公司老板马占学被拘捕的同时,苏银霞又因非法集资案也再次被拘捕?


非法集资案的案情,数量到底是多少,钱从哪里来的,钱又去了哪里?这些关键的问题,当地政府都讳莫如深。


水城聊城水有多深,水有多浑,一个辱母案就掀起巨大的波浪,谁都相信,这个案件涉及到黑社会、警察、法院、高利贷、非法集资、企业环境和金融秩序,社会、司法、经济、政治纠缠在一起,但归根结底,这些案情都指向同一个地方:官场腐败。


水清


水城聊城的水能不能澄清?


包括北京的调查人员已经火速赶到聊城。


这个案子能不能翻盘,能不能彻查官场腐败?能不能还社会一个安定公正的朗朗乾坤?


人们也不是太有希望。因为失望已经太多。


但是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就有点信心,因为天已经变了。


昨天晚上电视剧《以人民的名义》播放到第六集。北京最高检反贪处长侯亮平被派到汉东市任反贪局长,去查原局长陈海被车撞伤和汉东的腐败案,也是从北京派下来的,他说:既使是汉东是贪官污吏的天下,我也要给他捅出一个窟窿来。


“贪官污吏的天下”,可见问题多么严重。


聊城的水会不会清,天会不会变?


人们拭目以待!



原创不易,转发和点赞就是最好的支持

(商务合作联系方式QQ:1279154304)


老徐开启的“易经实修”的微信号,希望大家关注和参与。

↓↓

(长按二维码关注“易经实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