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真实的台湾,让我大跌眼镜!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朝鲜第六次核爆会不会打出和平?美国前防长愿去朝鲜谈判

2017-09-07 评论部老徐 手抄报 手抄报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 手抄报 关注老徐并置顶


朝鲜第六核爆,美国人感受到了战争的威胁,开始挖防空洞。特朗普的战争叫嚣也越来越重。但是和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这时候,美国前防长佩里挺身而出,他回忆曾差一点与朝鲜达成朝鲜弃核的协议,表示还愿意前往朝鲜一试。


这也许是美国对朝鲜转变的一个重要信息。


原标题:美前防长悔不当初:“我们离朝鲜弃核曾经如此之近!”


参考消息网9月6日报道(文/刘晨 郭一娜)“如果能回到当年,我一定会催促他们加快谈判进程,让美朝在(克林顿)政府结束前达成协议。”回忆往事,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颇感遗憾。


1999年,佩里作为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特使访问朝鲜,斡旋朝核危机。经过一年多的谈判,双方已十分接近就美朝关系正常化达成协议,却最终因“克林顿时间”终止、小布什总统上台后“大变脸”而功亏一篑。


日前,89岁高龄的佩里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披露当年作为美朝对话亲历者与朝鲜接触的鲜为人知的细节。


美国前防长佩里在旧金山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摄影 郭一娜)


遗憾错失“黄金机会”


佩里的平壤之行源自当年一度趋紧的美朝关系。


在克林顿政府第一届任期内,美朝经多轮谈判最终签署《关于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框架协议》(《美朝框架协议》),一度令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前景光明。时任防长佩里全程参与其中。然而,1998年8月,朝鲜发射了“光明星一号”人造地球卫星,美方则认为其发射的是“大浦洞-1号”远程弹道导弹。朝鲜的行为激怒了美国,双方关系又生变数。


在此背景下,已于1997年卸任防长的佩里受命作为总统特使出访朝鲜。


佩里在自传《我在核战争边缘的历程》中说,出访前的5个月里,他已与日韩外交官共同完成了一份对朝政策评估报告。三方经评估认为,与传统的“恐吓制裁”战略相比,美方应重点考虑以双边和谈为核心手段,逐步让美朝关系向全面正常化发展。


《我在核战争边缘的历程》封面


“我一直认为应该优先使用外交手段解决朝核问题。”佩里对记者说。


于是,带着和谈使命的佩里来到了平壤这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地方。这也让他成为极少数近距离接触朝鲜这个“敌对国家”的美国前军事高官。3天的访问,佩里与朝鲜军方高层和资深外交官举行了谈判,成果明显。他在自传中说,美方团队认为“朝鲜准备接受我们提出的合作战略”。


“我们当时的设想是要帮助朝鲜变成一个‘正常’的国家。”佩里说。根据和谈计划,美国打算在经济、农业上支援朝鲜,在平壤设立大使馆,并恢复两国民间往来。


“这将标志着战争的结束。”佩里说。


事实上,2000年的一系列动向似乎也在印证美朝关系正常化的大门正缓缓开启:朝韩首脑会晤,朝方高级军官赵明录访美,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朝并会见金正日,双方讨论要互设联络处,甚至开始安排克林顿访朝的可能性……一切都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唯有克林顿总统的任期已开始进入倒计时。“我没想到政府更迭会成为问题,也就不觉得(和谈)是件紧急的事。”佩里说。



2000年10月23日,金正日在平壤会见当时正在朝鲜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 新华社资料图


然而,小布什总统上台,和谈的大门被封死,一丝缝隙都没留下。被新保守主义者包围的小布什在竞选期间就批评《美朝框架协议》,抨击对朝接触政策只会帮助金氏政权避免崩溃。


“这里部分问题也在于我一直是‘兼职’工作。”佩里说。当时,身为斯坦福大学教授的佩里一直“一心二用”,一半时间参与和谈,一半时间还要回大学授课。“我想如果我、奥尔布赖特和克林顿总统能督促和谈加速,那(双方)很可能在政府换届前达成协议。”佩里回忆当年往事,心中多有悔意。


“那是我们的黄金机会,可惜错过了,”佩里感慨道,“我们曾经非常接近……再有几个月就能达成协议了。”


“足足有两年的时间,美朝间没有任何谈判。”佩里说。


这位前防长同时也批评了小布什和奥巴马时期推行的对朝“战略忍耐”政策。佩里说,他们做的只是坐等事情发生,然而,“希望并不是一种战略”。


一次特别的平壤之旅


除了专为和谈赴朝,佩里还有过一次十分特别的平壤之旅。


2008年2月25日,已经远离政界多年的佩里应邀去首尔出席新任韩国总统李明博的就职仪式。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突然接到朝方邀请,出席一天后(即2月26日)在平壤举行的纽约爱乐乐团音乐会。这也是到访朝鲜的首个美国乐团。


“按惯例我们不能跨过‘三八线’入境朝鲜,所以时间上来不及,我只能拒绝邀请,”佩里说,“但没想到他们(朝方)居然同意安排车辆让我直接从首尔通过非军事区(入境)。”


资料图:朝鲜半岛“三八线”附近区域。


“汽车跨过‘三八线’,当时大街上只有我们一辆车。”佩里回忆道,语气中依然带着一份惊讶。似乎怕记者不相信,老人又重复说:“对面车道上也没车,就我们一辆。”


佩里还记得,过境前一晚,天降大雪。“我想他们前一天晚上一定让上百人,甚至上千人上街铲雪,这样我们的车才能通过,”他说,“他们真的很想让我来。”


音乐会则是另一段难忘的回忆。


“我一进会场就吃了一惊,舞台上,一边悬挂着美国国旗,另一边是朝鲜国旗。”佩里说。开场音乐响起,乐队先演奏了朝鲜国歌,然后是美国国歌。“奏美国国歌的时候,所有朝鲜观众都起立致礼。”佩里说。


“美朝人民的交流没有问题,”佩里说,“从来都没有。”


美方在发出“混乱信号”


佩里呼吁朝鲜暂停核试验和导弹试射。他说,这至少有助于避免半岛核威胁进一步恶化。他同时指出,有关各方真切关注朝鲜诉求也十分重要,“我们的目标是要各方都获得合理的安全保障”。


不过,在他看来,更重要的还是美朝尽早举行高级别官员对话,以和平外交手段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美朝两国应启动谈判,这对早日实现半岛无核化十分重要。”佩里说。



不久前,佩里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再度谈及1999年赴朝谈判对如今朝核问题的借鉴意义。


谈及当下的美国政府,佩里说,特朗普团队在应对朝核问题上一直“发出混乱的信号”。8月早些时候的美朝“隔空喊话”恐怕是最新例证。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8日放出狠话说,朝鲜“最好不要再威胁美国”,否则将招致前所未有的“炮火与怒火”。而时隔一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出来“灭火”,表示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朝鲜半岛核问题发生急剧变化。


“我们(美国)缺乏一个有效的(对朝)策略。”佩里说。


当记者问佩里,如有机会,是否会愿意作为特朗普总统的特使再次访朝时,老人的回答没有一丝犹疑:“当然,我很愿意。”



原创不易,转发和点赞就是最好的支持

(商务合作联系方式QQ:1279154304)


老徐开启的“易经实修”的微信号,希望大家关注和参与。

↓↓

(长按二维码关注“易经实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