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清华华裔教授劈腿事件

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12日 上午 4:1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世界精神卫生日|去精神疾病化,我们携手同行

尊重多元合作 北同文化 Today



今天(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WHO为世界精神健康卫生日运动提出口号——“让人人享有精神卫生保健成为现实”。



01

性多元群体精神健康


• 性与性别少数青少年/成人与全国青少年/成人抑郁风险比较

(性与性别少数群体心理健康与亲密关系报告)


在我国,相较整体人口的心理健康情况,性多元群体中不论是青少年还是成人的心理健康水平都更低,比如存在更高的抑郁风险。而且,出于对咨询师友善程度的担心,或是出于对自己隐私被泄露的顾虑等各种原因,性多元群体寻求心理服务的道路充满阻碍。


社会的歧视与污名是性多元群体心理健康水平更低的成因之一,这又和历史上长期贴在同性恋与跨性别群体身上的病理化标签息息相关。同时,这种不够友善的医疗环境又将有着精神卫生保健需求的性多元群体排斥在外。


甚至,由于这些病理化标签,所谓的“扭转治疗”得以大行其道。提供“扭转治疗”的机构或个人宣称,同性恋可以被“治好”为异性恋,跨性别也可以被“治好”为顺性别。但是,强制扭转治疗不仅是无效的,更会给受害者的身体和精神造成巨大的双重伤害。


2014年12月19日,中国首例同性恋扭转治疗案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判决。判决书中明确指出“同性恋并非精神疾病”,责令扭转治疗机构公开道歉并赔偿。但是扭转治疗的经历已对当事人带来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当在庭审过程中被问起治疗过程的时候,我的身体都在抖。”


• 跨性别部门主管核桃于医学论坛介绍跨性别群体现状


然而对于跨性别社群而言,直到如今,我们仍不断听到跨性别伙伴被强制送往扭转治疗机构的消息。扭转治疗的主要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厌恶疗法、电击、人身控制、殴打、辱骂、孤立、精神控制,使得遭受扭转治疗的跨性别者陷入更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中。



02

去精神疾病化的历史之路


同性恋和跨性别并非精神疾病,时至今日,这已是国际上广泛认可的观点。在中国的古代文学作品中,关于同性恋和跨性别的描述也并不罕见。同性恋与跨性别是自古就有的一种社会存在,而不是需要被治疗矫正的精神疾病。


然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我国精神医学界对多元性别的认识都进展缓慢。曾经,同性恋被归类为“性变态”,跨性别则被称为“性别认同障碍”,列入了“精神疾病”的框架之内。近年来,在中国,社会各方都在不断努力,一步步推动着多元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去精神疾病化进程


 同性恋/双性恋去精神疾病化 


1992 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经在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中,将同性恋从人格及行为障碍的名单中删除。可是两年后,中华精神科学会出台的CCMD-2(《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二版)修订稿中,仍特别申明“将同性恋仍列为性变态,不采纳国外从疾病分类系统中删除、完全视为正常的做法。”

 

在精神医学权威标准中仍保留病理化标签,为社会歧视和污名提供了证据,使同性恋难以摆脱糟糕的社会处境。

 

直到1996年,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工作组成立,着手重新制定中国精神疾病分类和诊断标准时。当时,国内同志公益的先驱提出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的呼吁。他们通过开展调研、寻找友善专家、游说和影响专家等一系列行动,积极与工作组成员对话沟通,推动同性恋条例修订工作的实现。


• CCMD-3


 跨性别去精神疾病化 


相较于同性恋,中国跨性别的去精神疾病化历程则更为漫长和曲折。


2019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发布ICD-11(《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版)》)。在最新版本的疾病分类中,有关“跨性别”的描述“性别不一致”从 “精神疾病”中去除,并被归类到“性与生殖健康”分类中。这标志着医学界正式达成统一——跨性别不是一种精神疾病,无法从“精神上”进行治疗,只有支持跨性别者实现自我的认同,减少基于性别认同与性别表达的歧视,才可能减轻TA们的痛苦。


• 精神障碍诊疗规范(2020年版)目录


目前,ICD-11尚未在国内落地,我国精神医学界普遍使用的《精神障碍诊疗规范(2020年版)》,将跨性别视作“易性症”,归属于“成人人格与行为障碍”的“性身份障碍”类别之下。这让跨性别社群仍旧承受着社会污名与歧视,甚至面临被强制扭转治疗的风险。


2022年1月1日,ICD-11将正式生效,横亘在国内跨性别社群与平等权益和健康福祉之间的障碍,终于出现了松动的转机。



03

去精神疾病化的社会意义


 去污名化 


中国医疗政策中对性多元群体去精神疾病化的终极意义,在于对性与性别少数群体去污名化。正如CCMD-3中不再将同性恋/双性恋划为病态,对于跨性别群体来说,中国全面推广ICD-11一定是一个重大利好的事件,其中对跨性别的去精神疾病化无疑是中国跨性别去污名化史上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