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江 、朱 、胡 、温 ,和他们的一九九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北大教授性侵女学生:一个社会变好,从女人不用沉默开始

2018-04-12 37度女人杂志 37度女人杂志
智慧女性        心灵读本


这个社会对女性的友好,不是浮于表面的公共场所的女士优先,而是一个女人受到委屈,能有处伸冤,冤屈得以善终。

文- 知性范 




这个清明,对于北大,并不清明。

 

20年前,北大女生高岩被沈阳老师性侵一事,被高岩远在海外的同学李悠悠曝光。

 

1995年,高岩被保送到北大中文系。大一下学期,中文系要到昌平上课,离北大校本部很远。

 

高岩是那种特别活跃的优等生,教现代汉语的沈阳老师一见她就点名:“高岩,你来当学习委员”。

 

学习委员,收学生作业,帮沈阳老师跑前跑后,做些备课的打杂工作。

 

沈阳老师对高岩也不赖:“你离学校那么远,以后不用去搭公交了,跟老师一起搭校车。”

 

高岩不是没有警惕,她试探过沈阳老师,沈老师有妻有儿。

 

高岩确信:是我想多了,沈老师就是人特别好,想帮帮我。

 

每一个优等生,都以被老师青睐为荣,高岩也是。但她没想到,沈阳老师的青睐,除了语言文学上的欣赏,更多是身体上的。

 

一个40岁男人,对一个19岁少女身体的欣赏、憧憬以及占有。

 

沈阳利用老师的权力,推倒高岩。


这样的关系持续三年之久,但当高岩问他:“我们这样算什么”时,沈阳却说:“你就算是我女朋友吧。”

 

同高岩亲热过后,沈阳又去玩弄别的女学生,还跟其他女学生说:“是高岩主动送上门的……”

 

1998年3月,高岩受不了北大疯传的风言风语,在家开煤气自杀。





高岩的死,只换来北大对沈阳的警告。没有实质上处罚。

 

很快,学校掩盖流言蜚语,沈阳该评的职称,照评无误!

 

解释是这样的:当时恰逢北大百年校庆,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影响了学校的喜庆。

 

但实际上,即使不是这么巧,高岩的死也换不来什么。

 

20年前,女生被性侵,谁敢说出来?

 

如果不是你浪骚贱,不是你穿衣暴露,谁会性侵你?

 

再者说了,一个被性侵的女人,等于破鞋,哪个男人敢要?你一出声,名声就臭了!

 

高岩除了死,别无选择。




「他硬插进来,

我却要为此道歉


20年前,高岩被性侵,不敢说。

 

10年前,林奕含被性侵,也不敢说。

 

她们为什么不敢说?

 

台湾作家林奕含13岁被性侵,去年四月,写下自传体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紧接着绕颈自杀。终年26岁。

 

“他硬插进来,我却要为此道歉。”

 

小说里,13岁的房思琪去交作文本,却被李老师按在墙角,强迫口交,事后第一件事却是道歉,对不起,我没有经验,没有做到让老师满意。

 

少女对老师性侵的屈服,说白了就是对权力的屈服。


少女对老师性侵的沉默,说白了就是对权力的沉默。

 

此后的无数次床上运动,房思琪极力反抗,“我跟老师说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老师却强行插入:“婊,婊,婊,婊。”

 

房思琪不断纠结:“我很厌恶这种事,但老师知道下星期我还是会乖乖来交作文……”



林奕含借小说的女主角房思琪说出自己十几年来的噩梦:

 

老师性侵你,你反抗无效。

 

他是你老师,他没错,错的是你。

 

他是权威,他让你干嘛,你无从拒绝,学生天然听老师的。

 

他比你强,比你大,你逃不了。

 

这些,13岁的林奕含想不明白,她多花了13年的时间才敢想,敢说,还要借着临终,才能说。





 自尊是好姑娘的软肋,

所以禽兽一次次硬来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还写道:

 

李老师并不是只是性侵她,还有无数个房思琪。

 

仗着老师的权力和禽兽的兽心,他要挑清秀的姑娘,就挑清秀的;想换个口味,就换个口味。

 

唯独有一点,他挑的女孩,都有一个特点:自尊心特别强。

 

自尊心强,吃了性侵这个哑巴亏,不会讲出去,讲了等于自毁名誉。

 

房思琪被李老师性侵之后,她都不知道那就是性侵。

 

13岁的林奕含被性侵之后,她也不确定那就是性侵。

 

因为她们都太优秀,太有修养,太有自尊心。

 

不敢跟人说,模模糊糊,也不确定那是性侵。

 

小说中房思琪第一次被李老师强上之后,不停给自己洗脑:这就是爱。

 

只有爱他,才不会那么痛苦。只有因为爱,所经历的一切粗暴的性行为,才有了合理性。

 

初中被性侵,升上高中,依旧不敢说那就是性侵。

 

周围的男生给房思琪递情书,传小纸条,她不敢回。别人说她高冷,她不敢告诉别人:因为我不配。

 

高中男女谈恋爱,从暧昧到告白,从告白到拥抱,从拥抱到接吻……房思琪一概不知,她只知道老师是从下半身直接进入的。

 

高冷背后的自卑,无人看穿。

 

自尊背后的创伤,被人利用。

 

自尊是好姑娘的软肋,所以禽兽一次次硬来。




 我们家什么都不缺,

最缺性教育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有这么一个场景:

 

房思琪被李老师性侵后,不是没想跟人交流。

 

她能说的,最亲近,也最有安全感的,只有父母。

 

有天吃早餐,她想了很久,装着轻描淡写的样子,试探妈妈:“妈妈,听说我们学校有个女生跟老师在一起……”

 

妈妈头也没抬:“谁呀?这么小,就这么骚……”

 

房思琪一下子就失去了敞开心扉欲望,自言自语:“我们家什么都不缺,最缺性教育。”

 

妈妈眉头一皱:“性教育,是给需要性生活的人准备的。”

 

房思琪出身优越,父母都是人上人,有文化,有涵养。林奕含、高岩都是如此。

 

但他们的父母都无一例外的,简单粗暴,绕过对女儿的性教育和性保护。

 

当女儿受到性侵时,他们并没有从内心接纳这个事情。

 

比起社会对被性侵女人的歧视,父母没打从心底里接受,伤害更大。




「女人敢不要脸,

性侵这臭不要脸的事才可能绝种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女人被性侵,只能哑巴吃黄莲,把苦往肚子里咽。


因为社会总是谴责女人,因为男人用权势欺压女人,因为亲如父母也认为女儿被性侵就是污点,因为女人极强的羞耻感和自尊心。

 

被性侵的女人越爱护自己的名声,性侵的男人越是无法无天。

 

好在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冒着不要名声的风险,也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印象中第一起性侵受害者实名举报案,是2016年夏天暨南大学女生起诉南方都市报记者。

 

女生是新闻系的大四学生,在南方都市报实习。

 

案发当天是实习已经结束,跟实习导师约好回报社拿实习证明。

 

没想到,实习导师一见她就暧昧起来:“你变得比以前成熟漂亮多了……”

 

女生没有搭腔,实习导师还胁迫她陪同逛街,要不就不给实习证明。

 

实习导师一直以实习证明为由,把女生引进了自家的宿舍,诱奸了她。

 

流氓过后,做媒体出身的导师行事谨慎,先逼女生清洗下体,再给她转账两千块封口费,还让她去买避孕药。

 

他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

 

没想到女生会留有一手,敢去医院验身,从下体验取出精液,证明被性侵过,又敢所有经过全然公布在公众号上。

 

互联网的力量,不用个把个钟,就人尽皆知。那个实习导师、所谓的名记者,身败名裂。南都记者的品行和名声,也呵呵。暨大和南都的实习合作,更不用说了……

 

遇上这种臭不要脸的事情,女人敢不要脸,敢冒着丧失名声喊出来,这种臭不要脸的男人才可能绝种。




「真正友好的社会,

让女性有冤可伸


更可喜的是,暨大女生这个事情出来以后,舆论的导向总算客观,都对准南都那个禽兽记者。

 

不像过去,总是一味谴责受害者女方。不像过去,总是使劲去扒皮女方的资料。

 

而且,越来越多受过性侵的女性,敢于站出来实名举证。

 

2017年12月,南昌大学一名2015届研究生和一名2012届本科生联合举报国学研究院周斌教授性侵。

 

2018年1月,北航毕业生、女博士罗茜茜实名举报博士导师陈小武长期性骚扰女学生。

 

2018年4月,北大毕业生李悠悠举报沈阳教授性侵高岩等女学生。

 

性侵的周斌教授,被免官免职,名誉扫地。

 

性侵的陈小武教授,被免官免职,名誉扫地。

 

性侵的沈阳教授,北大跟他撇清关系,南大跟他撇清关系,上海师跟他撇清关系。

 

这个社会对女性的友好,不是浮于表面的公共场所的女士优先,而是一个女人受到委屈,能有处伸冤,冤屈得以善终。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报还一报。



「让女人有底气不沉默的社会


性侵北航女生的博导陈小武,12年后被爆出来,社会依旧不容他。

 

性侵林奕含的补习班老师,13年后被爆出来,社会依旧不容他。

 

性侵北大女生的教授沈阳,20年后被爆出来,社会依旧不容他。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社会对性侵者零容忍,时间再久也稀释不了罪过,这才是进步。

 

酒颜君曾说:“对于一个曾经遭受性骚扰的女性而言,最大的抚慰不是忘掉这段惨痛的经历,也不是施暴者的兽行得以公开,并受到应有的惩罚,而是类似的事情永不再发生。”

 

要想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需要不再沉默的女人,更需要有让女人有底气不沉默的社会。

 

正如鲁迅说的:“世界上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们正走在这样一条路上,我们走得越坚定,那些禽兽就越无路可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