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法律小故事:烈日灼心

2017-09-20 武汉检察 武汉检察
















































































































































                           

                            讲述者:

                            公诉部检察官助理

                            曹汝明


芒种刚过,日头便毒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躁动。看守所滞闷的提讯室里,我第一次看到了这起强奸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韩家良。

无论如何,我很难把这样一个令人发指的罪名和眼前这位60岁的男人联系起来,拘谨的坐姿、朴实的眉眼,以及爬满额头的皱纹。同样让我难以理解的是,他对自己罪行的彻底否认,从头到尾,没有一次有罪供述。


“检察官,黄小兰是要害我,是想讹我呐。”


“检察官,她当时是自愿的,我是被冤枉的。”


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唇,镶嵌在憨厚老实的面庞上,像极了被冤枉的受害者。虽然有充足的客观证据能够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虽然可以零口供定案,但是考虑到性侵案件的特殊性,我依然愿意给他灵魂清零的机会,愿意让他阴暗的心灵投上一缕夏日炽热的阳光。如果一个人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刑罚才能起到教育作用;如果他毫无悔意,那么越是严酷的刑罚越会撕扯他扭曲的灵魂,越会起到南辕北辙的作用。于是,我打算和他谈点别的。


韩家良告诉我,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警察,所以一直喜欢看涉案类题材的电影,曾经还带被害人黄小兰看过《烈日灼心》。


《烈日灼心》,这倒出乎我的意料。


我下意识地想到,这可能是一个打开他尘封心灵的突破口,是一个唤醒他良知与敬畏的切入点。于是说到:“既然你看过这部电影,就应该知道伊谷春说过这样一段话——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点脏事儿,想想可以,但做出来不行。法律不管你能好到哪儿,就限制你不能恶到没边儿。”


“我心里没有脏事儿,我没有伤害黄小兰,她要害我。”


韩家良立即反驳道,他那戴着手铐的双手重重砸着桌面。看来电影和台词起了作用,他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心安理得、无动于衷了。

面对他的挣扎,我进一步出示了案发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物证鉴定意见书、证明被害人激烈反抗以及韩家良被抓伤的照片,还有案发时听到被害人呼救的证人证言。韩家良冷冷的看着我,不说话,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


“韩家良!”我拍了一下桌子,提高了声音,“当你侵犯黄小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女儿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你说你的梦想是当警察,有你这样百般抵赖、谎话连篇的警察吗?电影里面的主人公尚且知道为自己的恶行忏悔、赎罪,你呢?” 


铁的证据和连续的问话,让韩家良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唉,电影里的辛小丰躲了十几年都没躲掉,何况我呢?我对不起小黄,她才二十多岁,和我女儿一般大……”



做完这起案件唯一一份有罪供述,走出看守所,厚重的大门在我身后缓缓关闭,阳光依旧刺眼,烈日灼灼。我渴望烈日,渴望它照遍阴暗的心灵,渴望它晒干罪恶的种子,渴望它投射正义的光芒。

THE END


文  |  硚口区检察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