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张蕴蓝:红领在我手里做不好,你知道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吗?

正和岛原创 正和岛




《弄潮》4


“业内率先实现‘大规模定制’”,“为200万人定制衣服”,“在红领,连猫都有个性化思维”,“张瑞敏派9拨高管赴红领学习,马云亲约其创始人面谈”......

  

重量级媒体的专访报道,慕名而来的参观团,并没有使红领集团总裁张蕴蓝的焦虑消减半分。压力山大,这是张蕴蓝给岛君留下的最初印象。

  

“什么张代理的女儿,红领的接班人,这个并不轻松。如果我是从零开始,做好做坏就那样了。但我是红领的接班人,这个企业在我手里做不好,你知道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吗?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图片:黄庆军

采写:馒头


负责到底的富二代

  



普世角度来说,张蕴蓝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董事长老爸、加拿大留学、博士老公、魔都外企白领、Birkin包、大牌私服......完全符合传说中富二代的套路。

  

如果不接班,张蕴蓝也许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民企已到传承高峰期,但中国82%的家族企业继承人不愿意接班,大部分继承人将自己的喜好放在接班的选择之前。选择接班的也并非一帆风顺,李海仓之子李兆会用11年时间败光山西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就是明证。

  

张代理并不想把红领做成家族企业,但找不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总得有人接班。

  

打定主意让女儿回红领,张代理没怎么劝,张蕴蓝就答应了。“如果家里需要我,那我肯定会回去。”

  

家族利益、责任,张蕴蓝总是看得很重。

  

不用奋斗,我现在拥有的也足够自己生存,我这辈子包括孩子的这辈子,应该也就够了。关键这是一种责任,这种责任不是你想逃就能逃掉。”

  

一定要把这个企业做好,如果我做不好对不起的人太多。公司3000多名员工,在父亲的手里都很好,到我手里如果企业给做倒闭了或者收入下降了,你可以想象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张代理的女儿、红领接班人这些称号一点意义都没有,他们愿意怎么叫都行,什么名什么利都无所谓,实实在在就想把企业做好。

  




张蕴蓝的早餐,这个在我们看起来已经很瘦的总裁总是嚷嚷着要减肥,早餐也异常朴素。

 


▲采访当天,张蕴蓝约了一位中医做日常健康调理。



▲张蕴蓝在医生办公室门外等候

  

张蕴蓝话音轻柔,但难掩沉重。这个金牛座女生眼睛很大、身形瘦弱,一再提及的偌大“责任”落在她肩上,莫名让人心疼。

  

及格线上的霸道总裁

  

红领的故事人们已经不陌生了。一家服装制造工厂,拿3000人工厂当实验室,用13年时间,投入三个亿做“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将原本传统的制衣流水线改造成为一座信息化的大规模定制工厂。

 


▲从量体下单,系统完成版型匹配并传输给生产部门,生产部门核对细节并录入电子标签,随后每一位工人扫描电子标签,根据其中显示的要求进行裁剪或细节处理,直到生产完成,任何一个红领的顾客,只需7天就能拿到所需衣物。

  

不走寻常路,意味着曲高和寡和异常艰难。“十二年当中,有九年时间大家都认为我是神经病。”2015年,张代理接受正和岛专访时说。

 


▲张蕴蓝的总裁办公室风格简洁硬朗,少了点女企业家的温柔气。她说自己老在飞来飞去,没时间装饰办公室。




张代理用远见和坚持走出了个性化订制这条路,但荣耀总归是父辈的。张蕴蓝年纪轻轻,得做点不一样的事儿。

  

为继续转型互联网工厂,组建一支懂英语和互联网的年轻团队,张蕴蓝裁掉一半的老员工;为减少库存压力,张蕴蓝砍掉三分之一的加盟商;为主动拓展海外业务,张蕴蓝带着自家产品和面料在美国几大城市,一条条扫街,一家家敲门。经过几年努力,公司现在90%的订单来自海外......

  

这个总裁说话柔声细语,做起事来毫不含糊。

  

正和岛到访当天,张蕴蓝开了一个内部检讨会,起因是客户投诉。由于没在展厅选到合适的衣服,客户留下了联系方式,之后工作人员却没有任何反馈。客户急了,在企业家群里@张蕴蓝,质问她“你们是不是很骄傲”?


“我给他的回复也很简单,我说实实在在没有任何资本骄傲,就是管理没做好。”

  

会上,张蕴蓝异常严肃,一边听员工反思总结,一边在键盘上飞快打字。

  

“展厅现在绩效考核完成得怎么样?最差的呢?”

  

“百分之三十几。”

  

“什么原因?”

  

“一是实习期,二是现在展厅特别缺人,所以给了她机会。”

  

“不合格的人必须淘汰。”

 

...... 


“销售服务是非标品,在一线你们最了解顾客与市场,培训部并不一定比你们更懂客户。好销售要不断自我提升,不要等培训部出来机制然后照着做。大家要清楚,不论我们后台做了多少努力,顾客只能通过你们了解公司!培训流程你们自己来做,不要等着培训部来培训。”




嗓门不大,体格不高,但员工照样怕。做总结的时候,有位男员工和张蕴蓝对视,男员工眼神躲闪,大概是紧张,腿也不自觉抖起来。

  

2007年,张蕴蓝组建新公司酷特智能,主推工厂与消费者直接对接的C2M(customer to manufactory)商业生态,并推出C2M直销平台魔幻工厂,顾客可以从移动端下单,享受个性化定制服务。

  

“酷特”酷在每一件衣服消费者都可以在终端加入自己的设计元素,款式、工艺、风格等个性化设计都是可选择的。另外只需要在店面陈列样衣,没有任何库存,这意味着可以节省库存成本,打掉中间环节,用比成衣更便宜的价格销售个性化定制产品。比如魔幻工厂,其面料由世界顶级面料商直供,但产品的最终价格可能只是同质竞品的四分之一或十分之一。

  

看起来很美,但做起来多难,只有趟水的人自己知道。

  

天天犯错,一堆事情、一堆问题全部摆在你面前要来解决,基本上这就是现状。”

  

“所有好的理想,落实到下面就会变样,但是你也得做。未来魔幻工厂线下移动模式推出之后,又没有一个现成的概念,我们又得摸索,所以我们还会犯错,这个是我最恨的事。”

  


▲午饭时,为接待来自福建的两位客户,张蕴蓝喝了酒,脸色微红。

  

“如果满分一百分,给自己这个红领总裁打多少分?”我们期待这位霸道总裁不一样的回答。

  

我可能刚及格,刚及格的概念就是让这个团队在正常运作,还没有分崩离析。我做的酷特智能这个事情规模确实不小了,但这不是简单的做一个品牌,它既包含了柔性供应链,又包含互联网个性化定制,现在国内比较知名的B2C企业都没有这个概念,我还在不断探索,不断试错。”

  


▲照片里是张蕴蓝随身包里的物品,上方中间是家人十多年前为她求的一个信物,张蕴蓝一直带在身边,寸步不离。这个信物更像是张蕴蓝精神的一个寄托。

  

“你觉得几年之内能把这个模式落地?”

  

“今年。”


张蕴蓝异常坚定,像许下一个承诺。

 

长角的山羊

  

“用一种动物形容你自己。”

  

“我挺像羊,但肯定不是绵羊,其实我比较像山羊,表面上看挺温和的,实际上还长角。”张蕴蓝说着笑了起来,“别惹我!”

  


▲闺蜜的儿子穿着红领的订制西服拍下了这张很帅的照片,张蕴蓝把照片拿给我们看,一个劲的说男孩长得帅。张蕴蓝经常交往的人不多,与闺蜜一起的下午茶时间成了她难得的休闲。




张蕴蓝骨子里是个tomboy,爽直,穿着也偏欧美极简范,衣柜里全是黑白灰。有一套黑色束腰的套装她穿着出镜好多次。采访当天,张蕴蓝又穿着那套衣服。我们吐槽这件衣服出镜率太高,张蕴蓝哈哈笑,“这件衣服穿起来方便还显瘦,出门顺便就穿上了,看来以后要换一件”。

  


▲红领集团酒店,张蕴蓝房间床头放着刘晓庆的书,《人生不怕从头再来》。

  

“如果被山寨了怎么办?”我们问到红领这个转型标杆的竞争问题。

  

“各种手段来抄袭、模仿,但据我所知都失败了。我们不是傻瓜,我们10多年才做出来的,你1、2年想做出来,根本不可能!”

  

“没有稳下心来,只是着了火之后一味的模仿。他们把这件事情看的太轻了,以为砸上几个亿给职业经理人就可以做好了。没有一个老板亲自来做,全是职业经理人。你老板不懂,不亲自带头做,指望职业经理人给你一个历史性的创新?不对!因为这是一个真正创新研发的过程。”

  

“我们的核心不可能向你开放。你可以参观我们的工厂,我们说了很多概念,但仅仅是概念。我们太清楚你落地有多么困难、有多少的坑。”

  

张蕴蓝不紧不慢说着这些狠话,像极了一个长角的山羊。

记者手记

记者


张蕴蓝很忙,对她的采访大多在飞奔的车上进行。我们坐在后座,她转过头看我,眼睛里有液体闪烁。之所以说是液体,是因为我不确定她是不是在哭。我看了很久,她既没有哽咽,也没有液体冲出眼眶。


红领90%的个性化订单来自海外,与之相比,国内C2M定制业务进展并不顺利。上面这一幕就是在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生的,她转过头看我,声音略显疲惫:“给国内一点时间。”


每个企业家都有压力,都有苦痛,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少数人。说好听点叫行业领先,实则无先例可循,前路茫茫,更无后路可退。只能一步一荆棘,跌跌撞撞往前走。十年接班路,不知道张蕴蓝有多少次这样欲哭无泪的瞬间。


采访结束后,我们一起去青岛一家特色饭店吃饭,当晚最受欢迎的是鲜香不腻的大肉包子,不贵,7块钱一个。张蕴蓝吃得很开心。希望她多吃几个大肉包子,越来越开心。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