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这位中国最大烘焙企业老板,20年里进出非洲41次,镜头下的生命感动了所有人

2017-02-06 正和岛 正和岛 正和岛

“开始的时候,摄影只是我的一个梦想,后来变成了一种信念,要用自然的大美,唤醒人心的大善。” 好利来的创始人罗红如是说。


2001年,他偶然去了一趟南非,第一次在咫尺之遥与野生动物接触,深感震撼:“到了非洲,我才看到人、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象,也领悟到没有生命的自然是不完整的


他开始专注于非洲野生动物的拍摄,此后的20年里一共去了41次非洲。



作者|罗 红

编辑|亦 萱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 大雨之后沙漠上的斑马,博茨瓦纳, 2006


2001年,我远赴南非拍摄非洲大陆南端漫长的海岸线,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非洲。

拍摄的间隙,我去了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这是南非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公园提供视野极好的敞篷越野车,由导游开车,带游客在园区内寻找和观赏野生动物。


克鲁格公园内分布着近150种哺乳动物、500多种鸟类,非洲所有的大型动物几乎都能在这里见到。


▲ 奔跑的鸵鸟,纳米比亚,2007


▲ 奔跑的剑羚,纳米比亚,2011


我和同行的朋友很快就遇到一群狮子,大概5、6头,迎面走来,我们本能地心生恐惧,拿起三角架准备防御,然而狮群若无其事地从我们身旁两米开外的地方走过,几乎没有正眼看我们一下。这次小小的经历带给我极大的震撼,我几乎立即就爱上了非洲。


▲ 炯炯有神的狮子,肯尼亚,2008


▲ 摆pose的狮子,肯尼亚,2016


▲ 恩爱的狮子,肯尼亚,2016


虽然从小在大山里长大,后来因为摄影的缘故常年在大自然中行走,但我从来没有和野生动物尤其是猛兽近距离接触过。


▲ 机敏的瞪羚,纳米比亚,2007 


▲ 奔跑的野牛,坦桑尼亚,2012


在我们习见的世界里,动物与人共同分享大自然,被我们理解为竞争关系,而我们总是会占上风,动物则越来越远离我们,退缩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偶尔照面时,彼此都怀着敌意或惊恐。非洲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人、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能。


▲ 回眸花豹,肯尼亚,2016


▲ 花豹瞥影,肯尼亚,2016


▲ 花豹特写,肯尼亚,2016


从此我的兴趣转移到了非洲的野生动物上来,每年要去两三次,到现在总共去了41次。


南部非洲的南非、纳米比亚,博茨瓦纳,东部非洲的肯尼亚、坦桑尼亚是我最常去的几个国家,这些国家拥有非洲最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


▲ 天边的角马,肯尼亚,2016

▲ 奔跑的斑马,博茨瓦纳,2011


在这之前,我对风光摄影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美学追求,几乎每一张照片我都把时间固定在一个静止的、近乎永恒的瞬间,把风景完全抽离日常世界,以得到极致的纯粹与唯美。


非洲让我看到了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一个更加多样化的世界,她的主角是生命,是上百万头角马在大草原上迁徙、数十万只火烈鸟在湖面起飞、结队成群的非洲象踏着湿地经过乞力马扎罗的场景,纯粹的风景后退了,成为背景。


▲ 快乐的长颈鹿家族,肯尼亚,2013


夕阳中的长颈鹿,纳米比亚,2003


在草原上,为了寻找动物,经常要开7、8个小时车,在路途上要耗费大量时间,而在巨大的角马、野牛群落面前,镜头取景的局限性也充分地暴露出来,我把视线转向了天空。

2003年,我开始尝试航拍,起初是热气球,但热气球受风向的影响,不容易控制,后来改用直升飞机。乘直升机航拍的难度比想象的大,尤其是在飞行中拍摄奔跑的动物,我差不多花了3年的时间才熟练地掌握航拍技术。


在空中,非洲的壮丽一览无余,她史诗般的美再一次震撼了我,我几乎是迫不急待地想与更多的人分享这种美,这成为我创作的一个基本动力。


▲ 角马大迁徙,肯尼亚,2007


▲ 马拉河之渡,肯尼亚,2006


2006年,在当时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郭崇礼先生的推荐下,我在位于内罗毕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总部举办了一次个人摄影展,随后,与环境署签署了协议,由我个人出资在环境署建立“罗红环保基金”,资助环境署在非洲的动物保护计划。


2008年,我提议在中国举办“中国儿童环保教育计划”,得到环境署的支持,这个计划一直执行到2013年,共有1200多万中国儿童参与。

▲ 沙漠之王——剑羚,纳米比亚,2011


5年中,每年我都会带着20个在“中国儿童环保绘画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的孩子到肯尼亚接受环境署的颁奖,去马赛马拉大草原观看野生动物,让他们身临其境地感受人、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场景,让他们心里从小就种下一颗热爱动物、保护环境的种子。


优美的鹈鹕,坦桑尼亚,2010


相机可以把美的瞬间保留下来,但是要保留大自然的鲜活生机,需要一代一代的人去热爱、去保护,我希望为此尽我的一份绵薄之力。


非洲对我的意义,是发现了生命,从此,在我的镜头中,除了天地,还有了生灵,这才构成我心中完美的风景。


摄影作品来自罗红摄影艺术馆,更多精品,将陆续在我们平台展示,敬请期待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