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关于企业的这个问题,总理1个月提了5次,这是要“强攻”吗?

2017-02-11 正和岛首发 正和岛 正和岛

2月8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直指目前收费名目较多、乱收费等问题依然突出。进入2017年后,这已是李克强总理五次在重要会议上谈及企业税费负担的相关问题,相信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企业的税费负担将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在刚结束的亚布力论坛上,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又对企业赋税问题进行了表述,自去年年底曹德旺引发“企业税负高低大讨论”后,政企两界对这一问题就没有停止探讨。

 



编  辑 | 李晶 成昆

来  源 | 正和岛(ID:zhenghedao)


总理对各部下达硬命令

一月提五次“企业税负问题”

 

当前,全球治理框架和贸易规则都在发生着剧变,对中国政府和企业来说,更要加快国内经济体制的改革,为中国市场更好的与海外市场完美对接提供良好的市场和政策环境。

 

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李克强总理已经第五次在重要会议上谈及企业税费负担的相关问题。总理对各部门下达这样的硬命令,这是要对涉企收费发起“强攻”了吗?

 

01 李克强:企业成本高在哪儿,还不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

 

1月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取消一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行政许可并清理规范一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审议通过“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推动营造公平法治便捷透明的市场环境;部署创新政府管理优化政府服务,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

 

总理说,“可以说,我们‘放管服’的改革现在已经进入‘深水区’。现在取消的不再是之前那样‘明显不合理’的审批事项,而是实实在在的‘硬骨头’。但‘骨头’再硬我们也要‘啃’。我们之所以紧紧扭住简政放权这个‘牛鼻子’不放,就是要逐步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和创造性,切实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最近有声音认为企业税负过高,其实仔细掰开来算细账,主要是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企业成本高在哪儿,还不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李克强说。

 

他进一步指出,推进简政放权改革,既要取消审批项目、缩短审批流程,又要切实清理中介等各种不合理收费项目,从而真正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当天会议确定,“十三五”期间,要着力营造“三个环境”:宽松便捷的准入环境,公平有序的竞争环境,和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李克强明确要求有关部门,要在加大监管力度的同时,尽力“简除繁苛”,推动综合市场监管。

 

“有些根本没有名目的‘费’,监管者对企业是说罚就罚、说缴就缴,企业的成本怎么能不高?”总理说,“我们一定要站在企业角度、站在百姓立场想问题!各部门都要统一思想,让基层执法机构切实能够实现综合执法,同时在执法中推进‘两随机一公开’,最大程度减小自由裁量权,切实为市场主体和百姓减负!”(来源:中国政府网)

 

02 李克强:没有企业的发展,最终都是竭泽而渔

 

1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受邀出席的4位企业家,3位都被总理问到了“企业税费负担”的相关问题。李克强随后明确表示: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企业有切身感受,国务院要对此开展督查。“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从而为企业减税降费腾出空间。这是今年政府工作的一个原则!”总理说。

 

“的确,我们主要是各种明目的‘费’太多,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确实要进一步加快减轻企业负担。”李克强说。

 

他当即明确表示,今年国务院将专门对此开展督查。“一定要按规矩征收税费,不在清单里的税费决不能收。要通过刚性措施切实降低企业非税负担,削减税费征收的弹性空间。”总理说。

 

减税降费的空间来自哪里?李克强很笃定地说,政府要真正与企业“同甘共苦”,真正过“紧日子”。

 

“没有企业的发展,最终都是竭泽而渔。”总理要求,要进一步压缩一般性公共支出,进一步提高支出效率。“‘压’出来的钱用到哪儿呢?就是要用来给企业减轻负担!”总理说。李克强指出,近年来,我国营商环境排名在不断上升,但还需要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抓紧制定实施和逐步完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切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这些成本,在座的几位企业家可能最有感受:办个事情,搞个审批,要个通行证,可能还不大容易,还需要不少时间。”总理说,“有关部门要抓住这项重点工作深入推进,挖掘中国经济的潜力,释放更大市场活力。”

 

李克强最后要求,政府工作要更多出台一些有效措施,真正解决一些企业的难点和老百姓的痛点。要让市场主体有更加切身的感受。(来源:央广网)

 

03 李克强:我们为什么要加大力度给小微企业减税?

 

在1月1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开门见山对会议的第一项议题作出“权威解读”。“‘十三五’这么多规划,为什么今天专门讨论促进就业的规划?因为对中国来说,就业是经济发展最基本的支撑,也是‘最大的民生’!”总理说。

 

会议指出,要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新动能培育带动就业。大力发展共享经济,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和制度性交易成本,营造有利于创业的政策环境,加大初创企业场地、设施、住房等政策扶持力度,建设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基地。

 

“我们为什么要加大力度给小微企业减税?为什么要持续不断推进商事制度改革?这些都是为了鼓励创业就业啊!”总理说,“我们相关部门要尽快适应经济体制改革和产业结构的变化,要给这些企业更多的支持,容纳更多的就业。”(来源:中国政府网)

 

04 李克强:今年一定要加大力度解决“企业税费负担”问题

 

2月3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上强调:“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总理举例的一个“热点问题”,是前段时间在网络引发热议的“企业税费负担”。“我看大家越来越集中的观点认为,我们企业的‘费’太重了,有的大企业算账,每年各种费要交近百项。今年一定要加大力度解决这个问题,要切实把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下来。”

 

05 李克强:今天就定下来,到今年年底要让市场主体切实感受到清费成效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在于蓬勃兴旺的市场活力,而市场活力的主体就是企业。我们今天就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把大力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与深化简政放权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从源头上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国务院部门要带头治‘费’,切实起到‘以上率下’的作用。” 李克强总理在2月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要求。

 

当天会议决定降低和规范涉企收费,进一步为实体经济减负。李克强表示,下一步要深化认识,深挖潜力,国务院部门要带头以更大决心清理和降低涉企收费。

 

“现在许多企业呼声最普遍的一个问题,就是各种‘费’不仅项目繁多,而且征收不规范。”总理说,“一个企业要对应许多个收费机构、部门,甚至还有中介等单位,经营人员根本不明就里。一些地方和部门收费标准还各不相同,自由裁量权过大。”

 

他强调,年底前要建立政府定价管理的涉企收费目录清单制度,给企业一本明明白白的账目。他说:“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必须讲规则。只有让各类市场主体得到充分竞争、公平竞争,我们的市场和经济才能真正‘活’起来。”

 

李克强翻阅着手中的文件,不时点出其中一些“被取消的收费项目”说:“这些被清理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多少是真正为了保证产品质量的?又有多少是保证公共安全的?相关部门是否应对仍然保留的涉企收费再进行一次必要的清理?”

 

“尤其是那些中介机构利用政府影响违规收费,必须坚决取消!”李克强厉声说道。

 

他坦言,清理涉企收费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其实利益盘根错节,会动到不少机构的“奶酪”。“所以我们必须下决心压减政府行政性开支,用政府的‘紧日子’,真正换取企业和百姓的‘好日子’!”总理说,“要尽快推出制度性、管长远、见实效的清费举措,切实降低企业成本。优化实体经济环境。”

 

“今天就定下来,各部门要统一思想、负起责任,抓紧清理,尽早给百姓和企业一个满意的交代。到今年年底要让市场主体切实感受到清费成效!”李克强说。(来源:中国政府网)

 

相关声音

 

杨元庆:谁的税负成本更低,谁的企业就更有活力

 

目前的全球化已经进入下半场,一旦中国企业进入角逐战场,综合实力就成了必杀技,没有本土市场的坚强后盾、良好保障,是很难取胜的。在今天的亚布力论坛上,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直言我国税收结构有不尽合理之处,“把消费税完全以增值税的形式转嫁给企业,并由企业预先扣缴,导致消费税在企业内累积,占用企业资金。高达17%的增值税,也是各国增值税中相对比较高的,导致宏观税负接近40%,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自带高冷范儿”。

 

“谁的税负负担和各类要素成本更低,谁的企业就更有发展活力”,“这就要求政府进行发展和改革,减少税负,为企业松绑。当然要实现税负的减少,没有政府的进一步精兵简政也是无法实现的”。(来源:新浪财经)

 

贾康:企业开办要盖几十个章,隐形负担会使其丧失良机

 

而在今年1月,贾康先生在阿里巴巴演讲时,也提到了中国财税现状的问题。在家康看来,曹德旺先生所说中国企业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概括的还不够到位。

 

贾康表示,企业的隐性负担是除了行政性收费“五险一金”外的东西,“很多东西是有苦说不出。比如我接触到的一个企业家说过:企业开办就要盖几十个章,里面有一个消防章反复交涉就是盖不下来,结果是花了6万块钱请中介公司才摆平。而即便在中央级别的大企业,在一个投资环境评价很好的直辖市里,也同样会碰到这个问题。”

 

贾康在文中强调,这种隐形的东西,很有可能使得企业丧失原有的良机,成为变相的负担。(来源:贾康学术平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