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朱镕基的愧疚之举,囊括全球最牛6大企业家,中央年年召见,释放哪些信号?

2017-11-01 正和岛综编 正和岛 正和岛

10月31日,习大大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的新闻占据各大媒体的重要版面,这也是十九大后,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首场外事活动。


眼尖的网友发现,10月30日这场会见中,连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这样国内的顶级企业家也只能坐在第二排,而坐在第一排发言的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有: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脸书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黑石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苏世民,有媒体统计,仅这三位所代表企业的市值,就已超过1万3千亿美元。


根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公布的学院顾问委员会2017-2018学年委员名单,今年顾问委员会新增3位委员,新增1位接任委员。新增3位委员分别为戴尔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宝马集团董事长科鲁格(Harald Krüger),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Masayoshi Son)。新增接任委员为拉坦恩·塔塔(Ratan N. Tata),现任塔塔公司、塔塔工业、塔塔汽车、塔塔钢铁和塔塔化工荣誉主席。接任委员所在机构的前任曾经是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因工作变动不再担任委员。


值得注意的是,若根据最新市值统计,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中,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中则囊括了其中六家公司的掌门人,他们分别为:苹果CEO库克、微软CEO纳德拉、Facebook CEO扎克伯格、摩根大通CEO戴蒙,以及阿里巴巴的马云和腾讯的马化腾。

两次会见顾问委员会委员

为何选在这两个时间节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培养人才要靠教育,中国会继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这是习大大与委员们聊起的话题。据新华社报道,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布雷耶、保尔森基金会主席保尔森、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脸书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等代表委员们先后发言。


事实上,这已经是习大大第二次见这个委员会了。上一次,是2013年10月24日——彼时,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习大大开宗明义说的就是“你们作为世界知名企业家,对世界经济形势和中国经济发展有着深刻见解,我愿意听取你们的真知灼见”。


也就是说,习大大两次见这个委员会,都选在了非常重要的历史节点上。三中全会,中共确定了数百项的改革任务,被鲍尔森等国际商业领袖视为“中国近20年来最重要的整体改革规划”;十九大,中共同样擘划了新时代的发展蓝图,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发展的道路、计划和信心。


作为最高领导人,习大大选择在什么时候见谁、谈什么样的内容,当然是相当有讲究的。两次重磅会议后都选择见这个委员会,习大大显然对该委员会的“国际影响力”相当看重。


换句话说,讲给这些人的,也就是讲给世界上的许多人的。毕竟,这个委员会成员们的影响力,尤其是商业上的影响力,那是杠杠的。

顾问委员会源自朱镕基的“愧疚”之举?


据《环球人物》杂志报道,1984年4月,清华经济管理学院正式挂牌,时任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一职的朱镕基受邀担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之后就这样一直兼任着,哪怕是后来他在出任上海市长、国务院副总理、总理期间,也从未放弃。自此,朱镕基在院长岗位上一直工作了17年,直至2001年。


朱本人曾回忆说:“1984年,我受刘达(注:原)同志邀请来做院长。我本来没有学过经济,但对管理特别感兴趣,所以不知高低,一口应承。”


他说,因为自己政务繁忙,顾不上学院工作,十分有愧母校,“所以我就把世界上最优秀的管理者请来,成立了顾问委员会,希望能对经济管理研究院的成长有帮助”。


朱镕基的话当然语带谦虚。10月30日在跟习大大见面时第二个发言的是鲍尔森基金会的主席鲍尔森,此君与中国打交道数十年,曾当过小布什政府的财政部长,退休后写了本《与中国打交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清华经管顾问委员会的首任主席。在这本书中,鲍尔森详细回忆了这个委员会成立的来龙去脉——


从1997年到1999年,鲍尔森三次与朱镕基见面(当时鲍尔森是高盛的董事长)。前后三次,朱镕基都提出,希望鲍尔森想想办法,帮助中国训练优秀的企业管理者。当时,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即优秀的企业管理人才是当时中国最稀缺也最需要的。用鲍尔森的话说,“已经担任总理的朱镕基,不想看到自己一手推进的国企改革计划由于管理不善遭到搁浅”。


“‘许多年来,我一直想要建成一所世界一流的管理学院,使中国改革能走得更好。’然后他(注:朱)转向我说,’这件事我们需要依靠你。’”这是鲍尔森的回忆。


那么,对鲍尔森来说,怎么帮这个忙?怎么帮中国培训出大量的优秀企管人才?


他给出的答案是,借鉴世界顶级商学院的路子,把先进的资源和方法引进来。在他看来,当时清华也好,中国也好,商学教育存在着许多的弊病——比如,当时的学生“英语口音很重,不容易听懂”。为此,朱镕基还专门给鲍尔森“道歉”说:“我很不好意思。我们学生的外语技能还不够好。教师也是一样。他们都是尖子,但英语还不够熟练。”


鲍尔森热情很高,先是找了当时的哈佛商学院院长,让哈佛商学院跟清华经管结成伙伴,引入哈佛的案例研究技术、管理教育课程;邀请麦肯锡给该学院设计五年战略规划……


之后,就是建立这个顾问委员会,邀请大量的商业领袖。首批邀请的国际委员有哪些呢?一堆CEO,公司包括了柯达、诺基亚、高通、软银、索尼、摩托罗拉、沃尔玛、安盛;鲍尔森同时联系了他熟悉的中方人物,比如柳传志、周小川。


这个顾问委员会是干事儿的,有时还要给学生上课。这份名单的“重磅”特性也延续到了今天——


据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介绍,2008年以后,委员会还在年度顾问委员会会议上引进一个机制,在一般讨论之后,举行闭门会议,即所有跟清华有关的人都要离席避让,这样的话,委员们说话就更直率,批评更尖锐。会议之后由主席同院长沟通委员们的建议。

那些大佬委员们在清华都讲了什么?


扎克伯格:相信自己的使命,用心向前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相信你的使命”,做你觉得是重要的事情。创立Facebook是因为我觉得能在互联网上和人连接是非常重要的。人是我们生活最重要的,每个人都想要跟他的朋友和家人联系。当我们可以分享和联系,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当我们分享和联系,我们可以和家人、和朋友有更好的关系。我们的体验更强大是因为可以和客户有更好的沟通,社会也会变的更强大,是因为我们知道的更多。


当我创立Facebook的时候我不是要创立一个公司,我想解决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把人们联系在一起。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用心”。如果你有了使命,不需要有完整的计划,往前走吧,你只要更多用心。不要因为要改变就放弃。中国有一句话我觉得很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一直努力,你会改变世界!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向前看”。马云说过一句话我很喜欢:“和15年前比,我们很大,但是和15年后比我们还是一个婴儿。”为了重要的使命,你了解的更多,也觉得要做的事情更多。以前你觉得是不可能的,现在就可能,现在你要面对非常难的挑战,你努力也会解决这些挑战,一直向前看!


在你开始做之前,不要去问自己怎么做,要问自己为什么做。你应该相信你的使命。解决重要的问题,非常用心不要放弃!一直向前看,你们可以成为全球领导者,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可以用互联网影响全球、世界。(2017年,10月)


马云:没想明白放弃什么,就不会明白坚持什么


一个人要成功,靠情商;一个人要不败,靠智商。有时候,你情商很高,搞定一个人,搞定一个机会,也许你就起来了。但是你要不败,一定是靠智商,智商就是你要不断的学习。


智商低的人,没有人愿意跟着你干;情商低的人,是没有办法管理一批智商高的人。智商高的人有时候很难管,你如何用情商?这个情商不是跟人斗。


一个老板要成功,绝大部分要有三个商:第一情商(EQ),第二智商(IQ),这两个之外,还有一个爱商,大爱之商。你如果没有对未来、对社会、对将来、对人之间有一种爱心的话,真正的人才不会跟着你的。这三个商合在一起,你才能成为一个领导者。


做生意就是一个学习过程,如果你不了解你的员工,你的企业不可能有创新。如果你不去了解你的竞争对手,你的企业永远不会成长。谁都是你的对手,小有小的对手,中有中的对手,大有大的对手,国家有国家的对手,时代有时代的对手,如果竞争过程中,你越来越痛苦,对手越来越高兴,你一定做错了。应该是对手越来越痛苦,你应该越来越高兴,那就对了。竞争我们是要去思考的,你如果担心竞争就不要做生意,担心失败就不要做生意。谁保证你一定不会失败?你要担心死就不要活着。


要保持良好的心态,阿里这么多年下来,我们这帮人保持良好的心态很重要。每个做企业的人面对的是巨大的市场,巨大的竞争,面对的是自己的员工、客户、股东,面对的是政府的监管,是各种各样不可预测的未来。所以如果没有良好的心态,没有强大的内心文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要什么、放弃什么,就没法做好企业。没想明白自己放弃什么的人是根本不明白自己坚持什么,企业也一样。(2016年,10月)


马化腾:腾讯从小做到大,有三次特别困难的时候


一个是开发出来的产品最早想卖给运营商,但后来发现即时通信这东西它天然只有一套,这可怎么卖?类似的困难很多互联网企业都遇到,我相信百度也是。搜索本来想给门户提供的,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入口。当年我们的QQ是卖不出去,砸在自己手上了。


二是投资人进来后,我们也没有真正找到商业模式。惟一的想法是养肥了卖掉。IDG曾经拉我们去见新浪等互联网公司,开始有人感兴趣,但后来都没看上我们。


三是微博。几年前新浪微博起来之后,开始从社交媒体转向社交网络,那时候我们听说,谁谁学校里有一个微博做班级之间的通信,这对我们是很大的危机。(2016年,10月)


库克:我没有活在乔布斯的阴影之下


库克2014年10月为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历届EMBA学员分享时,讲了与乔布斯的一些往事,并透露了接任乔布斯的心路历程。他回忆,乔布斯生前曾两次给他讲沃尔特迪斯尼去世之后,迪斯尼每况愈下的故事。乔布斯叮嘱库克,此后决策,只做自己。“我做决策的时候,从来不想乔布斯怎么做。过去这几年,我始终没有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库克承认,乔布斯是一个奇人,没人可以成为第二个乔布斯,包括库克本人在内。在他接任的这几年时间内,非议一直持续铺面而来。“有人批评我脸皮厚。但是我认为每个CEO都需要有盯住非议的力量,太过敏感的话,耳根太软,你就当不了CEO,社交媒体上有太多噪音,你需要去坚持你的决定。批评别人更容易,更简单,但是告诉你该怎么做的人却很少。那些在电视上,社交媒体上夸夸其谈的批评者很多,你听到这些噪音的时候,千万不要去管。要进入禅定的状态,不要去受影响。”


外界多有评论,相对于乔布斯的关注产品和用户,库克更加关注市场拓展,库克可以把苹果带到商业上的新的高度,但无法沿袭乔布斯的天才产品理念。


对此,库克强调,苹果的基因仍然没有改变,关注产品和用户体验仍然是苹果的“北极星”。在接 51 31254 51 16187 0 0 5162 0 0:00:06 0:00:03 0:00:03 5163任苹果掌门人的这些年里,最让他睡不着觉的,还是产品,“苹果的点子很多,可以付诸产品的也很多,但我们必须要聚焦,对于我们要放弃的产品,我需要好好想一想。”(2014年,10月)


参考资料:


【解局】这个委员会什么来头?两次大事习大大都选择见他们(侠客岛)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坐二排的见面会,谁坐一排? (浙商杂志)

朱镕基都加入 这个委员会有何来头(长安街知事)

马化腾谈腾讯3次存亡危机(东方早报)

他曾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17年,与清华有着近70年的情缘(法制晚报)





编辑:金豆儿

来源:正和岛(zhenghedao)



更多“大势”、“干货”、“新知”内容,还有跨界名人为您每日提供鸡汤、饭局段子源源不断……详见正和岛《微报》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商界新领袖特训营”详情。限额30位,非诚勿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