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科院曝光!饭桌上的鸡鸭猪牛鱼全部沦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鸿祎谈360私有化:过程胆战心惊,困难始料未及,但从未后悔!

2017-11-03 周鸿祎 范海涛 正和岛 正和岛


在互联网时代,中国 .com公司在美国上市曾经是一种潮流和肯定。而360就是有幸追碰上这种潮流和获得肯定的公司之一。我们在“3Q”大战启动前后开始了上市程序,其中的过程伴随着“3Q”大战的起落和升级,很多人惊讶于 360在美国上市的速度之快,好像我们用四个月的时间就走完了整个流程。但实际上,如果知道赴美上市的具体要求,就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事实上,我们酝酿上市的过程远远超过了四个月。其中很多内情如同好莱坞大片一样惊心动魄,更多细节并不为人所知

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也从未想过退市


除了众所周知的“3Q”大战,360在上市过程中遭遇了主承销商的临时变更、面临着没有美国对标公司与投资人解释商业模式的困难,中间还遇到了日本大地震、福岛核电站泄漏、全球股市暴跌,这也让投行一度就是否继续上市程序感到迟疑。


幸运的是,虽然经历了千辛万苦,我们最终还是顺利登陆了纽交所。


五年来,360在美国的资本市场学习到了很多,也获得了拓展业务的机会。在这期间,360业绩一直稳步增长,股价一度冲破 100美元。在美股上市的五年时间里,根据非美国会计准则下的统计数据显示,360的净利润保持了 17个季度的同比大幅增长。


鉴于上市过程的艰苦程度,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也从未想过退出,比如市场对我们的低估,比如曾经几次 360遭遇做空机构香橼的恶意做空和攻击。虽然指责总是无中生有,报告让人啼笑皆非,但让人无奈的是,每一次美国做空机构都是在他们的白天发布报告,而我不得不在中国的半夜把员工叫起来开会应对。这样的剧情如此循环重复,实在让人睡眠不足。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从来没有想过退出。


但是,私有化这一天,还是来了

为什么要选择回来?


到 2016年 3月 30日,我们的私有化进程已经进行了大约一半,历时将近一年,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我知道还有更艰苦的路程在前面等着我们。这一天,我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2011年 3月 30日,也就是 5年前的今天,是 360登陆纽交所的日子。2016年 3月 30日,今天上午,股东大会通过了投票结果,意味着 360从美国退市又往前走了一步。我内心感慨万千,从公司创业初期、“3Q”大战、美国上市、美国退市,一切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一幕一幕闪过。Mark一下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继续向前!


为什么非要折腾?为什么要选择回来?这是很多人都好奇的问题。


其实,新一轮中国概念股(中概股)的回归潮从 2015年就开始了。曾经,从 2011年到 2013年,中概股遭遇过一系列的造假丑闻和机构做空,导致了第一次退市大潮。而这一次的私有化潮,是中国 A股市场的互联网企业受到高估值追捧的后果。很多国内互联网公司的高股价让人眼热,很多中概股私有化浪潮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套利。当中国最好的一些科技公司在海外市场被严重低估时,资本有意愿把这些好的资产带回到 A股市场,这是很自然的经济现象。


当 360的回归也被外界猜测为是要套利时,我知道我们做出此举的原因远非短期利益。其实想一想,如果不是为了战略考虑,像我们这样一个体量略显庞大的公司从美国资本市场退出来,里面有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我们需要说服投资人,四处借款融资,要得到很多政府机构的批准,要经过外汇管理的考验。这一系列的折腾绝不会比上市轻松简单,而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有几个公司能承受短期缺乏现金流的压力?我知道,私有化一旦启动,再艰难也必须完成。这如同在战场上,你的枪膛里只有一颗子弹,你需要一击而中。这就像我职业生涯里的又一场前途未卜的豪赌。


关于退不退市的决定,我和我的老搭档齐向东、CFO姚珏曾经在办公室就很多方案讨论很多次,其中经历了数个小时的争辩,这里面的每一次的思考都费神耗力。


在最终决定回归之前,我们一直在思考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最好。我们内部有过很多不同的声音。曾经,我们希望只把一部分的安全业务拆分回来,还去找很多机构去交谈。但是最后我们发现,360几乎所有的业务都和安全息息相关,做这个分拆实在很难。


对于最终的决策者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就是拍板的时刻

360的回归,需要的是整体的撤回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这里潜伏着很大未知。做决定是一件让人左右为难的事情,也通常让人特别煎熬。毕竟最终的决策者必须为决策本身负责,成功了,一往无前;失败了,责任清晰。而在最终结果出现之前,谁也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顺利到达彼岸。


但出于对 360新未来的战略考虑,我必须做出决定。我们必须看到更宏远的图景,而选择承受这种短期的压力。360的回归,需要的是整体的撤回


其中一个原因,是当今的互联网安全局势决定的。目前,互联网局势已经比以往更加严峻,就拿 2017年 5月 12日爆发的勒索病毒来说,全球多个国家都遭受了勒索软件的攻击,受害者包括中国一些高校和英国多家医院。不法分子利用美国国家安全局网络武器库中泄露出的黑客工具——“永恒之蓝”攻击磁盘文件。很多电脑的图片、文档、视频、压缩包等各类资料只有支付赎金才能解密恢复。勒索病毒有时候会索要上万元人民币的赎金才会解密恢复。在短短一天多的时间里,“永恒之蓝”已经攻击了近百个国家的超过十万家企业和公共组织,其中包括 1600家美国组织,11200家俄罗斯组织。中国大陆被感染的组织遍布高校、火车站、自助终端、邮政、加油站、医院、政府办事终端等多个领域。英国多家医院的网络当天也受到攻击,有医院因此取消了手术,用救护车将病人紧急转往其他地方。这次袭击是一场波及整个世界的网络袭击的一部分。


可以想见,由于最近这几年斯诺登事件等的发酵、网络安全形势的严峻,国家已经把网络安全提到非常高的高度。显而易见,世界各国都一样,基础设施和网络安全软硬件都不能用其他国家的产品,安全是国家安全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是国家的命脉所在。360作为国内最大的安全公司,也必须和国家利益保持一致,尤其当 360已经成长为国内安全领域的核心企业时,服务的很多机构都是政府机关、银行等机构,360的身份问题解决应该是迟早的问题。


曾经,某个国家监管部门领导来找我聊天,提到国家对互联网安全有极大的担忧和期望,也希望 360回归承担起构建网络安全核心技术能力的企业责任,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这是我开始考虑私有化的起始点


另外,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使得整个社会都运转在互联网之上。在我从事软件行业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软件是什么,电脑只是一个行业,电脑工程师只是一个职业。但是今天,无论是手机App,还是智慧城市、电子政务、物联网(IOT),以及将来无人驾驶的汽车,很多东西都和软件息息相关。人们开始说,软件定义世界,一切皆可编程,万物均要互联。这确实代表了我们对未来世界的看法。但是,只要是软件,就会有漏洞,就会有被攻击的可能,恰恰就是这些软件漏洞,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全。有一些小 bug看起来非常无害,甚至不影响软件的正常操作运行,但这些漏洞一旦被犯罪分子和黑客利用,就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根据统计,平均每 1000行到 1500行代码,就会存在一个漏洞。360补天漏洞响应平台,累计发现了 20万个漏洞,而现在,智能手机代码行数多达几千万,自动驾驶汽车更是高达几亿条,可以想象这些产品里有多少漏洞。而只要有漏洞,黑客攻击就是不可避免的,目前人类没有可以完全防范漏洞的可能。如果说过去的病毒只影响了电脑,那么未来的病毒可能会影响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当公众服务都运行在互联网上,一旦系统遭遇攻击,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360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拥有最先进的网络安全技术。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将是我们巨大的挑战,同时这也是我们未来的机会。如何解决好这些安全的问题,将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在人工智能即将到来的时代,我们也会在安全这个领域做到极致。


除了宏观层面的战略思考之外,商业上的考虑当然也是重中之重。作为国内最大的个人安全公司,未来我们将进军企业级安全市场,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从外资公司转变为内资公司。更重要的是,国家正在逐渐将军工安全对民间开放,这对 360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遇。

回归 A股市场,我们不是没有迟疑


私有化和退市——这是 360新未来的使命所决定的,同时也再次奠定了360未来业务的基础——把安全做稳做牢。作为一家安全公司,我们掌握着安全大数据,也有最先进的非对称技术,无论将来把公司分拆成什么样子,这里面机会最大的,依然是 360的起家之本——安全。

 

这就像我时常对员工做的一个比喻,360的核心命脉是安全,我们再怎么把公司做成三级火箭,第一级火箭还是最重要的,是所有一切业务的基础。这是我们的品牌,如果这个做不好,其他的业务也就失去了根基。


对于回归 A股市场,我们不是没有迟疑。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对 A股市场不了解,里面有很多野蛮人疯狂坐庄的传闻。我们担心规范的问题,也担心将来是否容易增资扩股。尽管回归过程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最终我拍板决定——360要变成一家内资企业,我们必须解决身份问题


我坚信,不管前方的路多么崎岖不平,走得多么辛苦,只要方向正确,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当然,最终的选择也和我内心的一个情结有关——我认为一个企业的存在不在于你股价有多高,因为股价再高,随着历史的推进,有一天也终会跌到零;也不在于企业有多少利润,这些东西都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逝。有的公司消失了,大家可能感觉无所谓,或者很快就有替代产品出现,大家不觉得缺这样一家公司,这样的企业真正存在的价值是没有的。我很欣赏一个理念:如果一家公司消失了,别人会为它感到难过。我希望我们能做一家让大家离不开的公司


开弓没有回头箭。决定一旦做出,我们立刻开始了一波三折的退市和私有化的过程。事实证明,整个过程令人胆战心惊,一些困难我们有备而来,一些困难我们始料不及。


但是,我从未对此后悔


作为一个决策者,做决定很多时候都要面临艰难的处境,但是决策必须当机立断,正如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里说的那样——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踌躇和犹豫,可能会造成致命的延误。我承担不起任何犹豫不决。



文章选自《颠覆者:周鸿祎自传》

11月7日全国上市

全面记录互联网颠覆者周鸿祎

完成私有化、回归A股上市心路历程



作者:周鸿祎  范海涛

来源:磨铁图书


更多“大势”、“干货”、“新知”内容,还有跨界名人为您每日提供鸡汤、饭局段子源源不断……详见正和岛《微报》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商界新领袖特训营”详情。限额30位,非诚勿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