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洪水文淆之吃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从发不出工资到“起死回生”,过去1年,罗永浩和锤子如何做到的?

2017-11-08 正和岛综编 正和岛 正和岛


国内手机圈的发布会分两种:一种是锤子,一种是其他。锤子手机算不上全世界最好的手机,但有了罗永浩灵魂附体,锤粉的狂欢会让每次锤子新品发布都留下强烈的存在感。


但昨晚(11月7日)的发布会,罗永浩在情绪上做出明显的克制,有几次忍不住想要“抒情”时,他便迅速意识到并关上了情绪宣泄的阀门,正如他所说,“企业家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一个稳字”。

 

但,老罗还是改不了耿直boy的秉性,比如当下大火的全面屏,各品牌必选,锤子却顽皮地凑着热闹,在全面屏后面加了个almost,而且振振有词,“不做手机屏的厂商别拿屏说事儿,论屏占比,谁干得过三星!”三星一句不供货,谁都没戏。

 

对观众而言,“相声可能不好看了”,但罗永浩却看上去更轻松了。

 


2017年是锤子“起死回生”的一年。

 

这并不难理解。2016年,这家被罗永浩视为“引导行业潮流的小公司” 曾先后两次发不出工资,最困难的时候差点被收购;而到了2017 年,坚果 Pro 一代在6个月内卖出 100 多万台(在此之前,所有手机产品才卖出200万台),融资近 10 亿,在成都开了子公司,还在昨晚发布坚果 Pro 2 和空气净化器。

 

虽然在面对公司是否盈利的问题时,他笑称,“今年能不能盈利,就看今天了”,但另一句话,看似调侃,却才是他的底气:别再小瞧罗永浩,罗哥活儿全!

 

罗永浩直言,锤子已经是个“即将蒸熟的香饽饽”,只有不懂的人还在猜它能不能熟。

 

离“最后一场发布会”越来越远了

 

这是锤子科技今年的第二场发布会。以煽情、“反转”见长的老罗式演讲,并没有在这一场发布会上出现。相反,老罗的话锋显得更加温和:在提及友商时,他的态度平和,只是稍作调侃;说到行业内某购物平台的问题,他稍作克制后,并没有说出具体名称,而是用一句“我不是特别清楚”的玩笑话一笔带过。

 

过去两年,锤子科技处境艰难,一度发不起工资,面临倒闭危险。在资金压力下,老罗四处奔波借钱、融资。据传,贾跃亭在乐视出现危局前慷慨解囊,借给罗永浩1亿元。之后,有投资意向且签了投资意向书的阿里“爽约”,将锤子推向绝境。锤子早期投资人郑刚后来在朋友圈表达不满:“阿里差点拖死锤子。”一段时间,锤子科技破产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而老罗在之前的发布会上,也多次显出一脸疲态。

 

去年10月18日,锤子科技M1新品发布会在上海举行,结果遭到媒体戏谑:可能是罗永浩时代锤子科技的最后一场发布会。一位资深评论者还煞有介事地写道,“在众人看来,罗永浩情怀的死亡在2016年无疑坐实。”

 

此前的一切,在本场发布会上烟消云散。老罗和锤子科技,带着平稳的态度,完成了新品发布会。尽管过程并不顺利,一度断档十几分钟,但并没有从老罗和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脸上看到一丝慌乱。沉着,已经成了这家饱经风霜的企业的气质之一。连之前频频出错、引网友吐槽的朱萧木,在介绍产品时都显得沉稳了不少。

等来10亿“救命稻草”,锤子滑过死亡边缘

 

在新品亮相之前,罗永浩总结了媒体对于坚果Pro 一代的好评,以及在过去半年里,坚果Pro 一代的销量。当提及能否盈利的这个问题时,老罗带着标志性的笑声说:“就看今天了……”

 


刚从严重亏损的阴影里走出来的老罗,能够如此坦然地讲述自己的盈利状况,一方面是由于坚果Pro 一代销量还不错:过去 6 个月,坚果 Pro 卖出了 100 万台。不管 100 万销量这个数字真实与否,坚果 Pro 确实是锤子科技成立以来,最成功的一款机型。

 

更重要的是,今年8月份锤子科技拿到了10亿元融资,其中成都市政府方面领投6亿元(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其余的由私募基金出资。这笔融资对于锤子科技来说,至关重要。

 

过去两年,锤子科技一直处在亏损之中。据媒体报道,锤子科技2015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亏损4.27亿元,而从锤子科技自诞生以来,融资总额不超过4亿人民币。

 

由成都市政府主导的 10 亿元融资,成为锤子科技的最大救星。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本场发布会才会在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举办。

 

罗永浩表示,在落户成都之前,曾经接触了11个招商引资的城市,最终选择成都是因为比较门当户对,接下来关联企业也会逐渐来这里落户。“坦率地讲,任何地方政府把我们引进来都是一个香饽饽,而且是快熟的,会蒸的人一看就知道快熟,只有没煮过饭的在想到底能不能熟。”

 

 锤子科技2017秋季新品发布会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现场

销量就是生命线,锤子找回“该有的样子”

 

智能手机属于红海领域,手机行业利润微薄也不是秘密。罗永浩也坦言,坚果 Pro一代的时候,1499元的机型赚7块多,到2299元的机型才有200元以上的利润,而2299元的机型总共卖了1/3左右。

 

创业维艰,一路跌跌撞撞的锤子,在拿到成都市政府的 6 亿投资后,决定将总部落户成都,而昨晚发布的坚果 Pro 2,应该算是锤子科技又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节点。至此,锤子科技的困难时光大抵结束了,它正学着做出一家成立超过5年的消费电子产品公司该有的样子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锤子科技正在从过去专注手机体验转向关注品质生活,它不再是一个只会造手机的公司,而要像小米一样,打造自己的硬件生态链。这家饱经风霜的企业眼下迫切需要刷新外界对自己的认知。于是,他选择了既有价格空间,又无领军品牌的空气净化器作为起点,加上他的“一揽子”空气净化产品。


为了这个产品,他钻进烟雾弥漫的测试仓进行“活人试验”,对标国际知名品牌。从试验结果看,功效遥遥领先,所以,老罗扬言,将砸3亿打广告拿下这场战役。

 

作为商人并不算特别成功的老罗,在解决了最为紧迫的钱的问题后,才有更多的精力去做一个杰出的产品经理。这也许将最大程度体现锤子科技这家公司以及创始人罗永浩身上极具价值的部分。

45岁的罗永浩买了人生第一套房,只为稳定军心?

 

“按我们现在的规划,明年差不多有4场左右的发布会,发布4-5款产品。”罗永浩接受媒体采访时谈起未来一年的规划异常从容。几个月前,罗永浩在极客公园会上表示,融资后的锤子科技手握19亿现金。

 

这家公司过去一年发生的改变,着实令人振奋。很明显,罗永浩在这次发布会上的表现看起来轻松多了,也更有底气。

 

众所周知,小米经历了下滑窘境后,雷军反思,亲自操刀改革,才挽回颓势实现增长。现在网络上依然传播着雷军反思后总结的诸如“手机行业就不是人干的”等金句。

 

锤子同样历经磨难,罗永浩却从口无遮拦逐渐变得低调。他依然讲究追求情怀,但也更多开始考虑这种情怀追求和商业性间的平衡。他曾在淘宝头条问答节目中回答网友提问时说:“做企业,始终都是要平衡追求和商业性。产品上没追求的,是庸俗商人;不考虑商业性的企业家,是不负责任的,除非做企业的本钱都是自己拿的,那另当别论。 ”

 

在拿到成都市政府投资的“救命钱”之后,锤子在成都动作频频。据罗永浩介绍,锤子科技总部将落户成都成华区。此举也被视为减轻公司经营压力的一种措施。

 

目前,其在世茂大厦的办公区正在装修,预计本月底可正式投入使用。而45岁的罗永浩也在成都购置了人生第一套房子。他拿这件事现身说法,以说服更多北京的同事随迁至成都。他表示,目前“说服工作”实际进展要比预想的情况好很多。

 

“年轻的都愿意过来,不愿意来的,你领他们来看一下,差不多两三天也就‘投降’了。”目前,锤子科技成都的总部的员工已有170余人。年底,研发团队也将落户于此。

 

但愿,成都能给它好运气。


 

对话罗永浩:

锤子起死回生,我也认同“新国货”运动

 

锤子科技2017秋季发布会采访

时间:2017年11月7日

地点: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

    

:锤子科技发布了两款可能会引起话题的产品,但在软件交互上没有像大爆炸、闪念胶囊这样的系统级别的大产品,大家都在谈AI,你们在人机交互上的技术挑战主要在哪?

 

罗永浩:这次在人机交互上做的新东西很多都没有放进去,但是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去优化系统流畅度。我们做手机,目前还基本上是方案整合商。像三星、苹果、华为等大企业在科研上的投入是惊人的,我们在软件方面的核心技术投入还比较少,但也在逐年增加。

 

坦率讲,我们不太好意思提人工智能。很多时候人们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我觉得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我也看过网上有种说法,说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水平相当于10个扫地机器人的智商,即使是谷歌也就相当于15个扫地机器人。这话是比较刻薄,但是有些科技公司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有数量级上的变化,还是起步阶段。

 

:你如何评价自己和锤子科技的2017?

 

罗永浩:起死回生,2017年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2016年的情况外界也知道,不是说谁势利眼,但当你手头钱紧的时候,越紧就越难,越穷就越穷,这很正常。所以,对我们不离不弃,没有拉横幅讨债的合作伙伴,很抱歉,也很感激。


其实,做手机的技术门槛和人力成本挺高,如果能比较顺利地做出足够多的机器,比如高中低档3个产品线能不断迭代,销售周期稳定,就会良性循环。但是我们之前从来没有按时发布过产品。这次,对于能否赶在双十一前发布新品,其实内部半数的人是挺担心的,但现在走下来比想象中顺利。按我们现在的规划,明年差不多有4场发布会。

 

:新成立的子公司畅呼吸落地成都,未来,锤子科技还会把什么功能放在成都?

 

罗永浩:总公司已经在陆续往这边搬,算上客服大概170多人,到年底,软件研发会落在成都。我今年45岁,第一次置业,也在这里。同一个开发商的房子,在北京,一平方15万,成都才2万。所以,人对钱的感觉是比较得来的,没有绝对。

 

企业到一个地方安家落户,双方都要匹配。我举个例子,比如国家对科技企业有很多扶持政策,如果在北京,即使是相对落后的区,如果想拿到政策,可能也要年销售150亿,而我们现在一年只有几十亿。北上广深之外,门槛就低一些

 

外界曾有传言,说为什么要把锤子这么严重亏损的企业引到四川?他们不知道,我们现在状况非常好。坦率地讲,任何地方政府把我们引进来都是一个香饽饽,而且是快熟的,会蒸的人一看就知道,只有没煮过饭的,还在想到底能不能熟。

 

:您曾经分享过一个细节,乔布斯准备发布会的时候会在美国提前两三周把场地租下来,把每个细节都尽力做到最好,能不能分享一下,今天发布会上,您为什么在下半场迟迟没有上台?

 

罗永浩我有两个毛病,一是拖延症,二是完美主义,少一个都没事儿。我其实也在吃药,拖延症有药可以吃,明显有改善,但还达不到正常状态。将来如果有人能替我全程上台讲话,我可能就解脱了,否则这就是我的命。另外,现场失控也有一些技术原因。

 

:锤子发布了第一款空气净化器,锤子的电子产品生态规划,为什么要从空气净化器起步?

 

罗永浩:我们选品时有几个原则,第一,进入没有领导性品牌的品类,第二,有价格空间。坚果 Pro一代,1499元的赚7块多,到2299才有200以上的利润,净化器相比手机没有领导性品牌,存在巨大的价格空间。

 

不过,让我非常吃惊的是,那些国际大厂牌,白电真的粗糙得不行。小时候我对日本名牌电器存在某种敬畏,但当我们净化器在开模的时候,我提了比较苛刻的要求给供应商,对方非常崩溃,说给日本欧洲的品牌做都没有你们这么事儿的,然后他拿给我一看,我也吓一跳。

 

雷军之前提过很多次“新国货”运动,我觉得只是名字不好,但是我是非常认同新国货运动的。咱们国家的早期制造业都是给国外大企业打下手,现在已经积累到非常好的历史时刻。我看一些国内杂牌,做得都很让人吃惊,时不时就有创新。小米硬件生态链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刚好小米愿意做特别大众化的产品,我们比较容易在工业链上得到更多的信息,学到很多方法论。

 

我们也想做智能音箱,它不会马上赚钱,但是有战略意义。从触控屏设备到下一代计算平台的过程里,语音必然是交互里的重要构成部分。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资料来源


从新品发布会说起,8月份的锤子发生了什么?(钛媒体)

起死回生的一年,锤子科技想用更多产品让情怀落地(钛媒体)

坚果 Pro 2 测评:吃完融资救命药,这是罗永浩继续的倔强(虎嗅网)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离“最后一场发布会”越来越远了(虎嗅网)

对话罗永浩:锤子起死回生,我买了人生第一套房(创业家)




编 辑:闪电、叶开甫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1.1.5万美元起家,每天只睡5小时,身价近200亿却被亲叔叔逮捕

2.全球第一管理大师拉姆·查兰:组织要每五年重塑一次

3.中国互联网正在被硅谷偷师!从崛起、跌落到逆转,这有个绝佳范本

4.周鸿祎谈360私有化:过程胆战心惊,困难始料未及,但从未后悔!

5.内部分享:刘强东为何要把京东变成“乐高积木”?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商界新领袖特训营”详情。限额30位,非诚勿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